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接受嫖娼?

500

最近,我看到一段在东京街头的采访“为什么日本男人这么喜欢出轨?Why Do Japanese Guys Cheat So Much?”引发了激烈的讨论。日本男性的出轨比例让人瞠目结舌,日本人对于出轨的独特见解更是让海外网友三观震碎。

在13位受采访的日本男性中,共5人表示身边所有朋友都在情感中出轨,11人表示超过70%的日本男性会出轨。而被问到“嫖娼算出轨吗?”,只有3位男性认为算出轨,大部分人都认为“嫖娼不算出轨”或者“女朋友允许就可以”。

500

采访中一位男性表示日本男人几乎100%会出轨(但自己没有出轨过)

这段采访被翻译成英文,让TikTok用户大开眼界,更是带来了如原子核爆一般的文化冲击。大家纷纷留言谴责日本男性的虚伪轻浮,总之,渣男。采访者本人也受到了舆论攻击。“怎么不问问女生呢?”“有人关心过日本女性的真实想法吗?”“女性真的能容忍伴侣的出轨吗?”

于是一个月后,女性版的采访视频也上线了。

出乎意料的是,13位女性中有7位明确表示“男性嫖娼不算出轨”,另有一部分女性认为要视情况而定,仅有2人表示“发现男友嫖娼后会分手”。还有被采访者表示,日本女性在情感中不忠的比例也相当高,但是女性更会隐藏出轨细节,所以不容易被发现。

500

面对日本人在感情中是否会出轨的问题,女生大方承认自己就是。

虽然这则采访不能代表所有日本人的观点,但的确反映出了日本社会对于“性”的态度,和其他国家截然不同。

为什么会这样?

其中有一个重要原因是日本“合法”的性产业。日语中称提供性服务的场所为“風俗店”。“風俗”(fuuzoku)一词源于汉语,本表示民俗风情之意,却演变成为了日本性产业的官方称谓。

500

歌舞伎町是日本少数的大型红灯区之一

图:Shutterstock

日本的性产业具有悠久的历史,在江户时代便有公娼制度。经过政府的取缔、放松、推翻又立法保护之后,日本的性产业在法律的指导下半遮半掩地昌荣发展。

如今虽然严格意义上来说性交易是违法的,但合法的性产业包括成人录影带贩卖、性玩具销售、传播色情文化作品、经营男女共浴的特殊浴场、经营情人旅馆、脱衣舞表演、提供色情交易、做派遣中介等。

500

理论上,根据1958年生效的《卖春防止法》第二条,“在接受报酬,或有接受报酬之约定的情况下与不特定对象进行性交的行为”的“卖春”行为是违法的,但对当事双方都不给予处罚。因此在实际经营中,往往披着“風俗”的外衣进行性交易。光顾風俗店基本等同于“嫖娼”。

性产业的行业规范也在政府指导下逐渐规范,比如限制未成年人的进入、防止儿童色情的传播、限制其进行广告宣传,明确规定店铺的营业时间和经营地点。

法律保障从业者的尊严和权利,经营者依法纳税,对日本经济也做出了一定的贡献。因此,作为一个“合法”的存在,公众对于它持有更加开放和宽容的态度。由于“性工作者”是一种“被法律认可”的职业,所以嫖娼的日本人都坚信:“我只是花钱购买服务,而对方出于敬业。双方都没有投入感情,所以并不算是出轨”。

500

日本近些年的性产业相关企业数量

一直保持在3万多家。

图:statista

另一方面,日本男性在下班后纵情声色的形象,也和职场糟粕文化脱不开关系。

日本的“風俗店”就开在繁华街边,小姐姐大大方方地站在街边邀客。比如新宿的歌舞伎町就是知名的风情街。这些地方极容易成为日本上班族在聚餐、喝酒、KTV后的另一个社交地点。

日本人深受集体文化意识的裹挟,很难拒绝同事、上司的邀请,也很害怕成为团体中的异类。一场聚会酒过三巡之后,往往还有推脱不掉的“二次会”、“三次会”。一旦在职场中有一位热爱“风花雪月”的领导,男性部下们也很容易沾染上这些陋习。

