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纸媒纷纷倒闭,日本报纸为何活下来?

500

近十年来,随着网络新媒体崛起后,传统媒体拥有的空间不断受到挤压,纸媒行业更是遭遇灭顶之灾。

国内,不仅街头的书报亭消失无踪,连《知音》《读者》《电脑报》《城市画报》等读者超百万的报刊也纷纷休刊,令人无比叹息。

500

国内街头曾经红红火火的书报亭,很多早已关门停业

国外纸媒行业也不好过:

德国三大报的《法兰克福论坛报》《纽伦堡晚报》《德国金融时报》,法国的《论坛报》《法国晚报》10多年前就宣布休刊。

美国《洛杉矶时报》《芝加哥论坛报》《巴尔的摩太阳报》等久负盛名的报纸早已申请破产保护,主流新闻杂志《新闻周刊》与创刊于1877年的《华盛顿邮报》,也相继宣布停止纸质版发行。

世界纸媒行业的寒风萧瑟中,却流传着日本报业“停滞三十年,未受网络传媒影响”的神话。

500

2012年,世界新闻协会曾发布数据:

2011年全球发行量最大的10份报纸中有5份在日本,分别是第一位的《读卖新闻》(1000万份)、第二位的《朝日新闻》(750万份)、第四位的《每日新闻》(350万份)、第六位的《日本经济新闻》(300万份)、第九位的《中日新闻》(280万份)。

500

日本报业至今依然坚挺

可以说,当时全球发行量十大报纸排行榜上,日本报业占据了半壁江山,堪称整个地球村“全村的希望”。

为何在当时网络媒体大潮冲击下,日本报业依然坚挺呢?

首先是日本人的识字率高,而且喜欢阅读,这也是日本报纸能卖出去的最基本因素。

相信所有去过日本的游客都会发现,日本地铁上,手捧一份报纸或书籍的乘客不在少数。

500日本地铁上爱阅读的乘客不在少数

其次是日本报纸有着超高的订阅率:

中国的报纸普及率为每1000人91份、美国263份、德国322份,而日本则高达647份。

日本新闻协会骄傲地表示,这么多人要看报,新媒体很难在短时间内取而代之。

日本报业各自有着一批十分忠实的读者群体,有些家庭订阅的时间更长达半个世纪。

几十年来,日本家庭早起后,一边吃早饭,一边阅读刚刚送到的报纸,成为日本家庭每天的“基操”。

要知道,报纸在日语中写作“新聞”(しんぶん),具有天然的宣传属性。

500

日本公司白领与企业经营者喜欢读《日本经济新闻》

而且大部分报纸,讲求数据、逻辑分析,也强调文笔,还有很多细节,堪比情报分析。

尤其是日本经济新闻,几乎是日本乃至全世界观察日本经济的重要窗口。

日本民众也十分相信报业人的操守。

2016年10月,日本新闻通信调查会发布的《关于媒体的全国民意调查》显示:

受访者对报纸的信赖度为68.6分(百分制),仅次于公共电视台NHK的69.8分,但远高于民营电视台的59.1分和互联网的53.5分。

事实上,该调查从2008年的第1次调查开始,报纸的可信赖度就一直排名第2位。

500

这使得日本六大报业集团没有所谓的“上级管理机构”,只有报社的经营委员会进行指导和监督,有助于充分报道。

有人可能要问,经营委员会或社长不能影响报道内容么?

