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ACG军事电影

为理想而战(1)自序

自序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应有尽有,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在直登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 

                                                                                          --查尔斯•狄更斯《双城记》

1908年一本名叫《新纪元》的小说出版了,颇有意思的是,这是一本晚清科幻小说。作者(碧荷馆主人)描写的是约百年之后,公元1999年的故事,书中对未来中国做了一番畅想:政治上“久已改用立宪政体,有中央议院,有地方议会”(1999年恰逢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50周年);人口总额“约有一千兆”(即10亿,而1999年中国实际人口总额12.58亿);外交上“从前被各国恃强租借去的地方,早已一概收回”(1999年12月20日澳门回归祖国);军事上“常备兵,共有二百五十万”(1999年中国军队总额250万人);国际上“惧怕中国的强盛,都说是黄祸必然不远”(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后,中国经济逆势增长,“中国威胁论”再次兴起);行政区划“有三十二省”(1999年中国含港澳台在内共有34个省级行政区);交通上“铁路的轨线,也早已密于蛛网”(1999年铁路客运量9.77亿人次,货运量15.69亿吨)。可以说除了政治体制以外,其他预言都属于神预测,简直让人怀疑作者是个穿越党[1]

豆瓣上是这样介绍小说的主要内容:中国的强盛引起了白种各国的猜疑和联手抵制,欧洲匈耶律国(匈牙利[2])境内匈奴后裔黄种人与欧裔白种人之间发生纠纷,酿成内乱,黄种匈王求助于中国大皇帝,中国随即出兵远征欧洲,挑战白种列强,最后迫使白种诸国签订城下之盟。战事结束,中国以胜利者姿态进入“新纪元”。

至于此书的评价则很低,网友指出明明双方打的是现代科技战争,结果愣是有一种封神演义的画面感,至于吊打欧洲列强的幻想更是让此书赢得了“铁血文”[3]鼻祖的称号!

简单说来,小说与现实差距较大的直接原因是作者没有预料到美国的强势崛起与核武器的横空出世。毕竟1908年美国还属于帝国主义新秀,虽然经济实力已经超越英国,但国际地位还不能和英国等老牌欧洲列强相比,实际上美国真正成为无可争议的世界头号强国是在二战之后,距今不过七十年;至于核武器的横空出世则使世界核大国处于一种恐怖平衡[4]之上,各国都不敢轻举妄动,使得世界大战的概率大大降低,可以毁灭人类的核武器反而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大国之间的和平共处。事实上这两者从不同程度上都是现代科技突飞猛进的结果,它们决定了现实的国际环境与小说有着根本的不同。

当然书中对中国国力的趋势预测还是非常靠谱的,2015年时中国的GDP就已超越了欧洲四大强国--英法德意之和。毕竟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已经奇迹般的崛起!这样巨大的成就可以说足慰作者在天之灵。[5]

 1980年与2015年英法德意中五国GDP对比图

                                                                                                                      单位:亿美元  

  

500

数据来源:IMF World Economic Outlook Database

可实际上这些成就在很多网民眼里根本不算什么。现在的网民旗帜鲜明的分为两大派,一为洋奴[6],二为“五毛党”。洋奴是指有的网民跪舔[7]美日,高呼美日才是人类唯一的希望,而中国就是垃圾!“五毛党”则是洋奴们给部分网友的称呼,认为他们在网上每次发帖支持党和政府就能拿到五毛钱的奖励。

如今每天的热点新闻,几乎都能看到洋奴大战“五毛党”,很多时候洋奴们人多势众、气势滔天,恍若六大门派围剿光明顶。

当然也有很多网友跟我一样,非党非团,纯属吃瓜群众,大多数时候默不做声,静静围观。

百年之前,《新纪元》的作者预测到了今日中国的蓬勃发展,但绝对没有想到现在的网络乱象,那么百年之后的中国人又会怎样看待今日之事呢?

虽明知自不量力,但仍打算尽我所能的去分析今日乱象之起源,去预测明日中国之未来!

是为序。

[1]  穿越小说是当下最火爆的网络小说类型。但一般认为穿越文鼻祖是马克·吐温的长篇小说《康州美国佬大闹亚瑟王朝》,讲述19世纪一位美国人穿越到公元6世纪英国亚瑟王朝经历的政治浮沉故事。

[2]  作者认为匈牙利人乃匈奴人的后裔,此种说法争议极大,但一般认为匈奴作为一个民族已经消失, 但其血脉仍分布在欧亚大陆。

[3]  网络文学的一种,往往有中国强势崛起后吊打列强的情节。

[4]  核大国基于能够互相摧毁对方的能力而达成和平的态势,得不偿失的可怕后果使得核大国之间保持相对冷静。

[5]  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工业生产国、最大的贸易国、最大的外汇储备国、最大的游客输出国,并是世界经济增长的最大引擎。要知道在1983年版的《美国与中国》这本书中,世界上最负声望的中国问题观察家费正清教授(1907-1991,哈佛大学终身教授,著名历史学家,哈佛东亚研究中心创始人)依然为中国能否用自己的耕地养活10亿人口而担忧不已,更不用提1978年中国的外贸额不足世界外贸额的1%。

