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利坚何德何能,竟同时拥有印度、墨西哥两块“缅北”!

大家好,我是乌鸦。

前两天给大家简单介绍过“美国的缅北”,也就是定向诈骗美国人的印度电信诈骗中心。不过要是从地缘上讲,对美国来说,还有另外一个类似“缅北”的存在。这个地方大家也很熟悉了,那就是美利坚的南邻墨西哥。

好歹印度是美国力捧的“世界最大民主国家”,而且远离美国,社会又极度复杂,美国无法把手伸得那么远直接制裁印度的电诈集团也实属情有可原。但作为全世界最喜欢动用武力的超级大国,一些人眼中真正“虽远必诛”的“战狼之国”,美国对于家门口这个对本国公民形成巨大毒品危害的邻居,有什么样的作为呢?

事实是,美国拿自己的两个“缅北”,都没有什么有效的办法。

          

1

根据公安部网站消息,缅北相关地方执法部门共向我方移交的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嫌疑人已经达到了3.1万名,想必这段时间的各大入境口岸场面一定无比壮观。虽然无法亲自到场围观,但吃瓜群众在网络空间留下的掌声和欢呼声一定不绝于耳。只是不知如今这些拍手称快的人,当初是否曾涌到吴京的微博下,高呼《战狼》退钱。   

500

如果有,且说这些话的人确实买票看过《战狼》的话,乌鸦想说的是,各位关心同胞的态度值得肯定,对其“爽片剧情”的印象也不能说错,但需要提醒一句:不侵犯别国领土、不干涉他国内政,这是战狼剧情的重要前提。

在两部战狼中,冷锋面临巨大挑战,屡屡险象环生,无非是因为我们要遵守这条原则,例如必须在国境线内解决问题、未经外国政府请求不得出兵等。如果用游戏术语描述,这相当于给冷锋打上了debuff,使其必须在遵守国际法的前提下孤军奋战。 

   

500

国家间博弈从来都不是小孩过家家,意气用事也从来都不是什么壮举,而是对全局利益的不负责任。甚至说句不好听的,在客观资源受限的情况下,任何决策下,牺牲都不可避免。

就以缅北诈骗和绑架同胞问题为例,直接干涉看上去可以快刀斩乱麻,但实操上根本不可能,因为这种蛮横的举动必然破坏中国的整套处理国际关系的逻辑。事情要做,问题要解决,但是如何在这些“限制”中把事做好,这就考验智慧了。

其实关注完开始于十月底的缅北冲突后,乌鸦也想找吴京退电影票,而原因同样是“虚假宣传”,毕竟他拍得确实有些保守了。因为现实是我们不需要人民子弟兵冒生命危险去救人,而是不怒自威地用简单的信号让交战双方默默配合,“用一纸红头文件干掉一个行业”。

不仅救回了人被绑架的同胞,还抓获了潜逃在外的罪犯,更让盘踞缅北多年的明家灰飞烟灭。现在我们看到的一切,或许才是战狼二字的高级表达形式。  

 

500

且说那些先前有些阴阳战狼的人,他们的标准话术中必有这么一条:如果是在美国,就怎么怎么样。无非是想宣传美国人狠话不多,不会像我们这样“言行不一致”,一边拍着热血电影,一边对真实发生的苦难“视而不见”。    

这一说法应该早已不攻自破了,好莱坞作为美国输出文化符号与意识形态的工具,盛产夸大美军英明神武程度的大片,如果这都算话不多,那恐怕要直接把全世界人民归为聋哑人队伍了。

至于“人狠”这一点,上回书我们说到了,对专坑美国人的印度电诈中心,美国确实是不咋“狠”;那么,对“流毒入境”的墨西哥呢?

          

2

根据最大的在线统计数据门户网站Statista的统计,墨西哥的绑架案件数量在三年疫情期间有所下降,成功从四位数降低到了三位数,但当中涉及美国公民的案件基本稳定在每年300-400起,所幸其中大多数都得以生还。

500

这段期间,已经是在墨美国公民“最安全”的时段了。要知道在2002年到2012年这十年间,就有648名美国人在墨西哥死于谋杀,占同期海外遇难美国公民总数的40%,要是把没死人的案件都加上,更是数不胜数。

500

美国一旅游网站上张贴的最近两年死于墨西哥毒贩之手的部分美国公民

不过,这个数字看起来也没那么可怕,毕竟这可是北美大区,每年因枪击案夺走几万人的生命都是司空见惯,区区几百例绑架又算得了什么呢。但就“缅北”的另一项“特色产业”——毒品而言,墨西哥对美国的渗透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

500

一名美国自驾游爱好者刚刚驾车进入墨西哥就遭毒贩枪杀

既有锡那罗亚集团那种集贩毒、黑帮、军火走私与人口绑架为一体,面向大客户的超级毒品卡特尔,也有铪利斯科男孩这种面向下沉市场,以劳动力密集的运输和分销网络制胜,积小单为大单的草根集团。

对于这些绑架和贩毒案件,为了那些面临健康乃至生命危险的美国人,美国有何作为呢?

