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特朗普的政客都能写本畅销书,博尔顿的最畅销

2018年7月16号,已经上台一年多的特朗普终于和俄罗斯总统普京见面了,会面地点在芬兰的赫尔辛基。国家元首之间见一次面很麻烦,何况是两个外交关系不好的国家,尤其是和美国总统见面。当然麻烦不找特朗普本人,他只要在特工们的包围下过去聊天拍照就可以了,麻烦的是见面之前的做大量准备工作的幕僚们。

普京经营他的硬汉人设相当成功,就连特朗普都被圈了粉,所以跟普京会面就多了一层特别的暧昧。特朗普本来希望普京直接访问美国的,这样就能给偶像好好安排一下,但是这个完全办不到。上台一年多来,他一直深陷“通俄门”的调查,而且因为克里米亚美国一直牵头制裁俄罗斯,两国还互相驱逐了一大堆外交官,在外交关系很糟糕的时候突然来个领导人互访,那就太不讲究了。

对于两人会面的地点,克里姆林宫建议定在维也纳,白宫方面觉得芬兰首都赫尔辛基更合适,因为芬兰跟美国和俄罗斯关系都不错。芬兰过去最著名的东西是诺基亚手机,自从诺基亚帝国瓦解后,芬兰就慢慢凉了,这也就难怪特朗普对芬兰不熟悉。他得知会面地点的那天早上向办公厅主任凯利问了一个骇人听闻的问题:芬兰是不是俄罗斯的一部分?

500

(芬兰的地理位置)

凯利故作镇定地告诉他芬兰是芬兰俄罗斯是俄罗斯,它俩曾经在一起过,但是一战期间就分开了。当天下午特朗普碰到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的时候,又换了一个问法:芬兰是不是俄罗斯的卫星国?卫星国本身是个独立的国家,但是内政外交却被另一个强国牢牢控制着,冷战期间亚洲欧洲很多国家是苏联的卫星国,偏偏就没有芬兰。大惊失色的博尔顿想给特朗普补补课,但是特朗普没耐心听,说在哪儿见面都行,只要俄罗斯那边方便就行了。

关于特朗普因为这次会面曝光出的地理常识匮乏的事儿,是最近博尔顿的新书《生事之屋—白宫回忆录》里写的。对于这个我们也不用过多地吐槽,在见普京之前的一年半里,特朗普要补的课程太多,地理知识应该还没有补到北极圈附近。

这本书的作者博尔顿出生于1948年,比特朗普还小两岁,但是他的模样长得过于着急,看着好像大了特朗普一轮,这个大概是因为他在政坛摸爬滚打太多年,活活把自己熬成了一个老头儿。在被特朗普相中做了安全事务助理之前,博尔顿跟3位美国总统混过,他们是里根、老布什和小布什,如果后面的克林顿和奥巴马是共和党人,那博尔顿服务过的总统就会是5位。就这样一位政治经验丰富的无处安放的人,居然被特朗普给开除了。

2019年9月10号,特朗普在推特上宣布辞退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十几分钟之后,博尔顿在推特上做了回应:昨晚我去找总统辞职,他说我们明天再谈这件事儿。博尔顿没有想到第二天特朗普化被动为主动,还让全世界共同见证了这一刻。陪过3位前总统的博尔顿提着他的大皮箱波澜不惊地离开了白宫,他的内心却是波涛汹涌的,每一片浪花都来自愤怒。

500

(博尔顿的新书《生事之屋:白宫回忆录》)

9月份失业回家,12月初他就把回忆录的初稿交给安全委员会审查,前后三个月不到。要么他3个月前就已经开始动笔,留在特朗普身边一直在收集素材;要么这三个月里他夜以继日奋笔疾书,趁着记忆还比较新鲜把知道的都写下来。以博尔顿72岁的高龄,将来再进白宫的可能性也不大,所以这本书的每一张纸,都是他的养老钱。

《白宫回忆录》确实很成功,而且属于未售先火的稀有品种,没上架前就已经飙到了亚马逊排行榜的第1名,出版商为此给博尔顿预付了200万美元的天价稿费。数一数银行卡余额里的数字,博尔顿的眼眶湿润了,一年来所有的心酸和委屈都得到了慰藉。