其实,日本各家报社实行经营与编辑体制分离的制度,报社的灵魂人物是负责内容采编的总编,社长和经营委员会只管经营,不能干涉内容撰写。

而总编权力又受到内部两个机构的牵制,一个是编辑委员会,负责具体的新闻报道的方针和内容的审核;另一个是论说委员会,负责每天社论的撰写,均由报社的记者、编辑担任。

这两个内部管理机构,严格把控整个报社的报道立场与方向,保证文章风格不会因总编的喜好而改变。

事实上,日本各家报社的风格各有不同,基本都会有着自己的风格和态度。

500

日本有五大报业集团:《读卖新闻》《朝日新闻》《每日新闻》《日本经济新闻》《产经新闻》。

这五大日本报业集团除了本身报纸外,还拥有许多子报。

其中,创办于1872年的《每日新闻》是日本历史最悠久的报纸,到今年已经有152年的历史。

500 

《读卖新闻》是日本历史第二悠久的报纸,仅比每日新闻晚了2年创办,如今不仅是日本,也是世界上发行量最大的报纸。

500

《朝日新闻》是日本三大综合性日文对开报纸之一,创办时间比上述两家略晚一些,1879年在大阪创刊。

500 

《日本经济新闻》也叫“日经”,创办也超过百年,目前分早刊和晚刊。

只要是关注日本股市和经济的人,很少有不订阅这份报纸的,在日本和全世界都有一大批忠实读者。

500

因为《日本经济新闻》主要侧重于经济方面报道,同时涵盖政治、经济、科技、教育、文化、体育、外交、军事各个领域,尤其在宏观和微观经济、高科技、金融证券、商品流通等领域见解独到。

《产经新闻》是富士产经集团旗下的产业经济新闻社,内容质量不逊于《日本经济新闻》,但因为立场较为保守,被人戏称为“自民党的推销员”。

500 

日本报纸的风格立场不同,使得日本家庭有着非常有趣的订阅传承。

如果爷爷看了一辈子的《读卖新闻》,那儿子、孙子家里,也几乎都是订阅《读卖新闻》。

当然,报纸内容写得再好,还要卖得出去。

日本报刊95%以上全靠订阅,依靠的是遍布全国的2万多个发行站点和数不清的便利店。

500

日本某报纸发行站的工作人员在查看报纸

除了东京的发行站一般是与某家报社签订独家发行合同,日本其他发行站点会选择与不同报社合作,尽可能以最快的速度将报纸送到订户手上。

此外,日本的杂志刊物通常会选择各地便利店合作,这些遍布大街小巷的便利店是最好的订阅和销售渠道,使得刊物能以最快速度出现在便利店内。

不过,相比传统报纸,日本年轻人更偏爱《东京体育报》。

日本地铁、公交上,经常看到年轻人人手一份《东京体育报》,看得津津有味。

神奇就神奇在,报纸名字虽然是“体育报”,大部分内容其实都和体育无关,充斥各类野史八卦,曾经被讽刺“除了日期外没有一句真话”。

比如2002年10月,《东京体育报》报道岩手县远野市的小乌濑川中发现了传说中的“河童”,随后又是电视台悬赏,又是记者跟踪采访,轰动一时。

500

《东京体育报》曾策划的日本“河童”事件报道

直到最后,该报社主编承认是自己联合电视媒体,请搞笑艺人扮演了“河童”……

不过,这份报纸更吸引人的地方,还是打着擦边球的明星演艺圈新闻和半裸的艺人照片,格外受读者欢迎。

既然说到日本纸媒,自然不只有日本报纸。

日本杂志业还有发行量前三的《周刊文春》《周刊新潮》和《周刊现代》。

此外,《周刊朝日》《周刊POST》《周刊少年Jump》《AERA》等杂志也颇具影响力。

500摆放在日本便利店内的各类杂志

相比报纸,这些杂志内容更包罗万象,从清新的文艺作品到揭露政界、文艺圈内各类名人八卦,以及穿搭、美容、养宠……同样各有着一批忠实读者。

对于日本读者来说,除了杂志内容吸引人,更主要是这些杂志会随刊赠送精美的小礼物,从购物袋、钥匙包到化妆品小样,无所不包。

500买杂志还能拿到免费赠品,真香!

