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坏到大的周庭,你跑不了

出处 | 有理儿有面

乱港分子周庭跑了!

确切地说,应该是:已经在加拿大上学的周庭宣布她不回来了。

周庭在2021年6月出狱之后,因其仍涉及一宗勾结外国或境外势力案,目前处于保释阶段,保释金额为20万港元。

2023年12月3日,周庭于网上发文宣布,决定不再回港。

这一行为在法律上属于弃保潜逃!

12月4日,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发出严正声明,特区政府会全力依法追捕周庭,并严厉谴责这种畏罪潜逃的羞耻行为。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李家超更是表示,除非周庭自首,否则她会终身被追捕。

500

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也对此事进行了谴责。

那么,处于保释阶段的周庭,怎么去了加拿大了呢?

这是一个农夫和蛇的故事。

今年7月,周庭拿到了加拿大一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向警方国安处提出申请,希望能允许她去加拿大继续学业。

然而,处于保释阶段的她,实际上是不可能被允许离开香港的。她已经上交护照,并且必须定期向警方报到。

500

为了达到离港的目的,周庭拿出了自己哭哭啼啼装可怜的那一套,并同意北上深圳,参加了为期一天的爱国主义教育。

在参观了“改革开放展览”和腾讯总部等地,并享受了一天的盛情款待之后,周庭写下信件表示“感谢警方安排,使我能了解祖国的伟大发展”。周庭在12月3日的帖文中也不得不承认,她不否定中国经济发展的成果。

500

经过了这么一天时间的教育,在周庭答应12月回港报到,并提前买好返程机票的情况下,周庭被允许去加拿大上学,并在9月份离开香港。

特区政府对周庭的处理,只能用“仁至义尽”四个字来形容,对于一个意图勾结外国势力推翻政府的犯罪者,政府给了她一个浪子回头的机会。

警方国安处容许周庭保释外出,本身已是一个宽大而例外的安排。而且,既然已经答应周庭出国求学,就不可能在她回来报到时再次扣押她,因为这完全没有必要。如果要扣押,当时不让她出去,那不是最简单的选择吗?

人要讲信义,才能在天地之间有立足之地。

但是,“信义”这两个字,对反中乱港分子来说,说到底还是我们高估他们了。

选择加拿大“留学”,再次凸显了周庭的狡诈心机。她充分利用法律漏洞,选择了与中国没有引渡条约的国家作为逃亡地点,确保自己不会被引渡回香港接受法律审判。为了这一天,周庭已经准备了好几年。

2021年6月12日,周庭刑满出狱。

面对着上百名记者,周庭没有像往日那样极力表现自己,而是没有说一句话就上车离去。随后,她停止了在网上的喧哗吵闹,从媒体面前消失了。只有在2022年9月,周庭曾被拍到去发型屋染发。昔日的政治明星一度陷入沉默,YouTube上的小视频都不发了。

500

然而,谁都没有想到,沉默的周庭还是在憋着大招。

公众都很清楚,周庭没有工作,家庭也是底层,个人是没有收入来源的。而去加拿大上学,学费和生活费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经过这几年,周庭之前从港独组织“香港众志”贪没的钱款也应当早就被查处没收了,周庭的钱是从哪里来的?

此外,周庭的大学生涯基本都是在搞运动中度过的,光是休学就休了好几次,绩点如何能达到研究生院的录取要求?

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境外势力的资助。

周庭依然与境外反华势力保持着紧密的联系,不仅搞到了钱,还得到了“破格录取”的机会。而她的所谓研究生学业,也绝对不是个人提升那么简单。这绝对是要换个战场,继续进行“战斗”的架势!

