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内外交困的法国,进退两难的马克龙

12月4日,北约伦敦峰会结束,美国和法国矛盾进一步加深,马克龙也不介意公开与美国的分歧,法国认为北约的最大敌人不是俄罗斯或中国,而是“恐怖主义”,特朗普却用恐怖分子吓唬法国,“ 你想要这些很不错的武装分子吗?我马上送给你……”

500

美国还要对价值24亿美元的法国产品加征关税,包括女士包包,化妆品,香槟,奶酪等。

理由是法国7月份通过的《开征数字服务税》法案,美国认为数字税主要“受害人”就是美国网络科技公司,如苹果,亚马逊,脸书,谷歌等,法国一年增加6亿美元收入是建立了美国的损失之上。

特朗普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说得更直接,美国针对24亿美元商品只是警告,如果法国不妥协,行动还在后面。

为什么数字税会让美国反应如此激烈?

如果不把法国打下去,意大利,西班牙,德国都会有样学样。

英国已经跳出来了,11月4日,英国首相约翰逊表态,英国将推进数字服务税立法,预计在2020年4月开始征收。

要不怎么说英国是搅S棍呢?这不是在帮法国缓解压力,反而是在激化美法矛盾。数字服务税最早就是英国提出来的,但法国立案速度比它快。

在外部压力还没解决的情况下,法国国内又乱了。

12月5日法国铁路公司(SNCF)工会牵头,巴黎大众运输公司(RATP)发出公告,号召全国举行无限期罢工。据法国总工会(CGT)消息,全国约有150万人参加了5日的反养老金年改示威活动,仅巴黎市就有25万人。

罢工造成法国公交系统基本瘫痪,愿意上班的民众,大多要靠自行车、踏板车、助动车,以及搭乘顺风车到达上班地点。

除了交通系统,法国的医疗系统、电力系统、教育部门、律师行业、警察协会也纷纷加入罢工行列,预计会持续到圣诞节。

500

革命老区的左翼喊出“要不马克思,要不完蛋!的口号,要求法国直接进入社会主义,“工农红军”又要回来了。

法国极右翼同时登场,他们认为一切不幸都是外国人造成的,最极端的认为是犹太金融势力吞噬了人民的财富,犹太人还故意大规模引进了异教徒和黑人。

500

大罢工之前,极右翼就已开始行动,12月3日,法国东北部一座犹太人墓园遭到了蓄意破坏,有107个墓碑被喷上了纳粹符号。

左右两极都在展现力量,不过,大罢工主体仍然是不左不右的逍遥派,他们更多是表达经济诉求,而不是政治诉求。

500

用玩具熊堵地铁口,也只有法国人想得出来。许多中国网友说看了,心情好多了。

毕竟,我们也不愿意看到巴黎乱成香港那个样子。不过,既然街头运动掀起,肯定不会是卖萌模式,暴力事件将会越来越多。

外部和内部问题汇集到一起,主要在经济,简单说就是法国政府没钱了,负担不起名列全球前三的社会高福利支出(至于更深层的政治问题--法国继续资本主义道路,还是转向社会主义道路?本文无法讨论,难道要“巴黎公社”再来一次?)

在经济不振,缺乏全球竞争优势情况下,法国要保持社会高福利支出,只有两个办法:

一,开源

二,节流

开源,政府的办法一般就是增加税种或提高税率,像“数字服务税”,就可以填充一下财政赤字。

但税一多,会导致法国企业外移避税,反过来又加剧经济疲态,所以,去年马克龙取消了“富人税”,导致社会矛盾激化。

节流,只能砍掉一些福利项目,但这些项目都有法律依据,比如难民待遇,移民保障等,而且还有欧盟的法律限制。去年动了一下燃油补贴,就成了黄马甲的导火索。

今年8月份,马克龙政府对最复杂的“养老和退休制度”提出改革方案,要将42项五花八门的制度合并,计划在2025年建立全民统一的退休制度。

真正目的就是缓解政府财政压力,在退休年龄和退休金发放比例上做文章。

从法国民意来看, 有76%法国人支持养老金改革,但64%人又不信任政府改革措施。要改,大家都支持,但无论怎么改,大家都反对。

1995年,希拉克面临过同样问题,死结也是养老金制度改革。

1995年11月24日,也是法国铁路公司(SNCF)工会率先罢工,比这次规模还要大,持续了三个多星期。

反正法国佬习惯了:春天恋爱,夏天度假,秋天罢工,冬天过节! 工作?一定会有努力的人,但自己要轻松自由的生活着,罢工不奇怪。

当时法国总理朱佩在11月15日宣布了养老金制度改革,理由是:政府已经入不敷出,债台高筑,到了山穷水尽地步,再不改革,养老保险制度将在二三十年内崩溃。

朱佩改革主要是针对公务员和国有企业员工(法国铁路)的养老,退休问题,但激起了全国反对。这次也是一样,影响最大的也是法国铁路交通部门(他们的退休年龄要比私企员工早10年),也引发了全国抗议。

为什么会这样?按理说,不在国企部门范围内的民众应当支持取消这种“特权”?

