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新型冠状病毒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

当“B”AT成为历史 留给百度的时间不多了

500

来源 | 博望财经

作者 | 第七笔画

李彦宏非常喜欢穿纯白色衬衫,尤其是在出席活动的时候。

2011年百度内部年会,他照例穿着白衬衫、西装裤站在舞台中央,向台下的百度同学们描绘着百度的未来,嘴角上扬、情绪激动:

“百度是一个有使命感的公司,而百度的使命正在得到越来越多人的认同。百度肩负着时代赋予的特殊使命,要为中国赢得全世界的尊敬。”

话音未落,台下掌声雷动。

那是百度的高光时刻。2011年,百度市值超过腾讯,坐上了中国互联网市值No.1的王座。其中百度网页搜索市场份额占到了83.6%,这意味着百度成为了中国PC互联网最大的流量分发渠道。而在前一年,百度最大的竞争对手Google退出了中国市场。

当晚李彦宏非常开心,换上银白色发光短外套,伴着音乐“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跳起了热舞。李彦宏不是一个喜欢将情绪外露的人,在同事眼中,他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平静、温和、冷静,连微笑都是格式化的。上一次他这么开心还是在2005年——百度上市,当日涨幅354%,创造了美国资本市场200多年以来海外公司单日涨幅的最高纪录。在李彦宏心里,百度就是Superstar。

但,巨星陨落了。9年后,百度不但没有为中国互联网赢得世界的尊重,反而失去了中国网民的尊重和认同,被戏谑为计量单位。尽管在2020年第一季度,百度拿出了一份数据不错的财报,当季营收225亿元,净利润31亿元,同比增长219%。百度核心(搜索服务与交易服务的组合,第一财季运营利润)为人民币18亿元,同比增长69%。但百度仍然未挺进前五,市值居国内已上市互联网公司第八位。

500

BAT为什么只有百度掉队,因为腾讯、阿里没遇到过危机吗?不是。3Q大战腾讯被360狠狠地打了一记耳光,10月围城、支付宝事件迫使阿里深陷舆论漩涡;

因为百度不懂得创新,没有在热门领域布局吗?不是,AI、区块链是最好的证明。前不久百度刚刚在长沙落地了自动驾驶出租车,疫情期间,百度成立了两家医疗公司;

因为李彦宏在改变百度上不够努力吗?不是,作为一个“个人英雄主义”极强的创业者,为了使公司摆脱危机,他甚至愿意将权杖交给了陆奇和妻子马东敏。

任何一个超级商业体的成功或者没落,都不会由一两个简单或复杂的事件促成。国内外经济政治形势、市场上新旧对手入局竞争、企业战略布局、组织架构构成以及协调执行能力、企业文化和价值观、掌舵人的判断和决策力等等,任何一点,都可能引发一系列反应,致使企业走向死局或重生。

百度为何没落,又如何突破僵局,获得新生——这个问题的价值在于,发现了它的答案,也就接近于找到了商业体如何战胜时间和困难,打造百年老店的密匙。

错与失

500

百度被网民诟病频率最多的,正是其老牌业务——网页和移动端搜索。

“在百度上搜索,你输入关键词,如果这方面有广告宣传的,广告宣传的产品会前置,你所要知道的东西往后靠。不能让你迅速找到答案,而是让你在一大堆的广告中花大量的时间去挑选和辨别。”一位网友在知乎上留言抱怨百度广告多。

在互联网2.0时代,众多玩家入场布局搜索业务,本质是被搜索业务所带来巨额广告收入吸引。百度早期市值一路攀升与竞价排名业务带来的营收密不可分。但过多的广告也让用户产生了厌恶心理,甚至有网友在百度问答中提问,为什么没有其它巨头做搜索,取代百度

在百度上输入“房价”,你会发现页面左侧前三项和右侧第一项全部均为广告。

500

这种暴力赚钱,不重用户体验的经商方式,在2016迎来了恶果。2016年4月—5月发生的魏则西事件,让全国人民对百度的厌恶到了顶峰。过份在商言商的经营方式,在互联网时代,注定会面临挫败,只是使其挫败的代价竟然是一个鲜活的生命。2016年以后,百度只是失去了中国网民的认同,但魏则西的母亲,却永远失去了挚爱的儿子。

如今,百度搜索业务重心已经逐渐由网页端向移动端(百度APP)转移。百度CFO余正钧认为,百度核心业务的运营效率,主要受益于移动生态系统的增强,使得端内搜索比浏览器搜索增长更快、变现能力更强。

