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煤气爆燃,火光冲天!里面走出一个佝偻的警察……

导语

长安君(ID:changan-j):“真的是太惨了,眼球都被烧红了,我想扶他一把都不知道扶哪里。”

民警林剑从火海中出来时,全身裸露的皮肤大面积被烧伤,空气中散发着油脂烤熟的味道,同事回忆起这一幕,泪光闪烁,声音颤抖。

纵火者是一名想要轻生的人。当爆燃的煤气发出骇人的火光,任谁的第一反应都是退缩。但林剑当时脑海中想到:“煤气罐还在,可能会引起二次爆炸,周围都是群众,而我是一名警察。”这个一闪而过的念头,他,选择冲进更深的火海。

危难面前,公安干警职责所系,朝着殊死的危险逆行而上。平静之后,他佝偻着身子、衣衫褴褛,却比任何时候,都更像一名警察——

一片狼藉的火灾现场门口,一个男人佝偻着身子。

他的头发、眉毛全部被烧光,面部一片漆黑。双臂双腿和腹部皮肤大片烧焦,赤裸的身体挂着警服碎片,只有一条皮带支撑着短裤。

这个男人叫林剑,是浙江舟山定海岑港派出所所长,今年40岁。

9月18日,他在处置一起自杀警情中,奋不顾身冲进煤气味弥漫的厨房,在女子点燃打火机、现场爆燃的情况下,一把拉住她父亲,冲出火海。

“让她先走,她伤得比我更重。”半小时后,救护车赶到,这个疼得全身直哆嗦的男人拒绝了先上救护车,而是让给了自杀女子。

500

他奋不顾身冲了进去

18日下午3点,当接到值班民警的警情报告时,林剑正在街道开会。

29岁的张某因家庭纠纷,与前夫王某产生矛盾。9月18日下午,她从岑港司前街的父母处赶到了王某家,先在王家的二楼剪衣服、砸东西。两家人多次劝阻无效,最后,她进入厨房,锁上厨房门,割断煤气瓶皮管,打开气阀,扬言要自杀。

人命关天!因为会场所在位置离现场更近,林剑马上向街道领导汇报警情,拉上来参加会议的村书记火速赶往现场。

500

林剑赶到事发地后,张某在厨房内待了至少半个小时,情绪有所失控。随着厨房煤气味越来越浓,她越来越激动。

“冲了!”明知道自己面临生命危险,林剑毫不犹豫冲进了厨房。

就在他伸手靠近煤气瓶准备关阀之际,失去理智的张某点燃了手中的打火机。“砰”,现场爆燃,成为一片火海。

全身猛烈燃烧起来的林剑,强忍着剧痛,一把将一同进屋劝阻的张某父亲拉出了火海。

500

空气中弥漫着

油脂烤熟的味道

“阿勇。”一个声音叫住了赶到现场的岑港派出所副所长王洪勇。

看到屋前这个佝偻着身体,全身被烧得只剩下一条短裤的男人。本想去火海寻找自己兄弟的王洪勇愣了一下。

走进仔细辨认。“竟然是林剑!那个平时把身子挺得笔直的人,现在却这样佝偻着身体。”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油脂烤熟的味道。林剑面部一片乌黑,头发被烧得紧贴着头皮,眉毛看不到了,短袖警服卷缩到胸口以上,警裤已被烧成碎片,只剩下一条短裤,双臂双腿和腹部皮肤大面积烧焦,浑身冒烟,伤口处渗着油脂。

500

“真的是太惨了,眼球都被烧红了,我想扶他一把都不知道扶哪里。”王洪勇回忆起当时的场景,眼眶泛红。

“你快到里面和周围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其他人受伤。”林剑双垂手臂、佝偻着身躯,缓步移动着布置善后工作。

口渴时,林剑想喝一口水,却怎么也太不起手臂。同事江灏喊着泪水给他打开一瓶矿泉水,小心翼翼地喂他。

500

9月的风,很大。风一吹,王洪勇清楚地看到,林剑的身体越发佝偻,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呻吟声。

救护车上,因为只有一个床位,林剑无处可躺,只能站在车里一路颠簸前往医院。每当车子拐弯或颠簸时,王洪勇能听到林剑重重的呼吸声。

经医生检查,林剑特重度烧伤,面积达60%,其中3度烧伤30%,轻度吸入性损伤,双眼热烧伤。

点燃煤气自杀的张某生命体征平稳。

纱布因为疼痛被他咬断了

全身被弹力服裹得紧紧的,只露出一张嘴巴,林剑就这样躺在床上,一晃过去了三个月。

这三个月林剑过得并不轻松。“植皮和伤口清理的疼痛都是锥心的。”护理林剑的女工说,每次都是刚一结痂就要把伤口上的纱布剥下来。林所长特别能忍,有时候实在忍不住了就会要求在嘴巴里咬一叠纱布。有一次,护工给他换嘴上的纱布——原来的纱布因为疼痛被他咬断了。

500

“老刘你看,我能提18斤重了,明天还要练习打电脑。”

“老刘,我昨天可以用筷子夹起黑豆了。”

“大林,悠着点,慢慢来。”

“那怎么行,所里战友都等着我呢!”

民警刘琼艳每周都要到医院看望受伤的林剑数次。看着他的身体快速恢复,作为老同学的刘琼艳由衷地替他开心,两人间的对话也越来越轻松了。

“他知道我难过,不想让我来看他。后来,他精神好点了,每次看到我来,都会告诉我他的进步。”刘琼艳说。

500

林剑的父亲林忠彩是一名工人,每次说起儿子时,都称呼为“这小鬼”。

当林剑的同事告诉他,林剑进医院了,电话里,老人问了一句话,“没有生命危险吧!”

一听没有生命危险,他松了口气。“这小鬼吧,个性就是这样,很硬气,什么事情都要自己先上,天天不顾家,命还在就好。”

“冲进去救人的时候,哪里想得那么多呢?从火场出来后,屋里的煤气罐还在,万一引起二次爆炸呢?群众不知道,我知道啊,我是一名警察,身上疼是疼,但是我得安排好疏散工作啊,哪里想得到自己。”林剑说。

岑港派出所副教导员陶友臻经常到医院看望,林剑每次都要问他,所里的工作如何了……

“下个星期,我应该能多走一会了,我得去一趟所里……”林剑说。

500

熊熊燃起的火焰,我们只看到了危险。

而在林剑眼中,更大的危险,是他被恐惧吓倒,而选择临阵退缩。烧红的双眼里,我们分明看到的是大义。

这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明知火情险,偏向火海行。

“周围都是群众,而我是一名警察。

这样的觉悟,是全国300万民辅警在无数次保护群众、勇闯险区时,练就的本能。那些流过的汗、受过的伤,就是最值得尊敬的功勋章。

致敬,逆行而上的林剑!

致敬,每一位守护我们的平凡英雄!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