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ACG军事电影

特朗普出尔反尔,但美国能打的牌并不多

特朗普又翻脸了,本质上来说,这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所谓意料之外,是此前在华盛顿双方似乎达成了协议;在情理之中,是因为相关协议本质上还是一个建立在共同同意基础上的柔性框架,既没有在程序上生效,也没有形成实质性的约束力,还在可以变化之中。

需要对比的是特朗普在北京以及华盛顿两次谈判之后的表现:美国贸易摩擦7人天团来北京的时候,气势汹汹,结果被中方给怼回去了,特朗普的做法是,让最强硬的鹰派纳瓦罗和库德洛暂时离开,于是在华盛顿谈判文件发表时,就姆努钦、罗斯、希特莱泽三个强硬但务实的人在,纳瓦罗那种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的,暂时就凉快去了。

华盛顿谈完之后,中方认为贸易战结束了,美方务实派说暂停,但搅屎棍子派从不消停,他们的优势是可以在特朗普耳边吹风,特朗普内心又有战术投机冒险的冲动:中国在华盛顿表现的很软啊,不像在北京那么硬,那么,为什么不继续折腾一下更多弄一些呢?于是,就有了这次翻脸,充满了纳瓦罗腐朽气息的翻脸:重提500亿美元的清单,弄得好像是新出台的清单一样,但本质上还是那个60天磋商期快到的东西;以及,把给中国留学生签证缩短这种看上去很惊悚,实际上对贸易战来说只是泡沫的牌打打。

500

特朗普这么干,是因为他是个脑子很清楚的泼皮领导人:装疯卖傻撒泼打滚只要有利可图,就坡下驴说变就变完全没有脸面的概念。美国是个资本主义国家,大统领的权力必须全心全意为美国资本家服务,为美国选民手中的选票服务。由此决定特朗普的政治需求:在实利上,必须为美国资本服务,不能带来损失,所以,可以威胁对中国增加关税,但不能兑现,如果万一要兑现,那么就必须保证兑现的部分不能损害美国资本的利益;在形式上,必须让支持特朗普的基本盘感到爽,感到特朗普总统非常的有Guts,敢于为了夺回美国锈带的工作硬杠中国,至少需要一些象征性的题材,让特朗普总统可以持续发推证明自己的硬汉形象。

所以,和特朗普打交道,做家长的可以回想下如何对付一个晚上不睡觉坚持要看汪汪队的熊孩子:熬一宿绕着电视机和床讲道理,还是关了电视机,让熊孩子哭上一阵自己乖乖去睡?虽然特朗普没有绝大多数熊孩子可爱,但作为一个超级巨熊老小孩,大致行为模式相似度应该是比较显著的。

后续美国能采取的行动,无非是:第一,不兑现500亿商品加税清单,但兑现限制留学生签证,这在本质上是认怂;第二,兑现500亿商品加税清单,同时兑现限制留学生签证,这是极限施压的尝试;第三,两者都不兑现,这是有限理性回归的重要迹象;第四,兑现500亿商品加税清单,但不兑现留学生签证,这是从装疯向真疯转变的重要迹象。

而中方的回应,将是决定美方回应的重要因素。中方如果继续出现美方认为的让步迹象,那么兑现加税清单以及兑现留学生签证限制就是大概率事件,因为中方让步会被特朗普及其搅屎棍智囊解读为对中国施加压力有显著利益可图;如果中方继续保持第一轮北京谈判时的策略,拒绝美方不合理要求,不在美方乱拳状态下和美国谈判,拒绝让美国企业在美国政府采取不负责任态度时分享中国市场开放的红利,那么自然就会有资本的力量让特朗普清醒过来,不再继续发疯。那个时候,不兑现500亿商品加税清单,但通过其他方式找个台阶,就会变成大概率事件。

500

很清楚的一个判断是:真希望中美关系友好的,跪着求是求不来的;放弃幻想,准备十九大报告中说的伟大斗争,是非常必然的选择。真正的中美友好关系,只有通过坚定的斗争,才能回来。

整体看,中美贸易摩擦是一场持久战,中美力量对比,在中国妥善处理的情况下,将伴随着贸易摩擦实现有利于中国的变化;但同样的,任何认为中国会快速失败,或者很快取胜的观点,都不怎么符合规律。相关的反复会持续不断的出现,坚定地守住我们的底线,保持战略定力和毅力,有恒心的处理,笑到最后的赢家,肯定在北京而非华盛顿。