增长快、变现强的百度APP,在前一个月,迎来了第一次监管。北京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有关负责人称,“百度APP违反国家有关互联网法律法规和管理要求,落实主体责任不力,大量传播低俗庸俗信息、密集发布‘标题党’文章、公众账号注册管理及内容审核不严,传播秩序和生态问题突出,社会影响恶劣。”4月8日9:00起,百度App推荐频道、图片频道、视频频道、财经频道、科技频道停止更新,进入维护状态。

百度搜索显而易见的缺点给了其它玩家机会。实力雄厚的腾讯、擅长信息流的今日头条虎视眈眈,铆足了劲要分食掉一大块市场。今日头条CEO朱文佳对外承诺:基于保护企业和用户利益,头条搜索承诺,用户在今日头条搜索品牌词,出现在搜索结果第一条内容,一定是该品牌的展现,这一原则不会受任何广告投放的影响。

除了主营业务体验差,丢失用户认同感外,次要业务始终不能占据细分领域第一的位置,也被认为是百度没落的原因之一。

以百度云为例,一向以擅长做技术为竞争壁垒的百度,只占据了8.8%的市场份额。当然,起步晚也是百度云在国内市场份额目前只排在第三位的原因。腾讯云于2010年对外提供服务,阿里云是2011,金山云2012,百度云则是在2015才对外提供服务。

截止2019年,阿里巴巴占据了中国云市场46.6%的份额,营收超过100亿元。腾讯云占据了18.0%的市场份额。

事实上,百度并不是没有细分领域第一的产品,只是这个产品一不赚钱,二用户粘性低,所以并不被大家重视。移动互联网商业智能服务商Questmobile 数据显示,百度网盘的市场份额超过了85%。

或许是为了节省运营成本,百度网盘在今年4月份推出了“用户激励计划”,即用户必须贡献出最高 1MB/s 的上传带宽,用于给其他用户传输文件,以便使用 P2P 传输技术提升用户下载速度。但由于用户激励计划选项是在用户不知道的情况下默认开启,引起了网友强烈不满,再加上激励奖品过轻,网友感觉被戏弄,称其行为为作恶。

500

《博望财经》采访的部分创业者认为,百度没落的另一个原因在于,布局不清晰,执行不坚决。

百度成立至今做过非常多的产品,近乎什么火做什么,不受任何边界观念束缚。前几天百度宣布挺进直播赛道,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百度入局过电商——百度有啊、百度mall,做过游戏——收购91成立百度移动游戏,做过外卖——百度外卖,做过短视频——好看视频,做过百度空间SNS社区平台、百度HI、百度云OS智能手机系统、百度医疗等等。这些产品有一个共同点——雷声大、雨点小。有的产品雨点甚至小到,网友都不知道它曾出现过。好看视频算是站在了短视频风口上的产品,但DAU只有3000万,而抖音的DAU是4亿,不足后者的十三分之一。

相比于百度,腾讯走的是能做的自己做,不能做的先投资,养大了再买下来据为己有的路线。

百度这些年也投资了一些公司,但区别与腾讯、阿里,百度投资是以省钱、控股、占大股为主。在创业公司面前,百度始终保持着霸道总裁般的高姿态,尽管它已经被拼多多、京东、网易、小米超越,威望也不如今日头条。

传言,百度曾有机会以20亿人民币估值投资美团,持5%的股份,但最终百度选择了以1.6亿美金持有糯米网59%的股份,以获得控股权。

500

陆奇曾被认为是改变百度没落现状的良药。在2017年1月17日入职百度之前,他曾任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在全球互联网行业享有极高的评价。有网友曾给写百度的文章留言:拥有陆奇的百度,有叫板腾讯、阿里的实力。

李彦宏在将权杖交给陆奇的同时,喊来了自己的妻子马东敏,古代帝王讲究制衡之数,不知道陆奇和马东敏的关系是否如此。结局是,李彦宏、马东敏、陆奇合作关系瓦解,精通战略和管理的陆奇没能管理得了百度。

至此,百度回到夫妻店模式。这种接近于家族企业的模式在互联网大公司中并不常见,妻子身居要职且强势,享有最大投票权,丈夫是名义上和实际上的公司决策者,这就促使了公司在战略决策商议上很难公开公正,底下的人需要看夫妻的脸色才敢说话。当然了,夫妻店的模式在互联网企业中,虽然不常见,但也有。最出名的案例就是当当夫妇。

500

夫妻店的模式让百度很难自由平等,人人有话语权。百度更像是由这对夫妻统治的封建朝廷,权谋、利益纷争不断。一位百度前员工说:

“作为百度前员工,我相信李彦宏,但我不相信那些因为年头长而成为管理者的所谓老员工,不用脑,不创新。只认拿来主义,搞小团队,搞冷暴力。”

