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互联网大佬乌镇往事

来源 | 燃财经(ID:rancaijing)

作者 | 李格木,编辑 | 阿伦

题图 | 视觉中国

500

又是一年世界互联网大会进行时。

2019年10月20日至22日,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如约将在浙江省桐乡市乌镇举行。今年大会主题是“智能互联 开放合作——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 ,有来自全球的1500多名政府官员、国际组织代表、专家学者、企业领军人物参会。

10月19日,世界互联网大会开幕前一日,大佬们已经纷纷现身乌镇。其中李彦宏夜间抵达,面对镜头笑容满面,并和丁磊吃起了“两人晚餐”;张朝阳面对提问则有问必答,与记者们谈笑风生;雷军抵达乌镇就已经开始测试5G信号,还晒到了微博上;刚退休的马云看起来气色很好,一天换了3套衣服;周鸿祎则惯例身着红衣,并晒出了自己的晚餐照片。

500

世界互联网大会自2014年第一届举办以来,每年都是互联网行业的一次盛会,诸多互联网公司大佬会出席、演讲,会上的花絮和八卦,也成为参会之余人们津津乐道的谈资。

今天,在本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刚刚开始之际,让我们来回顾下以往5年,各位互联网大佬们在乌镇留下的趣事和经典场面。

有人说,每年如约举行的互联网行业盛会太务虚,但也有人说,从这一年一度的盛会里,可以窥见互联网行业的走向和未来。

第一届:马云刘强东互怼,李彦宏抢风头

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2014年11月19日至21日举行。在1000余位嘉宾中,外国嘉宾占一半,其中有美、俄等10余个国家政要和政府部门负责人,国际网络巨头苹果、思科、微软、谷歌、脸书、高通也均派出了代表参加。

第一届大会以“互联互通共享共治”为主题,话题聚焦在具有全球关注度与中国代表性的8个领域,涵盖了国际互联网治理、互联网新媒体、跨境电子商务、网络安全、打击网络恐怖主义等共性问题、关键问题和重大问题。

在这次会议上,马云和刘强东的发言,互相充满火药味,成为一大看点。

马云说:“我们不担心自己,但担心其他人。阿里巴巴要做的是什么?我们要培养更多的京东,并让这样的公司挣钱。阿里和京东的商业模式存在巨大差异:我们不卖货,不送货,不存货,我们帮助别人做电子商务,我们希望别人卖货更方便和有效。”

2014年5月,京东成功登陆纳斯达克、早于阿里上市,成为仅次于腾讯、百度的中国第三大互联网上市公司。意气风发的刘强东回应道:“马云说,阿里巴巴是帮助有梦想的小创业者来成长,让他们获得成功。而京东要解决的是中国商业的成本和效率问题。淘宝和天猫上已经有几百万家小‘京东’,但是我们和阿里平台上的卖家本质不同。京东和阿里平台有本质的区别。”他强调了京东在物流和运营上的优势。

当年百度第三季度财报显示,百度的移动端搜索量首次超越了PC端,对于李彦宏来说,这是大喜事,不过他在讲话中流露出自己对移动战略仍有憾事。他在现场表示,百度花了两年才完成移动互联网转型,移动搜索量超越PC,这一超越可能是永久性的,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

被人津津乐道的是,马云说阿里巴巴的钱多是一种负担,“用户愿意把钱放到你这里是出于相信你能够更好的管理这部分钱”。李彦宏则认为机会多才是负担,“与马云每天睡懒觉不同,我每天五点多就醒了,我很着急。机会太多了,不能每个都做,一定要放弃,要聚焦自己真正擅长和喜欢的东西。我们其实处在非常有意思的时代,这是魔幻一般的时代。”

500

据说,马云为了这次的会议做了精心准备,他特意换掉了最爱的针织衫、穿上了笔挺西服,甚至发言稿都是自己亲自操刀完成。

这次互联网大会大咖云集,让媒体记者们应接不暇。张朝阳在接受采访时,被记者里三圈外三圈地围着,录音笔和话筒堵着,问题一个接一个抛。优酷土豆CEO古永锵,在论坛间歇出会场喝咖啡或是上厕所,甚至被众多摄像机一步步“逼”到角落,他索性耸耸肩,一个个回答问题,直到有工作人员来“解救”他。

