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新型冠状病毒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

“共享导师”,会是选秀综艺最后的放手一搏吗?

历时5个月,《青春有你2》终于在昨晚成团,团名定为“THE NINE”,最终成团名单如下⬇️

500

比起女孩们在总决赛现场让人一言难尽的表现,压轴嘉宾李宇春的表现,倒是让人不得不感叹:这才是真正的选秀冠军水平。

500

这已经不是李宇春在选秀节目里第一次压轴表演了。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李宇春这个名字成为了各种选秀总决赛时的“镇场锦鲤”,比如《燃烧吧少年》《加油美少女》《创造101》等,她也一次次用实力证明了自己是内娱选秀界的“天花板”。

对于李宇春能够出现在《青春有你2》的总决赛现场,观众大多并不感到意外。

不只是李宇春在选秀综艺中频繁刷脸,回过头来看,这两年男团女团选秀综艺打得火热,但导师阵容来来去去好像就那么几个。

似乎就是从2018年爆火的《偶像练习生》开始,选秀综艺如同线上流水般接踵而至,“回锅”的不只有辗转于各个舞台的选手,更有马不停蹄备战的导师团

不知不觉,“共享导师”,已成为了当下选秀综艺的常态。

01 流水的选手,铁打的PD


回顾近几年的选秀节目,几乎每一档都有一个以一人之力串起多部选秀综艺的PD

以今年势头很大的《青春有你2》《创造营2020》和《少年之名》为例,12位固定导师里有一半的导师(Ella、黄子韬、张艺兴、胡彦斌、程潇等)都参加过前两年的《偶像练习生》《青春有你》《创造101》等选秀综艺。

前阵子《少年之名》官宣的PD张艺兴更是在三年的时间里一路见证了三档男团选秀综艺的发酵,也难怪会被网友调侃《少年之名》一旦开播,全体选手都开始起立歌唱“你的PD、我的PD,好像都一样。”

500

更有网友调侃起了张艺兴身为PD的专业素养:不亲手把你们送出道我根本不放心。

500

再到《创造营2020》里,鹿晗、吴亦凡、黄子韬的跨世纪同框,他们不仅仅是时代的爱豆,更是专业的PD发起人。

500

或许是因为同类型的选秀节目也考虑到了要在市场中打出特色品牌的个性感,它们开始选择在各个导师阵容的title上大做文章,即使是制作人,也要做有别于其他同质节目的制作人。

《偶像练习生》里,张艺兴的title是“全民制作人代表”;《创造101》中,黄子稻担任的是“女团发起人”title;《青春有你2》中,蔡徐坤担任的是“青春制作人代表”;《创造营2020》则取消了去年的“发起人”和“班主任”title,统一把黄子韬、鹿晗、毛不易、宋茜四位导师们都归入了“教练团”title,到了《少年之名》中,张艺兴又被冠以了“少年制作人”的title……

但即便节目已用力至此,观众在观看综艺时容易产生“串戏”心理的观感并没有被就此打破,市场很小,“转学生们”兜兜转转,遇到的还是同一批“班主任”。

02 流量导师成“重头戏”,打通毕业就业一条龙


选秀综艺为何会频繁启用同一批导师?

观察这些“共享导师”身上的特性不难发现,他们几乎每一个都自带话题流量,流量导师是什么开始入局选秀综艺的呢?

这股流量大风基本是从2017年,吴亦凡参加的《中国有嘻哈》开始刮起的,首先是吴亦凡本身的实力自带争议,恰好引发了观众对于节目的讨论度,其次则是吴亦凡身上的个性魅力,“Skr”、“freestyle”等洗脑话术成功出圈,为节目起到了一定的引流效应。