特朗普当政的三年里,白宫官员的离职率很高,每个被他开掉的人都要写本回忆录,钱多钱少的总能稳赚不赔,这简直成了一条生财之道,虽然特朗普让每个离职者丢了面子,但是这位大网红却能给他们致富的机会。相比前面那些人,博尔顿的回忆录目前最成功,这是因为他当时在特朗普的核心圈之里,参与了很多重大事件,他手里很有料。

初稿在12月份交给国家安全委员会以后,委员会将书稿翻了个底朝天,前后用了4个月时间把其中涉密的部分删了个干干净净。所以和读者见面的只能算是个阉割版,然而阉割版也让特朗普非常恼火,他在5月份要求安全委员会进行第二次阉割,并在6月16日致使司法部把博尔顿告上了法庭,告他泄露国家机密威胁国家安全,诉求是禁止新书的发行。

500

(博尔顿生无所恋地望着特朗普)

法院花了4天时间调查审理,最后驳回了司法部的诉求,说这本书的电子版已经在网上传开了,想禁也禁不了,还不如就让博尔顿收一波养老金算了。就这样《白宫回忆录》一波三折地终于在6月23号上架销售,尽管被有关部门删了4个多月,但是内容对特朗普依然非常不利,而且总算是把特朗普辞退博尔顿的原因说清楚了。

要了解一个人需要时间,假如时间紧张,听几句他代表性的言论就八九不离十了。博尔顿曾经说过这样的三句话:美国和世界的关系就是锤子和钉子的关系,哪根钉子有问题美国就敲打哪一根;只有符合美国政策的国际条约才会成为法律条文;如果让我来改革安理会,那么只会保留一个常任理事国,那就是我们美国,这才是当今世界权力分配的真实反映。

博尔顿跟特朗普一样属于保守的右派,而且他是极端保守的右派,比特朗普中毒更深。因为博尔顿的外交理念和特朗普的“美国优先”高度重合,外界曾一致认为他俩是天造地设的一双。博尔顿老谋深算而且好战,特朗普损人利己非常爱钱,粉丝们曾经预感他俩能玩出天雷地火的事儿来,比如整出一场战争,但是没有想到最后像仇人一样分手了。

在《白宫回忆录》里博尔顿回忆了很多,记忆中的每件事儿都在告诉读者他俩的差距有多大。博尔顿是个职业政客,做事讲究规划和策略;而老板特朗普是生意人出身,他看重自尊心和眼前的利益,如果这两点满足不了的话,再资深的专家都给我靠边站。

500

(博尔顿暗中观察特朗普)

比如跟地表最牛80后的会面或者跟普京的会面,在特朗普眼里那就是一场非常拉风的公关表演,这是他跟前任们与众不同的壮举,他根本没打算达成什么历史性的协议,所以事先他不做功课也懒得准备,只要活动按时举行他被全世界媒体拍下来就完事了。白宫的专家们为这些忙得团团转,老板压根就不在乎也无所谓。

老板喜欢的不一定是最有能力的人,但一定是听话服从安排的人,这样的人才好用嘛。一个老是跟老板唱反调给老板找麻烦甚至控制老板的下属,迟早是会被开除的,这个就是博尔顿的下场,干了一辈子革命最后黯然离场,老头子一定为此耿耿于怀。

现在距离美国总统大选还剩下 4个月的时间,这时候出现这样一本超级畅销书,把特朗普的任性无知赤裸裸地展示出来,对特朗普的支持率肯定不是好事儿,那些内心摇摆的人看到这个估计就不会摇摆了,即使不支持拜登也不会支持特朗普。自尊心胜过国家利益的特朗普看到这些,他怎么能不发火呢,要是他有杀人的权力,博尔顿的坟头草都发芽了。

500

(博尔顿和特朗普一起开会)

员工离职后出书曝光原老板的黑料,从而获得关注和流量来牟利,这个事儿在我们看来很不厚道。博尔顿把自己知道的东西藏着掖着写到书里换钱,而不是提交给民主党用来弹劾特朗普,说明博尔顿只是爱钱并恨特朗普,但没有被利益和愤怒冲昏头脑,他不会背叛自己的政治理念,更不会因此成为民主党的人。

纵使美国有国家安全委员会这样的单位负责审查,但是在言论自由这个大前提下,政府高官曝光现任总统秘密的事儿依然会发生,这对台上的执政者只会带去负面影响,那么从执政安全和政坛稳定的角度来说这种曝光并不是好事,这或许是美国政治需要解决的一个问题。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