也难免有忙中出错。网易公司创始人兼CEO丁磊在上午参加大会开幕式时,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座位。有网友调侃道,互联网瞬息万变,晚一步就有可能没有自己的“位置”了。

500

遭遇尴尬的大佬不仅是丁磊。在大会下午的移动互联网分论坛上,有记者发现搜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朝阳竟然打起了瞌睡。彼时,张朝阳正忙于“重塑”搜狐,整合56网,有网友调侃,是工作太多,导致劳累过度。

500

在高峰对话论坛结束时,一名女粉丝获得准许,上台为李彦宏献花。这名女粉丝所穿T恤上写着:李彦宏我爱你。这让李彦宏在众大佬们面前出尽风头。

500

第一次互联网大会,也是丁磊第一次在现场攒饭局,宴请的主要有田溯宁、张朝阳、沈向洋等8位大佬。

500


第二届:互联网权力格局初现,周鸿祎雷军成亮点

第二届互联网大会于2015年12月16日至18日举行。

这次大会以“互联互通 共享共治——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围绕全球互联网治理、网络安全、互联网与可持续发展、互联网知识产权保护、技术创新以及互联网哲学等诸多议题进行探讨交流。

在这次大会上,流传最广的照片,是参会嘉宾的合影。参会2000多人,登上合影台84人。某种程度上,这张照片就是国内互联网权力格局分布图。

500

照片中可以看到,第一排是政界人士和国外嘉宾,互联网大佬的位置是从第二排往后。BAT三个掌门人占据第二排C位,柳传志、张瑞敏等老资格企业家也在第二排,小米雷军也位于第二排;京东刘强东、360周鸿祎在第三排,同在第三排的还有网易丁磊;三大门户中另两家,新浪和搜狐位于第四排。

合影中仅有两位80后,滴滴程维和今日头条张一鸣,他们都是1983年出生,彼时32岁。

这次大会流传很广的另一张照片,主角是雷军与周鸿祎。

在会场睡着的周鸿祎,被媒体抓拍到。在周鸿祎身旁,雷军用充满“幽怨”的小眼神狠狠盯着,引得网友们一番猜想,并PS了多张不同情境的配图。

500

这样的场景让人想到周鸿祎和雷军之间的恩怨,两年前,周鸿祎推出“360特供机”,因疑似一张米粉对360攻击的照片,在网上引起骂战。周鸿祎甚至向雷军约战,“约你见面谈一谈,下周一上午十点朝阳公园。”雷军则直接以“用产品说话”回复。

第二天大会发言时,周鸿祎对头天在会场睡着表示抱歉,说“一觉醒来,世界就变了”。之后的日子对于周鸿祎来说,或许也有类似的感觉。从美国退市后,周鸿祎把生意逐渐移到B端,做起了安静的企业家,从此在互联网主流江湖逐渐隐匿。

这次,丁磊的饭局阵容扩大到11人。李彦宏、马化腾、张朝阳、曹国伟、梁建章等互联网大佬出现在饭桌上。此外,杨元庆还在微博上“爆料”称,大家品尝了丁磊养的猪肉,吃的是螃蟹,喝的是绍兴黄酒。他还调侃道,“马化腾最能喝最能劝酒,张磊和张朝阳大谈养身之道,曹国伟揭密他当年如何错失雅虎(杨致远)。”

500

第三届:刘强东缺席,丁磊组“顶级饭局”

第三届互联网大会举办于2016年11月16日至18日。

当年大会以“创新驱动 造福人类——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聚焦论坛、博览会、全球领先成果发布三大功能,共设置16场论坛、20个议题,涉及互联网经济、互联网创新、互联网文化、互联网治理、互联网国际合作等前沿热点问题。