500

不得不说,在除实际行动外的一切层面上,美国政界的反应都可谓相当的到位。

今年三月,有四名美国人在美墨边境遭墨西哥贩毒集团绑架,其中两人被杀害。事后,南卡罗来纳州参议员格雷厄姆就公开宣称要求采取军事手段。

500

但与政客的高调截然不同,案件发生后,相关报道下边的美国网民留言都是在哀悼,没有人愤怒,更没有留言要求“虽远必诛”。

因为他们都知道,美国政府是不会真管这些事儿的,只能老百姓自己互相心疼彼此了。

500

500

截至目前来看,美国方面没有如格雷厄姆的豪言般采取什么强硬活动,案子也没破,也没任何后续,基本可以确定又得不了了之了,这要是放在中国,不得被公知骂死。

不过实际上,美国政客们“打鸡血”的言论却仍在层出不穷,可想而知这不过是用“虽远必诛”来吸引选票。比如特朗普就表示:如果他再次当选总统,将派遣特种部队打击墨西哥毒品卡特尔头目。

500

阿肯色州参议员科顿、得克萨斯州众议员克伦肖、佛罗里达州众议员瓦尔兹等人,也都对“出兵墨西哥”持开放态度。

以上无一例外都是共和党人,而在美国历史上,经常以“对毒品问题重拳出击”为卖点的,也是共和党。其中最具代表性的,自然就是尼克松和里根执政时期发动的两场“毒品战争”。   

500

那段时间,美国政府通过了《毒品滥用预防与控制综合法》,成立美国药品强制管理局、加大针对毒品的医疗投资等。

从统计数据上看,这些措施的效果还是颇为显著的。美国联邦监狱关押人员中涉及毒品犯罪的曾一度减半,即便是美国不断向毒品妥协的今天,他们每年花在禁毒方面的经费也超过三百五十亿美元,但这些强硬措施只限于美国国内。

500

至于那些危害美国人的外国毒贩,美国是否有像美国政客和国外美吹们宣传的那样,直接出兵干涉,成为美国公民背后的坚强后盾呢?

答案还真是有的。

比如说在著名的秃鹰计划中,美国提供的飞机向墨西哥的鸦片作物喷洒2,4-D酸,向大麻作物喷洒百草枯,最终毁掉了成千上万块土地和农田。

500

除了这种合法的、与墨西哥政府协调的联合执法,美国单方面的野蛮操作也并不少见。例如美国禁毒署探员卡马雷纳被墨西哥贩毒集团虐杀后,美国花费数百万美元聘请了赏金杀手,把相关罪犯抓捕到美国。

然而,这些手段美国极少采用,尤其是像后一个案例这种情况,一般的美国公民可是没法让联邦政府为他兴师动众的。尤其是在21世纪后,美国虽然能大举入侵万里之外的阿富汗和伊拉克,对于近在咫尺的墨西哥毒贩却柔和很多。

500

多数情况下,美国禁毒部门的常规操作也是挥动呼吁施压谴责这三板斧,敦促墨西哥政府提高办案效率,解救被绑架的美国公民。

那些为了救人而大兵压境的名场面,恐怕也只存在于共和党部分议员的嘴炮中。

当然美国自有国情在此,因为它在一定程度上承认双国籍,也就是在美国国内认可其美国公民身份,但除非涉及纳税问题,双国籍人士在自己的“另一个祖国”时,就会被美国视为所在国公民。

500

很多绑架本就发生在边境墙两边的墨西哥裔人群之间,那既然在墨西哥时就是墨西哥人,美国又有什么理由去救呢。正所谓只要我在法律上没有责任,你就不能拿不负责任来指责我。

尽管如此,美国的那些“强硬措施”或许已经可以让那群高呼退钱的人拿来作为战狼的证据了。但有一个很大的问题,那就是,“战狼”不应该是纯为了秀肌肉而秀,而终究是为了解决问题。那么,所谓这些美国的“战狼行为”,阻止了它被毒品侵蚀得千疮百孔吗?

答案显而易见是否定的。根据美国国家药物滥用统计中心的数据,百分之五十的美国人至少吸食过一次毒品,每年因毒品过量而死亡的美国人超过七十万。在各种毒品中,大麻、可卡因和致幻剂稳居前三。   

500

如果有美国留学经历,且所在院校位于大城市的话,就能充分感受到上述数据背后的可怕现实。

从傍晚开始留学生一般都不敢出门,除了对美国那让人不敢恭维的安全状况的担忧外,就是因为满大街横躺的瘾君子看着就恐怖,甚至人越多的大街越是如此。如果乘坐公交车,偶尔会见到衣冠不整、散发难闻气味的人胡言乱语,大概率也是刚刚磕完药。

前些日子旧金山为APEC峰会大搞创建文明城市,其中一项就是清理遍布城市的排泄物。而之所以有如此之多的排泄物,就是因为旧金山是成瘾流浪汉的天堂,而很多人会在毒品带来的迷幻中失禁而不自知。恐怕用不了多久,在美国跟人说自己喜欢吸毒,就和在我国跟别人说自己喜欢喝酒一样了吧。

