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股市创历史新高,原因和风险分析,货币动向,美国磨刀霍霍

2月22日,日经225指数盘中触及39156点,超越1990年泡沫破裂之前的38957.44点,创出历史新高。

500

日本股市大周期走势可分为三个阶段。

1990年之前的泡沫疯涨期,从1975年最低3355点,涨到1990年最高3.89万点。

1990年到2012年的泡沫破裂期,日本股市是整整下跌了22年,最低跌到2008年的6994点。

然后就是2012年开始的新一轮泡沫上涨期,过去12年涨了5倍多。

特别是过去这一年,日经指数涨了50%;

我上个月有分析过,从吃瓜角度,我倒是蛮希望日本股市能创出历史新高,因为现在涨得越疯狂,那么等转折出现后,也会跌得越厉害。

物极必反。

所以,日本股市现在这样疯涨在创出历史新高后,背后反而蕴藏着不小的风险。

碰到这种历史大顶,自然也是轻不言顶,我是不敢说日本股市会马上开始大跌。

我也没能力去猜日本股市这波历史大顶的峰值具体是多少,但我知道碰到这种历史大顶构建的过程,对于普通人来说,最好不要去跟风追涨,也别想着去做空,毕竟行情末端的逼空往往是最疯狂的,普通人不一定能扛得住。

我们能做的就是尽量躲远一些,安心当个吃瓜群众就好。

本视频会来详细分析日本股市暴涨的原因和风险。

强调一下,这只是我个人观点,不构成投资建议,请大家多多独立思考,自主决策。

外面很多分析,通常都会把日本股市上涨的原因完全归咎于日本经济好,但这是有些片面的。

日本过去两年的GDP,因为汇率大幅贬值,以美元计的GDP反而大幅下降。

500

即使以本币计算的实际增长率。

日本去年的GDP同比增长是1.9%,这个数据不算坏,但也不算太好,至少不是日本股市上涨50%的理由。

500

而且日本贸易差额在过去两年里,只有3个月是小幅贸易顺差,其他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大幅贸易逆差。

日本作为制造出口大国,这个数据可以说是很糟糕。

500

股市是经济的晴雨表这句话,本来就不准确。

德国经济现在这么糟糕,过去两年通胀如此之高,制造业PMI一度跌破40,但德国股市也同样创出历史新高。

阿根廷经济也是出了名的烂,最新公布的1月通胀率高达254%,那股市自然在过去几个月出现翻倍式上涨。

阿根廷新总统米莱是特朗普粉丝,跟风特朗普对我们抱有敌意,但因为他搞所谓自由主义经济,就被国内某些人大吹特吹。

米莱实行的是休克疗法,砍了一半政府部门,都要把阿根廷卖了,才换来1月实现财政盈余,是过去12年来首次财政盈余。

但这也没啥好吹的。

要知道,阿根廷不是这次才搞自由主义,上世纪90年代阿根廷已经搞过新自由主义经济,已经卖过一轮了。

现在米莱卖的都是阿根廷国有资产里最值钱的命根子。

这卖国换来的钱,花光了怎么办?

米莱上任后,半年不到的时间里,阿根廷物价差不多翻倍了,就这样经济能好吗?