这届大会大佬们明显低调很多,提前一天在安检处蹲守的记者们几乎没有拍到任何一名大佬的安检照片。

据报道,马云在11月15日中午进入乌镇西栅景区,因为乌镇互联网大会正式开会前会有一个闭门会议,马云等大咖都会参加。刚刚在双十一当天拿下1207亿元交易额的马云,看起来心情很好。对于记者提出的问题:“饭菜味道好吗?”“感觉乌镇有变化吗?”他都一一作答,“好”“乌镇更美了。”

丁磊则在15日晚上9点在安检口被围堵,甚至不得已直接走进厕所。对于记者高喊的“丁老板,今年还约晚饭吗?”“今年带自己养的猪肉了吗?”“周鸿祎说有事情跟你聊聊,是什么事情?”等问题,丁磊都未能回应。

500

这次,周鸿祎与雷军又坐在了一起。“今年是会议举办方有意安排的。”周鸿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今年雷军还嘱咐他别再睡觉了,周鸿祎回答:“不睡了,如果再睡,只能枕在你的肩膀上睡了。”并且,周鸿祎还特意穿了中山装。他说,去年在乌镇和西雅图穿的衣服被人笑话了,所以定制了西装。但有一次参观刘强东的新家,又觉得西装不适合自己。所以,特意穿了中山装。

刘强东缺席了这次大会。据报道,刘强东不来的理由是声称因为要发布财报,脱不开身。

16日晚,“乌镇饭局”又一次开张,这是一场世界互联网大会顶级饭局3.0版本,照旧是丁磊组局,人数相较2014年扩增了一倍有余。

500

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的饭局聚集了很多手机厂商,包括华为消费事业群CEO余承东、华为荣耀总裁赵明、小米科技创始人雷军、奇虎360周鸿祎、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据说,当晚的饭局一度变成了手机专题,迫使丁磊不得不强行叫停——“能不谈手机吗?”

而马化腾和李彦宏则缺席了当晚的饭局,马云照例没有出现在丁磊的饭局上,据说是因为当年易趣事件,使得马云和丁磊一直没有和解。

17日晚上,58同城CEO姚劲波则在乌镇组了另一场饭局,马化腾出现在这场饭局里。滴滴出行CEO程维、知乎创始人周源、知道创宇创始人兼CEO赵伟、搜狗CEO王小川、美团点评CEO王兴、摩拜单车创始人王晓峰等也都是饭局参与者。粗略估计,这桌饭局的企业家所在公司市值加起来突破了3000亿美元。

有网友戏称此饭局为“腾讯系”饭局,例如腾讯是滴滴的投资方,当年几场互联网联姻也都与腾讯相关,包括美团和大众点评,58同城和赶集网;知乎获得腾讯和搜狗C轮5500万美元投资,搜狗的搜索技术已经应用于知乎的站内搜索;摩拜单车也获得腾讯战略投资和王兴个人投资。


第四届:苹果库克来华,“腾讯系”饭局崛起

第四届互联网大会于2017年12月3日-5日在浙江省乌镇举行。

这次大会以“发展数字经济促进开放共享——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在全球范围内邀请来自政府、国际组织、企业、技术社群和民间团体的互联网领军人物,围绕数字经济、前沿技术、互联网与社会、网络空间治理和交流合作等五个方面进行探讨交流。

这次,除了之前经常看到的大佬们之外,苹果公司CEO蒂姆·库克也来到了乌镇。

这也是时隔3个月后库克再次来到中国。2017年5月,在苹果宣布10亿美元投资滴滴后,库克曾与滴滴总裁柳青现身北京王府井苹果旗舰店,和来自美团、美图和今日头条等平台的中国开发者代表进行了座谈;2017年8月17日,库克曾空降重庆,与政府领导一起参观了在解放碑的Apple专卖店。

500

据报道,马云在12月2日晚上9点左右抵达乌镇,并通过员工通道进入西栅景区,而且为了低调行事,马云也一改过去外出吃羊肉面、私房菜等夜宵的习惯,而是自己已经备好了夜宵。

500

2日晚上8点左右,马化腾出现在西栅景区下榻酒店,面对记者种种提问,“小马哥”秉持一贯低调作风,显得一脸严肃,低头迅速过了安检后,直奔绿色通道而去,整个过程花费不到10秒。