风闻热评

王俊凯替我问出了多年的疑惑:酒那么难喝,你们为什么要喝酒?
月半川 :

因为酒不难喝呀。

我出生之后对我爸的记忆就不是很深,因为我爸是在船上工作的,当年中国的铁路和公路远不如现在发达,在水网密布的华东地区,很多货物运输必须依靠轮运。我爸在市里的轮运公司上班,一年休假只有90天。我爸对此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自古忠孝不两全,在外挣钱,顾及不到家也是没办法的。
童年里,我对父亲的理解是很模糊的。

90年代中后期,轮运公司的效益已经式微,基本上也没能扛过97年那一波大下岗。那年我爸在家待了挺长一段时间,不肯去上班了。最后的最后我妈逼着我爸回到船上,再后来轮运公司还没能熬过去,选择了倒闭。我爸幸而能按正式员工身份退了下来,也保住了一份退休金。

人回来了,家庭收入却出现了问题,毕竟退休年龄没到,钱是不够的。加之,家里孩子多,两个同时在上学,对于一个普通家庭而言,这份开销并不小。本来我爸是有一手木匠手艺的,但是学的是做桶,当塑料桶盆进入千家万户的时代,这门手艺也吃不了饭了。

那几年大概是他最辛苦的一段日子,因为他在骑人力三轮车,供两个孩子上学。

我忙着备战高考,他忙着蹬着三轮车养家糊口。

辛苦是值得的。高考结束,我一个人背着包离开了家。从我出生到18岁,一直没有离开小镇,小镇上从幼儿园到高中一应俱全。因为我赶上了80年代-90年代最后一波生育高峰,小镇的高中生源还够。只是毕业后没多久高中被撤销了。毕竟时代已经不一样了。

唯一没想到的时,高考之后,踏离故土就已经是千里之外。

从江苏来到了湖南,其中缘由不谈,和我爸接触的就更少了。当四年大学读完,回家的时候,我和我爸开玩笑:“我在家的时候,你在船上。你回来了,我又出去了。”
他也跟着呵呵的笑,当然,手里一定有根烟。

再后来,走上工作岗位,回家就更少,电话倒是没有忘记打。一般接电话的多是我妈,最后会把电话给我爸,我俩也不知道说什么,聊了两句,他就:你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
这时候,我就很认真的回答他:“我又不喝酒,你也不喝酒。下次我回去给你带两条烟。”

我爸爱抽烟,不会喝酒,但是会做饭,因为我爷爷是厨师。虽然我爸盐会放的多,但是他确实是半个厨子。每次我爸都喜欢招呼家里亲戚,逗趣的说一句,来我家吃饭呀,喝两杯。
但是,他从来不喝酒,因为真不会喝。对此,我三个舅舅有点不大满意,他们都是一斤的量,每回被我爸一句喝两杯勾起了酒瘾,我爸却从来不喝,都是我妈陪着。

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呀!
算了吧,我俩都不能喝,我给你带两条烟。
好的,不要忘了。
嗯,那没事我挂了。
嗯,88

那年,因为工作关系我机缘巧合去了一家酒厂参加活动,酒厂送了我一瓶相当不错的酒,酒香醇厚,回味绵长。我很开心,我打电话回去说,我手里有瓶好酒,我俩真能喝两杯。

9月份,天气渐凉,我拧着酒从上海回去了。我爸难得也尝了一口酒。那酒是真的不错,毕竟是我看着从酒窖里挖出的酒糟蒸馏出来的,几百年的老窖,有历史沉淀下来的味道。我很高兴,毕竟这酒也不是市面上能随意买到的,我爸也很开心,毕竟儿子回来了。
临走的时候呀,我爸还和我道歉:今年的咸鸭蛋呛坏了,不然就让你带走了。

过完国庆,我打电话回去,告诉我爸,我国庆出去旅游在机场给他带了两条小熊猫。他告诉我他最近眼睛感染了,刚去眼科医院洗了眼睛。我说正好,到时候你用香烟补补身体。小熊猫的,不呛。
他说:好。

第二天,他爬梯子的时候摔下来了,我赶回去,夜里12点把他从医院接了回去,办了丧事。

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呀!
好呀,再喝两杯。

酒不难喝呀,喝着喝着你就习惯了,甜的不是人生,醇厚带辣才是。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