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看足球学人文地理:叙利亚

国足即将迎来本届世预赛40强赛的第四个对手:叙利亚。足球层面,叙利亚近几年和中国足球交手频繁,大家都已经非常熟悉。而近年来,叙利亚在国际新闻当中的出镜率很高,大家对叙利亚的印象主要是不断的战乱,以及流离失所的难民。

500

在这里,我们总结了叙利亚的国家概况,主要为了向大家解释清楚,叙利亚如今不稳定的局势来自于什么,这个国家又经过了怎样的发展历程。

叙利亚的历史

叙利亚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国家之一,拥有悠久的历史。叙利亚的位置位于地中海东岸,美索不达米亚平原西侧。多个古代文明都是发源于这一带。

500

叙利亚在世界上的位置(红色部分)

公元前十四、十五世纪,腓尼基人就在叙利亚西侧靠近地中海的位置建立了许多城邦。腓尼基人的航海技术在当时首屈一指,虽然没有强大的政治实体,但腓尼基人在地中海东部各城邦之间从商,促进了各个文明之间的沟通交流。

后来,赫梯王国、米坦尼王国、亚述帝国、巴比伦、埃及、波斯、马其顿、塞琉古帝国先后统治这一区域。

500

今日叙利亚

在穆罕默德创立伊斯兰教后,阿拉伯人逐步通过扩张,控制了叙利亚一带。后来蒙古西征,叙利亚又落到了蒙古人的手中。蒙古人被击败后,埃及马木留克王朝控制了叙利亚。1516年开始,叙利亚成为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一部分;殖民时代,叙利亚沦为法国殖民地;直到1944年,叙利亚才获得独立。

1958年,叙利亚还一度和埃及合并,建立了“阿拉伯联合共和国”。1961年,叙利亚退出阿联,重新独立。

近年来,叙利亚在国际上是受到诸多关注的国家。这主要是由于他们国内长期的内战,以及引发的难民问题。这一切的开头,要从统治叙利亚的阿萨德家族讲起。

1970年,叙利亚国防部长哈菲兹-阿萨德发动军事政变,取得了叙利亚的政权。他连任四届叙利亚总统,主政叙利亚长达30年。2000年,哈菲兹-阿萨德逝世,他的次子巴沙尔-阿萨德担任叙利亚总统。

500

哈菲兹-阿萨德

由于阿萨德家族信仰伊斯兰教什叶派(严格意义上说,阿萨德家族信的是什叶派里的一个小分支,叫阿拉维派。这个我们后面再说),而叙利亚国内大部分民众信仰逊尼派,且阿萨德家族对逊尼派民众采取过严酷镇压的政策,也为叙利亚的政治不稳定埋下了种子。

如果要搞清楚这个问题,我们必须先弄明白,什叶派和逊尼派有什么区别。

什叶派和逊尼派的区别是什么?

目前,在世界上的大部分伊斯兰国家,逊尼派占主要地位。什叶派为主导的国家不多,比较有代表性的是:伊朗、伊拉克、阿塞拜疆。至于叙利亚,什叶派人口不到两成,但掌权的阿萨德家族是什叶派。

首先,我们先来看看,“逊尼派”、“什叶派”这两个词的意思。

“逊尼派”的原意是“遵循圣训者”。“什叶派”的原意是“阿里的追随者”。从字面上看,他们所追随的不一样。他们的区别,主要就得从这位“阿里”的故事讲起。

阿里,就是阿里-本-阿比-塔利卜,是伊斯兰教创立者穆罕默德的堂弟,也是他的女婿。

500

阿里

穆罕默德逝世后,关于谁成为他的接班人,引发了各方势力的争论。其中有一方势力支持阿里,因为阿里是最早一批信奉伊斯兰教的人,也是穆罕默德早期的“圣伴”之一。更有人声称,穆罕默德生前已经指定了阿里作为接班人。但是,最终成为哈里发(伊斯兰教政教最高领袖)的不是阿里,而是穆罕默德的岳父阿布-伯克尔。

当时,阿里和阿布-伯克尔的支持者还产生了一些争端。最终阿里接受了既成事实,因为他不想让穆斯林产生分裂。阿布-伯克尔逝世后,哈里发的位置也没有落回到阿里头上。后面的两任哈里发是欧麦尔、奥斯曼。

奥斯曼因为大力扶持自己家族的成员担任重要职务,引起了一些人的不满。最后,奥斯曼是被他的反对者们刺杀而死的。这些人推举阿里为新任的哈里发。

但是,奥斯曼的堂侄穆阿威亚(他也是叙利亚大马士革的总督)公开展示了奥斯曼带血的衣服,不承认阿里的哈里发地位。他说目前还没有为奥斯曼复仇,而且还暗示奥斯曼是被阿里害死的。穆阿威亚带兵和阿里展开斗争,这就是历史上的“绥芬战役”,也是第一次穆斯林的内战。战场就在现在叙利亚城市拉卡的西侧。

