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新型冠状病毒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

张杰入职上海大学电影学院,又是一起特权事件?

本文原创,转载联系。

12月4日下午,校园博主@上海大学微博协会 爆料称,知名歌手张杰正式入职上海大学电影学院,成为一名大学老师。

此事迅速引起热议,并登上热搜榜。

500

上海大学微博协会的微博截图

不过,期间出现很多质疑的声音:

张杰一个歌手到电影学院能够做什么?这样的跨界会不会是又一个翟天临,或者是江疏影呢?

500

自媒体报道截图

仅从目前各方透露出来的消息来看,张杰入职一事或许并不如外界所猜想的“严肃正式”。

据了解,消息传出后,网友们第一时间到上海大学电影学院的官网上确认了此事。

而上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也曾于11月27日在其官网上发布一则上海大学拟聘人员的公示,张杰的名字赫然出现在上面。

500

上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官网截图

据澎湃新闻报道,记者从上海大学方面证实了张杰入职电影学院一事,但是其具体授课的形式和内容,校方暂未透露。

相关的签约仪式,当天下午在上海大学宝山校区举行。

在张杰加盟后,上海大学将建立“张杰国际音乐工作室”,开设音乐舞台表演等相关课程。同时他还将代表学校开展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传播优秀中国文化、提升上海城市形象的社会公益活动。

500

可以看得出来,媒体对于张杰入职上海大学电影学院的报道还是非常持平的。

与此同时,张杰的一些粉丝就义正辞严地反驳质疑声音称:

首先,张杰入职是以特聘的方式进行,不同于一般的社会招聘,前者会对录取条件适当放宽。

其次,电影学院中也有很多与音乐相关的课程,例如声乐课、乐理课、音乐鉴赏等,这意味着歌手入职电影学院并非没有可能,歌手在电影学院中同样是有用武之地的。

500

需要指出的是,张杰的入职是否属于特聘,目前还有待证实。

在知乎论坛上,同样有很多网友关注着如何看待张杰入职上海大学电影学院一事。

500

知乎论坛的相关网页截图

有网友回答说:

上海大学本次招聘拟录用教师、实验技术岗位人员合计40人。张杰只是其中的一员,名单上还有很多闪亮的名字,不乏是某一领域的佼佼者。“我们社会的焦点只会聚焦到娱乐上,而没有关注学术,这实际上也是对娱乐和学术的有色眼镜。”

查询《上海大学专业技术职务聘任实施细则》,第九条详细列明了教师职务的具体任职条件。这一条下的第五点规定,1962年12月31日以后出生的艺术类、体育类等专业的教师,应具备硕士及以上学位,业绩特别突出的教师可适当放宽学位要求。

500

按照这个规定,如果校方认定张杰属于业绩突出的话,那么他的入职没有任何问题,并且也经过了当地教育部门的审核予以通过。但是反对的网友一再强调,规定设置上具有可操作性,很难不让人怀疑招聘过程中是否存在自由心证的问题。

如果接下来要展开讨论张杰的音乐成绩的话,那么这场论战恐怕就无休无止了。

网友在查证的过程中,还发现上海大学的美术学院目前正在招聘,级别是教授,但是却对于学历学位完全无要求↓↓

500

我们同样看到,有一些反对的网友态度极为激进,甚至借此来抨击我们国家的教育体制。

比如说,知名博主@丁太昇 当天的一则微博,其措辞就非常的辛辣。

500

​是否需要将这件事情上升到教育体制的高度,笔者是持保留态度的。而且他微博中的一些话语看起来也像是要一杆子打翻一船人,比如说“虽然张杰读过大学,但在目力所及,张杰恐怕是国内最没文化的歌手之一”。

这样的话语说出来,气氛就很容易变得尴尬。

500

当然,从这则微博中,我们大致可以归纳出:现在网络上很多声音对于张杰入职上海大学电影学院一事提出质疑,源于内心里认为上海大学想要成为网红学校、会把课堂变为追星场所、张杰本人的资质不够(是否使用特权)等等。

对于这三点,上文简单地谈及了张杰被聘用的可能情况,但完全打消反对者的疑虑确实很难做到。

有个网友说得挺好的,过去发生的一些与教育相关的社会事件中,很多网友都赞成,教学与科研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而到了张杰这件事情上,很多人却摒弃了“达者为师”的观点,锱铢必较在张杰的学历上,甚至出现了很多的主观臆断。

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一遛就知道了。如果张杰没有达到外界的预期,再来批判或许也不迟。

(完)

免责声明

站务

  • 【投票】你想跟谁在风闻唠唠?

    各位用户老爷,过年好!2020已到,感谢大家在过去的一年对风闻的支持,未来,我们将继续与你们并肩同行。因为疫情的爆发,这个春节,格外“肃杀”。观察者网风闻始终与大家一起共度时艰。这个假期,风闻推出【过年唠唠】套餐,红人大V齐上阵,每天一位安排上,陪大家聊天吐槽,建言献策,舒筋活血,随时等你来撩~(已......
  • 全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实时更新

    (数据来自@丁香医生、@人民日报、各省市卫健委)截止到北京时间2020年1月26日16:49 ,确诊 2033 例 疑似 2684 例 治愈 49 例 死亡 56 例。传染源: 野生动物,可能中华菊头蝠病毒: 新型冠状病毒 2019-nCoV传播途径: 未完全掌握,存在人传人、医务人员感染、一定范围......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