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新型冠状病毒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

百亿黄金大劫案和“余初心”

今年5月16日,民生信托对武汉金凤凰一笔6亿信托到期前,要求对质押的黄金开箱检验。

金凤凰董事长贾志宏的叫停被拒绝后,发了条短信,感谢对方多年来的支持,并在最后留下了两个字,“别了”。

看到了这条短信,民生银行的高管们瞬间心就凉了。几天后,民生信托收到检测结果:黄金是假的,主要成分为铜合金。

而这也掀开了一场超过160亿的80吨黄金造假案。

相信,昨天这一场“黄金大劫案”的故事刷了很多人的朋友圈,夸张的数字,玄幻的操作,让无数吃瓜群众表示,竟然还可以这么玩。

当然,对于有过类似实操的政事堂看来,这事儿也没有那么复杂,这场黄金大劫案中的黄金,真假并不重要,不过是一个为了合规的壳,真正负责交易的大佬都是心知肚明的。

这场黄金抵押贷款的本质,是贾志宏需要钱做高收益项目,部分金融机构需要放贷的同时处置不良资产,两者一拍即合。金融机构让贾志宏处理不良或者办其他的事儿,作为兑换条件,借给贾志宏一大笔低成本资金来使用。

大家都不是傻子,如果是真的黄金,贾志宏完全可以借到成本极低的资金,用不着搞得那么复杂,之所以选择通过黄金造假, 不过是为了合规,大家一起搞了这么一个壳。

对此,无论是金融机构还是贾志宏,心里都是明净的,都知道这笔钱能够带来巨大的受益,只不过屋漏偏逢连夜雨,一方面金融供给侧改革,让不少中小银行和金融机构出现了人事洗牌,新官不理旧政,另一方面,这一轮疫情冲击了湖北的政治体系,一些大佬也无法再罩着贾志宏了。

一连串的危机,导致了被投资占用了数十亿现金流的贾志宏资金流断裂,跟重金投资汽车的贾跃亭类似,遭遇了金融机构的连续挤兑,大家先后开始揭开假黄金的面具。

跟贾跃亭用乐视圈了不少优质土地类似,贾志宏这位在湖北商界驰骋的超级大佬,没兴趣搞什么黄金大劫案,他是准备借钱去搞一笔大买卖,混改湖北的国有企业,企业手握的土地,足以偿还银行借款并让贾志宏获得超额的利润。

结果,银行和政府同时出了问题,贾志宏从金融机构借来的钱都被套了进去,然后就把自己玩凉了。

当然,这个案例还是很有意义的,就像这两天金融圈热议的神秘“资深学者”余初心写的《正确认识应对非常事件的货币政策》。

也不要觉得这人这事儿有多神秘,职级有多高,这不过是货币对财政的一次匿名隔空喊话罢了。

这次喊话的重点,是何时收紧货币政策。

就像之前一篇文章中,政事堂预估进入八月后,货币政策会收紧,让很多炒股的朋友慌得一比,其实,收紧货币,影响的可不仅是股市。

面对今年疫情的冲击,金融机构放出来的大额廉价资金往往都是流向了贾志宏这样的神通广大的“薛老板”手里。

就像这一波流动性的放松把准一线的房价又炒了一波,同样,那些手握资金的大老板瞅着的往往也都是有着大量土地储备的地方国企。

可是一旦收紧货币政策,必然会导致一些动作慢的大老板,出现类似贾志宏的黄金大劫案,搞出现金流的断裂。

贾老板们都是神通广大的,所以,货币政策需要收紧,但是却不太敢提前收紧。

因此,一万亿的特别国债作为今年地方政府唯一能指望的救命钱,很可能就会成为天平上的一个重要筹码,成为货币系统,需要收紧又不想收紧,但是不得不收紧的关键时间点。

再考虑到,在地方政府救命钱的特别国债转移到地方之前,很多财政紧张的地方政府,很可能为了民生以解燃眉之急,被迫加速处置地方国有资产。

所以,看懂了这个大背景,就会发现,货币系统此时正承受着宽松和收紧的双重压力,以及公务系统的集体怒气,看似风光无限,实则步步惊心。甚至最近无论是T+0,还是金融混业,这些发生也都是内部无法统一意见的一种体现。

故而从这个角度再来看“余初心”的发言,就会明白,货币系统需要在尽可能的满足各方诉求的情况下,择机选择回收货币,并需要把放水的功绩、收水的必要性,以及提醒收水和免责声明,都通过“余初心”这个账号释放出来。

不得不慨叹......“余初心”太难了。

500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