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伊拉克总理被闹事者逼着辞了职,他们会怀念萨达姆时代吗?

早在今年的10月初,伊拉克人就开始在街上闹了,到现在已经整整闹了两个月,他们占着街道喊口号,烧车烧轮胎烧房子。为了赶他们回家上班儿,伊拉克各地的军警采取了强制措施,两个月下来将近400人死亡,超过8000人受伤,这种强制措施换来了更严重的反抗。

反抗到11月29号,伊拉克总理迈赫迪终于扛不住了,不仅街上的人喊他下台,宗教领袖也给了他这方面的建议,再不下台面子上实在挂不住,迈赫迪无奈地向议会提交了辞职报告。迈赫迪是2018年的10月在各方妥协下做的总理,一年后的10月份伊拉克人逼着他下台,喊出的理由是日子过得很难,总理身边那帮人工作做得太差。

可是一把手被赶下台,并不能解决他们的问题:失业的依然找不到工作,养不起家的依然被老婆骂。伊拉克的政治舞台非常热闹,有200多个政党在台上一起表演,还有宗教势力也参与其中,各地的民兵组织还不能被忽略。迈赫迪的下台并不会让街上那些人回去上班,他们还想观摩甚至是参与另一场舞台剧:争夺总理位置。

500

(刚刚辞职的伊拉克前总理迈赫迪)

 

现在的伊拉克就跟以色列一样,属于议会制政体,哪个组织在议会里的地盘大,谁就派人做总理。超过200多个政党都想挤进议会,为了提高获胜的概率,理念相似的组织就手拉手形成了联盟,可是不管最后谁的人做了总理,总是有人不乐意,他们会带着自己的支持者一起反对,这很让人痛苦。

伊拉克隔壁的土耳其原来也是玩总理制,玩得其实还不错,但是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2017年给改成了总统制。总统制讲究执政团队的纯净,议会制下原来有人可以混个部长做一做的,现在只能当个在野党,而且一等就是好几年,所以总统制很容易被反对派攻击。埃尔多安改完政体已经两年多了,他依然在为打压反对者而忙碌着。

议会制意味着会有多个党派一起执政,所以权力很容易被制衡和分散,好处是很难出现一家独大好处全占的情况,但是坏处也很明显,谁想做点什么大事儿的话,总有众口难调的阻力。

埃尔多安曾经吃了不少议会制的亏,当他后来有了让土耳其做“中东一哥”这个梦想的时候,就觉得只有把权力集中到他和正发党的手上,才能减少内耗提高效率,用上全部的热情和资源,做一点载入史册的事情。

500

(已故的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

 

曾经的伊拉克总统萨达姆也有过“中东一哥”的梦想,而且在他看来伊拉克很适合做中东的领导者,因为伊拉克有非常悠久的历史,国家有种与生俱来的荣誉感;另一方面伊拉克还位于中东这个是非之地的最中间,天生自带领导气质,为了这个梦想萨达姆确实很拼。

萨达姆那时候一直玩总统制,只要他想办法让复兴社会党一直是执政党,那么他就一直是伊拉克的总统,这样他就可以动用一切资源,做一些成为“中东一哥”该做的事儿。后来他确实做了,做的也是轰轰烈烈,但是最后失败了,败得相当狼狈。

从2006年11月5号被判处死刑,到12月30号行刑者把绳子套在脖子上,萨达姆度过了煎熬的两个月。在那两个月里,他或许总结过自己过去25年的工作,有些事儿他做的太着急了,他就像个为了上市不惜一切代价的企业主一样,不但上市不成,自己人生也走到了尽头。

给伊拉克当一把手非常有难度,因为不同的势力都想做领导,也都想分石油。假如伊拉克人的公民意识成熟,政客们也都有政治理想和长治久安的理念,那么把权力分给他们,国家依然是进步的,只是速度可能会慢一点儿。

500

(萨达姆在法庭上替自己辩护)

 

但是伊拉克人不是欧洲人,那些觊觎权力的人也各怀鬼胎,用了议会内阁制管理国家,效率低也不出成果。这种时候如果有个强人出面掌控大局就挺合适的,可以避免政坛的严重内耗做点成绩出来,当年萨达姆就是这样一个人,他团结了拥护自己的人,收买了中间派,并强势打击反对者,虽然吃相难看但是局面还算稳定。

掌握了大部分石油收入后,萨达姆就有钱扩充军备,也有钱收拾政敌,还能顺便搞点基建或者发点福利。在萨达姆治理下的某些年份里,伊拉克的大环境比较稳定,民众的日子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这是中东地区强人政治的好处。

