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新型冠状病毒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
ACG

十几年前游戏里的一场“瘟疫”,让如今的我们仿佛看到了现实

500

加盐 | 文

去年春节,《炉石传说》更新了一项有趣的活动,活动奖励为名叫“哈卡印记”的卡背。

众所周知,卡背一直是许多炉石玩家的心头好。每逢新卡背推出,总会有很多人想方设法的弄到手。但活动刚开始时大家发现,这个卡背并不能主动获得。

500

因为这次活动的趣味点,就在于形式:“传染”

官方会先选中一小部分玩家先行发放。当这些拥有卡背的玩家同其他人对战,这张卡背就会“传染”给对方,然后一传十,十传百,卡背便扩散到了广大玩家中。

500

官方借助此活动,不仅促成一次颇具创意的内部传播,还悄悄塞了自家的彩蛋。

哈卡印记中的“哈卡”,和早前推出的一张橙卡“夺灵者哈卡”同名,这张橙卡效果是在死亡后将卡牌“堕落之血”洗入双方的牌库,而抽到“堕落之血”就会扣血,并在牌库中洗入更多的“堕落之血”。

500

很像传染了疾病,并逐渐加重的感觉不是吗?

此外在哈卡的简介里,你还能找到更深的一个彩蛋,写道:

“请注意:感染了堕落之血的角色请不要前往任何主城!”

500

这段看起来不明所以的警告背后,暗藏着一场只存在于游戏里的“瘟疫”——堕落之血事件。

恰逢最近新型冠状病毒的疫情受到大家关注,堕落之血事件被微博上的一位博主“D2O__”重新提出,得到了游戏圈内外的很多人转发。

500

这让很多对游戏乃至魔兽都不甚了解的人,都认识到了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其实有着不少神奇的巧合。

我们希望在多些细节和延伸的基础上,给大家聊聊这场堪称游戏史最著名的“瘟疫”事件。

01

让我们把时间拨回2005年9月13号那天,《魔兽世界》1.7版本在美服上线。

游戏更新了名叫“祖尔格拉布”(简称ZUG)的20人团队副本。与往常一样,大批玩家整装待发,进入副本开始战斗。

以当时的标准来看,ZUG算是魔兽当中为数不多风景秀丽的室外副本。

500

绿树成荫,还有许多古建筑,漫步其中特别有探险的感觉。

游戏在这里安插了一堆小怪和多名Boss,而副本的最终Boss,就是“哈卡”。

500

作为最终Boss,哈卡自然拥有多个技能,涵盖了RPG中常见的类型,比如大范围AOE,控制,狂暴。

其中还有一个特殊的持续伤害技能,名为“堕落之血”。

500

中了Debuff的玩家将在承受一次直接的伤害后,进入持续10秒的掉血状态,并会传染给一定距离内的盟友。

具体的数据为每2秒300左右的伤害,而当时版本的角色血量上限大致在5000左右徘徊。

算上直接伤害,这个Debuff总体造成的输出相当可观,会给治疗玩家带来不小的压力。所以需要被点名的人避开团队,防止大范围感染。

500

因为部分技能的特殊性,以及对输出有一定的要求,大家很快发现猎人在这个副本中,属于比较好用的职业。

猎人的野兽宠物可以帮忙分担仇恨,并且输出不低,不过同样会传染“堕落之血”。

500

按设计的初衷,副本里就算是全员加宠物都被感染,离开副本后,一切理应回归正常。

但谁会想到这里出了个要命的BUG。

这个BUG会作用于召唤出来的宠物:当它们感染“堕落之血”,在持续时间结束之前被主人收回,感染状态会保持不动。

有点类似于宝可梦游戏中,在外界因战斗而中毒的宝可梦收回精灵球里依然会持续中毒状态。

500

当玩家离开副本,回到公共地图中时再将宠物释放出来,堕落之血就会继续计时,并产生传染效果。

若这名玩家用炉石传送回了人员密集的部落/联盟主城呢?

