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商会:中国太自力更生了,搞得我们钱都不好挣了

“(中欧)需要展开坦诚对话(Honest conversations are needed),中国应避免过度‘自力更生’(while China should steer away from excessive self-reliance),为外国企业创造更可持续性的营商环境(to create a more sustainable environment for foreign businesses)”

我在这里给大家念的这段话,是从港媒《南华早报》近期的一篇报道上节选下来的。更准确点说,与其将其称之为“报道”,倒不如说是“采访”更合适一些。被采访对象是中国欧盟商会主席、丹麦航运巨头马士基集团驻大中华和东北亚地区的首席代表延斯·埃斯凯伦德(Jens Eskelund)。开头的那段话就是延斯在采访中说的。

500

延斯说,中国现在正在大力推进的供给侧改革给欧盟商会造成了很大困扰。中国的经济因此得到了增长,那么代价是什么呢?代价是欧洲企业现在在中国更难赚到钱了。

文章援引欧盟的数据称,2022年,欧盟对华贸易逆差达到了3970亿欧元,约合人民币3.1177万亿元,创下了此前10来的最高纪录。

到了2023年,虽然这个数字有所回落,但仍然达到了2910亿欧元(约合人民币2.2852万亿元)。

都说这人呐,看别人赚到了钱,往往比自己丢了钱还难受,更别说中国这钱还是从欧盟的兜里赚走的了,这就让欧盟更加难受了。

但是难受你也没辙啊,因为现在的情况并不是我们不想买欧盟的东西,而是欧盟不肯卖给我们想买的东西。芯片你们卖吗?光刻机你们卖吗?怕美国怪罪下来,都不肯卖。不肯卖这些东西还想平衡中欧的贸易逆差?

500

可问题是,你们欧盟除了这几样高精尖的玩意之外,还有什么商品是我们能瞧得上的吗?香奈儿的包包?还是巴宝莉的首饰?光卖奢侈品就能平衡中欧之间动辄两三千亿欧元的贸易逆差了吗?我觉着悬,除非你们欧盟的奢侈品都是金子做的。

身为欧盟商会主席的延斯对此自然心知肚明,他也明白如今中欧贸易失衡的根本问题在欧而不在华,所以他在接受采访时也说了:

“现在中国人都把他们的市场份额用来满足内需了,对于进口货物的需求无比低迷。我实在很难想象,我们会在这种情况下袖手旁观,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欧盟加速去工业化。”

500

延斯

对于商人而言,不被人需要是一件极端危险的事情,而此时此刻,以延斯为代表的欧盟商人在中国就感受到了这种压力。他将目前中欧在贸易领域面临的问题称之为“正在缓慢发生的火车事故”。而要想阻止这场浩劫的降临,双方就必须展开“更为坦诚”的对话。

欧洲人觉得我们坦不坦诚我不知道,我反正是觉得延斯作为欧盟商会主席是挺坦诚的,简直是坦诚到有些露骨了。他在采访中直接就说了,他觉得我们现在的供给侧改革搞得“太过了”,太过于自力更生了,对外国尤其是西方供应链的依赖度已经降低到了一个令他们都觉得不寒而栗的水平了。

文章援引欧盟的一份报告称,很多原本喜欢用欧洲进口货的中国省、市,现在都在内外压力下转而支持国货了。原本属于欧盟供应商的市场份额因此被中国供应商蚕食了,尤其是涉及国家安全的领域,比如IT硬件和医疗设备等,现在地方政府都是能买国货就尽量买国货。

500

这倒不是说国货在质量上就一定比欧洲货强,而是真的是被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搞怕了。别看现在用的还好好的,哪天要是华盛顿或布鲁塞尔的哪个魔怔政客又抽风,说掐咱供应渠道就掐咱供应渠道,到时候我们真就是连哭都不知道找谁哭去了。