虽然是杂志社和商家联合营销的噱头,可日本年轻人就吃这套,后来也被中国部分杂志学去。

可以说,正是基于日本民众长期的阅读习惯,以及从业者不懈地努力,才使得日本纸媒行业历久不衰。

500

移动互联网与智能手机兴起后,全世界纸媒行业的颓势也同样影响到了日本报业。

日本新闻协会统计显示:从2004年开始,日本的报纸发行量逐年减少,2004年为5302.2万份,2011年为4834.5万份,2012年为4777.8万份,2013年为4699.9万份,正以平均每年几十万份的速度递减。

日本最大广告商电通公司统计,2005年,日本报纸类广告总收入为10377亿日元(约495亿元人民币),到2011年已降至5990亿日元(约286亿元人民币)。

同样,日本杂志业的日子也不好过。

有统计数字显示,上世纪末,日本杂志业销售额为15640亿日元(约747亿元人民币),到2020年已经跌至5500亿日元(约262亿元人民币),大约只有上世纪末的三分之一。

2013年之后,中国的报刊行业也进入断崖式下跌,距峰值跌去超八成,同样与移动互联网与智能手机移动终端的崛起有关。

但令人惊讶的是,日本全国上百家报社中,这几年没有出现大规模的关闭潮,其中有些报社的利润不降反升。

以日本销售量最高的《读卖新闻》为例,2018-2020年的营业额为2059亿日元、2140亿日元和2228亿日元,利润不降反升。

500

2018-2020年《读卖新闻》的营收变化

其他两家《每日新闻》与《朝日新闻》集团总营收虽不及《读卖新闻》,但也总体好过以往。

更令其他行业工作者艳羡的是日本媒体记者的工资,根据2021年的统计数据,其平均年收入为792.2万日元(约合37万元人民币),和日本医生、教授、律师等职业一起稳居收入前十之列。

在全球报业收入普遍下滑背景下,为何日本报业收入偏偏“一枝独秀”?

首先是日本报业集团早就拥抱了新媒体,实现传统媒体与网络媒体、通信行业的全面互动。

虽然日本报社早已建有专门网站和APP,但盈利不只是靠广告,还有各类收费服务。

日本报业在传统纸质基础上,于十多年前就推出了收费版的电子报纸。

拿《朝日新闻》举例,订阅纸质报纸的用户,每月只需花1000日元(约50元人民币)即可订阅电子报纸,而非纸质报纸订阅用户,费用为每月3800日元(约181元人民币)。

作为创立一百多年的新闻机构,《朝日新闻》拥有的是其他网络媒体不具备的内容库和深度报道素材,这为自身提供个性化新闻定制、历史文献查阅等服务创造了条件。

《朝日新闻》将旗下新闻分为一流新闻、二流新闻和三流新闻:

一流新闻是一些及时的时政新闻,如果想在网上看,要么成为网络会员,要么就只能看一个大概,想要看全,就要交费;二流新闻一般是社会新闻;三流新闻是娱乐新闻,基本免费。

500

《朝日新闻》网站截图

任何人如需要调阅《朝日新闻》内容库中的文献数据或报道,就得交100日元(约5元人民币),查阅的资料类别不同,深度不同,收费标准也不同。

这种将新闻分类并部分收费的方式,既维持了网络读者群,也促进了报刊订阅,更保证了原作者的收益(报社会将部分查阅收入转给对应的作者)。

时至今日,这套收费模式几乎在所有日本报业集团中使用。

有人可能不解,网络那么多免费信息,可日本报业集团查点资料就收费,读者能答应么?

答案是:能!

其实大部分时候,免费的才是最昂贵的。

只要信息可靠,读者情愿花钱买个“踏实”。

因此,近10年来,虽然《朝日新闻》报纸广告减少了约27%,但朝日新闻社的整体营业额基本持平并逐年上升,成为日本转型最成功的传统媒体之一。

日本其他报业集团这些年没有走下坡路,差不多也是这个原因。

如何进行详实的报道,积累忠实读者,保持着旺盛的生命力,其实是所有媒体都应该思考的问题。

站务

  • 观网评论4月爆款文章↓

    4月初,美国财长耶伦访华,一时间“中国产能过剩论”被炒作起来,观察者网专栏作者陈经从“三个美国女人”的独特角度,阐释了中国产能包括新能源产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还对美国政......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