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新型冠状病毒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

产油大户却被油价拖累,被美国围剿是伊朗最大的不幸

伊朗总统鲁哈尼至少有一个礼拜没好好睡一觉了,因为过去的一周全国各地都很不安宁,那种不安宁是由人群、浓烟和暴力组成的,据说已经闹出了一百多条人命。在最新的讲话里,鲁哈尼说这一切不安宁都是美国和敌对势力想加害我们,好在伊朗人民已经挫败了敌人的阴谋。

如果说鲁哈尼是伊朗的大管家,那么最高宗教领袖哈梅内伊就是伊朗的大家长,这位大家长的最新讲话也表达了同样的意思,除了把国内的动荡甩锅给美国和敌对分子外,他还提到美国对伊朗发动的经济战争,说指望美国人发慈悲是不可能的,我们得靠自己化解制裁,也要靠自己转型经济,降低对石油的依赖。

为了处理这种热火朝天的不安宁,上个礼拜天伊朗政府关闭了互联网。自从网络被掐断以后,这几天关于伊朗人民上街散步的消息确实少了很多,能看到的几乎都来自伊朗的官方媒体,至少我们这儿是这样的。伊朗方面说局面已经被控制,而且鲁哈尼和哈梅内伊两位大佬也发表了口号式的讲话,以甩锅的方式安抚群众的情绪。

在这种特殊的时刻,口号式的讲话其实很管用,街上聚集的人群并没有耐心听长篇大论,他们一直处在激动和亢奋的状态,就喜欢喊口号,也喜欢听口号。两位大佬言简意赅地说是美国和敌对分子在作乱,并喊上几句打倒美帝国主义,效果会立竿见影。伊朗人散步烧车是美国在捣鬼,经济不好也是美国一手造成,这到底有没有冤枉人家呢?仔细想一想,冤枉是有一点儿,但也不是很严重。

500

(伊朗街头的汽车)

 

2018年的5月份特朗普撕毁了伊朗核协议,然后以美国强大的实力禁止所有人跟伊朗做生意,把伊朗困了一年多。卖不出油伊朗政府账上的外汇就越来越少了,伊朗的货币里亚尔就越来越贬值,商品短缺和物价上涨的局面也一天天地加重。

有些东西伊朗必须得花钱从外面买,因为自己搞不定,比如汽油。作为全球著名的产油大户,进口汽油确实有点儿让人意外,但这个是事实。伊朗的炼油能力并不强,产量不高油品质量也不好,根本满足不了自己人的旺盛需求,每年大概有接近4成燃油是需要进口的。

虽然汽油来之不易,但是伊朗的油价过去却非常低,折算成人民币也就是五六毛一升,这个远远低于成本价,亏损的部分由政府掏钱。作为一个产油大国,让自家国民用上便宜的让别人嫉妒的汽油,这是产油国特有的社会福利,是石油属于全体国民的直接表现,也能体现最高宗教领袖对人民的关怀。

油实在太便宜了,以至于伊朗人几乎家家有车。当然以伊朗的经济条件,多数人开的也不是什么好车,以中低端为主,混合着大量的报废车和二手车。这些车普遍耗油严重,不够油价比白菜还低,所以就任性地烧。上个礼拜五伊朗政府让油价涨了一半,虽然在我们看来依然便宜的令人发指,但是普通伊朗人的负担可就增加了不小,因为他们每天的用油量很高。

500

(因为油价上涨爆发的抗议)

 

伊朗的低油价也催生了一些走私集团,他们疏通各种关系,把国内的油弄到邻国伊拉克或者巴基斯坦转手一卖,就有10倍的利润可以分。伊朗政府为了这项令外人羡慕的福利每年补贴一百多亿美元,但是却没有大力宣传节约用油的精神,也没有抓好汽车报废和节能标准的制定,结果是一个产油大国却因为烧油问题让自己不堪重负。

油价涨了几毛钱,这交通运输费就涨了,那么所有靠车辆运输的日用品也得涨价。原本物价就因为经济形势一直在涨,现在政府又人为地制造了一波上涨行情,伊朗人就有意见了:有钱给胡塞武装买子弹就没钱给我们补贴汽油吗?越想越气,于是大家一起上街骂鲁哈尼虚伪,骂养尊处优的宗教阶层是白眼狼。

前两天情况最严重的时候,伊朗全国有130多个城市都在闹,局势确实很危险。鲁哈尼说这一切是美国人的阴谋,多少有点冤枉美国人,但是美国人自己也不干净。因为就在伊朗人民如火如荼地上街散步的时候,美国的政客们纷纷在推特上向伊朗人民发去了贺电,说一些鼓励的话,类似“今夜我和伊朗人同在”之类的。

焦头烂额的鲁哈尼当然不能让伊朗人看到这些东西,也不能让他们彼此串通,所以要关闭网络,然后封锁各大街道,用武力来恢复城市的秩序。既然美国的政客们发表了那样的观点,那被鲁哈尼扣上“敌对势力企图害人”的帽子也就不那么冤枉了。无论是白宫的官员还是各州的议员,他们也知道把伊朗搞乱的下场是凶多吉少,可是为什么总是喜欢以自由民主为幌子,做一点落井下石的事儿呢?

其实他们也是迫不得已!

