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缅北武装冲突,为啥引发国内民众的广泛关注?

近日,缅北多地爆发了大规模武装冲突,再次把缅北这个词推上了热搜。

说实话,对于这场冲突,大多数人看的都是糊里糊涂的。

到底是谁在和谁打?本来他们都在搞电诈,为啥突然打起来了?缅北冲突对中国有利还是有害?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500

今天,猫哥你揭开缅北战事的背后玄机。

1 缅北的前世今生

一切的一切,还要从缅北的民族矛盾说起。

缅甸的主体民族是缅族,缅族源于中国,属于藏缅语族部落,大约在公元1世纪左右迁徙到如今缅甸境内的伊洛瓦底江中游地区。

如今的缅族人口约3400万,占缅甸国内总人口的69%。

但在缅北,缅族却是正儿八经的少数民族。

缅北这里生活着若干同样来源于中国的少数民族,比如掸族(傣族)、克钦族(景颇族)、果敢族(汉族)族、佤族等等。

这些少数民族的风俗和缅族不同,语言也和缅族不同,压根就没想着会和缅族是一家人。

所以一千多年来,缅北各部从来没服从过缅甸的管理,很多时候都隶属于中国的云南三司管理,和缅甸王朝也频繁发生战争。

500

但是还没等缅甸和缅北打出结果,英国人打来了。

1886年,英国占领缅甸本部(俗称下缅甸),1890年英国征服缅北,在这里设置掸联邦。

当然,英国出于压制主体民族缅族的需要,给了这里的土司王较大的自主权利,并不受英属缅甸殖民政府统治。

自此,原本属于中国的缅北,彻底被从中国领土上分割出去了。

二战结束后,缅甸本部在寻求独立,缅北的掸邦也想搭便车独立,于是在1947年2月12日,掸邦、克钦邦、钦邦及缅甸本部签订彬龙协议,决定联合向英国争取独立。

独立后,掸邦各少数民族势力拥有高度自治权。

500

随后,缅甸顺利实现独立,在缅甸联邦宪法中明确:

宪法运作十年后,掸邦各少数民族有权决定自己是否还愿意成为缅甸联邦一份子。

简单来说就是,咱们一起想办法先从英国的统治下独立出来,如果以后大家不想在一起了,咱们就分开过日子。

结果还没到10年,缅甸总司令奈温政变了!

翻脸不认缅甸宪法的承诺,还以驱逐缅北的国民党残军为借口,进军掸邦。

原本掸邦的少数民族和缅族井水不犯河水,现在缅族的军队打来了,要对少数民族实现真正的统治,那原本自由自在的少数民族谁干啊!

所以掸邦各少数民族土司开始组建武装,反抗缅甸军政府。

但是,掸邦本身民族非常复杂,很难团结起来与缅甸政府军作战。

这时候,缅共站出来了,他们整合了缅北的部分少数民族武装,改编为缅甸人民军,建立了缅共缅北革命根据地。

在这个根据地里,各个少数民族武装根据民族成分,大致被缅共划为东北军区、101军区、中部军区、815军区四大军区。

东北军区以果敢人为主,地盘在果敢一带,有二个正规旅,兵力总数在5000人左右,首领是彭家声。

500

彭家声原本是果敢土司杨家的家丁,后来在杨家土司招募国民党残军教官举办的军校上学,毕业后担任果敢联防自卫队中队长。

后来缅甸军政府打着剿灭国民党残军的旗号进军缅北,顺势收拾了杨家土司,彭家声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叛变投靠缅甸政府军,而是带着残余的果敢自卫队进山打游击。