500

绥芬战役

在绥芬之战中,穆阿威亚的军队枪挑《古兰经》,要求阿里以仲裁方式解决争端,以避免穆斯林分裂。阿里无奈之下接受了仲裁,仲裁的裁决是,双方都放弃哈里发的称号,撤军休战。

因为这次仲裁,阿里的部众里有一部分人十分不满。他们认为,唯有真主能够挑选哈里发。真主怎么挑选?战场上打赢了的,就是真主所选择的人。没有任何一个凡人,有权利通过仲裁的方式替代真主去做决定。

因此,这部分人分裂了出去,被称作“哈瓦利吉派”。哈瓦利吉派成员最终刺杀了阿里。穆阿威亚没了竞争对手,夺得了哈里发之位。他也建立了阿拉伯帝国的倭马亚王朝(中国史书里叫“白衣大食”),统治中心就在叙利亚的大马士革。

需要注意的是,从穆阿威亚开始,哈里发就不再推举了。他把哈里发的职位代代相传,变成了世袭制度。当然,穆阿威亚直系后代也就传了三代,到他孙子那一代就绝嗣了。但后面接任的哈里发是他叔叔的后代,也是同一个家族的,所以依然可以视作是家族世袭。

500

穆阿威亚

所以,在伊斯兰教的历史上,大部分穆斯林把阿布-伯克尔、欧麦尔、奥斯曼、阿里这四任哈里发称之为“正统哈里发”,因为他们都是推举出来的,在任的时候也得到了大多数穆斯林的认可。承认这四个人都是合法哈里发的,就是逊尼派。

而也有一部分穆斯林,只承认阿里是正统哈里发,其他三个人他们都视作是篡位者。这部分信众,就是什叶派。

另外说一个题外话:之前曾经有消息说,叙利亚国家队可能把世预赛主场放在伊拉克的卡尔巴拉(当然这个提议没通过,最终换到了迪拜)。卡尔巴拉,就是什叶派的圣城。

为什么是圣城?因为阿里的儿子侯赛因为了反对倭马亚王朝的世袭制度,战死在了卡尔巴拉。所以卡尔巴拉在什叶派的信仰当中是很重要的一个城市,侯赛因死的那一天也被什叶派穆斯林定为“阿舒拉节”,作为纪念。侯赛因之死,也意味着逊尼派和什叶派的彻底决裂。

阿萨德家族:什叶派中的少数派

前面说过,阿萨德家族属于什叶派,统治着叙利亚大多为逊尼派的民众。而且,阿萨德家族还属于什叶派里比较小众的一个分支,叫阿拉维派。

阿拉维派受其他宗教影响较大,是一种比较混搭的信仰,既吸收了基督教的三位一体信仰,也吸收了佛教的灵魂转世说。因此无论是逊尼派,还是什叶派里的主流,都把这种信仰视作异端。信这种派别的,在叙利亚大概还不到十分之一。

因此,叙利亚许多民众本身就对阿萨德家族的统治有不满。但阿萨德家族让阿拉维派人士控制了国家的武装力量,部队里的一些高级指挥官都是总统巴沙尔-阿萨德的亲信。巴沙尔-阿萨德也在2000、2007、2014年三次当选叙利亚总统,至今执政19年有余。

500

巴沙尔-阿萨德夫妇

2011年,叙利亚的反政府示威开始,并因此引发多次流血冲突事件。一些叙利亚军方成员组成了反政府武装部队,叙利亚内战就此爆发。

叙利亚的内战一直延续到了今天。内战期间,恐怖组织“伊斯兰国”也趁虚而入,给叙利亚人民带来了重大灾难。目前为止,“伊斯兰国”的势力已经基本被消灭,但是叙利亚自身的内战还在延续。

叙利亚难民:战争带来的流离失所

自从2011年叙利亚爆发内战以来,许多叙利亚人为了躲避战乱而流离失所。大量难民涌入欧洲,引发了欧洲的难民危机。

这些难民有相当一部分是通过偷渡方式到达欧洲的。由于叙利亚的国内情况,叙利亚人在欧洲比较容易申请下难民身份,还引发了其他国家偷渡者伪装成叙利亚人的情况。伪造叙利亚人身份证明文件,几乎已经发展成了一大产业。

某些难民还玩出了套路:他们到了欧洲改信基督教,然后说自己如果被遣返,可能会遭受宗教迫害,以此为借口寻求庇护。欧洲各国的社会稳定也因此受到了较大的考验。

500

在偷渡过程中,这些难民的安全也难以得到保证,许多难民在偷渡的过程中遭遇意外身亡。最著名的遇难者是艾兰-库尔迪,他只有3岁,2015年9月份因为跟着家人偷渡移民,淹死在了地中海里。他陈尸海滩的照片被在全球范围内传播,引发了巨大的国际反响,也成为了叙利亚内战和欧洲难民危机的一个象征性符号(出于人道主义考虑,本文内不再传播艾兰-库尔迪遗体的照片)。

当然,目前随着叙利亚政府军陆续收复失地、伊斯兰国的威胁逐步消除,流离在外的叙利亚难民正在逐步返回家园。目前,首都大马士革的安全条件已经能够获得一定程度的保证。其他诸如阿勒颇、霍姆斯等城市,也逐步迎来了难民的回流。

