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什么!云南有纹鼬?快给我看看!

中国云南看到了两次纹鼬!

500

纹鼬(Mustela strigidorsa),图片来源网络

云南是一个神奇的地方,拥有其他地方难以企及的生物多样性。以鼬科家族为例,除了本文主角纹鼬,还有黄鼬、黄腹鼬、黄喉貂、猪獾、狗獾、鼬獾、欧亚水獭、小爪水獭等超过十种之多。其中,纹鼬是妥妥的稀罕物种。

近日,继2014年将腾冲高黎贡山的目击记录发表后,嘉道理中国保育团队第二篇有关纹鼬的文章也在IUCN小型食肉兽专家组的科学杂志Small Carnivore Conservation上刊登了。我们找来志愿者做了翻译整理,以作分享。

“这是一种行踪隐秘、不为人知的小型食肉动物,但除去老一辈动物学家在云南、贵州、广西的采集记录外,我们对其在国内的现状几乎一无所知。”

——嘉道理中国保育团队

Two sighting records of Stripe-backed Weasel Mustela strigidorsa in Yunnan Province, China

Bosco Pui Lok CHAN等人发表于Small Carnivore Conservation 58期 

http://www.smallcarnicoreconservation.org/

翻译:陈羽彤

编辑:草草

​ 纹鼬(Mustela strigidorsa)在2016年被《中国脊椎动物红色名录》列为濒危物种,而我们对纹鼬在中国的分布现状和生活习性都所知甚少。

我们在近两年记录到了两则纹鼬的目击记录。

500

三合村乡道上拍摄的纹鼬,班鼎盈 摄

2018年2月9日15时20分,在德宏自治州盈江县铜壁关乡三合村的乡道上拍摄到一只纹鼬。

500

勐腊县拍摄的纹鼬, 熊童子 摄

2018年7月27日15时09分,在西双版纳自治州勐腊县望天树景区内观察到3只纹鼬。

纹鼬是一种分布在印度东北区域喜马拉雅东麓的鼬科动物,可见于缅甸、中国西南部、越南、老挝、泰国(Abramov et al, 2008)以及最近记录到的柬埔寨北部偏远地区(McCann et al, 2018)。

500

纹鼬(Mustela strigidorsa),图片来源网络

人们曾以为它非常罕见,新近的研究却告诉我们这种生物以及其他热带亚洲鼬科实际上分布甚广(Duckworth et al, 2005;Abramov etc., 2008; Streicher et al, 2010)。

然而,中国却尚罕有对此物种行踪的官方记录,仅有的观察记录显示其出没于云南西部腾冲县的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古老潮湿的常绿阔叶林中(Chan etc., 2014)。

