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正在失去对欧洲的控制,这是特朗普的功劳

500

美国对欧洲的控制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是二战结束以后。二战结束的第2年,也就是1947年美国发起了“欧洲复兴计划”,在4年时间里慷慨地送出了131亿美元,帮助欧洲变成到二战以前那个繁荣的样子,这个计划的另一个名字大家更熟悉:马歇尔计划。

那年头的131亿美元放到现在多的难以想象,美国人为什么会如此大方,是因为欧洲是它的娘家吗?当然不是。美国白人祖上第1代都来自欧洲,可他们刚到美国时也是作为矿工或者农夫被资本家剥削的人,资本家同时期还大量购买黑人补充劳动力,后来大家受不了剥削才联合起来闹革命,把英国人法国人西班牙人赶回欧洲,美国就挂牌成立了。

欧洲确实是美国的娘家,但更是剥削过美国的殖民者,美国人不该对殖民者有多少好感,砸巨款免费帮忙更说不过去。最近这些天美国到处打砸抢烧,也是当年欧洲殖民者造下的孽,要是特朗普好好补一补历史知识,找欧盟索要赔偿都显得有据可查。那么1947年美国为什么要花钱重建一地废墟的欧洲呢?

500

(美国前国务卿马歇尔)

这个问题我们需要搞清楚1947年到底是个什么年份,那一年3月份冷战正式爆发,那一年8月份二战结束才满两年,而马歇尔计划夹在中间于7月份正式启动。

二战对美国本土没有多少破坏,却给美国的制造业带去了风口,资本家们发了大财。二战结束时问题也来了:大量的军工企业必须向民用领域转型,但是美国人消化不了那么多东西,如果没有一个市场做接盘侠,那么生产就要过剩,企业就要倒闭,失业潮和经济危机就不可避免。于是美国政府高瞻远瞩地盯上了欧洲,恢复了欧洲的繁荣,就培养了接盘侠市场,从而守住二战期间积累的横财。

到手的财富既能被经济危机夺走,也可能因为冷战被耗掉,美国不能独自面对冷战,庞大的苏联需要整个西方世界联手应对,而欧洲要有对付苏联的能力,首先得从二战的废墟里缓过来,这是马歇尔计划的第二个必要性。现在看来,1947年的美国也是危机重重,用马歇尔计划挽救欧洲,也是一件很冒险的大事儿,事情做不好自己也就凉了。

类似马歇尔计划这种大型活动的真正目的总是被藏起来的,在公开的讲话中,美国国务卿马歇尔会说这是为了重建欧洲的文明,保护欧洲的民主制度免受苏联的破坏。话说的好听了,拨款才容易在国会被通过,欧洲人才会放下警惕。

500

(北约在欧洲的总部大楼)

实际上那131亿美元不会直接打到受援国的账户上,而是由那些身在欧洲的美国人负责管理,钱不能乱花,几乎所有的采购都从美国买,几乎每一项投资优先考虑美国的股东。所以马歇尔计划是美国人用自己的钱买自己的东西送给欧洲人,既挽救了本国经济,还入股了欧洲企业,还获得了欧洲人的好感和信任,同时把美元拓展到了大西洋彼岸。

让自己的货币在那里流通,大概是控制一个地方最具性价比的方法。在马歇尔计划执行的第2年也就是1949年,美国牵头成立了北约,这个是美国控制欧洲最露骨的工具。在普通老百姓的眼里,北约是个军事组织,是保护欧洲安全防止被苏联或者俄罗斯入侵的军事组织,但是很遗憾从美国的视角看北约,就是打着保护欧洲的幌子来控制欧洲。

不然当华约解散苏联解体以后,北约就不应该存在了,欧洲各国完全可以应对解体以后虚弱的俄罗斯,即使以俄罗斯现在的经济实力,依然侵略不了欧洲,再说欧洲是俄罗斯最土豪的能源客户,养活了一大半的俄罗斯石油工人,普京没有理由去骚扰自己的衣食父母。

可是北约就那样不离不弃地存在着,而且美国还长期承担着军费的大头儿,这么大方一定是有所图的,图的就是一个心里踏实。只要北约在,欧洲是什么样儿美国人心里门清儿,哪些欧洲国家对美国有二心也能第一时间敲打,让欧洲在自己的视线里发展,心里要多踏实有多踏实。

500

(北约2000年召开的防务峰会)

这样的日子过了几十年,现在终于不太好过了,本质原因是美国的衰落,或者说美国的发展速度跟不上欧盟的崛起速度,操控北约越来越力不从心。在连年负债的状况下北约就变成了美国财政部的负担,最好的结局是让欧洲国家掏钱养活北约。自己花钱监视和控制自己是很缺德的,这种事儿欧洲国家当然抵触,也就只有特朗普敢开口提这样的要求了。

谈钱伤感情的事儿特朗普没少做,每次去欧洲开会都要伤一下大家的感情,伤了几年北约也就不那么牢靠了,法国总统马克龙甚至当着各国元首的面提出建立“欧盟军”来摆脱北约的想法。对于马克龙的激进建议,德国总理默克尔并没有支持,可能她年纪大了心肠软,也可能是她忌惮驻扎在德国的3万多美国士兵。

