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业帮再被传IPO,李彦宏何时能“摘果子”?

500

作业帮何时叩响“美股”大门?

作者 | 刘俊群

编辑 | 趣解商业

作为中国1600万名老师之一,25岁的黄婧玉老师属于一个相对小众的群体——“作业帮直播课”主讲老师。在2021年春节期间,她所在的“作业帮”平台推出了面向全国的免费在线直播课;2021年2月10日上午,报名参加直播课的学生人数达到了2000万。

这也是当年在线教育行业的一个缩影——用户数量激增,市场规模超千亿元。直到2021年5月21日,伴随着“双减”政策(即减轻义务教育学生作业负担、减轻义务教育学生校外培训负担)正式落地,在线教育行业的关键词从“烧钱”应声变成了 “转型”。

在“双减”政策出台的三年后,在线教育公司“作业帮”近日被曝已秘密赴美IPO。

500

图源:腾讯网截图

曾经拿到过迄今为止国内在线教育领域金额最大单笔融资(超104亿元)的作业帮,在“双减”政策后,业务已由最初专注K12在线教育,扩展至素质教育、职业教育,公司也尝试在直播、智能硬件、出海领域寻找第二增长曲线。随着在线教育行业日益“内卷”,如今再次被传IPO的作业帮,未来能否顺利上市?

01.脱胎于百度,如今秘密赴美IPO?

或许有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个中国在线教育品牌“作业帮”,竟是“脱胎于”百度。

早在2012年,百度开始在团购、文学、金融、医疗等垂直领域布局,并打造内容生态;2014年初,时任百度知识搜索负责人的侯建彬,孵化出作业帮项目。

“作业帮”起初是个定位于学习互助的UGC问答社区,但凭借“百度知道”的导流,很快积累了不少用户,后来上线了“拍照搜题”功能;凭借OCR识别、搜索方面的优势,作业帮拍照搜题的速度、准确率均高于同行。

500

图源:罐头图库

2014年底,侯建彬与百度董事长兼CEO李彦宏商量,决定将作业帮分拆出去。2015年6月,侯建彬带着40多个人和主打“拍照搜题”的作业帮APP,走出百度,并成立新公司——小船出海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作业帮运营主体公司,下称“小船出海”)。

当时,李彦宏通过北京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百度)间接持有小船出海45.97%的股份,为最大股东。但由于投票权的关系,李彦宏并不是作业帮的实际控制人。据“企查查”数据显示,2022年4月,小船出海的大股东从“百度”变更为“侯建彬”;侯建彬持股比例从此前的1.4%变更为53.8%,百度持股比例为46.2%,李彦宏间接持股仍为45.97%。

500

图源:企查查截图

不仅是“出身名门”,从资本的角度来看,作业帮也算是“生而逢时”,作业帮那几年堪称是在线教育界的“资本宠儿”。

在2015年从百度分拆出来,作业帮就拿到了红杉资本、君联资本共计2500万美元的融资。2020年12月,作业帮完成了E+轮融资,此次融资也是国内在线教育领域迄今为止金额最大的单笔融资,融资金额超1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04亿元);此轮融资的投资者,包括阿里巴巴、Tiger Global、软银愿景基金一期、红杉资本中国基金、方源资本等。

500

图源:微博截图

5年内,作业帮历经多轮融资,累计融资超3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20亿元);但其自完成E+轮融资后,再未公布新的融资情况。

直到近日,有媒体报道,作业帮已以保密方式申请美国首次公开募股(IPO);报道称,“作业帮目前正在与顾问紧密合作讨论潜在的上市事宜,预计最快可能在今年上市;此次IPO中,公司计划通过发行股票筹集的资金规模可能不到1亿美元”。

需要说明的是,“以保密方式申请IPO”指的是在向证券监管机构递交首次公开发行的申请文件时,企业可以选择不对外公开,由相关监管机构进行秘密审核,并提出问询意见,发行人可根据反馈意见修订草案;这期间涉及的所有问询、回复均不对外公开。

对于企业为何以保密方式申请IPO,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表示,“在IPO准备过程中,公司可能不希望公开其财务状况、业务模式、市场策略等敏感信息,以免给竞争对手或市场带来优势”。

此外,有业内人士表示,也可能是由于此前受到“双减”政策的影响,作业帮想“低调”上市。

但可以肯定的是,若作业帮成功上市,侯建彬将携手李彦宏共享“资本盛宴”。

02.拥抱AI,转型教育硬件

事实上,早在2021年就曾有作业帮“赴美上市”的消息传出;对此,作业帮回应称,公司没有明确上市计划,IPO没有时间表。

500

图源:微博截图

当时受“新冠疫情”的影响,让在线教育行业迎来了“意料之外”的爆发。据“中信建投证券”研究显示,新冠疫情下,在线教育在主要地区的渗透率从此前的不到20%,快速提升至接近100%的水平。

