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人为什么要支持普京不停地连任总统?

500

根据最新的数据,俄罗斯新冠肺炎的总确诊数高达66万人,死亡人数逼近1万,严重程度排在全球第3。即使这样,俄罗斯依然办了两场大活动:6月24号举行了纪念卫国战争75周年阅兵仪式,紧跟着从6月25号开始一直到7月1号举行宪法修正案的公投。

公投是民主制度下全民参与的集体决策,级别最高效力也最大,一旦结果出来了那就打死也不改了,比如英国脱欧公投,再多的人后悔也得含着泪按结果执行。公投是苏联解体以后俄罗斯从西方抄过来的,以前斯拉夫人不玩大规模的公投。

7月1号这一天,俄罗斯总统普京出现在俄罗斯科学院第2151号投票站,他没有戴口罩,所以辨识度非常高。在保镖和御用摄影师们的见证下,普京向工作人员递上了他的证件,当工作人员“验明正身”认为他是有投票权的俄罗斯公民后,发了他一张空白的选票,普京找了个角落填好票慢慢送进了投票箱,脸上闪烁着志在必得的自信光芒。

500

(普京在投票点展示证件)

普京投下的一定是赞同票,半年前他深度参与了这次宪法修正案的修改,很多关键的改动点都是他铁了心要通过的东西,他自己当然要为此做一点贡献。比起修正案里领土完整、议会权力、双重国籍这些毫无争议的内容,最引人关注的或许是总统的任期问题,走完公投这最后一步,普京就打破了连任次数的魔咒,可以继续做总统了。

因为新冠肺炎的搅和,这次公投从4月22号被推迟到6月25号,而且可以从25号一直投到7月1号。如果只给一天的时间,有人可能抽不出时间去参与,但是给你一周时间,不参与就说不过去了,这样公投结果就不至于因为总投票数不足而无效,所谓祸兮福所倚,疫情意外给这次公投帮了大忙。这个结果已经出来了,将近78%的俄罗斯人投下了赞同票,这就意味着普京未来16年都不会失业。

可能有顽皮的同学会好奇:那16年以后就不考虑了吗?16年以后普京都85岁高龄了,有没有工作还重要吗!

普京早在1999年的年底就做了俄罗斯总统,现在2020了他还是俄罗斯总统,对于我们的90后同学而言,感觉在他们人生的整个阶段里,俄罗斯总统一直都是普京。请不要为此感到困惑,这一次宪法修正案通过以后,可能接下去的16年还是普京,到时候第一批90后都奔着50岁去了。

500

(普京参加2018年连任竞选活动)

普京最近一次连任是2018年,以俄罗斯现在6年一届和不能连任两届的规矩,普京在2024年就应该彻底退出,那时候他都72岁高龄了,而且还有终身豁免权来护体,完全可以在黑海岸边的某个别墅里喂马劈柴外出打猎,但是这个让普通人羡慕的晚年不是他想要的,也不是俄罗斯人希望的。

今年的1月15号普京提交了宪法修正草案,当时他没有提到修改总统任期的事儿,但是修正案在议会审议的时候一名女议员擅作主张提交了一项建议,说可以将普京之前的任期次数给清零,这样2024年结束后他就能以一个政治素人的身份再次参加总统选举了。

普京义正言辞地表示总统任期和连任限制不能动,但是清零自己以往任期这个事儿可以交给议会和人民决定,如果大家不反对那他也只能勉为其难接受结果。修正案通过了专家委员会的层层审议,通过了下议院杜马的表决,通过了上议院联邦委员会的表决,通过了全俄罗斯85个地方议会的表决,现在又被俄罗斯人三分之二多数投票通过,看来俄罗斯人很支持这个事儿。

作为成年人,大家不要简单地把普京连任看成是坏事或者好事,他不停地做总统听着确实不好,但是对俄罗斯这个国家就不一定是坏事了;虽然俄罗斯用来总统联邦制,俄罗斯人也像美国人那样隔几年就选一次总统,但是俄罗斯没有两届任期一到终生不再录用的传统,同样的游戏在不同的国家就是能玩出花样来,这个就叫“俄罗斯特色的总统制”。

500

(俄罗斯人在一个投票点参加公投)

美国的民主讲究全民参与和总统频繁更替,如果把美国的玩法作为民主的标本,那么俄罗斯的民主就只有美国的一半儿,因为全民确实可以参与,但是总统的更换频率很低,而且换的时候也是在一个固定的小圈子里面挑人换,不可能突然来个糖果厂的老板或者电视剧的演员进入克里姆林宫发号施令。

