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社会ACG电影

我国拒绝提供H7N9禽流感病毒样本?《纽约时报》又作妖了

随着中美贸易冲突不断升级,两国之间的战线也在不断拉长,从原本的贸易问题扩大到其他方面,比如说医疗健康。作为舆论排头兵的《纽约时报》日前就报道称,我国拒绝向美国提供H7N9禽流感病毒样本,延误美国研制针对该病毒的疫苗的进展。

然而真实情况却是,我国一直坚持向世卫组织的数据库提供病毒样本,而且中科院病毒所也建立了自己的数据库向全球开放,并不会影响世界各国正常的科学研究。

500

《纽约时报》中文网报道截图

公开媒体报道显示,2013年3月底,一种新型病毒H7N9株在我国上海和安徽两地率先出现。

据了解,H7N9会引起人类和动物的感染,并造成死亡。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报告,这种病毒的死亡率高达40%,在受到感染后,人体会出现发热、咳嗽、肌肉酸痛和全身不适等症状,严重者会发展至重度肺炎从而死亡。但到目前为止,病毒似乎并不容易在人与人之间传播;大多数人类感染发生在那些与活家禽接触过的人或者曾经出售过鸟类的市场。

500

2013年,某媒体制作的专题报道页面截图

回到上述《纽约时报》的文章中,这家媒体高举“道德主义”的大棒渲染说,中国政府一年多来,一直拒绝将进化迅速的H7N9禽流感病毒样本交给美国,作为疫苗研制和治疗之用。而随着中国贸易争端持续,科学家担心这类重要的医疗信息交流可能受阻。

报道援引了哈佛大学医学院传染病专家迈克尔·卡拉汉博士的话语称,病毒样本的情况“不同于铝和大豆短缺”。科学家们认为,全球下一次全球流行性疾病很可能会源自流感,而H7N9病毒是可能之一,美国人基本上对此毫无免疫力。

在这里,《纽约时报》首先就犯了一个错误,将未发生的事情夸大叙述,完全是耸人听闻。按道理来说,《纽约时报》也是“世界知名媒体”了,文笔居然还不如我们的观察者网。

500

除了讲述要求中国政府提供H7N9样本的必要性之外,《纽约时报》还不可思议地把世界头号强国美国置于弱势的地位。报道称,因为美国官员和机构向中国政府“索求无果”,目前,美国至少有4个研究机构仅依赖中国台湾及香港地区提供的一小批H7N9样本从事研究。

但是认真看完报道,也可以感觉到《纽约时报》的这个逻辑是完全莫名其妙的。它还算有点良心的就是,报道并没有掩盖中国是累计通报感染病例最多国家的这么一个事实:“亚洲国家至今累计通报766个感染病例,大部分都集中在中国。”

而我国自2013年以来,也一直遵守世卫组织的协议,定期提供H7N9病毒基因数据。可以在该组织下属的fludb.org数据库查询到,从2014年到2018年,H7N9病毒下总共有991个样本数据,用国家名字排序,前面4条来自孟加拉国,剩下第5条到第700多条全部是中国提供的数据,其中2017年还提供了人体采集标本的数据。

不知道《纽约时报》所谓中国政府不提供数据的说法从何而来。

500

值得一提的是,《纽约时报》的报道在国内社交媒体上引起了热议。有一些网友意外发现,中国提供最后一份H7N9样本的时间是在去年7月份,似乎的确是符合《纽约时报》所指责的“中国政府一年多来没有提供病毒样本”的“事实”。


可是我们看看,站在道德制高点之上的美国,它的真实情况是什么样子的呢?同样查询可以看到,美国自17年3月19日之后就再也没有新的数据提交。这个日期甚至早于中国,可见《纽约时报》故意模糊时间节点、却又不提美国的真实情况是多么地居心不良。

500

报道当然也没有脱离我们熟悉的套路,它直接明了地将中国描述成规则的破坏者。

报道一方面介绍说,根据世卫组织的协议,成员国必须及时将存在流行病可能的流感样本数据,提交给指定的研究中心,但是却又不提协议的具体内容,比如说有多少程序要走,定期究竟是一年为一期还是什么。最为荒谬的是,标题起成《中国拒绝向美国提供H7N9禽流感病毒样本》不就已经暴露了它的真实目的吗?

所以,我们要多问一句,中国到底要怎么做才能顺《纽约时报》的意,我们是要把病毒样本数据交给一个中立的第三方研究机构,还是直接交给美国政府?

另外,有业内人士向观察者网介绍,2017年以后,中科院病毒研究所便建立了属于自己的数据库influenza.psych.ac.cn,该数据库面向全球开放,并不会影响世界各国关于病毒和疫苗研制的正常研究。所以说,《纽约时报》的言行完全是闲来无事瞎操心。

500

到报道的末尾,《纽约时报》已经毫不遮掩地就指出,“十多年来,流行病学数据和样本已被用作‘贸易战’中的武器”。前面做那么多的铺陈和渲染,真是苦了写这篇报道的记者,他其实完全可以把最后这句话复制粘贴上百遍,标题还是那个标题,然后两国民众自然会对号入座,还需要什么套路啊。

下一次,我们的民众再面对到这样无来由的惹是生非、天降“巨锅”,只需要把《纽约时报》以前造过的谣挖出来,晾一晾、晒一晒,它应该就会无地自容了吧。

附:

在世卫组织下属的数据库fludb.org查询的具体步骤

第一步,进入到网站,并点击“Search”;

500

第二步,进入到相关页面后,在搜索框内输入“H7N9”,点击“GO”进行下一步;

500

第三步,此时会出现一个表格,从上到下依次是“分离”、“蛋白”、“应变”、“监控”和“人体临床”,点击第一个“分离”(Segment)旁边的数字“8675”进入下一个页面。

500

第四步,此时才真正跳转到各国汇报到该中心的数据页面,点击右上角处“Dispaly Settings”字样会出现选项,让你可以按照国家类别、收集日期、病毒类型等分类进行快速搜索。

500

(完)

站务

风闻热评

中国大陆的动保(狗狗)管理应该参考香港做法
血色残阳 :

嗯,城市的市区饲养可以参考,但是以后必须全面推广。
因为国内宠物保有量2020年能到2亿,2025年左右超过3亿(甚至4亿),宠物经常接触者达到8亿人(除了宠物主人,还有邻居,同小区人等近距离接触者),所以这是一个涉及到8亿人安全和生活的事情,不是小事情。而中国狂犬病发病是世界第二高(以前好几年都是世界第一。2007年全球死亡2万人,中国发病3300人死亡3300人,当然因为最近防控好,降到了每年发病600多人)。但是,死亡率下降是因为最近十几年来大力宣传的结果。而被狗咬的人却是每年都增加,数据可怕到什么程度,我20多年前参加畜牧局培训的时候(做过一段时间兽药生意)好像记得那时候每年狂犬病注射每年大概几万份,而现在每年是1500万份。如果不是国家大力宣传,还是以前那点注射量,那后果想想是不是很可怕。看看下面这个表格,虽然我很烦那些宣传狂犬病的人,开始认为这些人不管怎样宣传,效果都不会好,直到看到了这个表,才知道国家做这些事情,真的是功德无量的事情。
最明显的就是我们宠物从业者,以前宠物店的老板店员,是高危人群了,但是也很少有人注射疫苗的,毕竟他们那些人每天接触几十只甚至上百只各种狗猫等动物,被咬伤,抓伤非常频繁。但是现在每年固定注射,被咬后及时注射都做的非常好。
jpg

66
全部热评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