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为什么受人尊重?答案在这三个案例里

我举三个案例。

第一个,俄乌战争。

俄乌战争爆发后,作为一个远离交战双方、完全可以置身事外甚至两头投机的国家,新加坡在第一时间表明态度,谴责俄罗斯侵略,并加入对俄罗斯的国际制裁。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解释新加坡立场时说,新加坡宣布制裁俄罗斯不是选边站,新加坡选择的是“捍卫基本国际原则和国家利益”。

如何理解“捍卫基本国际原则和国家利益”?

李显龙解释说,基本国际原则是联合国宪章规定的不侵犯他国领土完整和主权的原则,“假使这都是需要讨价还价(up for grabs)的,那么我们(新加坡作为一个比乌克兰还弱小的国家)有权在世界上存在、保卫安全和感到安全的依据是什么?”

李显龙的接班人,新任总理黄循财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明确表示,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严重违反了《联合国宪章》,侵犯了他国领土主权和完整。“如果这样的入侵能用‘历史错误和疯狂的决定’来合理化,世界会变得更不安全,我们会非常脆弱。”

第二个,巴以冲突。

去年10月7日,哈马斯越境对以色列发动代号为“阿克萨洪水”的恐怖袭击,杀死了一千多名以色列人,主要是平民,新加坡同样在第一时间对此进行谴责,并将之定性为“恐怖袭击”。

看到这里,有些人可能会说,你这两个案例哪里能看出新加坡是个受尊敬的国家?新加坡分明是个泛西方国家,一直以美国为示范,有些网上言论甚至说它是美国的走狗,你看无论俄乌战争还是哈马斯恐袭,它都在跟着美国跑,典型的美国走狗嘛,怎么能说它受尊敬呢?

那么好,我们接着看两件事情:一件是前几天联大举行的巴勒斯坦入联投票,美国和以色列投了反对票。如果完全跟着美国跑,新加坡应该也投反对票才对,但在这个问题上,新加坡丝毫没有犹豫,和中俄等143个国家一起投了赞成票。

——和当初与绝大多数国家一起谴责俄罗斯侵略一样,新加坡又选择和正义、和全球一百多个国家站到了一起。

一件是在台湾问题上,李显龙屡次警告民进党不要搞台独,甚至为此被台官方骂成“鼻屎大的国家”就不说了,就说新上任的总理黄循财吧。

几天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当面临西方记者把乌克兰与台湾划等号的提问,黄循财明确强调,台湾的情况与乌克兰不一样;人们试图将两者相提并论,但它们在本质上相当不同。“因为乌克兰是一个主权国家,但就台湾而言,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奉行一个中国政策。”

黄循财还说,新加坡长期坚持一个中国政策、反对台独,甚至在新加坡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前就是如此。“这是一个长期立场,我们在处理与中国大陆和台湾的关系时非常谨慎,要符合我们的一个中国政策。我们不允许自己被任何支持台独的事业所利用。”

如果新加坡是个处处跟着美国跑的走狗,事事唯美国马首是瞻,是个像乌克兰那些政客一样没脑子的蠢货,在巴以冲突和台湾问题上,它会这样和美国保持距离吗?肯定不会。

通过这两件事就能反映出,在重大国际问题上,新加坡确实是有自己的底线原则,有自己的立场态度的。

它反对战争,反对恐袭,维护联合国宪章规定的基本原则,不管对方是哪个国家,有多大多小,觉得对,符合他们的底线原则和国家利益,它就支持;违背了一些国际公认的现代国际法底线原则,或者不符合它们的国家利益,它就反对。

在今天这个是非缺失,实力和利益逻辑主导,处处不乏和魔鬼做灵魂交易的国际社会,新加坡作为一个撮尔小国,能这样坚持,特别不容易。

有些网友非常有才,发明了一个叫“横跳”的词,意思是指一个国家或个人没有自己坚定的立场,看风险和利益遂行摇摆投机,认为新加坡就是这样,因此不值得尊重。我觉得这种看法,有点错误认知解新加坡外交政策的价值取向了。

一个没有自己立场与原则的投机成性的人,是不可能受人尊敬的;而是一个立场原则坚定的人,不管外面风向怎么刮,不管对方有多大,仍然能遵从自己内心,就算一时被误解,也必定会受人尊敬。

人是这样,国家亦然!那么多的国家,包括中、美、欧和东盟等都那么尊重新加坡,遇事都愿意听听新加坡的建议,看看新加坡怎么说,不是没有道理的。

第三个,在国家治理上。

新加坡是个民主选举制国家,但它绝对不是一般人想象的“民主”国家,而是一个典型的威权国家,这点毫无疑问。

新加坡通过全民投票进行定期选举,除了执政党人民行动党还有合法的反对党,执政的人民行动党为避免长期执政导致监督缺失进而出现腐败还特地在议会为反对党留出席位,以便于反对党从在野角度监督执政党,这些都是现代民主元素。

但另一方面,新加坡政权又从父传到子,李家在新加坡具有不容被挑战的政治地位,政府与公民个人在权力结构上完全处于不对等地位,司法更倾向于配合政府执政施政而不是像西方那样与政府对峙独立成体系,这些传统威权制特征,又体现在新加坡政治与社会管理的方方面面。

当民主被意识形态化,可能影响到国家安全、稳定与发展时,新加坡说"去你妈的民主“;当威权可能导致国家陷入专制的灾难时,新加坡又说”去你妈的专制“。

像新加坡这样既具有现代民主元素,又具有传统威权制特点的国家并不少,但不管哪一个国家,都没能像新加坡平衡的这么好。

这几天,72岁的李显龙在执政20年后,把权力移交给黄循财,自己退居幕后摄政(不会真有人认为他是“资政”吧?),就是一个既能反映这个国家的现代民主元素和政治家品质,又能反映出其传统面的绝佳案例。

其它类似新加坡政治结构的国家,如伊朗和俄罗斯等,在权力的诱惑和加持下,政府和政党权力出于本能的扩张往往会侵蚀社会公平、法治以及公民个人空间,侵占公共利益为政党政府利益甚至私人利益,最终退化为结构性对立的统治型社会,但是至少到目前为止,新加坡还没有这样。

更难得的是,新加坡在国家治理上,在经济与民生上特别成功,它完全不受或民主或威权的意识形态束缚,真正做到了以国家和人民的实质利益为重,把人民生活照顾得很好。

2023年新加坡人均gdp高达9.1万美元,是日本的将近三倍,而原来一些和新加坡差不多甚至还超过新加坡的国家或地区,如今都被新加坡甩在身后。而且这种增长还是相对平衡的增长,这一点非常不容易。

这些年我们一直在强调一个观点,世界治理应该从“民主”与“威权”的叙事转化为“发展”与“治理”的叙事,政治与经济建构应该以人民收入和生活水平提升与感受为依归,在保持效率的同时要兼顾公平,建立法治,新加坡就是这样一个典范案例。

站务

  • 观网评论4月爆款文章↓

    4月初,美国财长耶伦访华,一时间“中国产能过剩论”被炒作起来,观察者网专栏作者陈经从“三个美国女人”的独特角度,阐释了中国产能包括新能源产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还对美国政......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