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亿首富,大溃败!

又一资本大鳄,遭遇大溃败。

6月21日,A股开盘后,鹏都农牧股价一度暴跌、跌停,截至当日收盘,股价略有回升,现报0.74元,这已经是连续13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1元,全年累计跌幅超53%,最新总市值缩水至47.17亿元。

500

意味着,昔日资本大鳄——“鹏欣系”或将迎来第一只退市股。

6月19日晚间,鹏都农牧发布公告提示存在可能因股价低于面值被终止上市的风险。

“鹏欣系”在资本手段非常激进,通过疯狂加杠杆在短短十年间打造了一个资产规模超600亿元的“资本帝国”,“鹏欣系”旗下4家上市公司——鹏欣资源、鹏都农牧、国中水务及润中国际控股。

“鹏欣系”掌舵人——姜照柏一度登顶江苏南通首富。据《新财富》杂志公布的“新财富500富人榜单”,姜照柏和兄弟姜雷的财富在2016年达到200亿元,为上榜以来最高,排名第92位。

据公开资料介绍,姜照柏,生于1963年,于1988年创立了上海鹏欣(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鹏欣集团”),其第一桶金来自于房地产行业。

震动市场的“鹏欣系”

早在2008年,姜照柏便开始涉足资本市场。当年12月,鹏欣集团大举进攻,成功收购了A股上市公司—中科合臣(现名为“鹏欣资源”)控股股东合臣化学70%股权,间接控制了中科合臣34.24%股份,成为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此后,姜照柏控制下的中科合臣通过收购海外矿产等动作,成为“鹏欣系”矿产资产的资本运作平台,并更名“鹏欣资源”。

2012年8月,姜照柏如法炮制,再度成功拿下了国中水务的实际控制权。

据当年公告显示,鹏欣集团以2.41亿港元认购国中水务间接控股股东国中控股的7.09亿股配售股;2013年7月,鹏欣集团再度收购国中控股16.99%股权。此次交易后,姜照柏成为润中国际控股实控人,并间接控制了国中水务。

姜照柏的资本野心并未就此止步。后续便是本文的主角—鹏都农牧。

2013年7月,鹏都农牧前身—大康牧业启动50亿元定增计划;2014年4月,大康牧业完成增发;同年5月,大康牧业每10股转增5股方案实施,实控人变更为姜照柏。

2020年,大康牧业更名“鹏都农牧”,业务逐步由单一的生猪养殖销售拓展为乳业、牧业、农资与粮食贸易等领域。

一系列资本运作,姜照柏的“鹏欣系”一度震动市场。“鹏欣系”的商业版图涵盖了大农业、大资源、大健康,旗下拥有鹏都农牧、鹏欣资源、国中水务、润中国际控股(港股)4家上市公司。

“鹏欣系”的资产规模在2012年到2022年间迅速扩张,从不到百亿元“膨胀”到超600亿元。

但通过资本腾挪形成的“鹏欣系”,终究是空中楼阁,没有核心竞争力。

一旦外部环境巨变,高杠杆便会迅速拖垮上市公司的经营,鹏都农牧便是惨烈的案例。

突然暴雷

鹏都农牧是“鹏欣系”三家A股上市公司中整体规模最大的公司。相较于2022年,2023年鹏都农牧各财务指标急剧下滑。

据年报显示,2023年,鹏都农牧实现营业收入174.49亿元,同比下滑10.15%;扣非后净亏损8.67亿元,同比下滑4010.48%,为2019年以来首次大额亏损。

值得一提的是,鹏都农牧2023年的境内业务毛利率出现负值,为-43.24%,同比下降45.08%。公司在财报中也未就境内毛利率大幅降低一事作出说明。

鹏都农牧业绩暴雷直接引起市场震动,监管部门迅速行动。

深交所火速下发问询函,直指鹏都农牧2023年的亏损原因、境外收入和存款真实性等情况。

资料显示,2023年鹏都农牧总收入的97.53%都来自境外业务。因此,深交所要求鹏都农牧说明境外业务主要销售国家、前五大境外客户的合作时间及销售内容、应收账款及回收情况。

同时,深交所还要求年审会计师说明对上市公司境外收入真实性、境外存款真实性及安全性所执行的审计程序及获取的审计证据、覆盖范围及比例,并提供结论性意见。

监管问询之下,鹏都农牧财报暴露出一系列问题。在回复问询时,鹏都农牧表示,按欠款方归集的期末余额前五名应收账款属于披露错误,并进行了更正。

500

同时,公司2023年年报中的“以公允价值计量的资产和负债”、部分财务报表项目注释及“关联方资金拆借”披露均存在错误,并遗漏披露部分信息。

随后,交易所、当地证监局向鹏都农牧及公司相关负责人下发的监管函。

值得注意的是,“鹏欣系”正呈现全面崩塌的态势。旗下三家A股公司2023年扣非后净亏损合计达9.64亿元。而在港股上市的润中国际控股尚未披露2023年年报。但在近三年的报告期内,这家公司从未实现过盈利。

2022年,鹏欣资源、国中水务也均出现大额亏损。其中,鹏欣资源归母净利润亏损6.23亿元。

大举套现跑路

全面崩塌的背景下,姜照柏的大手笔减持,正成为市场热议的焦点话题。

回顾此前,2021年,鹏欣集团向西藏信托(代表西藏信托—云峰13号单一资金信托)转让所持公司股份3.7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9%,作价为10.34亿元。

2022年6月,鹏欣集团又向昆明产投出让7.77%的股权,交易价格为13.55亿元。

同时,“鹏欣系”在二级市场中也持续抛售了大量股份。

据不完全统计,“鹏欣系”多次减持鹏都农牧股份,累计套现金额达到35亿元。

大举套现的同时,“鹏欣系”还在二级市场大举增发融资。

据Wind数据显示,“鹏欣系”旗下3家A股公司通过花样繁多的资本运作,从资本市场募资接近百亿元。而过去十多年,3家A股公司合计分红仅有1.43亿元。

面对退市危机,“鹏欣系”象征性地宣布:增持。

今年5月28日,鹏都农牧公告称,为提振投资者信心,切实维护中小股东利益和市场稳定,公司控股股东鹏欣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于2024年5月28日起5个月内以自有资金或自筹资金增持公司股份,本次增持股份总额不低于公司总股份的 1%,不高于公司总股份的2%。

5月31日,鹏都农牧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鹏欣集团的一致行动人西藏和汇于5月30日至5月31日累计增持公司股份838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31%。

但从二级市场的表现来看,增持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当前,留给姜照柏的时间或许不多了。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