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一旦提出问题,美国就会去解决提出问题的人,而且确保他们都是“自杀”

美国人太喜欢“自杀”了。

只要查出点什么、透露点什么、知道点什么内幕,当了个什么“吹哨人”,最终的结果好像都免不了“自杀”。

这位波音老员工、“吹哨人”约翰·巴尼特死之前,其实是叠过甲的,据美国广播公司(ABC)报道,一位巴尼特的密友在采访中透露,巴尼特生前曾向她表示“如果我出事,我肯定不是自杀的”。现在美国人都习惯了,说点什么之前,都要强调自己“不会自杀”。

500

500

500

在巴尼特死亡的前两天,他还接受了波音律师约7个小时的质询。死亡的时候前一天,他又与自己的律师进行了一天的质询,没有任何迹象显示他有轻生的倾向。

“巴尼特正为诉讼案件作证词,该案终于接近尾声,”巴尼特律师指出,巴尼特“精神状态非常好,非常期待将人生的这一阶段抛在脑后,继续前进”,“我们没有看到任何迹象表明他会自杀,没有人相信这一点”。

根据警察的报告,当时“巴尼特右手拿着一把银色手枪,手指仍扣在扳机上,右太阳穴有明显枪伤”……“想要完成这一动作,似乎并不难”。是的,完成这个动作不难,美国还有更多高难度的自杀,比如那个萝莉岛主爱泼斯坦,在监狱里用毛巾拧断了自己的脖子,比如那个闯进国会山打卡自拍的红脖子,回家后用自动步枪冲自己的胸口打了八枪,都是高超难度的技术活儿,一般人做不到。更离谱的是——2020年参与处置国会山事件的4名警察,也“自杀”了。

500

500

500

当然,最离谱的当属克林顿的高级顾问米德尔顿之死。

2022年5月,克林顿的前高级顾问马克·米德尔顿“自杀”,9个月后,阿肯色州佩里发布了一份报告称,事发当天,米德尔顿从家中出发,到了30英里外一个从未去过的农场,他在树上上吊,然后又用猎枪射中自己的胸口。警方调查分析:“他找到了一棵树,在那里拉了一张桌子,随后站到桌子上,把脖子吊在了电线上,然后用猎枪向自己的胸部开枪……”

500

自杀是美国的传统文化,哪怕基督教的教义规定了不能自杀,人们还是会前赴后继地“自杀”,自杀的手段也是五花八门多种多样,有脑袋上开六枪的、有背后开七枪的、有酒店里给自己注射胰岛素的、有塑料袋套脑袋给自己灌氦气的、有举重把杠铃压到自己脖子上的、有套在麻袋里把自己埋在沼泽地里的、有在监狱里用毛巾把自己脖子扭断的、有一边上吊一边冲自己开枪的……然后警察判定为“自杀”,最后亲属还会“保证”他一定是自杀的。

不要笑美国“活儿糙”,我们要对美国这种视人命为草芥、杀人如杀鸡、撒谎不脸红的作风保持一点点敬畏,他们是真的丧心病狂还不要脸。

62岁的巴尼特在波音工作32年,2017退休后,他对波音公司展开了长期的法律诉讼。他指责波音在飞机上“偷工减料”,比如:“故意安装不合格的部件”、“供氧系统有缺陷”,“四分之一的呼吸面罩在紧急情况下“不起作用””、“公司忽视新飞机的质量问题”、“飞机的组装过程过于匆忙,导致其安全性受到损害,在多重压力之下,工人甚至会从废料箱中取出不符合标准的零部件,安装到正在建造的飞机上,以防止生产线上的延误”……

实际上, 波音的问题可能比巴尼特的控诉还要严重,2014年的报道——89项审核中,波音未通过率高达37%,737MAX的承包商工程师用门卡测机舱门密闭性,用肥皂水做润滑液,零件多出来只直接忽视……员工吸毒成瘾。

500

这些年波音的恶性事故层出不穷,2018年10月29日,印尼狮子航空的波音737MAX8飞机发生空难,189名乘客和机组人员全部丧生;随后不到五个月,2019年3月10日,埃塞尔比亚航空公司的波音737MAX8再次坠毁,157人无一生还……后来的各种调查也无疾而终,没有企业和人站出来承担责任。2024年以来,波音多次陷入航空安全风波。1月,阿拉斯加航空公司一架波音737Max系列飞机机身部分爆裂,这一事件导致机上数人受伤,并使得全美171架波音737Max9飞机停飞。3月,美联航波音客机又连续出现了包括引擎起火、轮胎脱落、滑出跑道、舱门掉落......在内的各起事故。

波音的问题是系统性问题,没有办法解决的,波音公司早就从美国高端制造业的代表,转型为一家金融导向的为高官的自我利益服务的“金融公司”。

波音公司的高层更关注他们公司的股价和自己的收入。一个工程导向的公司,开始逐步转变为一个财务驱动的公司。波音公司的老员工反映说,曾经一个班组15位质检员的配置,降低到只有一位;曾经有人提出问题就会解决问题的团队文化,变成“有人提出问题就会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波音过去几十年其实都没有推出什么新产品和技术,无非是把过已经使用了几十年的老机型修修补补。自2016年以来,波音发生了各种各样的空中事故,销量急剧下滑,波音为了维持股价,不得不大量回购,甚至借钱回购。每一轮回购,每一轮炒作,波音的总市值得到了进一步的拉升。比如说注销了5% 的股票,但是股价上升了10%,显然总市值就会上升。这样,管理人员的业绩考核就得到了全A,超额完成任务。奖金加分红,往往还有股权激励。以股权激励的名义。整个管理团队和董事会都成为了硕鼠,在把公司掏空。

资本巨头们以财会的眼光来看待业务,不赚暴利就等于白干。在金融化战略下,波音尽可能将产业链模块化分割,在全球范围内采购。美国保留设计、总装集成等少数步骤,这样的结果,就是印度大四学生就可以最终承包到安全代码的工作;能够从1数到16,就能进波音生产线工作。

所以,巴尼特这种“老波音员工”,实际上已经成为了波音的眼中钉、肉中刺。

在美国,是不能提出问题的。

500

一旦提出问题,美国就会动用它全部的力量,去解决提出问题的人,而且确保他们都是“自杀”的。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