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早伪钞案:张作霖和曹锟争霸的延续,只让一商人当了替死鬼

500

东三省官银号发行的奉天票

今天科技发达,不法分子为了谋利会制造伪钞,这种伪钞多为私人勾当,属于经济罪范畴。但中国第一起伪钞案却是政治的延续,它就是发生于直奉战争中的奉天伪钞案。

一、纸币的流行

自秦统一货币以来,中国历史上多以金属货币为一般等价物,以金属的重量来显示商品价值。因为贵金属本身有价值,所以不用担心仿造。近代以来,洋人入侵,西方纸币这种新的一般等价物,逐渐取代了中国传统的钱庄银票。清末新政,清朝组建了大清户部银行(后改名大清银行),发行了中国最早、真正意义上的法定货币。但传统的银两仍占据交易主流。

清朝灭亡后,民国改革货币,发行银元,因银元上刻有袁世凯的头像,所以俗称“袁大头”,此外还有刻有孙中山头像的纪念币“孙头”。银元就成了交易主流。但银元的信服度仍源于钱币中的含银量,是钱币中的银在担保。随着民国军阀割据的开始,各军阀为了弥补粮饷,也开始采用西方发行的纸币来充当等价物。

500

银元

张作霖在1920年前后已经制霸东三省,将东北经营成自己的领地,随后张作霖三顾茅庐,请来了被历史大家傅斯年称为“民国第一循吏”的王永江当“丞相”。王永江堪称张作霖的萧何,在治理内政方面无出其右。在王永江担任奉天财政厅长的时候,他主导奉系改革了币制,将老东三省官银号(类似东三省银行,负责发行纸币,兼营存储、贷款等业务)发行的奉天票进行升级,以此充当东三省法定货币,一时间东三省经济得到极大发展。就在这种背景下,奉天伪钞案出现了。

500

王永江

二、伪钞案发

1924年9月15日,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当时的总统是直系曹锟,直系坐镇中央,拥兵25万;奉系张作霖有兵17万。双方开赴长城沿线对峙。

9月下旬,沈阳小东门一个清真面馆,突然来了一个十分阔绰的商人,口音为天津腔。由于战争的缘故,百业萧条,在东北外省人极少,天津腔又尤为引人瞩目,再加上9月21日张作霖亲自到山海关督战,沈阳后方来往的都是军队,根本不会有外省人来沈阳,因此他的到来引发了面馆人员注意。商人在面馆大吃大喝,然后潇洒地拿出了老东三省官银号发行的“一二大洋汇兑券”结账。店主一看这种纸币,十分惊讶,因为财政厅早已发布告示说,近日伪钞猖獗,所有商家警惕外省或使用汇兑券的人员。店主感觉这个人有问题,于是借口外出换零,出门报警。而这个天津人,感觉老板可疑,不顾老板娘挽留,夺门而出。幸亏警察速度快,将他堵在门口,随后天津商人被抓获。

500

直奉战争

天津商人此后被抓入北大营监狱,警察在他身上查获了数千元的“一二大洋汇兑券”。此后经过严刑拷打,商人坚决不招,只说自己是从长春来奉天办事的,身上的兑换券是奉天东三省官银号经理彭相亭所给。商人这种反常举动引起警方怀疑,随即事情上报给王永江。

王永江接到警方传递的信息也认为此事不同寻常,于是召集东北造币专家来商议。最后经过专家组研究,大家一致认为这个叫孙德利的天津商人所携带的纸币全是伪钞,只有在高倍放大镜下,才能在纸币防伪处发现伪造者故意留下的破绽,否则这些伪钞和真币几乎一致。只是孙德利的口供涉及彭相亭,他不仅是东三省官银号高层,更是张作霖的结义兄弟,动他必然引起东三省金融和政治的波动。王永江不敢擅自做主,只能连夜坐火车去山海关找张作霖请示。

500

张作霖

三、伪钞案的处置

在山海关,张作霖听取王永江汇报后大发雷霆,说:彭相亭趁我和吴佩孚打仗的时候,干出这种损事,不论是谁,一律处以极刑。虽然杨雨霆劝张作霖再冷静冷静,但张作霖依然电告奉天留守的吴俊升,立刻将彭相亭逮捕。

不久后,张作霖和王永江一同回到奉天,在帅府,张作霖亲自审问了彭相亭和孙德利。一开始彭相亭死不承认,还大骂孙德利诬陷他;但孙德利却详细交代了自己如何认识彭相亭,彭如何用钱收买自己,最后如何散发伪钞扰乱东北市场。据孙德利交代,彭相亭一共给了自己10万的伪钞,都在自己寄宿的旅店。随后奉天警方在旅店果然查到了伪钞,至此证据链闭合,孙、彭二人皆被判处死刑。

500

杨雨霆

四、真相

就在彭、孙二人被判死刑后,有一个叫曲同丰的安徽小军阀,在北京找到东三省官银号天津分号经理刘春轩,称彭相亭是被人冤枉的,伪钞案真凶另有他人。曲同丰和杨雨霆相识。在直奉战争背景下,这种第三者较为中立,是各方拉拢对象。曲同丰、刘春轩赶紧致电张作霖,张作霖遂暂缓行刑。

随后据曲同丰交代,早在1917年,老东三省官银号印发的兑换券就是北京财政部督造的,其印刷模板寄存在北京。1924年张作霖派杨雨霆、彭相亭去北京和财政部交涉要取回印刷模板。财政部印刷局局长崔承炽最初不肯,经过大总统黎元洪劝说,最后交出了模板。但北京印刷局私留了模板的样板。随着直奉交战在即,新上台的大总统曹锟通过政府秘书长王承斌给印刷局长崔城炽传达了总统密令,令其火速盗印奉天兑换券500万备用:“兹奉大总统面谕:兴军以来,军需孔亟。着将东三省官银号和东北银行钞票,迅即各印五百万,以济军用,缓解燃眉。事关机密,不得泄露,违者决以军法从事”。而印刷局工人在印制过程中害怕奉系日后算账,所以故意留下破绽。

500

奉系军阀

听到此事,张作霖恍然大悟,回忆彭相亭是自己磕头的兄弟,也认可其人品,遂立即将其释放。伪钞案的判决就暂时搁置。至1925年3月,奉系获胜,张作霖主宰直隶,得到了更多关于曹锟印刷伪钞的消息。原来曹锟早有制假前科,曹锟早就印刷假币千万元,存在天津兴业银行,战事不利,他就将之存在英租界的洋人银行。随着曹锟下野,张作霖派人和洋人洽谈,最后在3月10日将银行中的假币取出,全部销毁。

500

曹锟

文史君说

曹锟曾是中华民国元首,但他却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造假纸币的人,他的这种行为严重扰乱了东北经济秩序,所幸查处较早,挽救了损失。虽然张作霖想严惩曹锟,但碍于民国交战规则,毕竟谁都有可能被另一个军阀击败下野,不能把事做绝,最后由北洋政府和国会调停,曹锟无事,只有孙德利当了替死鬼,被杀而死,为中国历史上第一起特大伪钞案的终结画上了句号。

参考文献

徐萌:《王永江年谱》,沈阳师大硕士论文,2021年。

田峻峰:《东三省官银号及其发现的货币》,《中国钱币》2014年01期。

(作者:浩然文史·紫橘)

点击「浩然文史」阅读原文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