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新型冠状病毒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

选秀玄学探讨:后期剪辑何时能逃脱被“围剿”的命运?

“前期修音一时爽,后面直播火葬场”、“被修音和剪辑欺骗了的一员”、“同情之前的修音滤镜剪辑”……除了爆冷的陆柯燃,《青春有你2》的成团名单并没有太多争议,属于THE NINE的未来正缓缓拉开大幕,而和出道位一起引爆舆论的,还有练习生们频频车祸和不及预期的终极舞台。

《青春有你2》并非第一个成团直播夜舞台品质引发吐槽的选秀,而每逢此时修音和频频被骂上热搜的后期制作也会在一夜间迎来了反转时刻,成为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只是这种“认可”一般不会持续太久。

在这个练习生都开始张嘴要中插的选秀“敢”时代,偶像选秀的后期剪辑始终是一门玄学:曾在真人秀市场受到盛赞的他们,始终难以讨好偶像市场的观众,甚至于回顾三年来8档偶像选秀6家后期团队,无一能够逃脱“被吐槽”的结局。

500 

500

和《这就是街舞》等节目艺人下场讨伐剪辑不同,偶像选秀对于剪辑的吐槽主要来自资深“秀粉”:她们深谙互联网舆论发酵之道,也擅长扔数据截图取证,更重要的是紧密团结在“一切为了所Pick偶像”的旗帜下,有着“蚂蚁撼动大树”的影响力。

偶像选秀后期剪辑所遭遇的“围剿”,本质上是偶像产业、饭圈文化的微观缩影。

不过,后期剪辑从来不只是资本意识和节目组的“背锅侠”,他们在面对素材超量剪辑难度升级、不同于真人秀的风格化探索、以及专业舞台呈现、人物故事支线呈现等问题时,也不同程度暴露了后期行业的“偏科”和固化。

500

随着新一代女团应运而生,《创造营2020》也奉上第二次公演舞台,今年的偶像选秀已然迎来关键性赛点,不妨复盘两档节目中后期剪辑的得失优劣,窥见隐藏在剪辑师们不被理解背后的初心、拉扯和困境。

话题向左、实力向右,

五大维度对比婧、创剪辑

市场对于话题的追逐,或许大部分人都保有一份清醒,但也有一份看破不说破的默契。不过今年这份默契却在被打破:虽然《青春有你2》先发制人,以强话题、高热度抢占市场,但《创造营2020》开篇便宣布赛制变化、成团位缩减,试图以“实力”路线后来居上。

这一点同样体现在两档节目的剪辑上——或许剪辑师并没有最终话语权,但他们却是编导意识的忠实执行者。王继磊也曾在谈及《青春有你2》剪辑时表示“有些跳跃的叙事风格和总编剧(的叙事方式)有关”。

整体来看,《青春有你2》和《创造营2020》的剪辑风格基本贯穿了节目的气质和初心:前者着重刻画话题选手、练习生互动等关注度较高、有话题性指向的内容,但整体较为拖沓;后者剪辑以赛制推进和选手呈现为主,节奏流畅但也更常规和平整。

具体到各个维度,两档节目在剪辑上也是各有侧重、各有千秋:

1、导师剪辑关键词:专业性、不喧宾夺主

神仙打架的明星导师团,是选秀节目先发制人的关键,剪辑在凸显人物魅力的同时又不喧宾夺主尤为重要。

《青春有你2》对导师的刻画篇幅不算太多,但胜在分工明确、专业性互补性强。首先,在点评镜头上,Lisa和蔡徐坤侧重舞蹈技能,Ella将目光放在了声乐层面,Jony J扬长避短点评中肯;

500

其次,在指导镜头上,擅长抓取暖心、专业细节,以Lisa为例,在导师合作舞台练习时,经过她矫正的舞蹈动作立刻质感升级。

500

当然这也与节目组对明星导师的选择密切相关,《创造营2020》在导师经营上明显将重点放在了话题上,这一点同样体现在剪辑上:

强烈黄子韬风格的导师互动有趣之余,分工不明确、专业性错位的点评,再加上对点评镜头选取的不典型,都削弱了导师团的实力感。而从露出的部分鹿晗、宋茜对选手的点评来看,也不失专业性,如此便是剪辑侧重问题了。

500

最典型的还有市场尤为期待的吴亦凡空降首次公演舞台,虽然剪辑抓取的忆过往、神一致的“点头”动作等唤醒了粉丝记忆,但篇幅过度也引发了“炒情怀”的质疑,最终市场效果并不理想。

500


2、练习生群像剪辑关键词:海量素材、赛制升级

练习生是偶像选秀的血肉,只是想要打造一幅涵盖大多数练习生、又不失可看性的青春群像,背后的艰难却非一言可以道尽。

两组数据对比说明问题:《青春有你2》每期的素材量基本在200-300T,相当于其他类型综艺一季的体量,也是王继磊操盘过的节目素材最多的一次。另一组数据是他用来形容群像标准的:“第一波淘汰完了剩下的这60个人,观众最起码能记住30个,这是一个很正常的比例”。