在接受了缅共的军事整训和物资支援之后,于1968年重返果敢,打跑了缅甸政府军,成为了果敢县长,同时也是缅共东北军区的司令。

中部军区以佤族为主,首领是鲍有祥。

鲍有祥1949年在云南出生,1966年他与堂叔鲍三板以及同乡一起组织昆马游击大队反抗国民党,随后接受缅共改编,鲍有祥成为中部军区副司令,统帅佤族武装。

500

101军区以克钦族为主,首领是丁英。

丁英是克钦族,本来是克钦独立军的一部分,1969年率部加入缅共,后来成为101军区司令员。

500500

815军区以中国知青为主,首领是林明贤。

林明贤,外号“赛龙”,中国海南文昌人,1968年起到云南边境插队,后出国加入缅共。

在拨波山伏击缅甸政府军战斗中,林明贤作战勇猛,打死缅甸军第二快速机动师副师长丹貌上校,被缅共授予缅甸人民英雄称号。

在缅甸素有“缅甸的小林彪”“丛林林彪”之称,为创建缅甸人民军解放区立下赫赫战功,随后任815军区司令员,时年29岁。

值得一提的是,青年才俊林明贤受到了彭家声的赏识,让他做了上门女婿。

500

如果我们对比一下这四个军区所占的地盘就会发现,基本和缅北现在几大势力地盘是一致的。

随后,四大军区在缅共的领导下,很快把缅北根据地连成一片,声势红红火火。

但是,辉煌之下,也潜藏着危机。

缅共主体是缅族人,而缅族人有个习惯叫大缅族主义,排斥少数民族,导致缅共中央绝大部分人员都是缅族。

缅北四大军区,却都是少数民族建立的,基本没几个缅族。

这样一来,矛盾自然也就产生了。

缅共不断从四大军区手中夺权,引发少数民族的不满,同时随着80年代国际形势的变化,缅共的国际支援断绝,日益衰落,对几大军区也没什么控制力了。

这种形势,被缅甸军政府看在了眼里。

1989年,缅甸军政府派彭家声的军校同学、果敢人罗星汉潜入果敢,游说彭家声叛变缅共。

彭家声出于前途命运的考虑,最终选择和缅甸军政府达成了协议。

1989年3月11日,彭家声发动兵变,驱逐缅共,自立“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也就是现在的果敢同盟军。500

