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主张对于sora需要看一看,有非常多的维度

openAI发布sora这个产品,全世界都有报道,毕竟是一个有影响的公司,但大部分就是报道,然后就算了,只有中国把上升到颠覆未来和中美AI差距的高度,因为中国大批文科生参与进来了。

昨天我都看到任泽平在谈sora颠覆哪些行业了。

我还看到有人又搬出对sora不吹捧,就是大清认为西方是“奇技淫巧”。

文科生就是文科生,不能做专业研究和分析,只会扯这些表面的,大清是有你太爷爷操了你太奶奶,才有今天的你,大清时全世界都被欧洲人屠杀,侵占殖民,只有大清还是守住了,你以为大清真值得你嘲笑?

我是人工智能长期的跟踪者,深蓝和卡斯帕罗夫下棋,我就在《中国青年报》有长文分析,把文章寄给崔永元,他们把《实话实说》某期节目取消了。

我相信人类从农业文明、工业文明向智能文明发展,对智能文明我会有专著阐述,正在写。

至于通用人工智能的最初产品,chatgpt我去年已出版了一本书,我当然不会反对人工智能,至于人工智能众多产品,走哪条路,那得有点耐心,得看一看。

中国企业推出产品,就嘲讽,就骂,外国企业推出个产品就用颠覆、划时代、中美拉开差距去吹捧,这能看清行业?

我主张对于sora需要看一看,有非常多的维度。其中有一个重要的维度是成本,通用人工智能因为面向大众,基本上是要解决各种各样的问题,用所谓民主的思路,哪种答案说的多就听谁的,不断的被训练,不断的被修改。这就产生了大量的、冗余的、毫无价值的信息,而这些信息是要用巨大的算力来支持的,这个算力其中有相当一部分就是在浪费电。

openAI据说有数亿用户,但收入20亿美元不到,为什么用户多,收入低?因为绝大部分的算力是无价值的。

应该说至今通用人工智能在商业上并未形成闭环,它怎么形成闭环,还是干几年变得无声无息,这要看。

和chatgpt一样的大模型,中国有小200个了,sora一样的产品,很快也会有,但能否走通,也得看。

大家可以看一下图中的例子,这是一个类chatgpt的应用,它就是迎合我,胡编一些信息,如果我没有反对的话,它就会把这个信息放进我的介绍里。有些人幻想这样的模型有一天会转化成工业控制?这怎么可能?而专门的工业控制的专用模型,都渐渐在智慧矿山、智慧港口、智能工厂在工作。

在产业界没有人反对人工智能,但是人工智能走哪一条路,这必须经过大量的摸索,用实践来证明,这就是产品的成功和商业的闭环。

产品才推出来,商业闭环还没有出现,当然需要观察,美国人推的就肯定成功?你以为美国人是你爹?

这次关于大模型的讨论,我写了一篇5000字的长文,应该说是否定了老周的判断。如果不是有道理,我怀疑老周也会像教训程前一样把我打翻在地,不过老周选择了沉默,专业人士其实一出手就知道,说得有没有道理。

关于sora,可以用三年时间回头看,区块链、元宇宙,都被描述成颠覆世界,今天什么个情况?不跟着吹捧,就是“大清”?你有点专业精神好不好?除了输出情绪,还能真了解产业?

500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