这需要的不仅是大刀阔斧的删减,更重要的是精准提炼练习生的个人特色,同时突出观众对节目的参与感,pick的过程才是保证观众真情实感的关键。这个环节一般需要前期编剧参与,因为他们对人物性格的把控更加精准。

500

有媒体曾用“109人里能记住70-80人左右”来力赞《青春有你2》的群像剪辑,认可度可见一斑。不难发现,节目很擅长抓取“非典型”练习生特写,留着短发名字自带喜感的上官喜爱、爆炸头的张珏都是群像网上的颇具记忆点的连接点;

500

同时,练习生性格的多面性以及她们在舞台上下的反差萌也是剪辑重点。舞台上拼尽全力的全能选手刘雨昕,也是练习室里虞书欣和零食之间的“人形墙”,移动上演“补虞日常”,极具趣味的互动也成为群像中的闪光点。

500

相比之下,《创造营2020》的群像剪辑难点主要来自于赛制革新。第一期2小时13分的时长里完成了学员见面、导师表演和选拔首发团三个环节,快节奏下练习生留给观众的“初印象”所剩无几;

500

而诸如首发团组挑选最强对手组成组合进行PK的强强对决赛制也再次将观众目光聚集在了头部,加剧优胜劣汰;不过随着比赛进入后半段,练习生们的性格特色逐渐鲜明,被观众pick选手迅速增加。

3、话题选手剪辑关键词:话题发酵、人物成长线

偶像选秀从不掩饰对话题的青睐。时隔两年,《创造营101》掀起的王菊、杨超越两场舆论风暴仍历历在目,上周的《快乐大本营》选秀主题口号模版便是“菊外人”代表作。今年率先成功复刻这条路径的是《青春有你2》。

以虞书欣为例,她的初舞台是在第三期,但是前两期中却已经凭借颇为魔性的“哇哦”和略显夸张的肢体成功出圈,被誉为“下一个杨超越”。不过在之后的人物成长线上明显力度不够,除了努力、搞笑之于业务能力仍然是市场诟病的重点。

500

虽然《创造营2020》话题发酵不甚理想,“既没有孟美岐这样的全能型选手,也没有杨超越这样的话题性选手”,但并不意味着其在这方面没有伏笔。

作为节目第一位出圈的话题选手,陈卓璇的“敢”并不是一蹴而就的:开篇的“有勇气不代表没有自知之明”,到练习过程中的计划至上,她的理性、好强一步步铺垫,最终在拿下第二名好成绩时爆发——“是我站的还不够高吗”的质疑下,她所要求的只是自己应该得到的。

500

沿袭了“哭包”人设的张艺凡、努力避嫌但和黄子韬紧密绑定的徐艺洋等亦是如此。不过在她们身上人物的成长线逐渐凸显,张艺凡性格可爱,但过硬的芭蕾舞功底也圈粉无数,而她在游戏中诸如“我迎来的荣誉谁都不要碰”的性格侧写也别有一种反差萌。

500

4、舞台剪辑关键词:最难讨好秀粉的硬通货

舞台是偶像选秀的灵魂,是练习生最终走向市场的硬通货,也是剪辑面临的最大考验:从户外真人秀、大型棚内综艺走出来的剪辑团队在人物塑造、氛围塑造方面驾轻就熟,但对于团体性、风格多样的舞台呈现却略显“稚嫩”。

500

“碎”,是网友提到的《青春有你2》舞台的一大观感,尤其是在唱跳型表演中往往过度追求个人镜头,慢放、回放、特写和近景占据大量篇幅;同时为了展现舞台炫酷感,镜头转换速度之快,也让舞台观感下降。

500

不过也有人指出,剪辑可能是迫于“舞台实力不达标,整体效果差,但是每个人又必须露脸,才只能剪来剪去”。或许这也是一种可能,毕竟之后的四组导师合作舞台《情人》等好评度明显增高。

500

《创造营2020》对舞台的呈现比例更大,在剪辑上也更强调表演的流畅度和完整性,只是由此暴露的拍摄角度、C位不突出、编舞问题等也不在少数。

首次公演强强对决的《潇洒小姐》和《招牌动作》舞台画面就被吐槽“很平、没张力”;不过昨晚撞上《青春有你2》成团直播的二次公演,尤其是《Manta》的舞台则让网友大呼“过瘾、起鸡皮疙瘩”。

5、镜头分配剪辑关键词:偶像产业、恶意剪辑

偶像选秀兼具了偶像养成和选秀节目的特质,也意味着后期剪辑所面临的的声音都被无限放大,一旦处理不当便会被舆论淹没。为pick的练习生撕镜头、控诉练习生被工具人和“防爆”,是最常引发网友控诉的问题:

包贝尔质疑《青春有你2》“一剪梅”之外,粉丝也曾为刘雨昕、许佳琪、喻言等人镜头过少鸣不平;即使是镜头总量第一的虞书欣,也被粉丝质疑“前期镜头有记忆点,可爱敢说敢做,后期明显趣味性下降”。

500 

500

想要在有限的时长中满足所有人的镜头期待值并不可能,这便是考验剪辑师的功力所在,当然这也涉及平台制作意向、资本偏爱以及专业考量等多角度拉扯。

500

通常来讲,剪辑会更偏爱个人特质较为明显的的练习生:镜头总量第一的虞书欣综艺感强、自带话题,她的搞笑日常以及和练习生互动,都是网友的欢乐源泉;镜头总量第二的刘雨昕是业务能力较为突出的练习生代表,这种人往往是节目最稳定的市场抓手,也是选秀品质的体现。

500

“不是拿了A就一定会得到完整的展示”,不过当镜头选取和剪辑带来争议时,也会引发粉丝的讨伐:

上文指出《创造营2020》在导师剪辑上的问题,也是粉丝“追责”的代表案例:“镜头少没关系,但是可以不要恶意剪辑吗?”言之所指正是鹿晗被吐槽“不会点评、偷懒”;而《青春有你2》也曾因为四胞胎抱团争C位问题引发恶剪质疑。

500 

500


只是这种关于镜头比例、恶意剪辑的定义,还需刨除粉丝滤镜后客观分析。

后期剪辑对这种情况率先表示了理解:“大多数粉丝并不会像行内人一样注重节目整体的精彩程度、故事主线和成长脉络,更多在意的是自己爱豆的镜头时长和当期节目呈现,我们能够理解粉丝们的心情。”

偶像产业围困综艺之光,

后期剪辑的类风格求索

值得注意的是,在《青春有你2》和《创造营2020》背后,是刚刚兴起两年的偶像选秀综艺剪辑的“碰撞和迭代”。一方面,偶像产业的特质正在快速作用于后期剪辑,带来新的挑战;另一方面,剪辑团队自身的风格也会影响一档节目的气质。

纵观2018年以来8档偶像选秀不难发现,相比《奔跑吧》《向往的生活》等综N代已然形成了非常稳定的后期合作,《青春有你》《创造营》代表的头部偶像选秀的后期制作却在频繁更换,而其中不乏灿星制作这样的老牌团队和星驰传媒、大千影业这样的后期新秀。

500

8档节目6家后期制作公司的快速洗牌背后,是搭借户外真人秀、慢综艺爆发的东风快速走向大众市场的后期剪辑,在与偶像选秀这种兼具偶像养成和舞台表演特质的节目打交道时,逐渐暴露的“水土不服”和偏科严重。

脱胎于户外真人秀的剪辑并不完全适用偶像选秀,市场已然意识到了这一点,但是目前为止求解的方式只是不断排列组合来试水:

星驰传媒加速布局在今年全面进军拿下《青春有你2》的后期权;《创造101》的后期团队BKWstudio今年却合作了优酷的《少年之名》;真人秀备受好评的大千影业和爆谷传媒以《创造营2019》和《以团之名》试水之后今年并无声音。

500

与此同时,真人秀和棚内综艺在剪辑上的特色和质疑也被复刻在了偶像选秀中。星驰传媒操盘的《青春有你2》中,真人秀中备受好评的花字恰到好处的点缀了少女的明媚,“补虞日常”的小互动温馨美好;灿星制作负责的《创造营2020》,整体风格的“稳”带有显著的卫视风格。

事物的另一面,擅长发掘话题的《青春有你2》在剪辑中也出现了“移花接木”偷镜头被发现,再度诱发关于内定、黑幕等质疑;灿星制作在《这就是街舞》时因为剪辑事故受尽差评,此番在《创造营2020》明显有所收敛,只是“剪辑上忽略综艺性,也在无形中降低了可看性”。

不同的节目气质和剪辑导向,不同的后期团队风格,作用于市场也是不同的效果。“(《青春有你2》)套路还是有效的,起码提高了热度、登上了热榜、开辟了热词、降低了观看门槛”,某网友感慨;反观《创造营2020》,引发的关注也只有导师组的“世纪同框”、以及直怼赞助商的陈卓旋。

500

近日的第二次公演舞台对阵《青春有你2》成团直播,在舆论热度上也明显出现落差。据不完全统计,后者撬动的微博热搜超15个,主话题“爆”了的同时,虞书欣、乃万、刘雨昕等练习生也纷纷拿下了“沸”字话题。不过也不排除之后《创造营2020》在进入后半段之后逆风翻盘。

《青春有你2》向左、《创造营2020》向右,不论孰优孰劣,2020年关于偶像选秀类型综艺的思考已然拉开大幕,由此而来的关于类型综艺后期剪辑的思考也正在被提上日程:在国产类型综艺全面爆发的当下,后期制作同样需要不断进行“类剪辑”探索,一招鲜吃遍天已然不适用。

而下一个剪辑窗口期的爆发,我们也期待是在偶像选秀综艺里。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