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偶发脾气时喜欢砸东西怎么办?

注:原文发布于2022年的知乎

如果配偶在家发脾气砸烂物品,我建议做如下处理:不要对配偶有任何埋怨,但你给被砸烂的物品办一个葬礼。要有仪式感,要手写一份悼词,在葬礼上朗读出来,或许还可以陪葬一些小物件。

这么做是不是有些变态有些可笑有些戏精上身呢?或许配偶一开始会这么想。但如果你真的走完了一套流程或者办了好几次葬礼,那事情就会起变化。配偶会觉得自己的行为可能无意中触发了一些自己不甚了解又难以控制的演化。配偶看你的眼神会和以前不一样,面对你已经展现的有力克制和尚未展现的巨大未知,他(她)是有可能因此控制住自己不再随便砸东西的。就算你这招不成功,也没有什么损失嘛。

下面是我为被配偶一怒之下砸碎的一只小碗所写的悼词,还没有使用过,但将来也许派得上用场的。

“碗儿,你白皙的玉体已经裂成一十二片了。当我一片一片为你捡拾和擦拭的时候,我的手指又触碰到了那些带着温柔记忆的部位。

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你,那是一个喜气洋洋的傍晚。因什么而高兴?我不记得了,因为那时候我们会因为很多现在不记得的事情而开怀。她用你盛好饭递给我,她的手指划过我的,又轻轻地滑落在你身上。接过你来,我摸了一下她刚刚接触过还带有余温的部分,注意到你不一样的花纹和似有所指的反光,心里暖暖的。

后来,我曾经不止一次在吃完饭等着她的时候呆呆看着你陷入沉思。我想有没有一种可能,三十年后,五十年后,我们都老得走不动路了,我把你从碗柜里拿出来,说道:这只碗见证了我们俩的一辈子。上面有我的指纹,你的指纹,孩子的指纹,孙儿的指纹……

现在这一切都不可能了。

你最喜欢的小伙伴勺儿,我把她收起来了。因为一见到她我就会想起你,心里难受。我也曾想要不要把勺儿和你一起陪葬,可是勺儿也想见证我们的五十年呢。在这张小纸上,我精心用铅笔描绘了勺儿的身姿,就和你一起去吧。我还想过要不要把这画儿烧了和你一起送走,但是烧纸是迷信活动,党员不能参加的。再说了,烧成了黑灰,怎么配得上你清白的身子?质本洁来还洁去,就让你清清爽爽地走吧。

永别了,碗儿,我会一直记着你。小白熊,小棕熊,小黄鸭,小粉兔,她们也会记着你。

她会不会记着你?碗儿,我原本不知道。但她现在就在旁边,我在用眼角余光偷偷看着呢。我感觉,今天之后她也永不会再忘记你了。或许这是对你最好的慰藉。”

站务

  • 观网评论4月爆款文章↓

    4月初,美国财长耶伦访华,一时间“中国产能过剩论”被炒作起来,观察者网专栏作者陈经从“三个美国女人”的独特角度,阐释了中国产能包括新能源产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还对美国政......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