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博主发微博对比大麻烟酒危害性,为何引起争议?

在华德国女博主海雯娜最近关于大麻的言论引起了一定的争议。起因是德国近期通过了大麻合法化的政策,因此许多网友找到她询问相关信息。海雯娜认为,德国的大麻合法化政策可以看做是一个政策实验,建议中国民众长期观察。

500500

500

争议最大的点是,海雯娜声称酒精的危害性远超大麻。这句话也被有些大V上升为,是一种让中国开放毒品合法的舆论试探。海雯娜本人则表示,她并没有这个意思,也没有打算对中国打击毒品犯罪的政策指指点点。

500

在被许多网友冲了评论区之后,海雯娜又发了一篇在我看来非常激化舆论矛盾的话。她声称必须演好德国的恨国党形象,不断赞美中国,才能做有些人的朋友,让他们的“爱国者”盛宴继续狂欢下去。还说这种好斗是一种高度的自卑和脆弱敏感,总把别人家里的装饰品当成指向自己家门里的枪。

在我看来,说这话纯属是被网友喷破防了,开始模仿恨国党攻击普通中国群众的话术了。辩经辩不明白,就开始用意识形态搞上升了。创造出“爱国生意”这样的话术,纯粹是因为一帮反贼自己拿境外的钱搞意识形态入侵,就觉得为中国讲两句人话的,一定也是拿了钱了的。苍蝇的逻辑,不值一驳。

当然,海雯娜绝对不是混反贼恨国党那一圈的,但中文互联网社区待久了,被类似话术污染也在所难免。用一句《战锤40K》的梗来说,恐惧之眼边上待久了,难免会有些混沌腐化。

但海雯娜可能并没有意识到,大麻合法化议题对于中国民众意味着什么。这话题和爱不爱国没啥关系,本质上是我们中国社会对毒品犯罪零容忍,绝大多数民众并不接受将毒品危害降低化的描述,即便这并不是广泛出现在中国土地上的毒品。

也许对于德国来说,大麻就是一种家里的装饰,朋友圈里发两句跟大麻相关的评论,相当于是“某个品牌的巧克力很好吃”。

但鸦片战争告诉我们,成瘾品就是可以作为一种武器,对被输入国家敲骨吸髓。你觉得西方人不懂这个道理吗?他们指责中国用芬太尼对美国反打鸦片战争,这话进一步的意思不就是,美国人也知道将毒品作为武器的威力有多大吗?只是美国有意将毒品问题错误归因了,治理失败强行说成外交问题罢了。

如今的德国没有被域外大国打鸦片战争,不代表这种潜在的可行性不存在。你不要看不起资本主义的血腥原始积累好吧。

另外,对于外国人在华需不需要扮演“恨国党”或“流量密码”的形象,来证明自己是中国人的朋友,我是这样看的:为巴勒斯坦人民自焚的美国英雄亚伦·布什纳尔,一定是爱美国的。不然你无法解释,为什么他们一家世代从军,还在社区里帮助贫困的美国人。如果布什纳尔来到中国,他一定是受到中国人民欢迎的,这并不需要他来赞美中国。

再说一个人,基辛格,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了。他所做的事情是完全出于美国国家利益,甚至很多操作是帝国主义的,有道德污点。但即便是作为对手来说,他也是一个知道何为最起码的尊重的人,而不是那种对我们进行无底线妖魔化的人。这种亦敌亦友的外国人,也可以收获中国民众的好感。

中国民众并不反感一个真心爱着自己的祖国的外国人,我们反感的是那种天天意识形态念经,实则不愿牺牲,不愿承担一丁点责任,自己天天大捞特捞的虫豸。可惜的是,现在的西方政坛里遍布着这样的垃圾。

实际上,大麻和酒精、烟草的伤害对比话术,很多时候也诞生自这一种集体不负责任的社会环境。不同品种的大麻根本就不能一概而论,经过数十年间不断地育种,现在西方国家街头上流行的大麻,早就不是它最早进入西方社会时的样子了。其中的成瘾成分比过去高出十多倍乃至数十倍,我相信任何一个有理智的化学家,都不会告诉你这东西对人体的危害性,小于一瓶低度数的啤酒。

只能说大麻里面的水太深,我们不能放在一个真空的环境里讨论。如果只是大家飞叶子也就罢了,走私大麻还为街头黑帮提供了壮大自身的绝佳条件。以前都是不合法的,现在想要把非法的伪装成合法的,或者用合法的掩盖非法的,在美国可不要太容易哦。甚至很多时候,管理者和从业者也不知道哪一坨大麻是高尚的,哪一坨是低贱的。

因此,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开任何一个口子。诚然,有许多研究证明酒精的危害性和烟草的危害性高于大麻,但往往这些研究都是服务于大麻产业的商业利益,而搞出来的抛开剂量谈毒性的耍流氓研究。我们当然知道酒精和烟草有害,但正常的逻辑应该是,既然成瘾品都这么有害了,而且烟酒由于历史原因无法一刀切,那么为了降低危害,我们就不要在社会面上增加新的成瘾品了,同时尽可能削弱烟酒流行的既成事实。

这种政策逻辑不应该仅仅由中国政府所遵循,在我看来任何一个负责任的政府都该这么做。德国放开大麻,即便不是社会堕落,那也是绝对的治理失败。所以,我认为海雯娜的话有争议是很正常的,但许多网友没必要因此认定,人家是来踹门,推销大麻合法化的。她更像是对现实治理过度理想化了,真要反驳她的言论就事论事即可,在辩论中搞上升无论是哪个方向或站在那种立场,都并不高明。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