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判断网络极左?很简单,看他是不是推崇朝鲜就行了

在开始今天话题讨论之前,咱们先问一个问题,为什么有钱人都喜欢往美国跑?

大家自己先想想

好了,咱们讨论一下“自由”这个词。

自从网络键政以来,“滋油”这个词已经被“公知”带坏了。提自由这个词一定会被联系到亲美国,大家想想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对于有钱人来说,确实美国更自由一点,更放纵一点,更肆无忌惮一点。

什么是资本主义社会?有很多种解释,但其中一点解释是,只要你给钱,就没有享受不了的服务。

玩个枪,去非洲打个猎,游艇会,萝莉岛,天上地下,海天盛筵,声色犬马,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玩不了.......

500

放在中国,富豪到一定阶层,确实也享有很多自由,但和美国比起来,还是小儿科了点。

从这个角度去理解,确实美国是有钱人的天堂,资本主义就是赤裸裸让有钱人更爽。那有钱人都想去美国爽,当然就很正常了。

我们不去批判自由这个词,仅仅中性客观评价,自由有其好处,但自由也有其坏处。坏就坏在自由过度,就是放纵。

有钱人放纵还有得救,但底层一旦放纵过度,就会走上不归路。

前面咱们说了美帝一大特点是“自由美利坚,枪击每一天”,其实相当于枪支泛滥而言,药物滥用是美国社会更大问题。

500

美帝很多底层人,飞叶子,嗑药,爽了就滥交,只满足于最底层生理刺激,这种堕落,已经很难称之为人。他们已经只剩下了人性中的兽性,兽性就是只知放纵,而不懂约束。

在中国,很难想象会发生这种事情。因为中国政府禁毒。

美国政府?它会说,你的命你自己做主,你爱咋滴咋滴,你想死,自己死一边去就行。

所以,这就是自由的好处和坏处。

反过来说,这也是政府当爹又当妈的好处。在中国,你想堕落?你根本没有这个选项。

这就是美国主流价值观和中国主流价值观,对自由的不同理解,仅就能不能纵容普通国民放纵,就可知一二。

总而言之,就是美国管得少,中国管得宽。

当然我并不是说管得少,或者管得多,哪个就更好。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你不可能只要它的好,不要它的坏,那办不到。

好了,前面咱们铺垫了这么多,这和标题里面极左思潮有什么关系?和朝鲜又有什么关系呢?

有很大关系。

前面咱们说了,左就是追求公平高于效率,追求公平高于自由。

对于左派来说,他们想要一个管制更多的政府,来实现公平,他们更想要一个整齐划一的社会状态,以达到更公平的目标。

这点可能有点难以理解。那我们举一个例子,就比如说很多学校都要求必须穿校服,为什么呢?

有一种说法,说学生里面家境不一样,如果穿衣太自由,容易引发攀比心理,不利于学习,大家统一穿校服,很多穷苦家庭孩子也就不会因此自卑。

这个说法,其实有一定道理。

所以,如果你把学校理解成社会,当一个社会强制大家都整齐划一,那当然最公平。公平,某种程度上,就是要拉平每个个体差距。

这样说,是不是就能理解了?

左派要求这种整齐划一,其实本质上也是要求公平。

但有一些左派,特别是极左思潮,却倒因为果,他们为了追求整齐划一的效果,强烈要求有一个强大机构,把人民生活方方面面都管制起来。就像学校要求只能穿校服那样。

这种思想继续发展下去,走向极端,就会无限倾向于文化保守主义,甚至容不得任何个性。

这就是极左思潮一个特点。持有这种想法的人,往往会对朝鲜特别推崇。

比如之前我一直在说的南开艾跃进。他2014年曾经去过朝鲜,对朝鲜那是无比推崇。

艾跃进说朝鲜人民精神状态特别好,孩子们脸上笑容非常的纯真。

500

看看朝鲜这些小学生,整齐的小平头,整齐的校服

500

朝鲜青年的穿着打扮,完美符合艾跃进说的不要露,不要透,裙子要过膝,不要染黄毛......

500

所以艾跃进说不要妖魔化朝鲜,朝鲜人家是真社会主义。

500

在艾跃进心目当中,朝鲜才是真正理想国度,符合他心目当中的社会主义,符合他想要的社会状态。

那还有一些人,对50年代那种社会状态也非常推崇,说什么当年如何路不拾遗,如何民风淳朴,如何大公无私,如何没有任何资本主义,金钱至上。

这种想法,其实和推崇朝鲜,一脉相承。他们都希望有一个强力机构,来管控人民生活的方方面面。

这正是某些极左思潮的代表想法。他们要的,其实就是更加严格的社会管控,自由是不对的,自由是不行的,自由就会乱。

所以,朝鲜和美帝是两个极端。当然,朝鲜比美帝要更加极端。还是拿0度和100度的水来打比方,0度水结冰代表最左,温度越低,越没有活力;100度水沸腾代表最右,温度越高,水越活跃,但沸腾了也要完蛋。

朝鲜好比是20度左右的水,太冷,整个社会完全僵硬没有活力,美帝好比是60多度,稍微有点太自由过度了,有失控可能。

而咱们当今中国,我觉得是35-40度左右,温度刚刚好吧。

当然,不同的人有不同看法。有的人觉得咱们现在在市场机制方面开放得还不够,还可以更自由一点,尤其是很多文艺创作者,希望更自由,更加不受管控的创作环境。

这些不同想法,都可以理解,都可以讨论。

但我们应该都同意,我们是在朝鲜和美帝的中间,如果说朝鲜是极左,美国是右(肯定不是极右),我们算是中间偏左。

我觉得目前咱们这个状态,刚刚好。

左、中、右都是相对而言。谁看谁都不服气。美帝偏右,所以美帝看咱们,就觉得咱们不够自由,觉得咱们是威权体制,什么什么之类的话就不多说了。

极左看当下中国,他们也不满意啊。就像艾跃进说朝鲜才是真社会主义一样,很多极左分子也对当下很不满意啊。

如今网络极左思潮有重新抬头趋势,这个说法早就有了。在很多极左分子看来,改革开放以后,996出现了,“剥削”加重了,贫富分化和社会不公也出现了。

500

所以极左思潮要求回到过去那种计划经济时代,限制打压市场经济。今天网上一切左右之争论,其实都是围绕这个而展开。

但是咱们不能被极左思潮影响,中国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回到过去那种计划经济僵化体制了。这也就是上面常说的那句话,既不要走僵化封闭的老路(朝鲜),也不走改弦易帜的邪路(美帝)。

当然,这不是说当下中国就没有缺点了。比如很多人对胡锡进老是维护特权阶级,维护官僚集团附庸(官员亲属)特殊利益,就很不满意。

500

当前咱们社会肯定有特权阶级,某些特权阶级附庸,尤其是深圳50辆宾利官太太,南昌周公子之流,他们无德无才,纯粹因为血统和身份,成为寄生虫,他们也极大影响了社会公平,影响了人民群众获得感。

这个问题背后,归根结底,是官僚集团需要更好被监督,权力需要被限制,以防止官僚集团附庸成为寄生虫。

说白了,我们可以允许官僚集团有一定特权,这是为了官僚集团本身运转必要,但我们不能接受干部子女、亲属、亲信也有太多特权。

但不管怎么说,咱们当下社会在维持公平和效率动态平衡方面,肯定比朝鲜和美帝都要做得更好。中国经济这些年高速发展,中国综合国力一直在追赶,并有超越美帝趋势。这都证明了当下中国体制,就是最好,最合适的那一个。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