然而萨达姆太急于实现自己的大梦想,有些事儿就做得太不好看了,比如在竞选的时候,有实力的候选人总是他一个,怎么选最后他都是总统,而且做了总统以后,他不允许任何反对者说他的坏话。他这种霸道的心态和表现,很容易失去民众的真心。

但是失去民心并不意味着萨达姆会倒霉,多数普通人忙于自己的小日子没空关心总统府的政策,也或者他们有自知之明,非常清楚自己这辈子的位置,只要日子过得去,那就不会冒险跟萨达姆闹。

500

(被破坏后拖行的萨达姆铜像)

 

然而后来萨达姆做的太过火了,在他手上先后发生了两伊战争,科威特战争,以及海湾战争。战争本身就极其劳民伤财,萨达姆还给自己国家争取到了封锁和制裁,这普通人的日子就彻底没法过了,萨达姆本人的处境也越来越危险。

在2003年小布什决定对萨达姆动手之前,伊拉克各地都在开誓师大会,民众发誓要不惜生命代价保护萨达姆。然而当美军进入伊拉克后,誓师大会上的拥护者们却丢盔弃甲不知去向,可见他们的誓言来自恐惧和被迫。一旦把民心丢的干干净净,萨达姆的失败就是一个必然结果,美国的入侵只是让失败提前到来了而已。

不到一个月美国就占领了巴格达,又用了7个月活捉了萨达姆,最后花了三年把他送上了绞刑架。当萨达姆的时代变成历史,那些曾经被拉拢、收买、打压的政治势力纷纷揭竿而起,石油都想分一点儿,政府的职位也想争取两三个。伊拉克的这个情况,美国模式注定是行不通的。

美国政坛是成熟的两党制,每隔四年共和党和民主党都会准时争夺总统位置,虽然每次也有其它党派选送候选人,但是它们的出现只能证明美国的选举法不歧视弱小,它们对两党毫无威胁。总统最后总是从两个大党里出来,赢的一方搬进白宫,败的一方体面地祝福对手并准备4年后再战。失败者为什么不鼓动支持者上街胡闹呢?因为成熟的民众很难被忽悠,而且还有独立的法律和自由的媒体盯着他们。

500

(伊拉克抗议者举着宗教领袖的画像)

 

伊拉克就完全不是这样了,长老、宗教领袖、政治人物都可以呼吁民众上街,他们都想分石油或者要总理府的位置,不管怎么分总有人满意有人满意,而且那地方也不流行用法律和舆论来约束政客。这美国模式不管用,伊拉克人只能用以色列那种模式,让所有人一起竞争议会的席位,谁拿下的位置多谁就做老大。

这参与者多了,就注定很难有人出头,在伊拉克没有哪个组织可以一次拿下议会半数席位,通常是成绩最好的那个联合其它人一起执政,于是权力就被分成了碎片,分到了不同的组织者手上,这样第二个萨达姆再也不会出现了,这是伊拉克人曾经的梦想。

可是权力被分散的坏处也很明显,一帮理念不一致但是都喜欢权力的人走到一起,结果是谁也说不动谁,各自低效而腐败地做自己的工作,为了防止某一方出头,好的政策也很难被大家通过。结果是民众看到政客们一直在忙,却感受不到他们带来的好处。

有萨达姆的日子心理压力很大,没萨达姆的日子生活压力很大,心理压力大了还能忍一忍,但是日子过不下去那就没法忍了,所以要上街闹。

500

(伊拉克警方用水车驱散街头的抗议者)

 

用上街闹事来表达一下不满情绪是可以的,给伊拉克政府提个醒也管用,但是对解决实际困难却没什么帮助,把现成的那个国家机器和秩序破坏掉,只会让自己的生活压力更大。虽然伊拉克总理辞了职,但是腐败的官员依然在腐败,欠缺的公共服务还是不到位,没饭吃的依然揭不开锅,街上那些人不会立即回家上班。

散步者们或许在等待一次公投,大家在寒风中满怀期待排队,用手中的一纸选票整出一个全新的政府,并寄希望于它。可是参与选举的永远是那帮人,是那200多个政党和宗教势力,他们的利益诉求不变,他们的做事方式不变,最终又能带来多大的改变呢?

现在的伊拉克需要的是高效快速的改变,民众没有耐心等着议会来来回回地争吵和磨蹭。内阁和议会需要用各种方式团结各方力量,集中优势资源去解决经济问题,让好的经济数据掩盖眼前的矛盾,争取到足够的时间再解决矛盾,以及摸索欧美那种玩法。

以前强人萨达姆就打算这么做,他团结了主要力量,也集中了优势资源,但是却急于求成把经济给搞坏了。萨达姆一旦失败,他的强权政治就连同他自己被一起带进了棺材里,伊拉克人不会再接受一个强人,因为他们被告知那是历史的倒退。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