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直播,不赚钱的“遮羞布”掉了

500

没有营收新场景

撰文/ 地幽宫

编辑/ 高   智

“旭旭宝宝名下公司均已注销”“斗鱼多位大主播已停播超过10天”“一批头部游戏主播被曝参与赌博洗钱”……

近段时间,与“斗鱼CEO陈少杰因涉嫌开设赌场被依法执行逮捕”事件相关的词条频繁登上各大主流平台热榜,而随着各种坊间猜测的持续发酵,让这出现实主义魔幻大戏越发显得离奇起来。

背后折射的是,游戏直播行业不赚钱。

游戏直播行业巨震

其实斗鱼“暴雷”早在2022年就有了征兆。

彼时,斗鱼平台“户外一哥”(即“彡彡九户外”组合的付某某、潘某等人)因开设网络赌场被都江堰法院依法审理。

经查明,2017年3月至2020年9月期间,付某某、潘某利用斗鱼平台“粉丝福利社”的抽奖模块,事前设置抽奖的奖金金额及份数,组织“水友”进行抽奖。抽奖结束后,周某负责核实中奖人员信息及中奖金额,索取中奖人员支付宝账号、微信账号、银行卡账号等信息后,向中奖人员发放中奖现金。至被抓获时,共组织抽奖4200余场次,442万余人次参与,最终“吸金”近1.2亿元。

于是乎,外界关于斗鱼直播间涉赌的猜测由来已久。

随着2023年11月22日,成都都江堰公安发博证实斗鱼创始人陈某杰涉嫌开设赌场罪并被依法执行逮捕,不禁给坊间传闻的真实性再次加码。

500

警方通报陈少杰被捕

有业内人士透露,一般而言,因为与直播平台有业绩对赌,主播往往要通过打赏返现或者涉赌的方式刺激粉丝,来达成高额的流水业绩目标,在这个过程中直播平台往往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会教主播相关话术以此来规避主播和平台的风险。

蝴蝶效应或也自陈少杰被捕后逐渐显现:“Doinb”、“我是大坤坤啊”、“大龙猫”、“国民大舅哥”“旭旭宝宝”等多位斗鱼大主播于近期停播,其中部分大主播已停播超过10天;11月27日晚,有多家媒体报道,斗鱼 App 在华为、小米等应用商店中无法下载,显示内容为“由于开发者原因,暂不提供下载”或者“维护中”等等。

为何试探法律底线?

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游云庭律师认为,斗鱼涉案已经不是监管了,可能是亲自下场从事了违法行为,而其之所以如此冒险行事,很可能和外部竞争的激烈以及行业增长放缓甚至负增长,内部绩效考核的压力均有关系。

事实上,自2019年抖音、快手、B站等平台崛起并瞄准游戏直播,游戏直播行业泡沫随之破裂,对传统游戏直播行业造成了很大的冲击,尤其是在斗鱼这样的垂直分类直播平台上,赚钱早就不是像以前那么简单的事了。

从相关数据来看,近年来整个传统游戏直播行业都处于低谷期。

在2023年二季度,虎牙的直播收入17.157亿元,同比下滑了16.4%。这主要由于季度付费用户数量减少,这一数量从2022年同期的560万减少至当期的460万。财报将这一情况归因于宏观和行业环境疲软,以及线下娱乐活动增加;

而同期,斗鱼在直播方面收入为12.583亿元,同比下降28.8%。斗鱼表示,这一下降的主要原因是直播业务持续进行运营调整,斗鱼在以更具成本效益的方式促进健康可持续的生态系统,同时宏观环境也充满着挑战。

500

斗鱼官网首页

这样的负增长不仅反映了市场整体的疲软,也暗示了行业可能需要面临重大的转型升级。

“斗鱼的难点,其实是整个游戏直播的痛点。”一切正如游戏产业分析师张书乐所说,中国的直播热潮,起源于游戏直播,但其没能打破消费场景壁垒,没有成为风口上的领跑者,游戏直播只是一个垂类,尽管经过游戏直播大混战而剩下了斗鱼、虎牙。

但合并失败后,事实上两个平台也就失去了一次资源整合的机会,“斗鱼今时今日的境遇,某种意义上也是为了迫切得到营收新场景,而出现一些自我监管上的纵容。”

综合平台依靠直播带货红利而不断壮大且正在进击游戏电竞直播细分领域,而传统游戏直播平台营收场景局限在广告和打赏,其劣势更加明显。

面对综合平台带来的巨大竞争压力,传统游戏直播平台迫切需要的是真正找到自己的竞争壁垒,寻找到新的业务增长点,而非像斗鱼这样强行试探法律的底线。

在这轮“风暴”过后,传统游戏直播行业的未来将何去何从?曾经 “躺着赚钱”的“斗鱼们”,其未来变局的关键或许就在于,如何在坚持合法合规的基础上,在持续保持电竞游戏直播热度的同时,不断丰富从赛事、玩具、主题公园等周边衍生链条的营收场景。

而这,才是真正能使其立于不败之地的长久生存之道。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