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就是这个风起云涌时代的政治,而且是最大的政治

马来西亚总理安瓦尔对要求该国在中美竞争中选边站的施压表达激烈抵制。他对媒体说:为什么我必须要选边站?我不相信这种对于中国的强烈偏见,这是中国恐惧症。美国想无限孤立中国,布林肯吓唬中小国家“你不在美国的餐桌上,你就会在菜单上”,要求各国都站美国,反抗注定层出不穷。

东南亚距中国最近,是美国推行印太战略的关键地区,但是美国在这里孤立中国的政策也最难推进。2000年时,美国与东盟的贸易是中国与东盟贸易的三倍以上,但是现如今,中国成为了几乎所有东盟国家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包括在安全上最依赖美国的新加坡。印尼、马来西亚、泰国、越南这几个东盟比较大的经济体没有一个愿意选边站,它们大都希望利用中美之间的矛盾左右逢源,实现本国利益的最大化,这也是国际地缘政治基本逻辑。

美国吓唬东盟的主要手段就是放大南海纠纷,菲律宾是摇摆度最大的棋子,但是即使菲律宾,也不愿意岛礁摩擦成为中菲关系的一切。由于中国对管控南海纠纷采取一以贯之的态度,东盟国家逐渐看清了这个纠纷的风险到底有多大,它们在对美国利用它们开展反利用的同时,极力想要保持自己中立的战略主动性。

欧洲因为发生了俄乌冲突,很多欧盟国家吓住了,尤其是一些东欧国家,扑通跪到美国面前,这让美国战略上俘获整个欧盟增加了有利条件。但是随着俄罗斯把战事限制在顿巴斯地区的态度逐渐明晰,同时反复声明不会进攻其他欧洲国家,欧洲、特别是西欧大国逐渐从惊恐中缓过神来,它们对在中美之间选边站也开始表达各种抵触,尤其是法国和德国。马克龙公开表示,欧洲必须减少对美国的依赖。英国汇丰银行的一位高管在一次私人活动上指责英国政府追随美国对华政策是“软弱的”,这在英国经济界很有代表性。

至于非洲和拉美,更不会有人对在中美之间选边站感兴趣,谁向他们施压,谁就是他们眼里的坏人。对那些遥远的国家来说,大国有竞争,都来向他们示好,是最佳状态。没有一个大国能够给他们“足够多”,应该是所有大国都竞争着来投资,做生意。中国从没有向那些国家做过远离美国的施压,但中国逐渐成为那些遥远国家的重要、乃至最大投资国和贸易伙伴。一位非洲国家部长对新加坡前外交官马凯硕说,“每当美国人来,我们就被训斥,中国人来,我们得到桥、医院、贷款”。

包括印度、日韩都在拿捏、调整同中国的距离,在为了自己利益取悦美国的同时,它们对与中国急剧恶化关系,乃至战略冲突,真的成了美国战略棋子保持警惕。

美国在上世纪冷战时期,轻而易举就把苏联与大多数国家隔离了,但它孤立中国却如此艰难,根本原因乃中国是全世界最大工业国和最大货物贸易国,除非有压倒性的安全和政治原因,哪个国家吃饱了撑的愿意与中国这样的超大经济体放弃联系,单独抱紧美国大腿?要知道美国已经不是上世纪最高峰时期占世界GDP一半以上的那个美国了,美国拿什么去收买其他国家对它的无脑忠诚呢?

打破美国的孤立和遏制,经济是中国手中最厉害的同花顺,即使美国在芯片等高科技领域领先中国,但那也不是一切。各国改善民生,过好日子,经济的规模效应更加重要,而中国带给他们的恰是规模性好处。中国经济保持长期向好就是对美国遏制和孤立最强有力的瓦解。我们要向世界提供安瓦尔促使激烈抵制美国压力的更多理由和底气,所以说,经济就是这个风起云涌时代的政治,而且是最大的政治。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