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北站被吐槽像卫生巾,设计方怎么解释都晚了

转自公众号“四环青年”(id:SOHU_CAN),作者唐凯兰。

500

设计师也许有高深的专业理念,但对于公共建筑的外形审美,还是让公众参与进来发表意见比较好

因为设计样式疑似像卫生巾,南京北站被网友戏称是“南京护舒宝”,引发社会关注。

现代快报4月12日刊发报道,介绍南京北站设计造型是取梅花之意,彰显金陵特色,似乎有点为设计单位、业主方叫屈的意思。从舆论效果看,这一解释未能说服人们,争议声依旧不断。

该报道援引相关资料,介绍了设计灵感的来源:设计方案以多组花瓣造型构建站城一体化的功能布局,以环环相扣的科技之环形态融入城市环境,以连绵起伏的造型呼应山水意象,以流动的弧线形态塑造具有未来感的交通建筑新形象。

南京北站整体造型取梅花之意,如同屹立于扬子江头的金陵梅花。

此外,现代快报作为南京的报纸,倒是确认了一些信息,那就是公布的设计造型,与网传的略有差别,但确实未能从形态上颠覆“姨妈巾”的印象。

而且报道还透露,南京北站设计造型已经进入了施工图审查阶段,“力争今年上半年开工”。

时间紧任务重,考虑到诸多程序,若要按期开工,保持这个造型可能没什么悬念。

梅花是南京的市花,东郊的梅花山驰名大江南北,是南京的地标景点之一。

南京北站被寄以厚望,是要成为带动江北高铁的枢纽,也是提升江北新区发展的“主心骨”式地标建筑。

在这种重大公共设施的设计上,借鉴南京最具代表性的梅花意象,作为设计的灵感来源,应该说没有错。

可是,北站设计师但凡对梅花有基本了解,都知道梅花一般是以5个花瓣为主,特殊的有3瓣或6瓣。北站的造型,就算像花瓣,也只有4瓣,网友说像幸运草还差不多。

若非要解释说整体建筑符合梅花的花瓣数量,未免有点自欺欺人。人们先是看着车站造型发笑,现在又看着他们勉强自辩的样子发笑。

目前,社交媒体掀起了以南京北站造型为灵感的吐槽大赛,最高赞出自网友@儒雅山丘先生 之手,“南京北站,护翼南京,流量再大都不怕,假期无忧,负担不在,竭尽全力,呵护到底,月来月愉悦!”

从这样的戏谑调侃中,可见市民对北站的功能没什么异议,就是对其外貌一致地反感而不吐不快。

不知道设计院、总设计师及业主单位对“卫生巾”的吐槽怎么看,但可以想象,自此而后,哪怕建成使用后,这个网络印象将先声夺人,成为北站公众形象的“第一印象”。

要是设计师有专业自尊,大概是受不了的。在所有的期待、所有的功能都往一流方向设定时,北站却被认为是“姨妈巾”,这个也算是百密一疏。

按理来说,对于这种大型交通枢纽的公共建筑,设计造型本应该提早公布,让市民评议评议。

或者将参与竞争的多个设计方案,都摆出来让人们提提意见,基本就可以避免现在这股网络调侃的氛围。

设计师也许有高深的专业理念,但对于公共建筑的外形审美,还是让公众参与进来发表意见比较好。

与其现在请当地媒体用心良苦地介绍设计思路、灵感来源,倒不如早点做这个事,听到公众反馈后,再来优化,或者也有充裕的时间说服人们。

现在都卡到施工图审查阶段,公众再有合理化建议,为了赶工期,恐怕也不得不被排除在外。

所以,要说“卫生巾”的评价太刻薄,恐怕也是设计方自找的,求锤得锤。

有关南京北站的设计造型到底像梅花还是像卫生巾,官方似乎非要跟公众看法争个高低。

某些时候,审美确实无法交流,但具体到北站造型纷争上,审美并不是第一位的,最重要是让公众参与进来,相关部门与大众有个主动的交流。

否则,现在一边倒地讽刺它,连带着笑话决策者,那也只能受着了。

站务

  • 观网评论4月爆款文章↓

    4月初,美国财长耶伦访华,一时间“中国产能过剩论”被炒作起来,观察者网专栏作者陈经从“三个美国女人”的独特角度,阐释了中国产能包括新能源产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还对美国政......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