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新王将立,马云的时代要结束了?

在拼多多横空出世之时,谁曾想这个一度被主流所调侃和冷眼相看的电商平台,竟有一天能够撼动阿里巴巴这棵大树,甚至在不久的将来,“后浪”还可能会追上“前浪”。

11月28日,拼多多发布了2023年三季度财报,营收同比接近翻倍,在增速放缓的互联网市场中,这份成绩单显得格外亮眼。受财报刺激,当日拼多多股价高涨18%,市值高达1847亿元,已经无限逼近阿里当日1943亿的市值。

500

近年罕有现身的马云也在阿里内网中公开发声,“要祝贺pdd过去几年的决策,执行和努力。谁都牛x过,但能为了明天后天牛而改革的人,并且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和牺牲的组织才令人尊重。” 最后,马云更为阿里人加油打气。

近日,阿里云、盒马暂缓上市,马云更一度被谣传减持阿里,相较之下,拼多多在国内外都以无往不利之势抢占市场,最终,国内互联网市场会否“一代新王胜旧王”?

1

电商新王将立

截至撰稿日,拼多多与阿里之间的市值差距仅有百亿元左右,如果剔除阿里旗下云计算等其他业务,拼多多旗下的电商业务市值应该已经超越阿里,成为电商行业的“新王”。

财报显示,拼多多今年第三季度收入为688.4亿元,同比增长93.9%;归属于拼多多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155.371亿元,同比增长47%。其中,三季度拼多多的在线营销服务和其他收入为396.9亿元,同比增长39%;交易服务收入(主要为佣金收入)为291.5亿元,同比增长315%。

可以看出,在线营销服务和交易服务收入为拼多多三季度业绩带来了巨大的贡献,而这两部分收入主要就是我们常说的电商广告和佣金,这也意味着拼多多平台内进驻的商家越来越多,生态繁荣自然带动平台赚得盆满钵满。

更重要的是,如此佳绩是在电商行业整体“遇冷”的背景下诞生的。众所周知,受宏观经济环境影响,今年各大电商平台都猛打价格战,希望“以价换量”,但即便如此,今年“双11”综合电商平台、直播平台的GMV仅同比增长了2.08%。

如果撇除直播平台的销量,综合电商平台的GMV增速甚至是负数,难怪阿里直接宣布不办“双12”,也免得为他人做嫁衣裳。正因如此,拼多多这份成绩单才会格外亮眼,因为其完全背离了宏观经济趋势,单单靠业绩来闯出一条生路。

而且,拼多多还不止一个筹码,海外市场正在成为拼多多的增长第二曲线。虽然三季报中并未单独披露Temu的营收数据,但拼多多CEO陈磊在电话会议中透露,Temu推出一年以来,已扩张至全球40多个国家及地区。

500

就在刚刚过去拼的这个“黑五”,不少跨境电商卖家用“杀疯”了来形容Temu,有业内人士表示,同样一件产品,Temu能比亚马逊便宜30-50%,这样的价格优势让亚马逊很难反击。

即便是面对同样来自国内的跨境巨头SHEIN,Temu仍然有品类、价格的优势,从国内卷到海外,拼多多这招似乎万试万灵。

但早些年的时候,拼多多“低价”也并非人人都能认可。2018年,张勇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曾表示,“我们不可能再回到三块九卖一双日抛型的鞋,还包邮(这条路)。” 张勇更直言,认为拼多多无法长久。

但事实是,大家都被打脸了。毕竟在经济环境往上走的时候,大家都向往消费升级,但当经济宏观环境出现变化,如何用更低价格买到更高品质的产品,似乎才是重点。

2

马云时代要结束了?

在拼多多再创市值新高之际,不少人都认为,拼多多赶超阿里只是时间上的问题,甚至一度认为“马云时代”将要结束。

毕竟站在消费者层面来看,大家已是苦淘天、京东久矣。一方面,尽管年年都有电商节,但淘天、京东的促销优惠是越来越复杂,性价比也是越来越低,不少商家的促销价格甚至是先打上去,再降下来。

但“价格”一直是拼多多的核心优势,在近年的不断转型中,其更是坚定走“低价高质”的发展路线,比如一部全新的iPhone14 Pro Max,拼多多上的价格要比其他电商平台便宜近1000元,最直接的降价往往是最朴素的竞争力。

另一方面,淘宝过度偏袒卖家也是不少消费者吐槽的重点,比如预售发货长达数月、货不对板却不能退货等。

对电商平台而言,其主要收入来源是商家的广告费和佣金,比如淘宝产品的展示顺序就是由投流决定的,这一模式决定了淘宝等平台更想赚大商家的钱,平台偏向能带来收入的“金主”,也就不难理解了。