中层夺权,伤害基层。势必会引发人才流失。前百度网页搜索部技术副总监杨震原,现在任字节跳动副总裁,2014 年被挖走;组建了头条搜索团队的朱佳文,曾任百度网页搜索部主任架构师朱文佳,于 2015 年被挖走。

与此同时,百度贪腐不断。2016年11月4日,百度副总裁李明远因贪腐引咎辞职;2017年3月16日,原百度公司副总裁、百度糯米总经理曾良因在商融资过程中谋取私下利益,被百度辞退;2020年4月21日,原百度集团副总裁因涉嫌贪腐犯罪,被移送公安机关……从2011年至今9年间,百度至少因贪腐处理了119人。

自救

500

自从陆奇走后,百度一直在寻找重回巅峰的方式,为此做了很多尝试。

比如重点推进直播业务。

5月15日晚,李彦宏带着他标志性的微笑与樊登(樊登读书会创始人)一起在百度App直播分享书单,直播结束时,参与人数达到了927万。打响了百度直播第一仗。

李彦宏将直播定位为一种新的搜索形式。因此,与目前市场上的直播产品不用,百度高管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百度直播以及百度短视频产品将聚焦于百度传统的强项知识信息领域,而非以消磨时间、娱乐至上,或者单纯依靠电商端链接跳转和变现为目的。”

与之相匹配的运营方案是“聚能计划”——在百度APP上打造一款全新的直播产品,届时,百家号将协同投入到直播专项的整个建设中。不仅如此,百度还将拿出5亿元补贴,打造1000位明星主播。

百度将直播列为重点业务,不仅是因为直播处于风口,与百度APP自身的流量优势同样密不可以。百度财报显示,今年3月,百度App日活跃用户数达到2.22亿,同比增长28%;App端内搜索量同比增长45%,信息流用户时长同比增长51%。

AI或许也将成为百度逆风翻盘的重要助力。今年开始百度AI好消息不断。

智能硬件:IDC、Canalys、Strategy Analytics数据显示,2019年小度有屏智能音箱出货量全球第一。

小度助手:受疫情影响,今年3月,小度助手在小度第一方设备上的语音交互次数达33亿次,小度助手语音交互总数达65亿次。

Apollo:Navigant Research将百度Apollo列为全球四大自动驾驶领域领导者之一。Apollo生态合作伙伴数量已经有200家,其中不乏天迈科技、大唐高鸿、银江股份、大华等传统交通龙头企业。

智能交通领域:Apollo于4月9日对外发布了首个车路行融合的全栈式智能交通解决方案——ACE交通引擎。目前已经在北京、长沙、沧州等十余城市落地实践中;无人驾驶领域:Apollo于4月19日在长沙全面开放Apollo Robotaxi自动驾驶出租车试乘体验服务。

百度云虽然未取得乐观成绩,但在今年5月,百度特别为百度云新引进了两位高管,以增强to B市场业务。

其中,副总裁刘雅雯拥有13年大型央企工作经验、曾任世界500强高管,在企业数字化转型和政府关系方面拥有丰富经验,目前担任百度智能云智慧政务事业部总经理。

副总裁朱亚立先后就职于埃森哲、德勤、思科等中外知名企业,在咨询和高科技行业拥有丰富的专业认知和行业经验,负责百度智能云战略规划、业务运营、销售管理和产品管理等工作。

阿里支付宝危机后,成立了蚂蚁金服,腾讯3Q大战后,推出了微信,百度AI是百度手上握着的最大王牌。

500

一切竞争,都是人才的竞争。这是互联网创业者最大的共识。为了注入更有活力的新鲜血液,百度在2019年开启了高管年轻化计划。并且新任命了景琨、沈抖等85后年轻高管。

2020年,5月17日,李彦宏发布财报信,信中宣布沈抖晋升为百度公司高级副总裁,并给予了景琨“敢打硬仗、能打胜仗,重视用户体验。”的高度评价。

与景琨一样,沈抖也是一位对用户体验有着极致追求的高管。进入百度七年,沈抖一手搭建了百度 App 信息流体系。

对于这两位高管的重用,从某种角度也代表着百度正从过份在商言商,向用户体验是一位的倾斜。

尽管百度为了重回王座做了很多改变和努力,但如果,它总是把自己当成骄傲的“王”,以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面对网民、用户、创业者,那么百度的没落之路可能还有很大的空间。

什么时候百度认为获得网民的认同感,或者说中国人民的认同感很重要,什么时候百度才能拥有摆脱没落结局的希望。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