500

因此我们可以不双标地说,如果在有些人眼中,战狼的意思就是让人看一部爽片,感受精神胜利般的愉悦的话,那北美的战狼繁育工作无疑更加出色。但如果各位相信战狼的存在价值是保障各领域国家安全,切实解决人民群众面临的问题的话,那一度被吹上天的北美战狼,或许才是名副其实的濒危物种。  

500

美国一家九口在墨西哥被杀,美国方面毫无作为,至今没有解决问题

          

3

九州洪水泛滥时,大禹总结了父亲鲧的经验教训,明白了堵不如疏,遂成功治理水患。

扁鹊觐见魏文侯时,表示自己的大哥才是真正医术高明的人,因为不等病人出现不适症状就能将病灶化解于无形。在解决既有问题时,我们真正崇尚的是釜底抽薪而非扬汤止沸,重视从根源解决问题。

无论中国还是美国的禁毒工作,原理都是一样,不只应该是在毒品泛滥时被动应对,根本是主动出击,根除毒品滋生的土壤。

500

这土壤之一就是贫穷。因为贫穷,农民既买不起优质的种子和农机,也无法通过技术培训提升栽培效果,更享受不到国家无力负担的基础设施红利。由此导致的结果,就是一切合法作物都缺乏竞争力,唯有铤而走险种植大麻、罂粟或古柯叶才能养家糊口。

500

墨西哥穷人

因为贫穷,年轻人缺乏优质的工作,更遑论上升空间,最终只会成为犯罪集团的积极分子。因为贫穷,地方与中央为争夺有限资源会让关系越来越紧张,最终在基层组织能力欠缺的国家造成派系林立,乃至武装割据的局面。对于武装集团来说,毒品电诈绑架的一条龙服务就是最好的敛财方法。   

500

缅北的情况也是一样的道理,当时贫穷,又深陷民族矛盾漩涡的缅甸,毒品问题开始抬头。但所幸它的邻居是一个大国而且不是美国,随着中国日益富强,在自己严厉打击毒品犯罪之余,也重视缅甸的经济发展,这个进程同样有助于削弱缅甸毒品发展的土壤。

除了传统的替代种植外,中缅双方于2018年签署了共建一带一路合作协议,对油气、电力、交通和通讯等领域大力投资,长期保持对缅最大外资来源国地位。2022年5月1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对缅甸正式生效,标志着两国优势互补的贸易往来进入了新阶段。虽然前方还面临诸多挑战,但从根源上解决缅甸毒品问题的前景是光明的。 

 

500

北美的情况就不同了,1994年签订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与其说是优势互补,不如说是美国商品对墨西哥的单方面屠杀,尤其是玉米等墨西哥主要农作物。在这种情况下,走投无路的农民除了与毒品卡特尔合作,又能有什么选择呢。

美国在新自由主义全球化浪潮中给墨西哥分配的大多是低端的出口导向性轻工业,能提供的体面工作极为有限。在这种情况下,墨西哥的年轻人是更愿意在工厂里拧螺丝踩缝纫机呢,还是偷渡到美国,揣着一袋袋毒品走街串巷呢。

500

另一大滋生毒品的土壤就是自身需求。在这一方面,中国不光严格落实强制戒毒政策,还在解决底层人民就业、管控成瘾品方面投入巨大精力。而美国在医疗集团的游说下,上世纪八十年代美国曾掀起一场疼痛革命,认为解决疼痛是基本人权。

这本身不能算错,但基层医师的工资是按接诊病人数量付费的,因此最理性的策略就是一次性开大量止疼药。由此一来,阿片类止痛药的获取门槛不断降低,从而持续性制造潜在毒瘾人群。大量底层民众更是随着产业空心化被美国政府放弃,只能从违禁品中获得一点廉价的快感。 

 

500

          

尾声

新的一轮红日从地平线升起,中国某地,张三完成了强制戒毒,开启了自己的崭新生活。

美国某地,唐纳德在一地针头中醒来,奔向最近的商店拿起客户指定的商品扬长而去,换到了今日份的生命之水。

说到底,“战狼”的真实与否,最多只是面子;能否通过社会普遍摆脱贫困让人们降低对毒品的依赖,投身现代化建设,这才是里子。从这个意义上,“战狼”的本质,其实不应该是传统的“超级英雄”,而是个系统工程,看的不仅是剑术高低,还得看剑锋朝向何处。

参考资料:

《毒品史:美国和墨西哥的百年恩怨》

《梦瘾:美国阿片类药物泛滥的真相》

Graham says he will introduce bill to ‘set the stage’ for US to use military force in Mexico The

Statista: Crime and violence in Mexico – statistics & facts

The Hill:Graham says he will introduce bill to ‘set the stage’ for US to use military force in Mexico

Politico: GOP embraces a new foreign policy: Bomb Mexico to stop fentanyl

知乎:暗影吴兴威、北境亡灵骑士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