500

不过有可能是自己也想去,拿所谓“不想成为清高的异类”的借口当幌子。

图:Shutterstock

在这样的文化背景下,很多日本女性虽然不喜欢伴侣的嫖娼行为,但如果是为了陪上司进出风月场所就只能另当别论了。

除了在“風俗店”中消费,日本人对于性的开放观念还存在于很多方面。

很多采访者表示,“性”和“情感”是可以被分开看待的,“性”只是一种生理需求,是一种逃避社会压力、让自己身心愉悦的方式。很多人不反对伴侣和其他人发生肉体关系,只要伴侣没有和其他人产生长期的“爱恋”和“依赖”,自己就不会从感情中受伤。

令人敬佩的是,这种观念是平等地存在于两性关系中的,其作用是双向的,虽然性产业的主要消费群体是男性,但女性在感情或婚姻中欺骗伴侣的比例也不逞多让。

500

女主桃江同时拥有5个炮友,工作日的每天晚上,她都会和他们之一一同度过。

图:日剧《下辈子我再好好过》

这种对性爱的狂热追求和对恋情的随意态度在日本文化和文学艺术作品中也有迹可循。

江户时代的市井生活中,“性”就占有重要一席。比如“性爱”题材的浮世绘作品——春画,以生动的画面、明亮的颜色和精美的细节来呈现性行为的情节。

尽管春画是把玩于闺房中的私密艺术品,但它们在江户时代相当普遍,广为流传。能否驾驭这个题材,也是衡量浮世绘画家水平的一个重要的标准。很多知名的春画作品通过版画的形式被印刷和流传,推动着性解放思想的发展。

500

歌川国贞《春色初音之六女》画本 

图:aucfan

在文学方面,不论是《源氏物语》、还是《雪国》《人间失格》《挪威的森林》,很多在文坛上占有一席之地的日本文学作品都展现了男主人公在情欲中挣扎,在感情中纠葛,在伦理中抉择的困境。在日本的出版业,性自由是一种共识,也是日本文学作品的底色。

2022年入围芥川赏的女作家铃木凉美,就曾经是AV女演员,参演过70多部录像带作品。因为对AV产业的社会学研究而为人熟知,出版的多本作品都和性行业的从业者相关。

500

在中国,铃木凉美与上野千鹤子合著的《始于极限:女性主义往复书简》更为人熟知。

图:popeyemagazine.jp

日本媒体的报道也把她曾经的职业抬高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摆脱了性工作者受压迫形象的桎梏,以一己之力打破隔阂、消除偏见,让大众重新认识風俗从业者”。

比如铃木凉美曾在书中表示,自己在拍摄有关SM的性内容时,在被束缚的状态下被烧伤,在片场没有及时处理,导致身体上留下了永久的疤痕。她的文字揭示了日本的性行业对女性权益的压迫,呼吁日本社会展现对性工作群体的关怀。在她的推动下,2022年,日本出台“AV出演被害防止救済法”,保障了AV演员在工作中的基本权利。

日本社会把对于“風俗产业”复杂的态度投射到了铃木女士身上。疫情期间,她和女权学者上野千鹤子合著了一本文集《始于极限》。在书中谈论了情色产业对女性成长的影响,以及情色资本对女性主义的打压。既用“前AV演员”的噱头满足了读者的猎奇心态,又用“女权主义”的旗帜打出了绝佳的口号。

500

上野千鹤子在书中犀利指出:对男人来说,性产业就是一种借助金钱的力量绕过棘手又麻烦的人际关系程序、只满足自身欲望的工具。

图:《始于极限:女性主义往复书简》

总而言之,性产业在日本不仅合理合法、贡献税收,性工作者也逐渐受到社会的尊重和接受,大众对于性产业的消费者自然不会有道德上的谴责。

正如上野千鹤子老师所言,“人哪有不出轨的?我不信。”

「人はなぜ不倫をしないのか。私には信じられない」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