大马士革:全世界最古老的城市之一

令人遗憾的是,自从叙利亚内战爆发以来,一些拥有几千年历史的古迹毁于战火。叙利亚的首都大马士革,在公元前一万年至公元前八千年之间已经有人类居住。因此大马士革很可能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连续有人居住的城市。这个地方,就拥有着大量的古迹。

500

大马士革的圣亚拿尼亚教堂

唐朝地理学家贾耽曾经在自己所著的《古今郡国县道四夷述》中提到了大马士革。他写道:

隋开皇中,大食族中有孤列种,代为酋长。孤列中又有两姓,一号盆尼夷深,一号盘尼末换。其夷身后有摩诃末者,勇健多智,众立之为王,东西征伐,开地三千里,兼克夏猎,一名钐城。

翻译过来是这样的:隋朝开皇年间,大食族(阿拉伯人)里有孤列部落(古莱什部落),历代都是从这个部落里选出酋长。孤列部落里又有两个分支,一个是盆尼夷深,一个是盘尼末换。他们后来出了一个叫摩诃末(穆罕默德)的人,智勇双全,大家立他为王,东征西讨,打下三千里江山,又占据了夏猎,这个地方又叫做钐城。

原文里的“夏猎”就是叙利亚,“钐城”就是大马士革。在当地语言里,大马士革的全称是“沙姆大马士革”,“沙姆”的意义在不同语言中说法不同,一般认为这指的是“水源充足”。大马士革在巴拉达河的北岸,是一个绿洲环绕的城市。而“沙姆”,也就是中文史书里说的“钐”。

大马士革拥有诸多古迹。例如著名的倭马亚大清真寺,最早是罗马人统治叙利亚时建立的朱庇特神庙,后来又被改成了基督教的圣约翰大教堂,阿拉伯帝国倭马亚王朝时期才改成清真寺。基督教圣人施洗约翰、埃及阿尤布王朝统治者萨拉丁的坟墓都在这里。

500

倭马亚大清真寺

在这里要提醒大家的一点是:虽然叙利亚古迹繁多,且最近安全系数有所提升,但叙利亚目前依旧有着不小的安全风险。根据中国外交部领事司的安全提醒,中国公民近期谨慎前往大马士革,暂勿前往叙利亚其他地区。叙政府军与恐怖组织及武装反对派的军事冲突持续,主要集中在包括伊德利布、腊卡、哈马省等地区。此外,首都大马士革及其它叙政府控制区也发生多起爆炸事件,且叙境内各地枪击、绑架勒索、武装抢劫等暴恐犯罪案件频发,安全形势仍不容乐观。

外交部和中国驻叙利亚大使馆提醒已在叙中国公民和确有实际需要赴叙公务及商务人员保持高度警惕,加强安全防范和应急准备。如遇紧急状况,请及时报警并与驻叙利亚使馆联系。

叙利亚足球:战火之中的坚持

叙利亚的足球在世界上排不上号,历史上六次参加亚洲杯,从未小组出线;从来没有参加过世界杯。但是,在亚洲足坛,叙利亚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

自从2011年以来,由于叙利亚国内的战乱,叙利亚队长期无法在本国国内踢主场比赛。但即使如此,他们总能在亚洲足坛扮演搅局者的角色。俄罗斯世界杯预选赛,他们在12强赛里对中国1胜1平,一直坚持到第四轮预选赛才被澳大利亚淘汰。

500

叙利亚近几年来,也尝试着用归化手段提升国家队成绩。但是,他们选择的归化对象,基本都是有着叙利亚血统的海外球员。

桑哈里卜-马尔基就是其中较早的一位,他出生在叙利亚,同时持有比利时和土耳其护照。他长期在比利时联赛踢球,在欧洲有着丰富的比赛经验。2008年开始,他选择为自己的祖国叙利亚出战,代表叙利亚参加了2011年亚洲杯。

此外,还有一位叫卢艾-昌科的球员。他是叙利亚后裔,但是出生在瑞典。他2008年还代表瑞典队打过一场比赛,但因为打的不是正式比赛,并不影响他后面入选叙利亚。后来,他选择了叙利亚国家队出战。

值得一提的是,瑞典当地就有一个叫做“叙利亚人”的足球俱乐部。这个俱乐部就是叙利亚移民在1977年建立的。由于这家俱乐部的特殊性质,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有大批叙利亚裔的球迷——即使目前,这支队伍里面一个叙利亚人也没有。

此外,中国球迷比较熟悉的叙利亚球员,还有两位曾效力申花的外援:阿里-迪亚布、菲拉斯-哈蒂布。

500

哈蒂布

阿里-迪亚布司职后卫,2010赛季在申花踢球,发挥稳定。菲拉斯-哈蒂布则是一颗足坛常青树,今年刚刚以36岁的年龄退役。他作为一名把握机会能力很强的前锋,长期在叙利亚国家队踢球。2013-14年,他在申花打进过11个联赛进球。

来自:懂球帝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