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台湾新片:蒋帮飞贼大陆送命记

500

同侪过世也不参加追思会、遭遇险境甚至不能“跟上帝讲”,在冷战诡谲多变的局势下,身为军情人员到底要承受多少压力?纪录片《疾风魅影-黑猫中队》历经6年拍摄,终于将在今年10月上映,片中记录黑猫中队在1962到74年间数度深入中国空拍情搜的惊险故事,还有身为情报人员有苦说不得,连遭遇生死劫难,都不能对爱人、家人开口的孤苦辛酸。

50年前,一个个飞行员在7万英尺的高空上,忍受着漫长的孤独与寒冷、面对随时会遭到飞弹击落的危险,冒死拍下中国空拍图;这批飞将军最后能安然回到地面的,只有不到一半人数,他们是中华民国空军第35中队,又称“黑猫中队”。1961到1974年之间,黑猫中队28位飞行员牺牲10人,2人被俘虏,只有16人全身而退。

500

图为纪录片中U2侦察机被飞弹击中画面。(翻摄Youtube频道“疾风魅影 黑猫中队”)驾驶U2侦察中共2次核子试爆

黑猫中队起源自1961年的冷战时期,当年间谍卫星技术尚未成熟,美国中情局和中华民国政府合作,由美方提供U2侦察机和相关技术支援、中华民国提供飞行员和后勤基地,在桃园空军基地以“空军气象侦查研究组”名目掩护下,深入中国执行高空侦查任务,不但侦照大江南北各地军事设施,也侦察了中共2次核子试爆。

这段遥远又神秘的历史,都将在导演杨布新历经6年酝酿的纪录片《疾风魅影-黑猫中队》中,呈现于国人眼前。今日媒体餐叙上,也特地邀请曾于黑猫中队服役的邱松洲、蔡盛雄2位飞官出席。

邱松洲曾在1974年执行黑猫中队最后一趟任务,也让杨布新笑称,他都说邱是“终结者”。而在访谈中令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邱松洲当年在任务中遭受飞弹攻击后,一般侦察机闪避后都会选择回头,但邱却是继续完成任务,说要去找到所有飞弹的位置,不让下一个同袍再被攻击,平安降落后,美军地勤人员更送上一个蛋糕说:“你重生了。”黑猫中队邱松洲教官(左)、蔡盛雄教官(右)共同出席“疾风魅影-黑猫中队”媒体茶叙。(简必丞摄)

500

谈起往事,邱松洲说,50年前的科技和现在不一样,以前不可能车子拖了飞弹就到处打,要有基地的地方才有飞弹,“我知道你打完就没有了,不可能全部沿线都是飞弹,要有基地、有发电、火药还有补给才行,不可能像现在一样全部都是防卫网。”

生涯执行过19次任务的邱松洲,被问起当年会不会害怕,回答倒是出乎意料的“不会”,他认为,这就像骑机车弯来弯去一样,“一个闪神也会没有”,已经习惯了,甚至在飞弹比飞机快、要精算秒数才能甩开追击的情况下,肾上腺素会上来,还感受到有些刺激。

过来人:最难熬的是“孤独”跟“不能讲”

黑猫中队任务险象环生,半数队员不是在任务中遭到击坠,就是在受训中失事过世。对此,邱松洲不但形容是“比俄罗斯轮盘还危险”,蔡盛雄也谈到,最难熬的就是“孤独”跟“不能讲”,不只是危险跟累,正如同电影《间谍桥》所演的,身为军情人员,回了家以后不只不能跟爱人、母亲讲,“就连祷告也不能跟上帝讲。”

杨布新说明,以前黑猫飞官回到家后,即使当天遭受飞弹攻击,什么也不能对家人说,甚至不会特别激动,就是为了要保密,而也因为情报任务的机密性,1974年任务中止后,相关历史档案几乎都被销毁,也是拍摄这部片最困难的地方,官方资料不多,许多资料都是从CIA等外国机构找回来的。

飞官不知彼此任务 “为被俘虏做最坏打算”

杨布新谈到,黑猫飞官也不知道彼此的任务,因为要为被俘虏时做最坏打算,知道越少越好,直到1990年,当年遭到共军俘虏的黑猫飞官张立义跟叶常棣回台后,媒体开始大量谈论,才慢慢一个个拼凑起来。

杨布新说,当时出任务都是当天凌晨叫起来,做完任务简报、任务提示、吸纯氧,3个小时后就飞了,连起飞也不跟塔台喊话,因为只要有无线通讯就有外泄的危险,“必要时也是很安静地牺牲。”邱松洲也说,过去同期的同学过世,都没有去参加追思会,“摔机是没有报纸(指新闻报导)的。”

早在3年前,黑猫中队纪录片就举办过对外宣传活动,邀请黑猫飞官一起观赏电影《间谍桥》,当时已拍摄到第3年的杨布新仍为经费所苦,如今再过3年,黑猫英雄的故事终于熬出了成果,杨布新坦言,当初就知道很难,但不知道会这么难。

拍摄长达6年 老兵过世幸听过〈飞将在〉

6年的拍摄过程,有些老兵耐不住时光折腾,如叶常棣已在2016年辞世,无缘见到纪录片成果,也让杨布新感叹,到了这一刻,遗憾就是没让他们看到这部片,值得安慰的是,〈飞将在〉这首送给黑猫飞官的主题曲,已经有让他们听过了。

导演杨布新:黑蝙蝠跟黑猫中队 无从比较

杨布新最后强调,他不希望有人比较黑蝙蝠跟黑猫哪个比较勇敢,他们都是中华民国空军,没有谁是英雄、谁不是;而从此以后,在Google打黑猫中队时,不再只有中国大陆的资料,还会有台湾的民间纪录。

“这些教官对台湾土地的责任已尽,飞将在,就像‘老兵不死’一样 ,飞将的肉体会凋零,但精神没有凋零,这是中华民国最大的资产。”杨布新说

纪录片导演杨布新出席“疾风魅影-黑猫中队”媒体茶叙。(简必丞摄)

500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