500

几乎每年都要被媒体围堵的丁磊,在抵达乌镇后,由于围堵的媒体记者过多,丁磊一度无法办理酒店入住,他本想直奔厕所,最终因为媒体一路跟随,只好坐摆渡车“逃跑”。

张朝阳则在直播软件上和网友分享了乌镇美景,早上8点起来,进行了全英文直播。

500

3日晚,丁磊饭局照常举行。参与人有丁磊、马化腾、雷军、刘强东、王兴、程维、杨元庆、李彦宏、张磊、张亚勤、田溯宁、龚宇、张朝阳、余承东、沈南鹏、姚劲波、沈向阳、周鸿祎等。

500

雷军与余承东相互敬酒的照片也是出自这场饭局。

500

刘强东西装革履出现在丁磊饭局,找了个招呼之后匆匆离去。

500

而在丁磊饭局之后,还有第二场局,由刘强东和王兴组局,人称“东兴局”。从参会者可以看出,“东兴局”实际上又是一次“腾讯系”的聚会。

500

此外,姚劲波在4日晚上做东,组织了第三场饭局。唱吧创始人兼CEO陈华、链家董事长左晖、知乎创始人兼CEO周源、周鸿祎、程维、猎豹移动CEO傅盛等参与了这次饭局。

500

第五届:产业互联网崛起,饭局冷清

第五届大会在2018年11月7日至9日举行。来自76个国家和地区的政府代表、国际组织代表、中外互联网企业领军人物、知名专家学者等约1500名嘉宾聚集乌镇,围绕“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主题进行探讨交流。

2018年的互联网大会明显冷清了许多。

作为向来在媒体上露面颇多的京东掌门人,刘强东当年现身频率已经大幅降低。这一切源于9月初,刘强东因涉嫌“构成犯罪的性行为”在美国明尼苏达州被逮捕,虽被释放,但“性侵风波”影响不断,刘强东在公众心中搭建出的“五好”形象也在逐渐崩塌。

2017年,摩拜CEO王晓峰在第四届互联网大会上意气风发,在数场论坛大谈共享单车行业的未来,称共享单车带来了新出行时代。但仅仅一年之后,共享单车一词在互联网大会上已无人提及,而王晓峰也不再是摩拜的CEO。

500

2018年4月,深陷挪用押金风波和巨额亏损境况的摩拜,被美团点评以27亿美元的价格收入囊中,而在交易中投了反对票的王晓峰也宣布因个人原因辞任CEO一职,仅担任摩拜顾问,从此再无他的相关任职消息。

拼多多创始人黄峥第一次参加了互联网大会,并发表了演讲。自2018年以来,拼多多犹如一匹黑马杀入电商圈,并于2018年7月登陆美国纳斯达克。即使经历了假货风波、山寨商品、劣质纸尿裤等舆论重压,但它依旧越挫越勇。

在这次会议上,越来越多的公司、大佬开始接受并谈论“产业互联网”、“工业互联网”、“互联网下半场”。或许是因为正在对公司进行大手术,马化腾仅公开演讲与论坛,就参与了5场。相比之下,马云在临退休之际,一场公开活动都没有。

与各种会议相提并论的,是每年例行的中国互联网大佬的饭局,不过与往年不同,这一年的饭局相对比较冷清。11月6日晚,马云、周鸿祎、丁磊和张朝阳齐聚河畔,喝着黄酒谈起了当年的西湖论剑,以及金庸的思想对互联网行业的影响,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正式饭局的照片。

500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在商场上,这个江湖更为多彩,也更为凶险。在这些饭局中,很多人都是竞争对手。刘强东和丁磊、雷军和余承东、丁磊和张朝阳、王兴和程维………对这些关系复杂的大佬来说,乌镇会议恐怕是他们一年当中为数不多可以像朋友一样聚在一起的机会。

八卦或许也正是互联网大会的另一魅力所在,通过这些有趣的细节和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你可以窥视互联网江湖的演进和变化。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