[6]  同时洋奴们也被称为“慕洋犬”,他们根据支持的国家可分为两类:一是“五美分党”,二是“精日”分子(即“精神日本人”简称,指极端崇拜日本军国主义并仇恨本民族,在精神上将自己视同军国主义日本人的非日籍人群)。而按照洋奴们的等级也可分为两类:一是“公知”(所谓的意见领袖),二是网络喷子(“公知”手下的马仔)。

[7]  《庄子·杂篇·列御寇第三十二》记载:宋国有一个叫曹商的人,作为宋王使臣出访秦国,得到宋王赠与的数辆车乘。到了秦国之后,秦王十分高兴,加赐百辆车乘给他。曹商回到宋国,见了庄子说:“身居偏僻狭窄的里巷,贫困到自己编织麻鞋度日,面黄肌瘦,这是我不如别人的地方;一旦有机会出使大国的国君,说服万乘之君,获赏车辆达到百乘之多,这又是我超过他人之处。”

庄子说:“听说秦王有病召见医生,治疗毒疮的人可获车辆一乘,舔治痔疮的人可获得车辆五乘,治疗的疾病越是卑污,所能获得的车乘就越多。莫非你给秦王治疗痔疮了吗,怎么获得的车乘如此之多呢?你还是走远点吧!”

风闻热评

王俊凯替我问出了多年的疑惑:酒那么难喝,你们为什么要喝酒?
月半川 :

因为酒不难喝呀。

我出生之后对我爸的记忆就不是很深,因为我爸是在船上工作的,当年中国的铁路和公路远不如现在发达,在水网密布的华东地区,很多货物运输必须依靠轮运。我爸在市里的轮运公司上班,一年休假只有90天。我爸对此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自古忠孝不两全,在外挣钱,顾及不到家也是没办法的。
童年里,我对父亲的理解是很模糊的。

90年代中后期,轮运公司的效益已经式微,基本上也没能扛过97年那一波大下岗。那年我爸在家待了挺长一段时间,不肯去上班了。最后的最后我妈逼着我爸回到船上,再后来轮运公司还没能熬过去,选择了倒闭。我爸幸而能按正式员工身份退了下来,也保住了一份退休金。

人回来了,家庭收入却出现了问题,毕竟退休年龄没到,钱是不够的。加之,家里孩子多,两个同时在上学,对于一个普通家庭而言,这份开销并不小。本来我爸是有一手木匠手艺的,但是学的是做桶,当塑料桶盆进入千家万户的时代,这门手艺也吃不了饭了。

那几年大概是他最辛苦的一段日子,因为他在骑人力三轮车,供两个孩子上学。

我忙着备战高考,他忙着蹬着三轮车养家糊口。

辛苦是值得的。高考结束,我一个人背着包离开了家。从我出生到18岁,一直没有离开小镇,小镇上从幼儿园到高中一应俱全。因为我赶上了80年代-90年代最后一波生育高峰,小镇的高中生源还够。只是毕业后没多久高中被撤销了。毕竟时代已经不一样了。

唯一没想到的时,高考之后,踏离故土就已经是千里之外。

从江苏来到了湖南,其中缘由不谈,和我爸接触的就更少了。当四年大学读完,回家的时候,我和我爸开玩笑:“我在家的时候,你在船上。你回来了,我又出去了。”
他也跟着呵呵的笑,当然,手里一定有根烟。

再后来,走上工作岗位,回家就更少,电话倒是没有忘记打。一般接电话的多是我妈,最后会把电话给我爸,我俩也不知道说什么,聊了两句,他就:你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
这时候,我就很认真的回答他:“我又不喝酒,你也不喝酒。下次我回去给你带两条烟。”

我爸爱抽烟,不会喝酒,但是会做饭,因为我爷爷是厨师。虽然我爸盐会放的多,但是他确实是半个厨子。每次我爸都喜欢招呼家里亲戚,逗趣的说一句,来我家吃饭呀,喝两杯。
但是,他从来不喝酒,因为真不会喝。对此,我三个舅舅有点不大满意,他们都是一斤的量,每回被我爸一句喝两杯勾起了酒瘾,我爸却从来不喝,都是我妈陪着。

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呀!
算了吧,我俩都不能喝,我给你带两条烟。
好的,不要忘了。
嗯,那没事我挂了。
嗯,88

那年,因为工作关系我机缘巧合去了一家酒厂参加活动,酒厂送了我一瓶相当不错的酒,酒香醇厚,回味绵长。我很开心,我打电话回去说,我手里有瓶好酒,我俩真能喝两杯。

9月份,天气渐凉,我拧着酒从上海回去了。我爸难得也尝了一口酒。那酒是真的不错,毕竟是我看着从酒窖里挖出的酒糟蒸馏出来的,几百年的老窖,有历史沉淀下来的味道。我很高兴,毕竟这酒也不是市面上能随意买到的,我爸也很开心,毕竟儿子回来了。
临走的时候呀,我爸还和我道歉:今年的咸鸭蛋呛坏了,不然就让你带走了。

过完国庆,我打电话回去,告诉我爸,我国庆出去旅游在机场给他带了两条小熊猫。他告诉我他最近眼睛感染了,刚去眼科医院洗了眼睛。我说正好,到时候你用香烟补补身体。小熊猫的,不呛。
他说:好。

第二天,他爬梯子的时候摔下来了,我赶回去,夜里12点把他从医院接了回去,办了丧事。

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呀!
好呀,再喝两杯。

酒不难喝呀,喝着喝着你就习惯了,甜的不是人生,醇厚带辣才是。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