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在现实与虚拟之间

作为半个米兰·昆德拉爱好者,我一向认为现实生活与虚拟作品要区别对待。我很喜欢他把小说归结为“道德审判被悬置的疆域”的概念——“悬置道德审判并非小说的不道德,而是它的道德。这道德与那种从一开始就审判,没完没了地审判,对所有人全都审判,不分青红皂白地先审判了再说的难以根除的人类实践是泾渭分明的。”

500

上一段引文出自米兰·昆德拉《被背叛的遗嘱》,这本书很值得一看

把他描述中的“小说”换成“游戏”也一样适用,通俗来说就是,虚构作品就要当虚构作品来对待,动不动用现实道德准则对它品头论足,批评它“三观不正”是不合适的。

大多数时候,我都会坚持自己的观点。因为我们游戏玩家——同时也包括一部分电影、电视剧、漫画、动画观众——在这方面吃过的亏实在太多,只要随便想想,就能举出不少例子。直到现在,“血腥暴力引诱青少年犯罪”之类的大帽子都悬在游戏头上,没法完全摘掉,也难怪玩家们旷日持久地呼吁“管管孩子,救救游戏”了。

500

我们很多时候都会发出这样的感慨

不过,偶尔换个角度看,游戏当然不可能是“100%虚拟”。有些游戏可能是这样设计的,但在玩法、故事、细节方面也不可能与现实完全脱节。那些原本就脱胎于现实的游戏,就更是如此。

我最近就有这样一次经历。

上周六,我乘公交车出门。坐我旁边的是一家人:外婆、妈妈,带着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小女孩相当听话,不吵不闹,外婆和妈妈也很有耐心,3个人欢快地聊着“闺女喜欢蜘蛛侠”“找个时间去看《玩具总动员4》”“晚上吃什么水果”之类的话题。

公交车开过几站,又上来一家人,这次是奶奶、妈妈和小男孩的组合,奶奶拎着个小包,妈妈推着童车。上车不久,乘务员提醒她们“把孩子抱起来,免得刹车危险”,但孩子奶奶坚称“没事”,乘务员也只能作罢。

这一家坐在小女孩一家正前方,两家人自来熟地聊了起来。

首先,两个老人按照彼此的知识结构,从公历、农历、虚岁、实岁、星座、属相方面计算了孩子的年龄,答案是:小女孩3岁7个月,小男孩3岁半。

两个孩子年龄相仿,可说的就更多了。小女孩妈妈轻轻拍了拍女儿:“快给弟弟念首诗!”

小女孩抬头看了看她妈,一字一句地念了起来:“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

念完一首诗,妈妈又鼓励她:“最近幼儿园是不是学了首新歌?给阿姨也听听吧。”

小女孩点了点头,唱起一首儿歌。我没太听清歌词,但还算好听。

“我这个闺女经常代表幼儿园表演,”她一边唱,她妈妈一边说,“平时还特别喜欢学习,大人都没教过她,她就自己去看书了。”妈妈顿了顿,目光转向童车里的小男孩:“弟弟上的哪个幼儿园?”

“就是××,主要是离家近。”小男孩妈妈微笑着回答,拿出包里的零食分给小女孩,“我们家孩子比较有个性,老师小朋友都喜欢他。”

我掏出手机,按照她说的那个幼儿园名字查了一下,关键词大多是“难进”“必须托关系”。

此后两家人聊天的内容也都围绕着孩子,一边是“外语最好从小开始学,我们家孩子已经上了半年英语班”,另一边是“多出国长长见识更好”;一边说“我孩子有某某特长”,另一边就用“我们不给孩子太大压力,反正家里几套房,他开心最重要”来回应。你来我往,好不热闹。

不知为何,我总觉得这个画面有点儿熟悉。过了一会儿,恍然大悟——这不就是《中国式家长》里的“面子对战”吗?

500

“面子对战”看来是源于生活啊

我当然玩过《中国式家长》,对“家长用孩子特长与讨厌亲戚对战”也不陌生,但说实话,虽然家长互相攀比孩子是常见现象,不过游戏中的处理搞笑又夸张,一般笑一笑也就过去了。在现实生活中相遇,而且双方都是陌生人,突然遭遇这么一场对战,还真的让我有些猝不及防。

如果要我从这件事里总结一些什么,三言两语恐怕很难说得清楚。直观地看,或许“拿孩子显摆面子”是家长们的自带技能,不仅限于亲戚之间,哪怕是陌生人,也能自动开启——这是我们都十分熟悉,还很有可能从小到大都“深受其害”的。但换个角度,也不能说这些攀比孩子的家长有多少主观故意的成分——虽然养孩子并不像养宝可梦那样生来就是为了对战,但为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他们确实会去做自己能做到的一切努力,哪怕孩子并不喜欢,哪怕会成为家长和孩子矛盾的源头。

现实是现实,虚拟是虚拟,至今我仍然坚持这个观点。不过在某个瞬间,公交车上的这个场景确实和我电脑屏幕里的画面重叠在了一起——我不会说它一定代表了什么意义,但它确实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在现实与虚拟之间,游戏成了一个暧昧的领域,这种暧昧只有玩过游戏的人才体会得到,游戏的真实某种意义上反映了现实的荒诞,而我们每个人每一天都生活在其中。

500

游戏可以多周目,现实当然不行

这个故事的结局或许也可以成为《中国式家长》的一个注脚:过了几站,小女孩一家先下了车,等到车门关上,再看不到她们的影子,小男孩的奶奶撇了撇嘴,说:“这小丫头长得也太难看了,还不如我家××高,会背个古诗、唱个歌有什么好显摆的。”

全过程中,小男孩始终安静地坐在童车里,没有说过一句话。

免责声明

风闻热评

因为奢侈品关税跟朋友杠起来了,求大佬帮助
左千户 :

槽点太多都不知道怎么说了。
1,中国没有奢侈品关税这个税种,奢侈品的关税率也不是很高,因为奢侈品跟普通消费品的差别在价格上,海关的关税是根据商品品类的定价的,而不是根据价格,比如路易斯威登的包,关税率就是6%,不管你的价格是多少。
2,中国关税的计税标准是进口成本,跟市场销售价格无关。也就是说某种产品,进口成本是100块钱,市场价格卖10000,关税是那100块的6%,就只有6块。这种定价方式在进口产品中是经常事,比如红酒,80%以上的红酒进口价格是1到3欧元之间,但市场销售价格在200-5000都有,所以对于进口商来说,关税的成本几乎是忽略不计的。所以用关税控制你认为的奢侈品其实没啥效果。
3,真正能起到奢侈品高关税作用的应该是消费税,这是独立于关税和增值税之外的一种进口税,一般用于酒类,化妆品等,但由于计税的依据还是进口成本,所以也起不了太大作用
4,关税的设定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决策过程,可能一个国家最强的经济人才每天996也想不明白的。如果简单的认为降低关税就能让老百姓达到最高的生活标准,我记得有两个政权这么干,一个是国民党,已经丢了江山,另一个是墨西哥,变成了贩毒国家。
5,你们最大的错误是压根不知道什么是奢侈品,路易斯威登和古奇的包说不上是什么奢侈品,真正的奢侈品是教育,健康,医疗,这在国外都是天价的,是真正的贵族产品。奥巴马在当选总统前三年才还清助学贷款,你比奥巴马早还完助学贷款,不是你比奥巴马优秀,只是因为你是中国人。

199
全部热评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