在普京第一次做总统的1999年,俄罗斯已经诞生了7年时间,那7年总统是普京的领路人叶利钦在做,此人差点让俄罗斯再一次分裂。叶利钦当时想走美国或者欧洲的路,用政治的自由化和经济的私有化实现彻底的民主自由,但是这条道被证明是走不通的,至少在当时走不通,因为多年来留下的惯性用7年时间根本就转不过来。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惯性呢?苏联于1917年十月革命后挂牌成立,一直经营到1991年的圣诞节摘牌清算,总共跨过了74年的时间,这74年间的经济模式和官僚体系以及警察系统很让人窒息,俄罗斯人只能被动地参与政治,更加直白一点说是被领导和被统治,这就让俄罗斯人至今依然喜欢被动而不是主动。

十月革命爆发之前的将近200年时间里,管理俄罗斯那片土地的是沙皇,沙皇玩的是封建君主制。自从彼得大帝创业以后,皇帝的位置就一代一代在彼得一世他们家人之间传递,斯拉夫人只能逆来顺受地接受这一切,参与政治的情况比苏联时代更被动,苏联时代算是把惯性减弱了一些,但是没有根除。

500

(克里米亚入俄签字仪式)

要是再往前追溯到莫斯科公国时期,那是一段四百多年的君主专制历史,斯拉夫人对政治的被动又不如沙皇时期。这前前后后加起来是700多年时间,这么多年斯拉夫人一直是被人统治的,所以700年后叶利钦将国有资产平均分给国民,用选票来决定执政阶层,从被动一步跨到主动,大家都表示不习惯不喜欢不适应,结果就乱了套了。

1999年普京刚做总统的时候,最赚钱的能源行业被几大寡头把持着,通讯和媒体也都是民营企业,政府不但收不到钱还没有话语权,寡头们可以自己做议员和州长,合起伙来能提前决定下一届总统的人选;军队从上到下腐败的吓人,一个小小的车臣都搞不定,俄罗斯站在二次解体的十字路口。

普京的改革方向是把俄罗斯重新苏联化:他通过软硬兼施的办法将能源领域的龙头企业收归国有,把重要的传媒机构也变成国有企业,并将这些企业的负责人换成了他从圣彼得堡带过去的老乡和同学,同时让这些人大量进驻克里姆林宫,以及派到各州当州长,最终让各自为政的联邦制变得高度可控。

那些已经发给民众的选票是收不回来了,但是普京可以在候选人上花心思,俄罗斯人应该早就发现了个神奇的规律:总统候选人一直都是强弱搭配,一个非常有知名度的和一堆从没见过的酱油党一起争,而且媒体还不间断地夸那个有知名度的,最后的结果从不出意外。如果有人想挑战那个有知名度的候选人,他一定会在大选开始前出个意外,严重程度看他个人的威胁程度。

500

(车臣领导人向普京汇报工作)

这样玩了几年,俄罗斯果然就稳定了很多,随着油价的上涨国库的存款也多了,养老金和各种补贴慢慢涨,武器逐年更新迭代,国家二次分裂的风险被排除,当时差一点独立的车臣也每年派人到莫斯科汇报工作,场面相当融洽。

在外交上普京专注于打造硬汉人设,面对美国、欧盟、海湾的油贩子这些人的时候,普京的语气和表情都比较严厉;对于周边那些居心叵测的小国家们,普京的耐心就差了很多,能动手绝对不动口。他这种强势外交,非常符合俄罗斯人的胃口,因为在沙皇时代或者苏联时代,斯拉夫人眼里的领导者就是这副模样。

普京内政外交的精髓,其实是走了复古路线,让俄罗斯人觉得那个熟悉的大国味道又回来了。普京因此慢慢变成了俄罗斯人心中的新一代沙皇,支持率老高了,既然是沙皇那么时间越长就越合适。俄罗斯人对普京的欢迎变成了对他的信任和期待,因为俄罗斯人在历史上是个一流大国,现在却沦落到了三流国家的边缘,他们很想回到曾经那个状态,而这个理想普京是目前最有希望帮他们实现的。

500

(普京会见俄罗斯高级军官)

如果能理解俄罗斯人血液里的大国沙文主义傲慢,就能理解俄罗斯人心里的失落和想要翻身的欲望,也就能理解普京的一次次连任。在一个靠谱的可以无缝对接的接班人驾着七彩祥云降临之前,让普京一直做总统风险最小希望最大,况且现有的行政系统都是他自己整出来的,也是为他自己量身定制的,别人不一定玩得转。

二战以后的国际体系是“雅尔塔体系”,这个体系以美苏两国领导世界为核心,这个体系在1991年苏联解体后发了改变,从此美国变成超级大国推行全球霸权,其他国家表示望尘莫及;30年过去了,大家追美国追得有点望其项背的意思,国际体系成了“一超多强”,美国人也越来越慌,觉得威胁自己的人此起彼伏,当急性子的特朗普上台后开始有针对性地反击和迫害。

在这样的国际环境里,俄罗斯要承担西方的制裁,要给欧盟卖油卖气,要应对北约的东扩,要极尽所能在第一梯队里针砭时弊,还要小心呵护大国梦想的生长,这种时候俄罗斯人只会进一步求稳:人就不能随便换,换了不一定好,不换还能保住现在的样子。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