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老区”政治僵局,墙头草玩脱了!

法国当地时间20时,北京时间8日凌晨2时,法国国民议会第二轮投票结束。

据法新社消息,左翼“新人民阵线”在选举中获胜,赢得了577个席位中的182个席位。马克龙领导的“在一起”联盟位居第二,赢得168个席位。马琳娜·勒庞领导的极右翼“国民联盟”只赢得143个席位。剩余席位由其它小党瓜分。

500

马克龙赢了,因为他的政治战术成功阻止了极右翼成为议会绝对多数。

马克龙输了,因为由共产党、社会党组成的左翼联盟成为了赢家。他同样也不希望极左翼成为总理。

500

马琳娜·勒庞在第一轮选举之后,本打算开香槟的。

然而,她现在只能咬牙切齿地宣布,“我们的胜利只是被推迟了”。

勒庞志在总统大位,或许在2027她将成为法国“女王”。

500

左翼联盟领袖梅朗雄在胜选演讲中强烈暗示马克龙任命他为总理,“总统有义务要求NFP(新人民阵线)运营国家,左翼联盟做好了执政准备。”

如果梅朗雄成为总理,那么,法国会出现很多问题,毕竟一辆车不能由两个人操作方向盘驶向不同方向。

比如说,梅朗雄政府要立刻承认巴勒斯坦国怎么办?

500

马克龙还在挣扎,他想保住小鲜肉阿塔尔的总理职务(已递交辞呈,马克龙未批准)

但马克龙又不能公开拒绝任命梅朗雄,爱丽舍宫称,“根据法兰西共和的传统,总统将等待新一届国民议会的组建,然后再做出必要的决定。”

注意,这里说的是“根据传统”,而不是“根据法律”。

也就是说,“新人民阵线”的领导人不是法定的总理人选。

这与刚刚结束的英国大选(工党执政)并不一样。

然而,法国潜规则是总统只能任命多数党领袖为总理,以表示对民意的尊重。

梅朗雄已拒绝与马克龙进行谈判,虽然两人在共同阻击勒庞时成为“战友”,但现在则成了“敌人”。

法国正陷入政治僵局之中,哪怕是总理人选确定了,僵局还将继续存在。

马克龙决定解散国民议会, 提前大选,他的如意算盘是:

一、“在一起”联盟拿下289个席位(绝对多数),议员一届5年,他可以稳稳掌权至任期结束。

二、“在一起”联盟成为国民议会相对多数,他也可以任命自己党派的总理,虽然施政不那么顺畅,但问题不大。

他认为法国人会被极右翼所吓住,有机会一举扫除极右翼在议会中的势力。

于是他豪赌了一把,结果6月30日的第一轮选举就让他输到只剩内裤,反而是“国民联盟”最有可能拿下289个席位。

为了挽回危局,法国中间派在第二轮退选,动用所有宣传工具,呼吁选民抵制极右翼,连球星姆巴佩都出来帮忙喊话。

当法国人只剩下左或右可选时,中间票都投给了梅朗雄阵营。

这就是马克龙想跟梅朗雄谈判的本钱--我帮了你。

但从历史上来看,马克龙欠梅朗雄的更多。

2017年、2022年总统大选,在马克龙与勒庞PK时,排名第三的梅朗雄都是呼吁支持者将选票“转让”给马克龙,以阻止极右翼上台。

梅朗雄拒绝跟马克龙谈判,因为是马克龙欠他的,而不是他欠马克龙。

法国这十几年来,政坛上就是马克龙、勒庞、梅朗雄在唱主角,他们分别代表了法国三大群体:墙头草、极右、极左。

极右与极左,尽管在一些问题上立场一致,比如,退出北约、独立自主……但它们在政治上水火不容,有点像当年的德国纳粹与共产党。

反而是墙头草大获其利,只要到了PK阶段,极左总会“让票”给墙头草。

这次国民议会大选,只不过是墙头草“让票”给极左罢了。

如果你觉得法国选举烧脑,了解这一点就对理解法国政局很有帮助。

实际上,墙头草是最遭人唾弃的,中间路线能唱的戏越来越少。民主选举,已变成了单纯的战术攻防战。

政治僵局将导致政权瘫痪,势均力敌的三种政治力量朝着三个方向拉扯法国。

这是戴高乐将军建立法兰西第五共和国时没有想到的局面。

500

二战之后,法国建立了第四共和国,在制宪会议选举时,法国共产党一举拿下500多万张票,以26.1%支持率成为议会第一大党。

但法共不能执政,因为美国反对,这就叫民主选举。

1946年开始,“法四”所谓的议会共和制,党争不断,政府就跟走马灯似地在换总理,而第一大党共产党只能坐着看。

这种畸形的体制令法国寸步难行,戴高乐将军实在忍不了,1958年他给法国人一个选择:要不把权力交给我,要不继续烂下去。

法国选择了戴高乐,修宪后,建立了半总统半议会制。

但戴高乐实际上是“大总统制”,他有解散议会的权力。

法国总统拥有任命高级官员,签署法令,军事权和外交权,还拥有任免总理、举行全民公投、宣布紧急状态等非常权力,总理只是他的副手。

“法五”让法国的发展走上了正轨。

由于总统权力加强,能确保每一届政府的稳定。因此“法五”是大革命以来,最稳定的法国政权。

但后来,法国玩脱了,议员们要限制总统权力,将一届七年任期改为五年,又扩大了总理权力,出现了“左右共治”局面。

如果这次是勒庞获胜,马克龙就要“左右共治”。

然而,如果梅朗雄成为总理,马克龙也要“左右共治”。

为什么总是“左右共治”?

因为对墙头草来说,在右的面前,它就是左;在左的面前,它就是右。

现在,马克龙唯一的办法是制造左翼联盟分裂。

左翼联盟“新人民阵线”是在2022年4月组建的,包括社会党、法国共产党、欧洲生态-绿党以及梅朗雄领导的“不屈法兰西”,当时梅朗雄输掉了总统选举。

“新人民阵线”的政治目标是通过选举,成为国民议会绝对多数,迫使马克龙任命梅朗雄为总理。

500

因此,联盟口号就是“让梅朗雄成为总理”。

通过一年多的努力,“新人民阵线”虽然没能成为绝对多数,但已经成为相对多数。

梅朗雄想凭借相对多数成为法国总理,左翼联盟必须保持团结,才能迫使马克龙做出让步。

但左翼联盟有个漏洞,就是绿党。

500

绿党领袖桑德琳·卢梭在2月份就开始背刺梅朗雄,她指责梅朗雄不够重视LGBT群体,她呼吁重建“左翼联盟”。

她已经公开反对由“极左”的梅朗雄出任总理,这是马克龙希望看到的。

也就是说,梅朗雄能否实现“让梅朗雄成为总理”口号?关键在联盟内部。

梅朗雄成为法国总理对中国是明显有利的。

一、他长期且明确地反对法国政客插手台湾问题,他说台湾就是中国的一个省,任何人无权去干涉中国内部事务。

二、他反对法国及欧洲追随美国,法国应当发挥自身力量与中国建立紧密关系。

三、法国应当退出北约,不要再成为战争机器的一部分。

但梅朗雄肯定不受美国的欢迎。

在法国,比起勒庞来,大资本家更害怕梅朗雄,而马克龙的中间派一直是代表大资产阶级利益的。

马克龙想要化解政治僵局,让步是必然,总理只从左翼联盟产生,但人选具有极大的不确定性,未来三年,法国也必然陷入政治困境。

500

梅朗雄的“不屈法兰西”还不如与法国共产党单独建立左翼联盟,甩掉绿党,在2027拼个死活。

法国人早晚要在极左与极右做出选择,跟着墙头草只能是混吃等死。

马克龙当然可以不按照潜规则办事,执意让阿塔尔干下去,但这样的话,法国社会就会爆炸(听说已经开始爆炸了)

500

500

巴黎警察忙死了,这派烧自行车,那派烧小汽车,好不热闹。

“大总统制”被搞成这样,戴高乐的棺材板恐怕是摁不住了。

离巴黎奥运会开幕只有不到20天了,希望老区人民发扬风格,让奥运会顺利进行吧!

千万不要把断头台搬出来。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