得益于《中国有嘻哈》的爆红程度,在这之后基本上选秀节目都会将至少一个导师名额留给高人气的偶像爱豆,以保证节目的话题讨论度和关注度。

但“流量导师”的效应也并非总是万能的,《创造营2020》即使请来了鹿晗、吴亦凡、黄子韬三位偶像同框,当日的热搜榜也没能冲过《青春有你2》中自带话题度的选手们。

500

堆积如山的选秀节目难以再玩出新鲜花样的当下,其实偶像导师的流量效应也在逐渐疲软,来来去去有话题度的流量导师本就那么几个,频繁登台难在复制首次成为PD时的观感。

因而,选秀节目为了再度制造话题,也会把选择导师的目光分散到已经成功出道的练习生们身上,甚至为他们提供“毕业就业一条龙”的温馨职场服务,从《明日之子》里走出来的毛不易,转眼成为了《创造营2020》中的vocal教练;从《创造101》里走出来的孟美岐在一年后成为了《明日之子》里的星推官;从《偶像练习生》里走出来的蔡徐坤,两年后成了《青春有你2》中的青春制作人代表……

这些出道练习生从未标榜自己是导师的身份,让我等质疑其业务能力的观众都找不到评判他们的缺口,但却进一步打开了节目前期的知名度。

就拿今年的《青春有你2》来说,节目开播伊始,蔡徐坤就以一人之力承包了多轮热搜,他在节目中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语都有望冲向当日的热搜排行榜。

500

出道练习生们开始逐步登台选秀节目,也是选秀导师越来越年轻化的表现。

03 流量与跨界导师登台的背后,是全民偶像泯灭的警报铃


选秀节目过度依赖流量导师,其实也意味着选秀综艺的核心看点已经从选手逐渐向导师的方向倾斜。如果吴亦凡参加《中国有嘻哈》只是一次吸睛的尝试,那么越来越多的“共享导师”只能证明这也是选秀节目无奈的妥协

十五年前的选秀节目是怎样的?

报名参加的选手几乎都是普普通通的平凡人,他们尽力表现自己的样子或许在如今看来都是时代的笑点,但他们认真追求梦想的汗水着实动人。

那时候的选秀导师团基本都是一些居于幕后的金牌制作人,比如民族音乐人杨二车娜姆、作曲家黑楠、音乐制作人包小柏等,他们虽然自身不具备任何话题流量,但却鲜少有人质疑他们的业务水平。那时候的选秀综艺,造就了李宇春、周笔畅、张靓颖、曾轶可这样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选秀偶像,真正激发了全民pick热潮。

500

她们之所以能够成功出圈,一来是因为在当时选秀综艺形式的新颖,二来则是在她们身上能够感受到平凡人逐梦过程中的代入感,大众追逐的是她们超于常人的光芒,是梦想的力量。

如今的选秀综艺,更多的只是为了造星而造星,他们背靠着公司大树,有着一定的受众群体,比起唱跳实力,节目更突出的其实是他们是否具备成为偶像的优势,无论是光鲜的外表还是漂亮的履历表,都成为了隔绝与大众距离之间的屏障,他们或许可以掀起部分饭圈的狂欢,却难再步入“全民偶像”的层级

通俗了讲,在你身边的同龄人,不一定人人都听说过蔡徐坤,但一定人人都知道李宇春长什么模样。

选秀节目并不是没有考虑过目前存在的短板,它们也在努力试着打破圈层的受限,频繁登场的跨界导师就是证明

2018年的《创造101》请来了郭富城、黄立行这些老资历的金牌歌手担任导师,甚至在决赛现场请来了黄渤跨界助阵,以提高观众对于节目的关注度;2019年的“班主任”苏有朋。

500

再到,今年的《青春有你2》前几期邀请到了全民好感度非常高的金婧,试图借由金婧的玩梗能力让节目实现出圈;再到《创造营2020》这两天官宣的特邀创始人秦海璐……

500

别说这些跨界导师是否具备一定的舞台表现经验了,他们甚至和偶像圈层都没有太大关联,也根本不懂得饭圈那一套pick流程。选秀节目邀请到他们,或许是为了颠覆大众对于选秀的刻板印象,又或许,也是为了能够让选手成功出圈的最后挣扎。

500

“共享导师”+“跨界导师”双管齐下的背后,也恰恰是整个市场的一声叹息,那个只要提到名字就能令大众集体在脑海里形成画面影像的新型选秀偶像,何时才能再出现呢?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