500

所以,股市并不是经济的晴雨表,股市涨不涨跟经济没啥关系,跟货币和通胀倒是有比较大的关系。

回到日本股市。

日本股市从2013年开始这轮泡沫疯涨期,根本原因就是日本实行质化+量化,也就是所谓QQE。

2013年,安倍开始施行所谓安倍经济学,其中最核心的就是无限印钞,开始践行MMT货币理论。

日本的QQE,比起欧美的量化宽松QE,多了一个“质化”,最主要区别就是日本央行除了印钞购买国债之外,还会直接印钞购买日本股市ETF。

日本央行最早是2010年10月允许印钞购买股市ETF,但最初的购买金额比较小,而且有限额,上限为4500亿日元,约合当时369亿元人民币。

2013年,日本开始施行QQE,就把央行购买股市ETF的年购买上限增加到1万亿日元,并且取消了购入期限。

2015年,日本央行进一步实施负利率政策,并把股市ETF的年购买上限大幅提高到6万亿日元。

2020年3月,在全球股市崩盘之际,美联储无限印钞救市,日本央行也宣布把股市ETF购买上限再翻倍提高到12万亿日元。

并且在2020年就买入了7万亿日元的日股ETF。

500

现在日本央行持有日股ETF的规模是37万亿日元,市值占东证总市值约4.3%,基本是日股最大的单一购买方。

虽然2021年开始,日本央行购买股市ETF的力度大幅减少,但日本央行这种长达10年的大幅购买,已经给日本股市铺好了爆发的基础。

然后这一轮日本股市疯涨,导火索是巴菲特去年大幅加仓日本股市。

2020年8月,巴菲特才正式开始购买日本股票,披露持有伊藤忠商事、丸红商事、三菱商事、三井物产和住友商事五大商社5%的股份。

2023年4月11日,巴菲特接受采访时表示,他已将在日本五大商社的持股增至7.4%,并表示这是伯克希尔·哈撒韦在美国以外的最大投资。

2023年6月,巴菲特对五家商社的平均持股比例已经达到8.5%;

这也引燃了国际大资金炒作日股的热情,于是日本股市在过去一年里暴涨50%;

500

自巴菲特2020年8月购买五大商社以来,丸红商事涨近5倍,三菱商事、三井物产涨超3倍,住友商事、伊藤忠商事涨超2倍。

可以说巴菲特也是赚得盆满钵满。

关于巴菲特为何加仓五大商社,我在去年5月也分析过。

核心逻辑跟巴菲特加仓石油股是一个意思,就是押注资源,押注地缘危机。

日本五大商社,基本是美国二战后一手扶持的,美国通过五大商社控制了日本的进出口贸易渠道,所以战后大量的美国援建日本的物资都是通过五大商社进入日本。

当前这五大商社就占了日本40%的出口,60%的进口。

最关键是,五大商社过去这几十年,一直在全世界范围内收购大量能源矿产,所以日本进口资源基本都是通过五大商社。

所以日本五大商社的资产里,能源和矿产占比都是超过一半的。

过去三年,由于全球高通胀,加上俄乌冲突,让油价暴涨,全球资源也暴涨,这让持有全球大量资源矿产的五大商社,是利润暴增。

并且,由于五大商社大部分资产都在日本海外,所以日元大幅贬值,反而对五大商社有利。

巴菲特买五大商社,也是在美国高利率情况下,利用日本负利率宽松环境,在日本低息举债买日股,实际巴菲特自己并没有花钱。

此外,在巴菲特购买之后,日本五大商社也是“投桃报李”,开始学美股搞大规模回购。

比如,在2月7日三菱商事宣布计划斥资最多5000亿日元回购至多10%的股份,并发布了好于预期的季度业绩,这让三菱商事又出现一波大涨。

然后五大商社的上涨,又带动日本股市上涨,推动资金进一步炒作。

日本股市上涨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通胀开始上涨。

日本从2022年开始,通胀率开始摆脱通缩区间,并且长期维持在3%的高位。

500

日本CPI指数看起来涨幅相对还不太高,相比美国来说。

但其实日本一些调查显示,民众的体感通胀是远高于CPI指数。

东京伊藤洋华堂销售运营部总经理表示,“今年有超过230件商品价格比去年涨价超50%,是七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涨价。”

