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美国服务贸易顺差创16年最大年度降幅

21世纪经济报道 2019-12-4 

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美国已经从一个工业超级大国转变为全球服务经济无可争议的冠军。从2003年到2015年,美国在医疗、高等教育、版税和支付等服务领域的贸易顺差增长了近6倍,达到2633亿美元。

然而,这一增长现在陷入停滞。2019年前9个月,美国服务出口几乎没有增长,而进口增长了5.5%。截至9月底,服务业顺差为1785亿美元,同比下降10%,创2003年以来最大年度降幅。

服务出口的疲软可能反映了一些周期性的原因,比如强势美元或外国经济放缓。不过,业内人士表示,很难将贸易顺差的下降完全归咎于这些因素。他们指出其他因素影响更大,部分是政治因素,另一部分则是结构性因素——在鼓励美国消费者和企业购买更多外国服务的同时,也对出口造成了影响。

这种趋势是继续还是逆转将取决于多个因素。虽然贸易顺差或逆差在本质上没有优劣之分,但它们反映了一个国家在全球经济中的比较优势。美国在学术、科技、金融和咨询领域的实力为美国人创造了数百万个高技能的就业岗位,并有效地抵消了智能手机、汽车和葡萄酒等商品的进口额。Capital Economics经济学家Michael Pearce表示,“这触及了美国真正擅长的核心领域。美国在这些领域都处于世界领先地位,这也是推动经济中更基本的供给侧增长的因素。”

500哈佛怀德纳图书馆

高等教育、医疗下滑明显

拥有众多高等学府、友好的签证政策曾令美国成为全球最热门的留学目的地之一。2009年金融危机以后,为了缓解财政危机,美国各大高校纷纷扩大国际学生的招生数量。以Western Kentucky University (WKU)为例,该校的国际学生人数一度超过1500人,比金融危机之前翻了一倍还多。每个国际学生支付的学费最高可达4万美元,因此国际学生数量越多,该校的收入越高。尽管肯塔基州州政府对学校的拨款出现下降,但该校的学费收入仍能支持建造新宿舍、重塑姐妹会、兄弟会等学生组织,并进行其他升级。

不过,该校的招生情况今非昔比。WKU负责全球学习和国际事务的副教务长John Sunnygard表示,“一直以来都呈现增长的趋势,我们从不知道国际学生人数有下滑的迹象。我们开始看到这样的趋势,但我们有点不敢相信。”

分析认为,两个原因决定了这一趋势。第一,强美元增加了留学生在美国的生活成本,使美国的竞争力下降。第二,屡屡发生的枪击案令留学生对美国大学校园安全存疑。据美国Gun Violence Archive统计,截至今年11月中旬,美国已经发生了366起大规摸的枪击事件。当枪击案发生时,外国媒体更会大力报导渲染,使得许多人对于赴美留学一事抱持更多安全疑虑。根据世界教育服务社8月对美国2000名留学生的调查结果显示,约40%的人担心在留学期间遭受枪支暴力。

赴美就医的人数也在减少。健康领域的专家表示,随着许多在美国医学院接受过培训的外国医生学成归国,且在治疗癌症和心脏病方面做得越来越出色,其他国家的公民将没有那么多理由选择去美国治疗。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到海外求医,以避免在美国的求医成本不断上升。28岁的Cale Green在一次骑车事故中锁骨骨折。由于他没有医疗保险,因此手术费用颇高。据Green介绍,整形外科费用为3800美元,麻醉师费用最高将达6000美元,当地医院开出的基本药价及手术室使用费用为2.8万美元,最后的总费用将在5万到6万美元之间。这对于普通的美国人来说,无疑是天价。最终,Green选择去墨西哥接受治疗和康复,因为那边的总费用仅为5800美元。

Green不是个例。据统计,从1999年到2018年,美国人在医疗旅游上的支出上涨1761%。

国际贸易摩擦影响显著

一直以来,美国最大的出口不是汽车或大豆,而是旅游服务,即外国游客在食品、住宿等方面的支出。据统计,今年前9个月,美国旅游服务出口下降至1605亿美元,降幅为0.6%。

业内人士指出,贸易战似乎正在对美国造成损失。美国移民官员加强了对中国学生、游客甚至到美国医院就诊的病人签证申请的审查,而中国政府也建议本国公民重新考虑赴美旅游或学习计划。

美国旅游协会的数据显示,在经历过数年的两位数增长后,中国赴美游客在2018年出现了2003年以来的首次减少,下降了5.7%至299万人次。

英国牛津经济研究院旗下研究公司预计,2018年至2020年期间,受中国赴美游客数量减少影响,美国旅游业收入损失将达到110亿美元。

华盛顿旅游局负责人埃利奥特·弗格森表示,“白宫发出的一些言论,打击了包括中国在内的外国游客来华盛顿的热情。”

交通服务的出口也在下降。今年9月,美国联邦快递(Fedex)宣布其收入和利润双双下滑,并透露由于贸易紧张局势加剧和全球经济放缓,该公司计划让数十架货机退役或停产。

该公司首席财务官Alan Graf在电话会议上表示,“国际贸易政策和关系的不利变化可能会导致我们的业务进一步疲软。”

有分析认为,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贸易谈判中比较看重制造业及农产品,忽视了服务业领域,导致服务贸易出现下滑。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