出生于1996年的周庭,是一个“从小坏到大”的孩子。

周庭出生于香港的普通家庭,在“嘉诺撒圣家学校”读完了小学和中学。这所面积仅有400平方米的学校,就是幼小的周庭曾经的全部世界。

500

周庭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过,小时候的她,外向、顽皮、叛逆,所有小朋友都在听老师的指示,她却自己睡在地上。这可以看出,这位小朋友的脑子怕是不大对劲。

中学的她,变得内向、寡言、不合群,没有朋友,甚至在做小组研究的时候,经常没有一个小组要她加入。但是周庭的多位中学同学却说,周庭“孤僻”“霸道”“有心计”。这两者其实也不矛盾,越是有心计,爱算计别人的人,越容易认为别人在算计自己。

500

周庭的学习成绩不好,在学校被边缘化,但是内心却始终不服气,期待着咸鱼翻身的时刻。这个机会终于来了。

2012年,就读中四(高一)的周庭在社交媒体Facebook看到了香港激进反对派组织“学民思潮”的游行照片,并受到鼓动,在同年5月加入“学民思潮”,成为义工成员。

“学民思潮”组织的召集人,就是那个尖嘴猴腮的黄之锋。初入“学民思潮”,周庭担任的是街头填表、派传单的小角色。但过了没多久,也许是“矮子里面拔高个”的效应使然,在这群人中颜值还算过得去的周庭迅速成为“学民思潮”发言人,狠狠出了一把风头。

500

周庭不仅善于装乖卖萌,更善于自我形象的经营以及在复杂的人际关系中钻营。她表现欲极强,时常出现在电视综艺节目中,要么短裙热舞,要么和服上身,嗲声嗲气,小小年纪就与一些男嘉宾打情骂俏。

周庭并无政治才华,在香港所谓“社运”众生像中,她始终像一个提线木偶一样,只会喊喊口号,作为区诺轩、罗冠聪、黄之锋等人的小跟班出现。周庭的走红,离不开幕后推手的极力鼓吹,她只是乱港势力所推出的一个女性符号,却不得不为此搭上了自己的人生。对此,原本就没有什么能力的周庭也乐在其中,她甚至着力打造“学运女神”的个人形象,直接向“民主女神”陈方安生看齐。她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虚荣,还获选英国《金融时报》“2021全球最有影响力的25位女性”,让人哭笑不得。

周庭的一大绝招,就是看片时学会的几句日语。就凭着这点“雅蠛蝶”的三脚猫功夫,周庭与黄之锋多次前往日本,寻求外国势力支持。

虽然愿意和他们见面的只是枝野幸男之流的过气议员、老色胚,但这不耽误周庭用半吊子日语大放厥词。

周庭曾表示“不认可中国人身份”,呼吁日本政府干预香港事务,造谣中伤香港警察。更可笑的是,毫无政治常识的周庭还乞求日本自卫队出兵占领香港,以逼美军也出兵。

可惜的是,在日本老色胚的眼里,“学运女神”显示的角度非常特别!

500

在宣布弃保潜逃之后,周庭再次接受了日媒采访。她以日语表示正考虑未来的计划,说自己得了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焦虑症、惊恐症、抑郁症等一系列疾病。

想想也好笑,当时没日没夜在香港街头打砸抢的时候,你没得病,现在安安稳稳上学,反而就得病了?

周庭已经表示,自己不排除“申请政治庇护”,声称她在香港过去3年什么也做不了,意思是不是现在准备大干一场了?

没有理睬她在说什么,日本摄像师还在精选自己感兴趣的角度。

周庭获得自由了吗?

没有。

她口口声声追求的“民主”“自由”,只是西方社会给她的一根胡萝卜。

而她本人,只不过是西方所操控的舞台上,一头被蒙上眼睛的母驴而已。

500

也许周庭在幕后势力给的剧本上尽情表演的时候,会入戏太深无法自拔,忘了自己终归是一头驴。

电影《奥本海默》有句台词——“追逐名利的外行人会被生吞活剥,真正的掌权者不会现身”。这个道理,周庭读书不多,应该不会懂。

周庭也许已经忘记,这一去再也不归来,连自己的父母家人都见不到了,这是不是做人的最大不自由?

在香港的本地论坛上,很多网友都建议,周庭的未来,最好还是找个老实人嫁了,在加拿大,或者在日本,都可以。

这是良善的市民,对犯错的孩子最宽容的劝说。

但是有理哥还想再劝一句:嫁人之前,别忘了先自首,因为,你跑不了!

图片源自网络

点击「有理儿有面」阅读原文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