所以,日本股市的上涨,跟日本经济好与坏没有多大关系,纯粹就是日本通胀、货币贬值、央行长期购买日股、巴菲特加仓、国际资金跟风炒作所致。

了解日本股市上涨的原因,我们再说说日本股市风险在哪。

首先,日本股市上涨的基础,就是日本央行印钞购股。

但今年以来,市场对于日本央行转向的预期,是越发强烈。

日本央行行长去年还一直嘴硬说暂时不会加息,但最近日本央行行长口风开始有一些变化。

今年2月9日,日本央行行长称,解除负利率政策后,也“暂时持续宽松环境的可能性较高”。

500

关于货币政策正常化,副行长内田真一8日在演讲中称“就算解除负利率,也很难想象出现强势加息的路线”。

我一直强调,由于日债规模过于庞大,一旦日本央行大幅度加息,很容易引发日债危机。

所以单从日本主观意愿来说,肯定是能不加息,尽量不加息。

因此,日本如果一旦开始真正加息,只有两种可能。

一种是日元贬值过大,日债价格跌幅过大,日债收益率已经涨过1%,市场已经帮日本央行加息,那日本央行也不得不加息。

一种是美国给日本施加更大的政治压力,逼迫日本央行加息,之前东京地检署清算安倍派,就是一个比较明显的信号。

美国逼迫日本加息,一方面可能是为了收割日本,另外一方面可能也是接力美联储,来给发展中国家施加收割压力。

毕竟美联储眼瞅着今年有些撑不住,可能先降息,所以才逼迫日本加息。

所以,日本央行2月9日的讲话,等于是在提前铺垫,即使说日本被迫加息,也会先维持宽松环境,不会一下子加息太猛。

这是大幅提高了日本在今年结束负利率,开始加息的可能性。

我个人是预计,日本有可能在4月份开始加息。

这里日本加息,是指结束负利率的无限印钞模式。

但看日本央行这个表态,可能是打算初期在提高利率的同时,继续印钞购债购股。

这个核心逻辑也还是拖。

日本央行是选择,先加息,来应付一下美国的压力。

但会继续维持一段时间扩表宽松,来继续拖延时间。

但这个也只能拖一时,美国如果是铁了心要收割日本的话,肯定不会只满足于日本这样一边加息一边扩表的模式。

从日本自身角度来说,也很难长期维持一边加息,一边印钞的模式,因为量化宽松本身就得建立在0利率环境下才能有可持续性,否则副作用会非常大。

在高利率情况下大幅扩表,会让债务进一步滚雪球式扩大,虽然可以暂时掩盖危机,但只会把危机爆发时的规模扩得更大。

要是日本长期维持一边加息一边扩表模式,那就属于甜蜜的毒药。

虽然日本央行可能会先一边加息一边宽松,但一旦日本央行结束负利率,对市场来说就是一个强烈的转向信号。

所以,我个人是猜测,一旦日本央行在4月份开始加息,那么日股是有可能在4月份前后出现比较大的转折。

当然,肯定很多人拿日本股市估值说,现在日本估值并不高。

确实,你只看PE这类估值指标看,日本股市现在估值似乎不算太高,日经指数整体估值也只有25倍。

500

而1990年日本泡沫破裂前,日本股市PE是达到60倍,这样一对比,日本股市当前估值看似还比较合理。

不过PE这类估值指标,只是通过企业过去的利润去算的,只能代表过去,不能代表未来。

当前日本股市整体PE不算太高,主要也是过去两年日本企业利润增加,而这很大程度是建立在日元贬值基础上。

因为日本企业拥有庞大的海外资产,所以汇率贬值反而可以变相提高日本海外资产的利润。

当前世界经济大环境整体不景气,日本海外资产能否保持当前较高的盈利增长,是一个很大疑问。

比方说,2020年疫情危机期间,日本海外资产出现巨大的亏损波动,所以日本股市在2020年PE一度飙升至接近40倍PE,就是一个典型例子。

一旦世界经济危机爆发,日本海外资产就是首当其冲。

另外,只看PE容易陷入估值陷阱,全球金融环境好,25倍PE确实不算高,但如果全球爆发金融危机,那么跌到15倍PE也是合理估值。

比如,日本股市在2018年也一度只有15倍PE。

即使企业利润不变,估值从25倍PE跌到15倍PE,也已经跌没了40%;

所以,日本股市当前是否有泡沫,不同人有不同的判断。

我也只是表达我个人观点,不保证一定准确,大家还得多多独立思考,自主决策。

本文来源“大白话时事”公众号。

作者:星话大白。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