500

纹鼬(Mustela strigidorsa),图片来源网络

它之所以被最新的《中国脊椎动物红色名录》列为濒危物种,大概可归因于此(Jiang etc., 2016)。

为了明晰纹鼬在中国的生存状况,我们收集了云南省热带地区得到的两则较新的确切记录。

第一则是在2018年2月9日下午15时20分,云南省盈江县铜壁关镇三合村的一条水泥路上出现了一只鼬。

500

三合村拍摄的纹鼬,与前言配图中的纹鼬是同一只

班鼎盈摄

当观察员距其约20米时,它闯进了一户人家的院子,随后跑出来消失在路边的竹林里。

周边主要为村庄和农田,以及夹有竹林的次生阔叶林。

当地村民称纹鼬非常常见,以捕食家禽为生,这和老挝的发现是一致的(Streicher etc., 2010)。

500

云南省德宏州盈江县铜壁关镇三合村的卫星示意图

红圈标记处为观察到纹鼬的区域

第二则记录在2018年7月27日下午15时09分,在云南省西双版纳州勐腊县一座森林公园里。

一位鸟类摄影师目击了三只同行的鼬。它们显然是一个小家庭,两只成体带着一只小得多的亚成体。

两只成体穿过售票亭旁边的水泥步道时撞上了一队游客。幼崽受到惊吓后逃回了路边的树丛,但最终还是鼓起勇气赶上了它的父母。

500

西双版纳的森林公园售票亭旁边拍摄到的纹鼬

与前文提及的西双版纳的纹鼬是同一只

 熊童子 摄

这座森林公园以成熟的西双版纳望天树林闻名,虽然有大量的水泥路和步道,但其原生植被仍被相当完好地保存了下来。

两次记录中的鼬都有着典型的纹鼬体征:脑袋两边隐蔽的耳朵,黑色眼睛,栗棕色的背部,浅黄色从下颌延伸至前胸,背部还有一条细细的白色纹路。

500

纹鼬(Mustela strigidorsa),图源见水印

西双版纳州勐腊县收藏有纹鼬的生物标本(Abramov etc., 2008),此处距离老挝丰沙里的国境线不足20公里。而盈江县铜壁关镇距离缅甸克钦的国境线约9公里。老挝和缅甸均有纹鼬分布,丰沙里省亦有关于纹鼬的记录。

事实上,在我们的自然里,不乏分布广泛、适应性强,却因难以被普通调查手段发现而被定为罕见的物种(Willcox etc., 2012),纹鼬看来也是一例。

500

纹鼬(Mustela strigidorsa),图片来源网络

再者,这两起记录中,盈江县的位于一个村庄内,而西双版纳的则位于一座年游客量30万人次的森林公园内,由此可见纹鼬对碎片化生境和人为干扰的适应能力。

所以,“虽然中国极少有纹鼬的目击或红外相机记录,但根据东南亚科研人员对鼬属物种隐秘性之强的一致意见,以及其对碎片化生境和人为干扰的适应能力,我们推断其在中国尚有一定数量,其在中国的实际保育状况有待进一步摸清”。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两笔纹鼬的影像记录皆为观鸟者在野外的偶遇(感谢熊童子、班鼎盈),这也说明观鸟者在野外观察鸟类期间同时记录好其他珍稀兽类,特别是少人关注的松鼠科、鼬科等小型兽类的重要性。

Ps:

每个人都有解锁自然奥秘的潜力,观察就是最重要的第一步。

参考文献

1.
Abramov, A.V., Duckworth, J.W., Wang, Y.X. & Roberton, S.I. 2008.
The Stripe-backed Weasel Mustela strigidorsa: taxonomy, ecology,
distribution and status. Mammal Review 48: 247–266.

2.
Chan, P.L.B. & Zhao, J.B. 2014. A recent record of Stripe-backed
Weasel Mustela strigidorsa from Yunnan Province, China. Small Carnivore
Conservation 51: 74–75.

3.
Duckworth, J.W. & Robichaud, W.G. 2005. Yellow-bellied Weasel
Mustela kathiah sightings in Phongsaly Province, Laos, with notes on the
species’ range in South-east Asia, and recent records of other small
carnivores in the province. Small Carnivore Conservation 33: 17–20.

4.
Jiang, Z.G., Jiang, J.P., Wang, Y.Z., Zhang, E., Zhang, Y.Y., Li, L.L.,
Xie, F., Cai, B., Cao, L., Zheng, G.M., Dong, L., Zhang, Z.W., Ding,
P., Luo, Z.H., Ding, C.Q., Ma, Z.J., Tang, S.H., Cao, W.X., Li, C.W.,
Hu, H.J., Ma, Y., Wu, Y., Wang, Y.X., Zhou, K.Y., Liu, S.Y., Chen, Y.Y.,
Li, J.T., Feng, Z.J., Wang, Y., Wang, B., Li, C., Song, X.L., Cai, L.,
Zang, C.X., Zeng, Y., Meng, Z.B., Fang, H.X. & Ping, X.G. 2016. Red
List of China’s vertebrates. Biodiversity Science 24: 500– 551. (In
Chinese and English.)

5.
McCann, G. & Pawlowski, K. 2018. First record of Stripe-backed
Weasel Mustela strigidorsa in Cambodia. Small Carnivore Conservation 56:
18–21.

6.
Streicher, U., Duckworth, J.W. & Robichaud, W.G. 2010. Further
records of Stripe-backed Weasel Mustela strigidorsa from Lao PDR.
Tropical Natural History 10: 199–203.

7.
Willcox, D. H. A., Tran, Q.P., Vu, L., Tran, V.B. & Hoang, M.D.
2012. Small-toothed Palm Civet Arctogalidia trivirgata records from
human-influenced habitats in Vietnam. Small Carnivore Conservation 47:
46–53.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