500

可想而知,一场空前的“瘟疫”开始在游戏里酝酿。

02

由于年代久远,现在已无从考证谁是第一个因为此BUG而在副本外感染的玩家。

我想,外媒笔下所谓的“零号感染者”更倾向于是一群玩家。他们无意的操作,将“堕落之血”带出副本,传染给了其他人。

国外公认的说法是,第一批感染“堕落之血”的玩家集中在美服的“阿克蒙德”服务器。

500

一开始,当人们看到屏幕里自己的角色在间歇性飙血,并伴随生命的削减时,只能不知所措的操控角色四处移动。

还有部分玩家从一个主城逃离到另一个主城,试图刷新角色状态。殊不知这些人员流动,带来了更严重的传染效果。

500

高等级玩家或许能撑到10秒的时间结束不被扣死,而主城里的低等级玩家就没那么幸运了,低下的血量会让他们在感染后迅速死亡。

初始,传染的规模不算特别大,等待Debuff结束,或者角色死亡,感染效果自然会清除。

500

架不住的是循环传播。

无差别感染的“堕落之血”还会影响主城里的NPC,好巧不巧,部分NPC被设计成了自动回血的机制,回血比掉血还快,导致这些NPC变成了始终存活的病毒库。

500

情况渐渐变糟,主城里的低等级玩家开始进入反复死亡、高等级玩家和NPC进入重复感染的恶性循环。对高等级玩家来说,原本处于安全线的血量也不再安全。

再加上美服并未和谐死亡效果,随着时间的推移,不少主城出现了尸横遍野的情景,着实令人震撼。

500

而在这场瘟疫中,各个群体实施了截然不同的行动。

有些人不清楚瘟疫的真相,沉浸在一种莫名的喜悦中。他们以为暴雪搞了场创意拉满的世界事件,让所有玩家都有机会参与。

而唯恐天下不乱的玩家开始扩散瘟疫:目睹能将Debuff带出本传播的奇特玩法,大量“模仿犯”产生了。这些通过网络和论坛得知BUG机制的玩家,用自己的角色从副本里人肉带出瘟疫,在各大主城传播。

500

有些人则选择躲避:逃离到偏僻且人员稀少的野外,减少感染可能。但任务交接、交易等诸多游戏玩法,都有赖于主城和里面的NPC。只能躲在穷乡僻壤燃烧自己的点卡,这些人很快陷入不满。

当然,还有人决定对抗瘟疫:他们操控自己的奶爸奶妈,给感染的玩家抬血,帮助他们逃出主城。没法给别人抬血的低等级玩家,就站在主城门口发公频消息,提醒不明情况的玩家不要进入主城。

500

这样的混乱持续了三天,瘟疫从多个服务器涌现,成千上万的玩家受到影响,那么这段时间的暴雪在干嘛呢?

刚得到玩家反馈的暴雪,想当然的选择用现实中的方式来处理——隔离。

隔离采取自愿的形式,官方呼吁受感染的玩家呆在主城里,等待角色死亡,或者Debuff消除再进行其他行动。

500

但用膝盖想也知道,这种方式不可能产生真正的效果。

除了感染最严重的个别地区,大家自觉的做到了。更多地方,爱搞事的人继续搞事,情况没有明显的改善。

后来的访谈中,暴雪的工作人员有提到,事件刚发生的前几天,他们也很疑惑一场疾病怎么能在游戏中传播起来,一直在研究其中的原理。

直到9月16号,暴雪终于通过官方蓝贴回复玩家,表示“我们已经知道事情的情况了,正在着手解决”

500

当天晚间,暴雪宣布将在9月17号凌晨通过一次热更新来修复几个BUG,公告最后就提到了处理瘟疫的办法:

“哈卡的堕落之血技能,不再会存在于副本之外”。

500

然而,更新实际上只解决了堕落之血从副本里传出这个问题,并没有彻底根除。

瘟疫已在外界传开,断了源头的“堕落之血”依然会借助NPC和宠物传播。只要有心,那些搞事的人会继续利用程序漏洞让“堕落之血”不断刷新和传染。

随着事态的发酵,像BBC、IGN这样的大型媒体开始关注这起发生在虚拟世界的瘟疫,有些发文讨论其中的人性,有些则讽刺暴雪的不作为。

500

就这样,游戏中的瘟疫继续存在了一段时间。暴雪最终在10月份发布一个补丁,修复了“堕落之血”可以在NPC和宠物间传染的错误,算是给事件彻底画下了句点。

之后,心有余悸的暴雪还对ZUG副本进行了几次更新,比如索性让堕落之血不再具有传染特性,甚至作为最终boss的哈卡也被换掉。

500

时任《魔兽世界》项目设计师,后来的守望先锋总监杰夫·卡普兰和魔兽的安全顾问在总结这件事时说道:

“堕落之血事件为我们提供了一些现实事件发生的思路”。

“即便是在受到游戏框架限制的前提下,人群中也会出现意料之外的状况”

03

可以说,堕落之血肆虐的原因除了BUG的“天灾”,更多是玩家的“人祸”。

如果你在《瘟疫公司》中扮演病毒毁灭过世界应该知道,让病毒能够存活更久的第一要务,就是增强传播性。

500

联系堕落之血看,从动物(玩家宠物)到人(玩家),到人(玩家)之间,还有人员密集区(主城)以及偏僻地带的传播,就如同现实中的传染病。

再结合最近的时事,不难看出为何博主“D2O__”的那条微博如今又引起了众多网友的共鸣。

传播过程的相似、不同人面对瘟疫时的做法、官方的态度转变...确实让不少人窥见现实的一部分映照。

以至于人们还从治疗他人的奶爸奶妈身上,看到了医者仁心;捣乱的人,则像个医闹。

500

热评第一就是一位医生身份的魔兽玩家以游戏的彩蛋介绍自己正奋战第一线

可谓是复刻现实了。

堕落之血发生后的两年间,医学界给予了一定的关注,并提出要和暴雪进行合作,利用虚拟世界研究流行病的传染规律。

多年过去,一开始很乐意的暴雪渐渐对此事不再上心。医学界也发现游戏主要用途更多是娱乐,人们的行为动机可以略作参考,真的当成研究材料并不足够。

毕竟在惊叹虚拟和现实的联系前,也请不要忘了那个道理:游戏归游戏,和现实还是有着本质的不同。

500

虚拟世界的死亡颇为廉价,大家抱着好奇、玩闹的心态去实施的某些行为,自然也不能以现实中的善恶标准来评判。

就像玩心不死的暴雪,后来在巫妖王之怒资料片上线的前夕,又搞了一场僵尸瘟疫入侵大事件。

500

与之前的BUG不同,这次属于真正可控的游戏活动。

变成僵尸的玩家可以攻击其他玩家,令他们也变成丑陋的僵尸。僵尸会和其他所有阵营敌对,且随着时间推移玩家会越来越容易呢哦感染,而普通玩家可以用法术治愈僵尸玩家,令他们恢复原状。

500

这次联动世界观进展的活动得到了不少玩家的好评。而有意思的是,一些玩家同时提到了自己身处活动中,前后扮演“好人”、“坏人”时的心路历程:

从前期当个治愈别人的好人,到后期对僵尸越来越多的现状“绝望”,宁愿变成僵尸传染别人,开始作恶。等退出游戏,又会因认识自己的“罪恶”而感到愧疚。

500

因为版本和运营方面的特殊情况,国服玩家可惜未能接触这两次瘟疫事件。但每当谈起它们,不少人都表现出了希望经历一次的意愿。

游戏里,失去生命可以重生,现实却并非如此。

同样身处一场风暴之中,照顾好自己,关心身边其他人,更不要让好心的“奶妈奶爸”们受到伤害。

500

我相信,大家会去这么做。

PS.春节返程高峰,大家要注意安全噢。

部分参考资料:

文中gif来自视频:【不止游戏】最严重的游戏BUG,导致数百万玩家角色死亡的事件-B站UP主@森纳映画

Corrupted Blood incident-维基百科

WoW Archivist: The Corrupted Blood plague-engadget

How Blizzard coped with World of Warcraft's blood plague and other early disasters- PCGamer

Guide to the Corrupted Blood Plague Documentation Collection

-END-

免责声明

站务

  • 全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实时更新

    (数据来自@丁香医生、@人民日报、各省市卫健委)截至 2020-02-23 13:32 全国数据统计现存确诊 51586 例(较昨日-1786)累计确诊 77042 例 (较昨日+650)现存疑似 4148 例(较昨日+882) 现存重症 10968 例(较昨日-509)死亡 2445 例(较昨日+......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