500

(纪念伊朗伊斯兰革命40周年)

 

自打1979年伊斯兰革命胜利以后,伊朗和美国就一直处在断交的状态,美国政府这40年来也不遗余力地把伊朗说的很差劲,说它威胁美国的安全,动不动就来点威胁和制裁。这样的努力没有白费,伊朗政府在普通美国人心中的形象一点儿也不好,巴不得它早点倒闭。所以每当伊朗出现了抗议活动,美国民众自然就站在伊朗人那边,反对伊朗那个神权政府。

既然民意是这样的,那么上到美国总统,下到各州的议员,尤其是总统候选人,就不得不第一时间说一点顺应民意的话,类似“我与伊朗人民同在”或者“今夜我是伊朗人”之类的。说了不一定有好处,但是不说却可能有坏处,比如某一天被政治对手在镜头前来个灵魂拷问,那就很被动了。政客们虽然有说任何话的权利,但是却失去了保持沉默的权力,政治被民意给挟持了,但是普通的美国人却不一定是理性的。

不要因为美国更发达和更先进,就以为普通美国人的认识比我们深刻,抱有这样想法的同学也是不理性的。伊朗99%的人口信仰伊斯兰教,这种堪比黄金纯度的比例就很难阻止宗教对政治的影响,因为执政者没有胆量把宗教阶层扔在一边自己玩。所以政教分离在中东地区几乎不可能实现,就连最世俗的土耳其,政治宗教化的迹象也一天比一天明显。

美国批评宗教阶层变成了伊朗的统治者,其实也需要回顾历史并自我反省一下。在伊斯兰革命爆发以前,伊朗政权在巴列维王室手里,那时候巴列维王室和美国的关系很好,超过了现在的沙特和美国,那时候伊朗人的衣着打扮和西方人几乎一个样。但这只是表面现象,也是伊朗上层阶级的生活,自由化经济造成了严重的贫富分化和社会矛盾,巴列维王朝和美国手拉手只顾着自己爽,却不重视这些社会矛盾,就给了宗教阶层翻身的机会。

500

(伊朗宗教领袖哈梅内伊)

 

当贫富分化很严重并且穷人占多数的时候,社会整体的期待是通过一场革命推翻这一切,大家回到起跑线重新开始。这个是伊斯兰革命爆发的民意基础,而这个基础被霍梅尼和他的幕僚们很好地掌握和利用了。作为一个全民信教的国家,宗教阶层在合适的时候振臂一挥,那玩意儿谁也挡不住啊。

伊斯兰革命成功后,宗教领袖盘腿坐在了权力的巅峰,他掌握着军队,任命国家核心机构的负责人,还让自己最信赖的人组成各种委员会,给国家机关指导工作,甚至筛选总统候选人。虽然伊朗有总统和各部门部长组成的行政机构,但他们只是政策的执行者,真正的政策来自宗教领袖和他身边那一帮教士阶层。

因为宗教阶层变成了实际统治者,所以江湖人称伊朗为“神棍国家”,这是一个带有鄙视和贬义的说法。伊朗宗教阶层肩上的担子可不轻,他们的目的不是为了让自己长期过上养尊处优的日子,他们要确保长久的存在,要振兴整个中东的什叶派。有了这样的重任,宗教阶层注定做不了纯粹的剥削者,他们必须把伊朗打造成一个强国,这是他们一切星辰大海的后盾。

500

(伊朗总统鲁哈尼和教士专家团)

 

统治阶层有了向好的冲动,并且政府还很有控制力,那么国家也会朝着好的方向发展,这是伊朗比中东其它国家强的地方。虽然哈梅内伊也打发人制定了各种宗教禁忌,但是实际上抓的并不严格,比如伊朗的妇女行动自由,社会对西方音乐和饮食也不排斥,对于外资进去办厂更是拍手欢迎。

假如没有美国捣乱,伊朗或许真的能成事儿。但是如果伊朗真的繁荣昌盛了,那伊朗模式说不定会在中东广受欢迎,最后中东的半壁江山围着伊朗转,出现一个以伊朗为核心的宗教联盟,那时候沙特就没心情像现在这样跟美国合作了,以色列的处境也会比现在更加艰难,这是美国不允许出现的结果。

在这样的年份被美国人盯上,是伊朗最大的不幸,这种不幸让统治阶层和普通民众都过得很艰难。除了伊朗自己以外别人还帮不上忙,就连普京这种跟美国对着干了几十年的人,最多确保伊朗不被入侵或颠覆,就像他帮助叙利亚那样,但是在经济层面他做不了什么,所有的危机还得靠哈梅内伊那伙人解决。

免责声明

站务

  • 【投票】你想跟谁在风闻唠唠?

    各位用户老爷,过年好!2020已到,感谢大家在过去的一年对风闻的支持,未来,我们将继续与你们并肩同行。因为疫情的爆发,这个春节,格外“肃杀”。观察者网风闻始终与大家一起共度时艰。这个假期,风闻推出【过年唠唠】套餐,红人大V齐上阵,每天一位安排上,陪大家聊天吐槽,建言献策,舒筋活血,随时等你来撩~(已......
  • 全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实时更新

    (数据来自@丁香医生、@人民日报、各省市卫健委)截止到北京时间2020年1月26日16:49 ,确诊 2033 例 疑似 2684 例 治愈 49 例 死亡 56 例。传染源: 野生动物,可能中华菊头蝠病毒: 新型冠状病毒 2019-nCoV传播途径: 未完全掌握,存在人传人、医务人员感染、一定范围......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