500

紧接着,如同多米诺骨牌一样,兵变开始在缅共根据地蔓延。

4月11日,中部军区副司令鲍有祥发动兵变,驱逐缅共,成立“缅甸民族联合军”。

4月19日,815军区司令林明贤宣布脱离缅共领导,建立“掸东同盟军”。

9月份,101军区司令丁英也宣布脱离缅共,建立“克钦新民主军”。

自此,仅仅半年时间,缅共几乎失去了所有部队,分崩离析。

当然,这四家选择兵变,并不是想投靠缅甸军政府,而是想自立为王。

所以兵变之后,这四家开始建立“和平民族统一战线”,联合起来和缅甸军政府讨价还价,要求“不让一寸土地,不交一支枪”。

最终经过交涉,缅甸军政府和四家达成了协议。

原来的东北军区,改编为掸邦第一特区,彭家声任主席,由此成了果敢王。

原来的101军区,改编为克钦邦第一特区,丁英任主席,由此成了板瓦王。

原来的中部军区,改编为掸邦第二特区,鲍有祥任主席,由此成了佤邦王。

原来的815军区,改编为“掸邦第四特区”,林明贤任主席,由此成了勐拉王。

500

根据协议,四个特区接受缅甸政府领导,特区的军队,缅甸政府给编制和军饷,授予军衔。

与此同时,四个特区保留了最大程度的自治权。

比如,只有在缅甸遭受侵略时,特区的军队才能接受中央政府的调动(具体使用需要双方商议),中央政府不派官员参与特区管理,缅甸军队不进特区,等等。

这次协议,基本奠定了缅北地盘和权力格局,这四位特区主席,也成了名副其实的土皇帝。

但是,事情并没有那么容易结束。

劣化的果敢

前面说了,缅族人有大缅族主义,这一点,无论是缅共,还是缅甸军政府,都是一样的。

所以,作为缅甸中央政府来说,也不会容忍缅北一直存在这样的“国中之国”。

结果,协议上的墨还没干,缅甸军政府就动手了。

1992年,缅甸政府派原来的果敢土司杨茂良回到果敢,召集旧部,因为彭家声的部队很多人都是原来的杨家家丁,所以很容易就把彭家声很多部队拉跑了。

彭家声带着残部600多人逃出果敢,跑到四特区投奔女婿林明贤。

后来,在林明贤和鲍有祥的部队协助下,彭家声收复果敢。

但是彭家声对下属的控制能力实在不高,1995年,果敢同盟军128师副师长李尼门发动兵变,又把彭家声赶走了。

虽然彭家声在林明贤和鲍有祥的支持下再次收复了果敢,但这次的形势已经不同。

在叛乱的两个月的时间里,李尼门已经把缅甸政府军引入了果敢,缅甸政府军控制了老街至清水河一线制高点,对彭家声形成了监控和威压之势。

彭家声不敢和缅甸政府军硬抗,所以也只能默认了这种现状。

结果缅甸政府变本加厉,在2008年通过新宪法,要求在2010年大选前改编缅北武装,部队改编为边防营,缅甸派驻果敢高官领导和监视特区政府。

这样一来,无论是政权和军权,果敢特区的权力都遭遇了全面削弱。

这种夺权行为,引发了彭家声的不满,和政府军频频爆发冲突。

2009年8月8日,缅甸政府军以搜查毒品和果敢私自造军火武器为名发难,开始大举增兵与同盟军交战。

在交战之前,缅甸政府已经悄悄策反了彭家声手下的四名高层,分别是果敢同盟军副司令白所成、果敢政法系统一把手魏超仁、果敢临时管理委员会副主席刘国玺以及果敢县长明学昌。

军政法三个系统的人都叛变了,那你说彭家声还咋打?

所以彭家声只能流亡海外,从此再也没能回到果敢首府老街。

拿下果敢后,缅甸政府把第一特区的行政机构撤销,设立了果敢自治区委员会。

自此,缅甸军政府完成了对果敢的实控。

赶走了彭家声,缅甸军政府自然要论功行赏,于是,叛变的四个人在缅甸政府的支持下,再加上原本的果敢首富刘阿宝,形成了果敢的五大家族,与缅甸军政府形成了紧密的勾结关系。

缅甸军政府需要他们这些本地人实现对果敢的统治和控制,而这五大家族需要缅甸军政府为他们的产业提供保护。

什么产业呢?

当然是灰产。

缅北这地方,穷山恶水,原来没钱只能靠种毒贩毒赚钱,后来被国际联合打击后,毒品生意做不下去了,就开始琢磨灰产。

你以为缅北的灰产只有电诈?

不,人家赌博、色情、武器买卖、电诈、杀猪盘、嘎腰子、奴隶贸易啥都干,啥来钱快干啥。

经过长时间的磨合和博弈,果敢的五大家族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经营实体和经营范围。

第一是白所成。

白所成在赶走彭家声后,成了果敢自治区的主席,他的子女在他的庇护下经商。

500

如今,白家的产业主要有百胜集团、苍胜科技园、格胜公司和鑫百利公司的董事长,分别由白所成的几个子女掌管,老大白应能是百胜集团的董事长。

表面上看,百胜集团是一家集酒店餐饮、商业贸易、股权投资、旅游发展等为一体的大型连锁经营企业,但实际上,就是搞赌博和色情的,老街有一家赌场就明目张胆挂着百胜赌场的旗号。

