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奖得主:中国对科研的投入远超法国,但应该更重视年轻科学家

■ 西瓜视频:

https://www.ixigua.com/7316802960065823242

本视频2023年12月18日发布于今日头条、西瓜视频,播放量已达24万

500

塞尔日·阿罗什:我认为中国的一个优势是你们在科研方面投入了大量的精力,你们在科学领域投入的资金规模远远超过法国。(注释:此段为本期精选)

袁岚峰:大家好!欢迎收看今日头条与世界顶尖科学家协会共同推出的 《科学家请回答2023》 系列视频,我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袁岚峰,很荣幸邀请到了2012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法兰西公学院名誉教授:塞尔日·阿罗什。欢迎塞尔日·阿罗什。

500

塞尔日·阿罗什:大家好。

500

袁岚峰:我很高兴看到您写了一本科普书《光的探索》,今天我本来应该见到这本书的中文译者,您的学生吴海腾博士。

500

塞尔日·阿罗什:其实一小时前我在大厅见到了他,但他不知道您在期待见到他。

500

袁岚峰:太遗憾了,希望下次见到他。

塞尔日·阿罗什:他做了一个很……当然,我没法判断他的翻译,因为我看不懂中文。但我确定他做了一个很好的工作。

袁岚峰:是的。我可以说他完成了一项非常艰巨的任务,因为这本书中有如此多的专业术语。

塞尔日·阿罗什:有一件事让我很惊讶,这本书的中文版比法语版要薄得多。

袁岚峰:没错。

塞尔日·阿罗什:这说明它内容非常简练。

袁岚峰:是的,所以中文的信息密度真的非常高。非常感谢您和吴博士为科学传播做出的贡献,谢谢(法语merci)!

您是怎么想到要写这样一本书的?您对科学传播有什么想法?您在书的后记中说“反科学的潮流始终存在,但现在随着反对真相和另类事实的兴起,它们现在正朝着一个特别有害的方向发展。”我完全同意这一点。我对科学的兴趣很大程度上来自儒勒·凡尔纳的科幻小说。

500

儒勒·凡尔纳(1828~1905)19世纪法国小说家、剧作家及诗人

塞尔日·阿罗什:我也是。

袁岚峰:人人都喜欢凡尔纳的科幻小说。

塞尔日·阿罗什:儒勒·凡尔纳。

袁岚峰:对。我真的很怀念那个时代人们对科学充满了向往和好奇。

塞尔日·阿罗什:是的,我一直梦想着能有时间写这样的书,因为我对历史也很着迷,不仅是科学史,还有一般意义的历史。我对这样一个事实感到惊讶,科学进步了这么多。从十七世纪以来,你可以从科学的演化中找到一种线性关系,从伽利略到现代物理学,这说明了人类的思维是如何工作的,它说明了好奇心的必要性。我们先是被好奇心驱使,然后有了重大发现,最后才是实际的应用。事实上,相对论和量子物理学,都源于对光的质疑和困惑,当然,光是最值得探索的话题。因为我们从宇宙中获得的几乎所有信息都来自光,因此,光是一个神秘的信息源,我们开始越来越多地了解它,并由此产生了所有现代物理学。所以我想让社会大众清楚地了解这段历史,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做到,但我一生都被这种激情所驱使。

500

袁岚峰:至少对我来说是成功的,我非常喜欢这本书。下面是一些比较软的问题:您的科研生涯可以说是顺风顺水,一路上有很多优秀的老师和朋友,比如您的博士导师克洛德·科恩-塔诺季(法国物理学家,1997年荣获诺贝尔物理学奖)、他的博士导师阿尔弗雷德·卡斯特勒(法国物理学家 1966年获诺贝尔物理学奖)、还有您的博士后导师阿瑟·肖洛(美国物理学家 1981年获诺贝尔物理学奖),他们都是诺贝尔奖获得者。

500

500

500

但可以想象,没有人能够永远一帆风顺。您是否经历过至暗时刻?您是否有过怀疑和犹豫?我希望您也能在这些方面与年轻人分享一些经验和鼓励。

塞尔日·阿罗什:实验物理学家确实会有不顺心的时候。我记得有一次因为液氮沸腾造成的压力给我们的实验提供一半低温支持的低温恒温器爆裂了,发生了大爆炸。这让我们的实验倒退了一两年。当时我们和其他研究同一课题的人正在进行一场激烈的竞赛,所以那时真的很难过。