所以这种事情只能在平时下功夫,不能临时抱佛脚。还是老话说得实在:趁着日头好,得赶紧晒稻草啊。

平心而论,我们的这波供给侧改革确实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冲着非经济因素去的,所以国家意志和行政手段在这波改革中的存在感就会显得很强。

延斯觉得这不是市场经济的玩法,对他们这些外商来说不公平,吓着欧盟的友邦了。欧盟企业之前从来没在中国市场上吃过这么大亏,也没有经受过这种考验,欧洲人适应不了,还是希望恢复到以前那种状态,即“只要你能来中国投资,一切都好说。只要不违反原则性问题,什么都好商量”的状态。

换句话来说,现在确实就连欧盟的商会主席也觉得,如今中国的市场大环境确实是不如以前了,他们是真的感受到压力了。但这种压力并非是我们舆论场上的一些大V所说的那样,是因为中国人民过分高昂的民族情绪,也就是所谓的“碍国主义”所导致的,而是中美之争的大势所趋,是中国人要搞产业升级的客观需求所带来的。

500

只要中美之争的大趋势不变,只要我们中国的企业想要力争上游,以欧盟企业为代表的西方外商想要在中国市场上挣到钱,就必然是越来越难的。这一点不会以任何个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哪怕明天我们全中国老百姓的思想都往右转了,也一样改变不了。

对延斯这群欧盟商人来说,从某种程度上讲,这其实是比中国人的民族情绪高涨更为可怕的事情。情绪是主观的,而趋势却是客观的,他们不可能把欧盟企业在中国不好赚到钱这个问题的责任归结到中国老百姓的头上来,毕竟那是他们的衣食父母啊。所以他们只好把压力给到我们的国家和政府这边,希望我们政府能对他们“网开一面”,不要再自力更生下去啦,不然靠中国吃饭的欧盟企业就都得喝西北风去了。

和耶伦一样,延斯在给“欧盟企业在中国不好赚钱”这个问题找靶子的时候,也朝所谓的“中国产能过剩”和“过分政治化的贸易政策”这俩话题开了一枪。这些滑稽的理由给《南华早报》的英语读者们都看乐了,相关文章评论区里的70多条回复,一多半都是在嘲讽延斯和他所代表的欧盟的:

“你给我翻译翻译?什么叫做‘产能过剩’?没有过剩的产能,还会有国际贸易吗?中国搞低端制造业的时候,西方人从未抱怨过。瞧!现在他们跻身高端制造业了,他们就开始扯什么市场饱和啦、产能过剩啦。”

500

“还有,什么叫做‘中国政府应该避免不稳定的政策转变,不要因为自己的行为而迁怒甚至是惩罚外企’?这不正是西方的政策制定者在做的事情吗?你们就想出这种借口来甩锅啊?真是有够病态和蹩脚的!”

500

“欧洲人正忙着消灭自己的工业部门呢,我怀疑他们其实更需要中国的帮助,因为要是没有了中国的产能供应,欧洲人把自己的工业摧毁掉之后就真得喝西北风去了。”

500

“欧洲的体制简直病态又懒惰,总想干的活越来越少,拿的钱越来越多,所以他们的项目开发速度更慢、而且成本更高。不仅如此,他们还声称有自己嫉妒和傲慢的权利,还说什么他们的企业竞争不过中国都是补贴害的……拉倒吧,欧洲人没比拜登和川普好到哪儿去。那话是怎么说的来着?‘打不过就拉黑,所以我们永远是最棒的’。”

500

“除非欧盟有能力制定独立的外交政策,否则欧盟陷入贫困就是早晚的事情。现在的欧盟不过是美国的附庸而已,因此欧盟总是被迫采取有利于美国、却不利于欧盟的政策。鉴于欧盟领导人的榆木脑袋,还有他们那严格到近乎于变态的审查制度,我觉得这种欧盟很难演变出独立思考的能力来。但话又说回来了,他们推崇的票选民主不就是为这个服务的嘛?”