德国和法国是欧盟真正的领袖,这是江湖上心照不宣的事实,这个事实基于德国和法国强大的经济实力和国际影响力。不过欧盟有名义上的领导国,那就是欧洲理事会的主席国,这个主席国由27个成员国轮流担任,每个国家担任半年,7月1号到年底轮到了德国。

在这个日子即将到来的时候,向来心慈手软的德国总理默克尔突然强硬了,她对英国说要是没有好协议的话,以后别指望欧盟能好好跟你相处;她对美国说如果你为了自己要主动放弃做世界大国的角色,那么很多事儿我们欧盟就要重新打算了。

500

(德国总理默克尔和美国总统特朗普)

默克尔从2005年开始做德国总理,到现在整整15年了,她眼下这个任期2018年开始,到2021年结束。2018年接手的时候,默克尔对天发誓说这一轮干完就回老家安度晚年不再碰政治。有了这个想法后,默克尔果然低调了很多,一年多来过着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低欲生活,可是她万万没想到新冠肺炎会找上门。

作为欧洲经济第一强的国家,德国6成出口都在欧盟内部消化,新冠肺炎对欧洲经济的严重打击,已经让德国出口额跌了24%,是柏林墙倒塌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市场被破坏了,那么企业倒闭工人失业和经济危机就在后面排队,看来德国需要在欧洲玩一次“马歇尔计划”了,默克尔没有想到在自己打算告别政坛的时候会有如此重任,这大概就是命吧。

默克尔的重任同样落在法国总统马克龙的肩上,因为法国4月份经济活动下降了27%,出口同比跌了44%。作为欧洲的实际领导者,德国和法国共同提出了一个慷慨的计划,说在欧盟筹集一大笔资金,以无偿援助的方式转给受疫情影响严重的国家,这个计划需要27个成员国一致同意,现在有人同意有人反对,还需要好好磨合。

跟美国打交道的这15年里,2020年是最让默克尔感到失望的,失望的情绪也在欧洲其他国家蔓延,出了这么大的事儿,美国人是一点儿也指望不上,不但指望不上还继续开口要军费,在疫情的传播问题上指责欧洲,以及威胁停止给世卫组织拨款,可以说目光盯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没有一点儿大国该有的风度和责任心。

500

(默克尔和俄罗斯总统普京)

在每一个失望的夜晚,默克尔慢慢就弄明白了,美国严重的疫情和即将到来的大选再配上一个极端保守自私的总统,这是历史给了欧盟一个机会,一个在二战结束75年后走上独立自主的机会,而这个机会落在了她的面前。想到这里默克尔的眼睛里重新燃起了斗志的光芒,一向心慈手软的她也强硬了,说如果美国为了自己要主动放弃做世界大国的角色,那么很多事情欧盟要重新做打算了。

在跟普京进行了几次视频对话以后,意犹未尽的法国总统马克龙打算下个月跑一趟莫斯科,跟俄罗斯普京来个线下交流。马克龙在社交媒体上说此行的目的是讨论欧洲安全、区域冲突和气候变化。这些话题听着有点老调重弹,那么关起门来他俩又会谈些什么呢?

在决定线下见面的时候,马克龙还说了一句语惊四座的话:欧盟应该重新考虑和俄罗斯的关系,因为过去这些年欧洲对俄罗斯的敌对政策已经失败了。很多欧洲国家听完感慨法国已经叛变了,他们知道法国和俄罗斯关系好,但是没想到已经好到了呼吁所有人一起叛变的程度。

6年前普京趁着乌克兰的混乱,巧施手段把克里米亚变成了俄罗斯的领土,因为这个事儿美国和欧盟一起制裁俄罗斯,一转眼就制裁了6年。如今生米已经做成了熟饭被俄罗斯人给吃了,谁都知道克里米亚再也回不到乌克兰,而往后的日子还得继续过,马克龙和默克尔俩人都用实际行动实践了这种实用主义哲学。

500

(法国总统马克龙和普京)

在控制欧洲这件大事上,俄罗斯帮了美国大忙。每一次美国主导下的北约东扩,都会刺激俄罗斯进行反击,不管是强硬的言论反击还是军事行动的反击,都会让欧洲人觉得俄罗斯依然是侵略欧洲的首要嫌疑犯,有了这种担心和害怕,北约就得一直留着。

假如在德国和法国的引导下,欧盟停止了对俄罗斯的制裁,甚至让欧洲人明白俄罗斯没有侵略欧洲的实力和兴趣,那么北约存在的意义就会大打折扣;如果特朗普继续用钱来伤害欧盟的感情,而德国和法国能继续强硬地选择不做韭菜,那么北约的萎缩甚至解体就是个时间问题,到底能不能解体还有一个非常关键的因素:特朗普明年能不能连任?

如果明年总统的位置给了民主党,他们会迅速修复和欧盟的关系,迅速破坏欧盟和俄罗斯的关系,同时强化北约的存在,把过去4年对欧盟失去的控制全部捡回来。假如特朗普连任做了总统,北约目前的颓势会得以延续,德国和法国会继续带着欧盟走上摆脱美国控制的不归路,世界就变得比过去的几十年更精彩了。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