袁岚峰:但您和他成了朋友,您和维因兰德教授成了朋友。

500

左:维因兰德 右:阿什罗

塞尔日·阿罗什:是的,我和他的竞争是以一种友好的方式,但我和其他同事也有竞争,那是不同的。这种意外会使你灰心丧气,那么什么会让你振作呢?有各种各样的事。

首先,你需要团队协作,如果你能和一起工作的伙伴成为朋友就可以拿正在发生的事情开玩笑这种幽默感可以帮助克服困难。

此外,我发现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的一点是,我不只是做研究,还做教学,教学让我从日常的研究中脱离出来,通过教学可以清楚地解释自己想做的事情,对自己也有帮助,还能提供一些实验思路。所以我觉得需要在这些不同方面之间找到平衡。

我还想说,我不仅对物理学感兴趣,我喜欢读有关科学史的书,你提到了儒勒·凡尔纳,我小时候很喜欢儒勒·凡尔纳的书,我还喜欢看天文学方面的书,这些书非常有用。我还喜欢绘画和音乐,所有这些都有助于平衡生活,我认为科学和艺术之间有着非常紧密的联系。

今天上午,在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上我谈到,我们应该对各种创造性活动持开放态度,艺术创作与科学密切相关。事实上,那些发生科学革命的伟大时期也是艺术、文学和哲学大变革的伟大时期。想想意大利的文艺复兴或20世纪20年代量子物理学在柏林起步的时候吧,那是一个充满艺术感召力和新思想的时期。像爱因斯坦、玻尔、海森堡这些人都深受他们周围这种氛围的影响,而不仅仅是科学的影响。

500

500

袁岚峰:是的,太不可思议了。实际上您已经谈到了下一个问题。下一个问题是:在诺贝尔奖网站上您的自传中可以看到您的家庭生活非常幸福,尤其是您与妻子克劳丁的故事非常浪漫。在这方面,您比许多伟大的科学家,比如牛顿、爱因斯坦和哈密顿都要成功。人们常常感叹很难平衡生活和工作,但您似乎是个难得的例外。

500

哈密顿(1805~1865)英国数学家,物理学家,力学家

塞尔日·阿罗什:但我的成就无法与爱因斯坦或海森堡相比。如果你想在生活中找到平衡点,在科学方面或许就会逊色一些。但我的妻子确实一直在帮助我,我与她共同经历了很多,我的家庭生活对我的一生都非常重要,我有孩子,我的孩子也有了孩子,他们都长成了非常有趣的人,我对此感到非常高兴。

袁岚峰:是的,确实很有趣能达到这种平衡。

最后一个问题是关于法国和中国的。法国和中国都是著名的文明古国,在很多领域都有密切的关系,您与中国科学家的合作多吗?您如何看待中国的科学和教育?您有什么建议?同样 您对法国的科学和教育有什么评价和建议?

最后 您有什么话要对中国人民说吗?

塞尔日·阿罗什:是的,你说得对,这是两个古老的文明。法国的高等教育体系的一部分,也就是高中毕业后要通过竞争才能进入你们所说的大学校,入学考试的竞争非常激烈。有人告诉我举办这种综合考试的理念与中国古代官方选拔官员的制度(袁岚峰:科举)非常相似。其实耶稣会士,也就是十八世纪访问中国的法国神父将这种综合考试的理念带回了法国,拿破仑上台后将其引入了法国的制度,所以我们有这种相似性。

500

500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我认为中国的一个优势是你们在科研方面投入了大量的精力,你们在科学领域投入的资金规模远远超过法国。我认为,可能中国的一个问题是由于文化——也许我说的不对,你可以告诉我——由于文化的原因,你们习惯于给年长者很多高于年轻人的权力。

袁岚峰(大笑)因为我们尊重年长者。

塞尔日·阿罗什:从科学角度来看,信任年轻人会更好。当然,你们还需要理解,我前面提到的科学与人文之间的联系。技术是好的,但仅有技术还不够,我认为必须有一个开放的系统,在这个系统中艺术、社会学、人文科学和科学相互促进,这种相互影响非常有利于创造和发明。我希望中法两国都能这样做,这样才能潜移默化地帮助我们加强合作。今天上午我谈到了:科学应该把人们团结在一起,而不是使他们彼此远离。但这并非易事。

袁岚峰:非常感谢,谢谢(法语merci)。本期视频就到这里,想了解更多顶尖科学家与科普大咖间的思维碰撞,上今日头条搜索《科学家请回答2023》,下期见!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