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为什么必须坚持说“中国古代没有科学”?!----兼与中科大胡不归商榷

                                            一

“中国古代没有科学”,这是前一段时间在观察者网上非常热门的一个话题。本人很荣幸作为支持者的代表,与网友们进行了热烈而深入的讨论。

近日,知名博主中科大胡不归在“谈四大发明(二)”中认为,说中国古代没有科学,是对于“科学”的要求过高了。总之,他认为,中国古代还是有科学的。

虽然袁博士是中科大知名学者,有着非常深邃的物理化学造诣,但是,我不得不指出:他对于科学的观点,仍然是过于浅薄了!

因为他并不清楚:中国古代传统文化,与科学是格格不入的!---这里必须强调一点:中国古代没有科学,并非中国人脑子笨!!而是我们老祖宗一直认为,科学根本不重要!搞科学的人,都是吃饱了撑的!

而西方人---古希腊人发明了科学,也并非他们脑子比中国人聪明,而是文化、环境、历史传承等等使然!

为什么我要说袁博士对于科学的观点过于浅薄呢?

我们不妨问一个关键问题:我们知道,现代科学是西方发展出来的;而如果假设西方人至今仍然没有发明出来科学,那么,仅仅依靠我们中国古人,能不能独立发展出来科学?!

答案是非常残酷的:不可能!

有人说,如果中国古代没有科学,那么西方古代同样没有。

错了!西方古代---古希腊,就有真正现代意义上的科学范本---《几何原本》!

而它所创立的逻辑推理体系----公理化体系,成为了近代科学几乎所有科学的楷模!

是的,作为人类最伟大的古代文明之一,我们取得了可以说是在古代登峰造极的成就!其他任何古代文明,都无法与中华文明的成就相媲美!

但是,唯独科学,却是我们文明的极大痛点!

我们确确实实有某些科学的萌芽,但是,任何科学萌芽通向成熟的道路,都被我们的古代文化堵死了!

于是,我们就需要仔细分析:到底什么才是核心意义上的科学?最初的科学是从哪儿来的?为什么西方(古希腊)能够发展出科学,而古代中国就不能够?!还有,今天看来如此重要的科学,为什么我们的老祖宗就认为不重要,甚至认为是吃饱了撑的?!

                                                二

先说第一个问题:核心意义上的科学,到底是什么?

袁博士认为,科学是对自然规律的认识,是原理,而技术是对原理的应用。

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袁博士认为,中国古代是有科学的。顺便补充一句:他认为,四大发明不是从原理出发设计出来的,所以,它们不是科学,都是技术。

从袁博士对于科学的定义出发,得出中国古代有科学,确实顺理成章。虽然古人对于自然规律的认识不可能非常深刻,但是,有一定水平的认识,则是毫无疑问的。

我们的问题是,如果把科学比作一棵自然成长的大树,那么,既然古代中国与古希腊都有科学的萌芽,那么,一个自然而然的推论就是----古希腊发明了科学,古代中国也应该能够发明出科学来!因为,同样的幼苗,自然应该长成同样的大树。

但是,众所周知的历史事实是---只有古希腊产生出了现代意义上的科学成品---《几何原本》,而包括古代中国在内的其他所有古代文明,都没有产生出这样的成果!而现代科学,我们知道,就是在古希腊科学基础上,长大成人的。

现在,袁博士需要来解释一个问题:为什么同样都是科学的萌芽,只有古希腊才产生出了科学成品《几何原本》,并且在以后培育出来近代科学,而我们中国古代---还有其他古代文明,都没有能够取得这样的成就?!

答案其实很简单----袁博士对于科学的理解,过于表面化,过于肤浅了!

他所认为的那种肤浅的科学,古代确实到处都有。

但是,真正深刻的科学,核心意义上的科学,在古代,只有古希腊才有!

为什么会这样?

这就需要寻找这种科学的起源。

尤其关键的,是《几何原本》的起源!----这样的科学孤品,为什么会在古希腊产生?!

                                            三

当我们寻找到科学的源头,发现了下面的故事之后,你的第一个念头一定是:还是我们古人说得对---古希腊人,就是吃饱了撑的!

先看第一个故事。一位年轻人向《几何原本》作者欧几里得学习几何学,问及几何学的用处,欧几里得勃然大怒:“给他两个钱,赶紧让他走,居然想跟我学有用之学,谁不知道我的学问是完全无用的!”

