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新型冠状病毒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

金灿荣纵论美国“甩锅”中国

新冠疫情发生以来,中国万众一心,众志成城,凭借着制度优势,举国体制,很快控制住了疫情。反观大洋彼岸的美国,其疫情的防控用惨败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最新的统计数据显示,确诊的人数达到了近140万,死亡人数接近8万,而且疫情没有任何缓解的迹象,即便疫情在美利坚大地如此肆虐,但是美国的政客们的心思似乎没有完全放到疫情的防控上,置亿万民众的生死于不顾,相反,他们选择了“甩锅”中国,说什么新冠病毒是中国武汉实验室病毒所制造的,说什么中国一直在隐瞒疫情,说什么世界卫生组织和中国勾结,说什么中国帮助全世界抗击疫情是出于某种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煽动其它国家向中国索赔,等等各种“甩锅”。今天(5月11日)下午,著名国际问题专家,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教授接受了深圳卫视&直新闻记者的专访,就美国“甩锅”中国做法,从“甩锅”的目的,中国理性应对,以及最终的结果等方面,做了深入的阐释:

500

美国“甩锅”中国的目的是什么?

主持人:新冠疫情发生以来,美国的总统和国务卿选择了“甩锅”中国,煽动其他国家“甩锅”中国,金先生,您认为美国选择“甩锅”中国的主要政治意图究竟是什么?

金灿荣:美国和其部分盟友选择“甩锅”中国,直接目的是他想推卸他们疫情防空不力的责任,因为他们的表现实在是太糟糕了。好莱坞有一个大美女叫安吉利朱莉,说美国的疫情防空简直就是第三世界国家的水平,她是演员,比较感性,说的是大白话。美国的防疫做的真的不好,就应该承担政治责任,他又不想承担政治责任,那么他就选择了“甩锅”,主要就是“甩锅”中国了,这是第一解释,就是减轻国内的政治责任;

第二,特朗普想连任总统,选择“甩锅”中国,推卸作为总统抗疫不力的责任;

第三,反映了包括美国在内,西方战略家对中国的战略敌意,因为中国的发展在西方战略家眼里不仅仅是对他们的利益的挑战,是对他们价值观、体制、生活方式的挑战。试想一个14亿人的大国,工业化很成功,治理很成功,对他们就是一个挑战。特别是这一次的疫情爆发以来,中国的表现非常好,尽管一开始我们也有这样和那样的问题,但是疫情在西方蔓延开来后,我们很快控制住了疫情,这样就使得他们对中国的敌意更强化了;

第四,跟一些西方人的感情有关,美国有媒体报道说美国“甩锅”中国有很大程度上是个人仇视,仇视中国共产党,仇视中国的体制。战略算计还有利益,还可以谈判,但是个人仇恨谈判解决不了。现在“甩锅”中国最厉害的是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他身后的支持者是一个科赫家族,是美国一个老牌的很有权势的家族,这个家族对政治很感兴趣,每次都支持两党的精英,这个家族的人意识形态很强,觉得中国的崛起,中国的成功,与美国代表的整个西方的价值体系,制度体系挑战。作为这个家族的代言人,蓬佩奥仇视中国表现得比他的主子还积极,往往“皇帝不急,太监急”(大笑)。这就麻烦了,国家领导人一般都是很理性的,根据国家利益来做事,蓬佩奥这个人参杂着个人偏见和情绪在里面,这样国家政策就会走样了,这就没有办法了,这样中美关系就有点危险了。

如何理性看待美国的“甩锅”?

主持人:面对美国的“甩锅”,中国的舆论分成两派,一派是坚决反击,一派是主张和美国讲和,对于这两派,金先生您的观察是什么?

金灿荣:改革开放四十年,有一个必然的结果就是我们国家利益分化,利益分化必然导致观点多样化,这是改革必然的一个结果,对此不要有意外,而且得适应,今后会是一个常态,关键要学会相互包容。但是目前我们国家这两派好像不太习惯包容,双方都视对方“脑残”,不屑于跟对方辩论,讲理,这是不太好得现象,但是得慢慢学吧。大家必须意识到只要走向市场化,改革开放,一定是利益分化的,利益分化后一定是观点多样化的。我的观点就是中国出现观点不同,这是必然的,都不奇怪。不是说拒绝现实,现实没法拒绝,要适应,讲理,坚持国家利益至上。无论这两派的观点何有不同和冲突,只要国家利益至上,都有可取之处。

疫情最终会对中美产生怎样的影响?

主持人:面对美国的“甩锅”,我们无论是激进派也好,温和派也罢,中美角力的事实已经摆在那了,金先生,您认为疫情的当下以及疫情过后中美角力之路发展向何方?最终的结果会是怎样?

金灿荣:第一,我大致的估计,世界经济肯定因为这场疫情受损非常严重,可能要伤好几年,这次疫情对经济的影响会大于08年华尔街经融危机,世界经济今年明年后年都是受损的,大家的日子都会比较难过,大家要做好准备。长一点讲,疫情过后全球化会受到冲击,美国欧洲都有人讲,别的东西好说,你这个医疗物资不能靠中国,百分之九十的基础药是中国提供的,美国人特喜欢抗生素,美国的73%的成年人肥胖症,糖尿病,高血压的人特别多,这些基础要都是中国生产的,美国人突然发现,这个不行,服装鞋帽袜子就算了。我想疫情过后,美国和欧洲很大一部分跟人的生命有关的产业要回去,这是我的大胆推算。疫情过后世界经济肯定受到影响,长期来看全球化一定会局部受挫,受挫到什么程度,有待观察;

第二,国际政治影响,美国的国际影响力会有点下降,他内部应对疫情做的不太好,外部“甩锅”有损美国的大国形象和声誉。欧盟应该是这一次疫情的受害者,疫情来了以后,欧盟没有发挥什么作用,大家还是回到了成员国来解决问题,所以欧盟还会在,但是权威会下降。有两个地区,中东和俄罗斯的经济会更困难,他们本来就很困难,受疫情影响会更困难。中国有个好消息,就是中国所在的东亚地区,受疫情影响比较小,疫情过后,经济的恢复会走在世界的前面,我的推算是疫情过后,东亚内部的合作会加强。美国,欧洲,中东,俄罗斯和东亚,当前我们这边相对要好得多。反过来,其它地区会对中国的羡慕嫉妒恨会增加,会故意给我们找茬,这种麻烦一定会增加。

第三,除了政治、经济外还有一点,说了虚一点,就是观念。原来我们对欧美很崇拜,连带着对他们的文化也很崇拜,现在发现他们的文化里面有缺陷,就是资本至上,对资本的考虑,超过对生命的关心。还有社会达尔文主义,这个看起来他们的治理能力还不如我们的儒家文化,我印象里面有一个韩国移民德国的叫韩秉哲,他在法国《世界报》发了一篇文章,整个儒家国家群抗疫总的表现比西方要好。虽然整个儒家国家群国情也不一样,朝鲜是传统的社会主义国家,中国和越南是改革型的社会主义国家,新加坡是威权主义国家,日韩是西方民主社会,他们政治制度都不一样,发展阶段也不一样,但是表现都还不错(大笑)。韩秉哲说,我们儒家文化的治理方式过去这一百年被低估了,西方的那种弱肉强食,社会达尔文主义,资本至上,相互扯皮,原来我们是真的想不到。

新冠疫情对中国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大概会有如上所说的这三个影响:经济,政治和文化。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