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新型冠状病毒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

从邯郸沟通太原盆地的战略通道

500

中央之国的形成<先秦篇> [第89节]

 作者:温骏轩

长篇连载,每周更新。下载地缘图集在微信对话框回复:地图

500

邯郸西侧那条通往长治盆地的道路叫作滏口陉,之所以会有这个名字,是因为这条路径在河北平原的起点叫作“滏口”,也就是说如果你自东向西行走的话,进入“滏口”就算进入山地了。滏口之所以叫作“滏口”则是因为一条河流——滏水,现在叫滏阳河。这条河流位于邯郸城的南面,自滏口所在的滏山向东北方向流淌注入古黄河。

500

滏水对于邯郸城的意义不仅在于提供了水源,和切入太行山脉的道路,更在于它可以为邯郸城的南翼提供安全保障。在赵国人决定将漳水堤防改建为长城时,他们也在滏水岸边作了同样的事。有了内外两道长城的保护,想再从南面攻入邯郸城就不那么容易了。否则后来的秦军也不至于在取得了南阳之地后,还是将对赵作战的重心放在对上党高地的争夺上。鉴于滏水(滏阳河)对邯郸是如此重要,它作为邯郸母亲河是当之无愧的。

  晋之南阳示意  

500

可能会有朋友觉得奇怪,为什么漳水——浊漳水一线没有成为古人修筑道路的基础。其实我们看下地形图就清楚了,太行山主脉在漳水——浊漳水一线比其他地方都要宽(向东突出部分成为了林州盆地的北沿),而滏口陉所处的位置,正好处于一个断层上。在经过滏口向西行走时,所要经过的山地要低矮的多,通行的难度也要小得多。既然有更容易的选择,当然不用去费力开发、维护另一条相邻的通道了。

如果我们要在现在的地图上找寻滏口陉的大致位置,邯郸——长治的“邯长铁路”、邯长高速,309国道都是不错的参照,特别是邯长铁路,就是经滏口进入滏口陉的(公路都拉直了,也就是没有绕经滏口)。需要注意的是,所谓太行八陉,大多都是以它们在河北平原的出口而命名的(如轵关、滏口、孟门隘都是这种情况),而他们在穿行太行山主脉时,可能存在两条甚至两条以上的道路,但大至的方向都是一致的。因此在那些出口处的平原地带,都会成为建筑城邑的首选之地。

如果可以的话,赵人通过滏口陉可以直插长治盆地的腹地:长治市——长子县一带。不过对于赵人来说,更为重要的是通过长治盆地,打通与晋阳城的交通线。因此当那位赵国的奠基人“赵襄子”在长治盆地最先选择的据点,位于盆地的北侧,所构筑的城邑叫作“襄垣”(公元前455年),这个以赵襄子之名为标签的城邑名,一直沿用到今天,即现在的“襄垣县”。

500

如果按照赵人的想法,他们一定是非常想向南渗透,全面控制长治盆地的。因为在太原盆地与赵国控制的河北平原之间,有这样一个盆地作为连接点的话,赵国东西两块国土就有希望无缝对接了。即使上党高地东、北部边缘的交通线上有魏赵两国的城邑,也逃脱不了被交换或者吞并的命运。

问题是赵国人的这种想法需要面对韩国人的反对,对于韩国人来说,长治盆地绝不仅仅是交通线上的中继站,而是他们在山西高原存在的重要标志。既然上党高地以外的盆地都被魏赵两国瓜分了,韩国人就更没有理由放弃上党高地腹地这几块算不上丰腴的盆地了。

应该说在大部分时期,韩国人在上党高地的这三个盆地,还是能够占据相当优势的。这种优势的取得,除了他们自身重视以外,与魏国人的暗中支持也有关。魏国人后来之所以要把自己在上党高地上的城邑“送”给韩国,除了希望取得轵关陉所对应的南阳之地的控制权外,亦是希望韩国人能够在上党高地上牵制赵国,甚至切断赵国的交通线(对于魏国来说,有轵关陉足矣)。这样的话,魏国在河北平原上,就有可能对赵国取得优势。所以说三晋之间的关系是错综复杂,合作与对抗同时存在,怎样才能处理好确实是需要反复斟酌的。

500

在公元前376年,魏、赵、韩三国将晋国公室最后的那点土地都分完时(基本上也就是翼城所在的那个反C型地区),韩国首先设立了属于自己的上党郡。而韩国人的这种作法,实际上是在向另外两国宣布自己在上党高地的野心。而韩国的上党郡,郡治就在那个赵襄子所筑的“襄垣”邑。也就是说,韩国人在那个时候,已经基本取得了对长治盆地的控制权。