再看第二个故事。

古希腊人芝诺想证明“运动是不可能的”,他提出了如下的运动悖论。

第一个悖论叫“二分法”。他认为,从A点到B点的运动是不可能的,因为,为了由A点到达B点,必先到达AB的中点C;为了到达C点,必先到达AC的中点D;为了到达D点,必先到达AD的中点E......这样的中点有无穷多个,找不到最后一个,因此,从A点出发必须要迈出的第一步根本迈不出去。

芝诺采用的是证明的方法,结论与我们的经验常识相反。我们中国人很容易认为,这种背离生活常识的东西,只是一种廉价无聊的诡辩,不值得重视。但是,希腊人却认为,结论是否荒谬并不要紧,关键是论证是否合乎逻辑,符合理性的推理规则。如果论证有问题,自然应当放弃;如果论证没有问题,那就不能轻易放弃,相反,要追究我们的常识是否出了问题。

看看,这是不是典型的神经错乱?

然而,《几何原本》这样的巨著,显然能够证明:欧几里得不是神经病人!

而事实上,上面的芝诺悖论提出两千多年,一直没有被忽视,一直被讨论,因为它涉及到非常深刻的无限问题。这样的讨论,对于微积分的发展,起了巨大的推动作用。

看到这里,你不得不承认:我们确确实实低估了古希腊人!

如果你想理解为什么古希腊人与我们如此不同,请看我的帖子《中华文明与西方文明,为什么如此不同?》

现在,我们需要搞清楚:古希腊人这种深刻的科学,到底是什么?

                                          四

我们知道,对于人类社会来说,任何思想的出现,都是为了满足当时当地人们的需要。

因此,我们才对于欧几里得的勃然大怒,感到匪夷所思----他的学问,居然是完全无用的!

这样一位著名学者,居然做的是无用的学问,而且还显得理直气壮!

而更加让我们匪夷所思的是,这是古希腊科学界的主流共识----真正的知识,就应该是完全无用的!

必须指出的是,这样的共识,只有古希腊人才有!其他所有的古代文明,都和中华文明一样,秉承“有用的才是有价值的知识”的观点。

而只有古希腊人才发明了科学这样一个事实,让我们非常有必要认真思考:古希腊人,为什么会这样想?

如果你读了上面提到的我的帖子,就会明白:对于商业文明,自由是人之为人的根本标志。而古希腊人认为:获得了“知识”,也就是获得了自由---你也就成了自由人。

这里的知识,之所以加引号,是因为它有特定的含义:它并非普通的知识,而是内在的、永恒的、高端的典范知识!

这样的“知识”,就是古希腊的科学!也就是今天科学的源头。

那么,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知识”呢?

简单地说,就是“无用”的知识。

为了生活之必需,不是最高的“知识”,只有那些为了消磨时间,既不提供快乐也不以满足日常所需为目的的知识,才是科学!这样的知识,可以称之为“纯粹的知识”。

在古希腊,这样的科学“知识”的典型,是哲学与数学(特别是几何)。

为什么希腊学者那么强调自己知识的非实用性呢?因为任何知识,如果是达到某种目的的工具,也就不是自由的知识;学习这样的知识,就无法塑造自由的心灵!因此,希腊人强调为学术而学术,为知识而知识。

我们中国人都知道“一切知识来源于实践”,因此知识肯定是有用的。那么,希腊人所崇尚的无用的知识,如何可能成为知识呢?希腊人的回答非常特别:一切真知识,必定是出自自身的内在性知识,来自外部经验的,不算真知识,只能算是意见。  

古希腊人别出心裁,提出知识的本质是非经验的。这样的知识,就是他们的真知识---一种独具特色的演绎科学知识。

简单地说,演绎科学的特点是:注重知识内在的逻辑性,通过严密推理,从前提得出结论。《几何原本》则是演绎科学的完美典范!

而演绎科学体系,爱因斯坦称之为形式逻辑体系,在2000年之后,成为了现代科学的两大基础之一。

                                       五

现在我们可以回答前面的问题了。

之所以说只有古希腊有科学,就是因为,只有他们,才发展出来了演绎科学体系!---也就是成熟而严密的形式逻辑体系。

之所以说中国古代----包括古希腊之外的所有古代民族---没有科学,就因为,我们都没有演绎科学体系!

有了这样一个体系,科学的幼苗,会自然成长为大树----《几何原本》就是最好的例子。

而没有这样的体系,就永远只能停留在幼苗阶段,永远长不成大树!

之所以要说袁博士对于科学的理解过于浅薄,就是因为他没有看到逻辑推理体系对于科学成长的巨大而且无可替代的价值!

之所以说中国古代根本发展不出近代科学,就是因为中华古代文明中,根本没有演绎科学这样的基因!

如果说古希腊人的理想是培养出自由人,那么,我们中华古人的理想,则是培养出“仁人”。

而为了成为自由人,古希腊以柏拉图为代表的精英们,对于演绎科学体系,进行了孜孜不倦、持之以恒、近乎狂热的宗教般的研讨,从而为今天的科学大厦打下了最坚实的基础!

而培养仁人,显然不需要完全无用的演绎科学体系!

我们古人的实用主义,让中华文明登上了古代世界的巅峰。

但是,我们的过于实用主义,则让我们与科学无缘!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