老二白应苍是果敢财政局副局长,同时还担任苍胜科技园区的董事长。

说是科技,但其实就是电诈园区,著名的电诈公司凯利国际和白鹤公馆就在这里。

值得一提的是,白应苍还兼任果敢民兵大队大队长,手下有1500兵力,负责给电诈集团站岗放哨,电诈人员跑了他们还负责抓回来。

大女儿白应香是格胜公司的董事长,二女儿白应兰是鑫百利公司的董事长。

二者虽然表面上乐善好施,但都是从事灰产的黑老大。

第二是魏超仁。

魏超仁是果敢自治区委员会委员,主管政法系统,而且手中有掌握一个1006边防营,是五大家族唯一一个掌握正规军的。

后来魏超仁年纪大了,把这个营交给了三弟魏怀仁,把家族资产交给了大女儿魏榕。

500

魏榕受过高等教育,是四大家族二代中少有的懂经营的,她的亨利集团涉及酒店娱乐旅游、地产开发、矿产开发、黄金珠宝行业,不仅开在果敢,还在老挝、泰国都有资产。

值得一提的是,魏榕很注意利用短视频平台来引流,找了一波美女和帅哥出镜做宣传,把亨利集团包装成一个大企业。

以高薪引诱中国人消费或者捞金,等人到了就卖给电诈园区,或者送到亨利集团开在缅甸、柬埔寨、泰国的电诈园区。

500

还记得抖音上“欢迎来到缅甸北部,我尊贵的小公主”的梗么?就是魏榕想出来的。

500

魏家算是五大家族势力最强横的一个,因为他们手里有正规军,别的家族民兵可以互相打,但没人敢去打正规军,因为正规军代表着政府权威。

第三是老街首富刘阿宝,大名叫刘正祥。

和白、魏不同,他并不是彭家声旧部,而是贩毒出身。

后来刘阿宝成立了福利来集团,产业遍布掸邦、若开邦和克伦邦,甚至缅甸本部都有他的产业,缅甸领导人敏昂莱还亲手给他颁发过“国家最高弘法杰出贡献奖”。

500

所以,他和缅甸政府关系密切,甚至当年白、魏叛变,刘阿宝也起到了很大的穿针引线作用。

刘阿宝的产业主要是恒安科技园和东方汇园区,在里面有数个电诈公司经营,为了保证自家安全,刘阿宝也有一定的民团武装。

第四是刘国玺。

刘国玺是云南知青出身,家族主要控制着矿山开发,虽然开矿赚的少,但因为其矿工都是电诈园区卖过去的奴隶,成本非常低。如果奴隶干不动了,就卖掉摘器官。

500

第五是明学昌,明学昌手中有一个警察部队21营,他的儿子明国安任营长。

500

明家的产业主要是卧虎山庄,卧虎山庄是明国安和中国人黄文胜合作开发的,明家出地皮,由黄文胜、陈昌飞等人出资建设,建设完成后又租给中国籍电诈老板傅文斌使用。

光一个卧虎山庄,明家每年就可以获利数亿美元。

所以我们发现,果敢这五大家族,其实无论哪个的家产都充满罪恶,都是利用自己家族的影响力,为猖獗的电诈集团提供保护伞。

与此同时,五大家族靠着电诈集团上供的保护费、租金不断扩充私人武装,形成了一个个灰产武装集团。

随着大批电诈集团的产业化经营和集群效应,电诈已经成为缅北的支柱产业,并进一步衍生为偷渡、绑架、个人信息买卖、洗钱和贩卖人口的全套犯罪产业链。

据不完全统计,缅北的电诈人员有超过十万人,在这些人的钻研之下之下,刷单返利、美女网恋、博彩中奖等等针对人性的骗局层出不穷,推陈出新,令人防不胜防。

2022年,中国遭遇网络电信诈骗的总金额超过2万亿,而与之对应的,是缅北每一次成功的诈骗成功,都会在缅北上空燃放一朵庆祝胜利的烟花。

每一朵烟花背后,是一个个家破人亡的中国家庭。

可以说,几乎所有中国人,都是缅北猖獗电诈的受害者,这种情况,不能再持续下去了!

3 进击的同盟军

说实话,近年来中国为了打击电诈,真的没少费工夫。

全国公安机关在“云剑”行动框架下,持续深入开展“断卡”“断流”“拔钉”等专项行动,不断强化打击惩处力度,而且还开发了全民反诈APP。

可是结果呢?

2022年,全国电诈案件46.4万起,反而同比上升了5%。

为什么会如此?

因为中国国内的反电诈,很难打到电诈园区的根源。

断卡、断流,对电诈集团来说,只是增加一点障碍,他们换一些新的手机号之后,一样可以继续诈骗。

所以,打击电诈的根本,在于彻底端掉电诈团伙。

但是,打掉电诈团伙谈何容易?

各个电诈集团有五大家族做保护伞,而五大家族背后是缅甸政府,甚至不排除缅甸政府在果敢的驻军也从电诈收益中分一杯羹,你现在让他们去打击电诈,那不是与虎谋皮是什么?

那么像抖音上说的学印度“出兵打击电诈”(事实上是谣言)呢?

也不行,那和侵略缅甸有啥区别?