但拼多多在这一方面则是完全相反的,比如今年初拼多多自营店“拼多多福利社”就遭遇“炸店”,不少买家涌入进行恶意下单,背后是中小卖家对拼多多“仅退款”模式的不满,即用户对商品不满意,可以随时退款但不用退货,导致商家利益受损。

虽然 “偏袒消费者”也被视为“吸商家血”,但拼多多一直非常坚定用户优先的策略,黄铮曾不止一次提过“消费者是拼多多的核心”。可以说,拼多多能够从一众电商巨头中突围而出,靠的就是“走别人没走过的路”。

500

但问题是,这种模式能否持续将拼多多推上“新王座”?值得一提的是,拼多多也并非一条路走到底,而是在不断进化。

一方面,中国经济由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增长转变的趋势已经非常明确,但拼多多创始人黄铮却对拼多多聚焦“五环外”市场另有一番解读。他认为消费降级是消费升级的延展,而不是对立面。消费升级发展到最后是降级,降级的不是品质和使用体验,而是价格的合理性。

从中也能看到拼多多这些年的转变,从打击“假冒伪劣”到引入品牌商家,再到实现农产品的优质供给,拼多多的思路非常清晰,即在保持价格优势的情况下,实现技术、业务和模式的自然延伸。

通过压缩中间环节来让利给消费者,但却没有剥削商家的利润,消费者、平台、商家三方皆大欢喜,极致低价模式就能持续。

再把视角拉远,全球的消费趋势大概率也会与国内一致,最终所有国家的消费者都将追求“高性价比”的商品,这就是拼多多出海寻找增量的大基调。

另一方面,拼多多“消费者即上帝”的理念,看似损害了中小商家的利益,但实际上拼多多是在解一道服务难题。拼多多要坚持“低价高质”的战略,就一定要把质量维持好,“仅退款”与其说是偏袒消费者,其实也可以看成是倒逼商家提高品质,最终维持平台的调性。

所以,拼多多确实带来了一个新的时代,尽管当下还难言是否将颠覆“马云时代”,但诚然会是一个消费体验更高的时代。

3

互联网排位被重塑

有“新王”的来临,就必然有“旧王”的退位,网友们甚至已为一众互联网巨头重新排位,认为字节、拼多多将涌入第一梯队,而阿里、美团等老将则难免要让位。

从业绩报告来看,几大“旧王”确实各有各的苦恼。阿里、阿里等巨头早已告别高增长阶段,今年三季度阿里的营收增速为9%,京东的增速则只有1.17%。

经济疲软、消费放缓让阿里、京东的核心业务进一步触及天花板,抖音、快手等直播平台的崛起,也在挤占传统电商平台的份额。此外,多元业务同样受大环境影响而无法扩张,今年阿里已宣布暂缓阿里云和盒马的上市计划,“旧王”再难讲出新故事。

另一赛道的美团也同样饱受抖音、小红书等平台的挑战,虽然美团三季度的营收同比增长了22.1%,外卖业务也依然稳健增长,但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却不断被蚕食,导致美团股价在三季报公布后出现大幅下挫。

回过头来看,抖音、拼多多的崛起,其实都做对了同一件事,就是挖掘了市场未被释放的需求。

500

一方面,是消费者的社交需求。随着互联网资源的不断丰富,Z世代消费者的活跃程度不断提高,视频、社交及游戏娱乐成为Z世代群体的主要线上日常,“有趣”比“有用”更重要。

比如拼多多“砍一刀”的社交营销,抖音的兴趣电商,都是在洞察消费者的爱好,提供消费者想要的产品,这就是它们能获得消费者认可的根本原因。

另一方面,则是低线城市的消费需求。诚如黄铮所言,拼多多的目标不是让上海人去过巴黎人的生活,而是让安徽安庆的人有厨房纸用、有好水果吃,如此下来,“五环外”用户的消费需求也能被释放出来。

对于拼多多此次营收大幅增长的原因,拼多多联席CEO赵佳臻则表示,公司应对竞争的思路一直都十分清晰,那就是不要看竞争者在做什么,而是看消费者需要什么。

在一个“消费者定义商品”的时代,拼多多对消费者需求的理解和联通能力,或许正是其冲击“新王座”的底气。但互联网的竞争是不断变化的,或许正如马云所言“谁都牛过”,关键是如何保持“长红”,拼多多或许还需要探索得更多。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