截至2020年4月,作业帮累计激活用户设备突破8亿,月活用户约1.7亿,员工数量近4万人。

狂奔之下,作业帮的转折点发生在2021年。随着“双减”政策的出台,整个在线教育行业猛踩“急刹车”,作业帮也受到影响。据媒体报道,受“双减”影响,作业帮被迫中止了IPO计划,CFO金秉也于2022年1月从作业帮离职,任期仅7个月。

“双减”政策出台之前,作业帮营收的重点还是来自于K12;“双减”之后,公司便将业务重心逐渐转向了素质教育、职业/成人培训、智能硬件等多个方向。

表现突出的当属作业帮的智能硬件业务。2021年,作业帮先后研发学习机、学习笔、AI学习桌、智能辅导机、儿童护眼仪等多个智能化教育硬件产品;2022年,作业帮以200多万的硬件出货量抢占了行业市场第一的地位。

500

图源:罐头图库

2023年年9月,作业帮发布银河大模型后,逐渐在智能学习硬件、智能教辅、教育数字化等业务场景开始应用;2024年,作业帮持续加码AI赛道,发布了光速写作、快问AI、柠咖相机等多款AI应用。

“在线教育行业经历了前两年的行业大洗牌后,目前市面上存活下来的基本上是一些不错的在线教育平台,其商业模式也越来越清晰。这次洗牌,对于数据能力、AI技术能力较强的企业来说,会是一个很好的发展机会。”艾媒咨询CEO兼首席分析师张毅表示。

但是,做智能硬件的在线教育公司不在少数,甚至在教育领域一众头部厂商早已抢滩研发大模型,并落地于智能硬件中。

2023年5月,科大讯飞发布星火认知大模型及应用成果,并应用于 AI 学习机 T20;同月,百度旗下小度融合“文心一言”,推出搭载小度灵机大模型的学习手机;7月,网易有道推出国内首个教育领域垂直大模型“子曰”,并于一个月后发布首款落地硬件产品——有道词典笔 X6 Pro,成为教育垂类大模型在教育智能硬件的首次落地。

500

图源:罐头图库

行业“内卷”之下,作业帮也要面对产品同质化的挑战。

在电商平台上搜索“学习机”,从产品功能来看,大部分AI学习机具备相似的功能,包括自适应学习、精准教学、AI互动等;但尽管不同品牌的AI学习机在某些细节上有所差异,总体上仍缺乏明显的差异化。

柏文喜表示,在线教育的可持续发展性取决于企业能否提供符合市场需求的高质量教育服务,能否建立起有效的商业模式,以及能否在合规的前提下进行运营。作业帮在营销方面也被不少家长、网友诟病。在小红书等社交平台上,不少网友吐槽作业帮存在电话骚扰、电话推销的问题。有网友表示,只是下载了App后开通VIP,从中午开始就陆续接到作业帮广告推销电话。

500

图源:小红书截图

“这可能与在线教育行业激烈的市场竞争和获客压力有关。在线教育企业为了扩大市场份额,可能会采取较为激进的营销策略,包括通过电话和社交媒体进行频繁的推销。”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表示。

03.在线教育,“卷”向出海?

“双减”后,国内在线教育企业除了“卷”向智能硬件,还有不少企业选择业务转型、跨界。曾经的K12学科辅导机构龙头“新东方”,从教培转型到直播电商;2022年5月,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曾表示:“开辟一个新的赛道(东方甄选),未来也许能够为新东方来带来新的起色。”之后随着新东方老师董宇辉爆火“破圈”,带火了东方甄选,也“救活”了新东方。

还有作业帮曾经的“劲敌”猿辅导,转型后除了布局素质教育、智能硬件等领域,甚至还跨界“试水”Grid Coffee咖啡、SKYPEOPLE天空人羽绒服等消费赛道。

500

图源:罐头图库

此外,当国内的在线教育进入存量争夺后,行业开始卷向“教育出海”。

自2022年起,作业帮就开始布局出海业务;2024年,公司旗下海外产品Question AI成功拿下了近200万周活跃用户。此前,有业内人士分析,作业帮此次赴美IPO的重启就可能与Question AI的亮眼表现有关。

但教育出海的“蛋糕”,也早已有头部玩家“盯上”。

早在2020年,字节跳动就曾上线了面向海外市场的拍照搜题工具Gauthmath(即Gauth的前身),主要解决初高中的数学问题。猿辅导旗下提供AI搜题服务的CheckMath,上线于2019年,截至2023年9月,CheckMath已覆盖用户超5亿。

500

图源:罐头图库

那么,在国内在线教育行业“内卷”之下,此时选择赴美IPO的话,会是一个好的选择吗?经济学家宋清辉表示,2024年以来,中资企业赴美上市较此前有所升温,但此时冲刺IPO并非一个好的时间节点;一方面目前美国股市正面临季节性疲软期,另一方面,随着美联储看跌期权的到来,美股崩盘风险越来越大,导致美元基金投资人相对谨慎。

在AI“加持”下的作业帮,未来能否受到资本市场青睐?我们拭目以待。

你有用过作业帮的产品或服务吗,体验怎么样?欢迎留言讨论。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