而赵、魏两国在韩国之后,也分别成立了自己的“上党郡”。只不过魏国人的所谓“上党郡”,并不代表他们对上党有野心,那只是一个可以用来交换的筹码。至于赵国嘛,为了自己的“领土与主权”完整,他们注定要为上党高地(主要是长治盆地)流尽最后一滴血。

可以说魏、韩两国在上党高地的这种战略合作关系,让双方都有所收益。最起码韩国借此巩固了他们在上党高地的优势地位;而魏国则在战国前期对赵国取得了压倒性优势。魏国人甚至在公元前406年,向赵国借道攻灭了中山国。而赵国如果不能取得中山国所处的滹沱河流域,以及长治盆地的控制权,他们东西两块的国土,将面临着被全面分割的命运。

500

不过赵国在最危险的时候,也还是可以保有另一条交通线的。那就是当赵人出滏口到达清漳水时,不再继续向西穿越浊漳水进入长治盆地,而是沿清漳水干流河谷向北,在太行山主脉中穿行,然后再着清漳水的西源(很多河流上游都有两条主要源流,清漳水也是)向西北方向,切割长治盆地北部的山地,最终进入太原盆地北部,到达晋阳城。

如果你想控制这条路线的话,那么在清漳水(西源)自西向东进入太行山主脉之前,构筑一个城邑是最为可行的方案。当年晋国也的确在那里构筑了一个叫作“镣阳”的城邑,后来可能是这个“镣”字太偏了,汉朝以后又改名为“遼阳”“轑阳”等。隋朝以后就简化为“遼州”了,行政级别为县的时候就叫“遼县”(现在都是简化字,叫“辽县”)。这个名字一直用到1942年,那年有一个八路军的高级指挥员在日军的扫荡当中不幸牺牲,他的名字叫作“左权”。为了纪念这位抗日战争中,共产D方面所牺牲的最高级将领(八路军参谋长),辽县被改称为“左权县”。

500

其实从左权县成为八路军的根据地,我们就可以看出,这条穿行于山地之中的路线并不是主要的交通线。但当长治盆地为竞争者所控制的时候,它的战略价值就显示出来了。在战国时期,韩国人最早曾经短暂控制过“镣阳”邑。不过在大部分时候,赵国人都是“镣阳”邑的主人,并借此保有他们的这条生命线。

也许韩国人以长治盆地为基地,可以试图切断赵国的这条交通线。不过与赵国人相比,他们对于长治盆地北部的这些山地并没有什么地缘优势(大家都要走长距离的山路,才能到达“镣阳”邑)。再说韩国人的目标还是那些相对富庶的盆地,没有必要为了魏国人把事情做绝。因此直到大家真正的敌人“秦人”到来之后,赵国的这条生命线才最终被断。

鉴于无论是羊肠坂道,还是滏口陉,都必须通过上党高地才能进入太原盆地。而赵国在上党高地又没有绝对优势,因此赵国需要在上党高地以北,再控制新的东西通道才能保证自己的战略安全。这个时候,那个一直让赵国人视为“眼中钉”的中山国,就成为赵国最想灭掉的国家了。

中山国的存在之所以会让赵国耿耿于怀,除了这些戎狄占据了大片平原以外,更在于他们控制了两条穿行于太行山中的东西通道,它们分别是“井陉”和“飞狐陉”。而关于赵国与中山国的恩仇,以及这两条道路的具体结构,则是我们下节的分析方向。

-  END  -

免责声明

站务

  • 【投票】你想跟谁在风闻唠唠?

    各位用户老爷,过年好!2020已到,感谢大家在过去的一年对风闻的支持,未来,我们将继续与你们并肩同行。因为疫情的爆发,这个春节,格外“肃杀”。观察者网风闻始终与大家一起共度时艰。这个假期,风闻推出【过年唠唠】套餐,红人大V齐上阵,每天一位安排上,陪大家聊天吐槽,建言献策,舒筋活血,随时等你来撩~(已......
  • 全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实时更新

    (数据来自@丁香医生、@人民日报、各省市卫健委)截至 2020-01-29 13:25 全国数据统计确诊 6041 例   疑似 9239 例   死亡 132 例   治愈 110 例   传染源: 野生动物,可能为中华菊头蝠病毒: 新型冠状病毒 2019-nCoV传播途径: 经呼吸道飞沫传播,亦......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