500

“我觉得欧盟与其来PUA中国,还不如去华盛顿跪求一个试试,恳求他们的美国老板允许欧盟对华出售阿斯麦的光刻机。光刻机多值钱啊,到时候还担心中欧贸易逆差降不下来嘛?”

500

“欧盟还是认了吧,真正的问题在于,欧盟现在已经失去产业竞争力了。没有了廉价资源作为支撑的欧盟工业,尤其是德国工业,经历大规模去工业化是早晚的问题。这就是欧盟强推对俄制裁的结果。”

500

“美国迫使各国通过创建自己的供应链,妄图以此降低来自中国的贸易风险。现在欧盟已经意识到了,构建自主产业链这种事情,不是中国行我也行的。欧盟要想实现延斯所说的那些目标,唯一的途径就是建立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全球供应链,而不是以所谓的‘去风险化’为由,对中国既要又要。但即使如此,如果欧盟自身的竞争力不够,类似问题将来仍然会出现,中国可不会坐等欧盟,产业升级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500

“常识告诉我们,有总比没有好,有太多总比不够多好,工业产能也不例外。美国之所以那么急于和中国的供应链脱钩,其根本原因就是想重振美西方的供给侧。美国才不是讨厌中的产能过剩,美国只是讨厌产能过剩的那个不是它。中国的‘原罪’就在于他们拥有‘产能’这玩意儿的分配权。中国的中产阶级还是不够庞大,这阻碍了中国内需的扩大。但他们又不能猛地一下将人均工资提高太多,否则他们的产业竞争力就没法和东南亚、印度、墨西哥等国家比。”

“现在中国要想破局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是大力发展高科技高附加值产业,这种产业不受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劳动力成本优势所带来的压力影响;二是让人民币升级成为全球储备货币,就像美元那样,然后中国人就可以开动印钞机买爆全世界了,美国在过去几十年来就是这么干的。这两条路子无论哪条走通了,最后带来的结果都是一样的,即壮大中国的中产阶级,进一步刺激中国市场的内需。”

“但是,很显然,这两条路子都不会好走,美国肯定会玩命阻击的。可一旦中国打破了美国的封锁线,从长远来看,中国的经济失衡问题终将得到解决,中国的经济实力将比现在更加强大。经济基础觉得上层建筑,只要经济上足够强大,中国获得首屈一指的军事实力和全球影响力只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500

《南华早报》评论区里的这些英语评论写得都挺好,都是明白人,唯一糊涂的似乎就只有身为欧盟商会主席的延斯本人了,但考虑到他的身份和处境,咱也不好说他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

500

但不光是真是装吧,总之还是那句话:客观规律是不会以任何人的个人意志为转移的。所谓“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说的就是这么个道理。

我们要力争上游,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那么我们在产业升级的长征路上和昔日的贸易伙伴短兵相接就是不可避免的事情。我没法就这么宏大的话题向延斯先生作出回答,但欧盟商会的需求若只是想要短期在华营商能容易点的话,这个我倒是还有点主意。

荀子曰:“大巧在所不为,大智在所不虑。”不该做的事情就不要去做,这叫做“大巧”;不该想的问题别瞎想,这叫“大智”。老老实实卖光刻机,舒舒服服挣人民币。别总跟在美国人的屁股后头,华盛顿要脱钩你也脱钩,华盛顿要制裁你也制裁。华盛顿说要“不惜一切代价阻挠中国的发展”,布鲁塞尔也说要“不惜一切代价阻挠中国的发展”,殊不知,美国人所谓的代价,指的就是欧盟在中国的利益。

500

500

唐代高僧慧能大师那四句著名的偈语说得就很好,我觉得作为本期内容的结尾正合适,作为送给延斯等欧盟人士的寄语也合适: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站务

  • 观网评论4月爆款文章↓

    4月初,美国财长耶伦访华,一时间“中国产能过剩论”被炒作起来,观察者网专栏作者陈经从“三个美国女人”的独特角度,阐释了中国产能包括新能源产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还对美国政......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