看朱佩的具体方案:

一,修宪,加强议会的监督权(政治操作)

二,政府与社保金库签证目标管理协议(向资本妥协)

三,扩大保险金征收范围(摊派社会压力)

四,一年之后,将社保赤字从640亿法郎压缩到170亿法郎(大幅削减社会福利支出)。

五,除最低收入者之外,所有人增加0.5%的新税。

因此,法国民众认为自己才是最终受伤的人,而第一个受到冲击的法国铁路工会一定会出来点火。

大罢工开始后,全国交通几乎瘫痪,工厂关门,商店停业,学校停课,连交通警察都拒绝上班,大巴黎堵车长度创下纪录--600公里。

12月4日,法郎出现贬值,法兰西银行宣布降低利率,支持政府改革。

12月5日,希拉克总统出面讲话,表示对朱佩的支持,呼吁全国人民以大局为重,要为子孙后代做出牺牲,行业工会不要再火上烧油……

啥?牺牲?去你的吧,示威者最不爱听这话,继续罢工……

法国民众对《马斯特里赫特条约》(欧盟条约)越来越不满,再发展下去,势必影响法国的“欧洲一体化”长远计划。

12月10日起,法国政府各部长与各工会领导人举行“圆桌会议”,以妥协换稳定。

12月17日,法国陆续复工,大罢工结束。

朱佩改革方案受到沉重打击,但希拉克避免一场政治危机,1997年5月,希拉克接受朱佩辞职,很快朱佩在政坛又东山再起。

2015年,法国中右翼曾设想过朱佩当总统,马克龙当总理的计划,由于朱佩不参选,转而支持马克龙。马克龙当选后,任命朱佩的心腹菲利普出任法国总理。

也就是说,法国政府这次养老保险制度改革,有朱佩1995年未竞事业的影子,结局同样是全国大罢工。

马克龙面临着跟希拉克一样的进退两难局面,他也绝不会允许火烧到了自己身上,让罢工演变成一场真正的政治危机,如果事态恶化,估计会让菲利普背锅。

《纽约时报》则把矛头对准了马克龙,质疑法国由上至下的管理模式。

法国的问题其实也是西欧普遍存在的问题,当制造业等竞争优势失去后,它们令人羡慕的高福利政策如何持续?

金融集团,资本集团不可能为缩小社会贫富差距以及拯救失业率买单,马克龙政府也好,默克尔政府也罢,对他们来说只是合作伙伴,而不是管理者。

法国幸运的是,警察执法时,不会受到西方媒体的舆论围剿。香港一些曱甴网媒( 高登讨论区 HKGolden)一见闹事就像苍蝇见了大便一样兴奋,跑到巴黎观摩民主盛况。

两只曱甴被巴黎警方的“突围弹”炸伤手脚;另一只被喷胡椒后,再被警察踢伤。还有一只逃跑时扭了脚,一只受不了巴黎寒冬得了感冒……

在曱甴眼中,这些都是法国黑警的罪行,废青们留言: “强烈谴责法国警察”、“好可怜,去法国都要被黑警打”……

这些智障可能不知道,它们如果是在美国跟警察对抗,分分钟会变成“烈士”。

最喜欢指责香港警察的“香港记者协会”却在装死,今天梁振英都在质问它们:为什么记协不谴责法国警方?为什么不去法国驻港总领事金丹之术抗议?

装死,继续装死,面对洋大人,香港妓协怎么敢顶嘴?

看看委内瑞拉,玻利维亚,以及香港街头,就知道法国现在的大罢工真是日常操作,算是提早过圣诞好了。

500

美国国会也不会通过所谓的《法国人权和民主法案》,美国对法国采取的是另外一种手段。

法国,就像一位病人,需要打针,但谁也不想让针从自己屁股扎下去,只能一代接一代地拖下去。

要不要试试中药?

免责声明

站务

  • 全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实时更新

    (数据来自@丁香医生、@央视新闻)截止到2020年1月22日22时30分,全国 确诊 543 例,疑似 137 例,治愈 25 例,死亡 17 例。传染源: 尚不明确;病毒:新型冠状病毒 2019-nCoV病毒: 新型冠状病毒 2019-nCoV传播途径: 未完全掌握,存在人传人、医务人员感染、一定......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