缅甸毕竟是个主权国家啊!

再说了,电诈可不是只有缅北有,菲律宾马来西亚甚至迪拜都有,今天以打击电诈名义出兵缅甸,明天会不会以同样名义出兵其他国家?

本来美国正发愁分化东盟没手段呢,如果中国出兵,美国恐怕做梦都会笑醒。

所以,单单靠中国国内的努力,想根除电诈,很难很难。

不过,中国不方便出手,有人方便出手,那就是彭家的果敢同盟军。

有人说,果敢同盟军不是被五大家族赶出果敢了么?

的确如此,但2015年,彭家声找鲍有祥借了500支枪,又杀了回来。

500

不过因为实力有限,无法战胜缅甸正规军,所以只能在山里面打游击。

目前,果敢28个乡,同盟军只占了一个红岩乡,这里紧挨着佤邦,看形势不对就可以退到佤邦请求庇护。

后来,因为果敢五大家族的横征暴敛,倒是把很多果敢人逼去了同盟军那边。

经过十几年的励精图治,同盟军已经发展到了7000人,下设四个旅,2022年彭家声去世后,同盟军由彭家声的儿子彭德仁领导,继续和缅甸政府军、五大家族武装进行游击战争。

500

不过,通过观察国际国内形势,彭德仁清醒地认识到,必须要有一场大动作了。

一方面,同盟军失去果敢已经十四年了,缅政甸府及果敢地方政府已经让果敢本土缅甸化。

不管是国家的认同感和缅化教育学习,都让新成长起来的果敢年轻人更认可缅甸,对果敢族群和中华后裔的意识会越来越淡薄。

另一方面,新一代年轻人更关注自我和生活,没人愿意到山沟沟里受苦,投奔同盟军的年轻人原来越少。

没了果敢年轻一代的支持,同盟军未来就堪忧。

所以,如果同盟军不想一点点走向灭亡,就必须尽快收复老街,而中国打击2023年打击电诈的行动,给了同盟军一个绝佳的机会。

2023年以来,中国加大了对缅北各方势力施压,要求他们铲除电诈,移交犯罪分子,特别是组织者。

对此,缅北各家势力的态度不一。

二特区佤邦和四特区勐拉还算是配合,虽然他们舍不得电诈带来的收益,但更知道触怒中国的后果。

所以佤邦联合党开了十几天的会后,开始全力配合中国警方打击电诈,不仅出动佤邦政法委的特警部队端掉了好几个电诈园区,而且连电诈的组织者和保护伞陈岩板(鲍岩板)和肖岩块(何春田)都交出来了。

这俩人一个是鲍有祥的侄子,一个是鲍有祥的女婿,把侄子和女婿都交出来了,可见佤邦是下了决心了。

500

但果敢那边,就不配合了。

果敢和勐拉都有一整套党政军班子,有一个核心领导层,比较方便做出决策。

但果敢呢?

五大家族的势力相互依靠又相互竞争,缅甸军政府一边与其勾连,一边乐见其闹不团结。

所以五大家族根本形不成统一的意见,所以哪怕中国的名单给了一份又一份,果敢始终不交人。

面对中国越来越重的压力,五大家族开始把电诈集团转移到政府军控制区,暂避风头。

但是在10月20日转移卧虎山庄电诈人员的时候,出事了。

有传言,转移过程中有人逃跑,负责看守的明家警察部队就把逃跑的人打死了。

此事目前还没有确切的消息,但已经引起了中国方面的重视。

虽然这些人是电诈人员不假,但自有中国法律处置,你们开枪把人打死了算怎么回事?

所以中国方面要求果敢方面说明情况,但果敢方面仍然置之不理。

这一事件,给了同盟军搞一次大行动的机会和理由。

10月27日,是卧虎山庄遇难人员的头七,同盟军出动三个旅,在德昂军、若开军等少数民族武装的配合下,以打击电诈、解救同胞的名义,在掸邦果敢清水河、滚弄、勐古、腊戌、南壮等地对缅甸政府军多个据点发动全面进攻。

500

不得不说,同盟军选的时机非常好。

第一,这是缅甸政府军最虚弱的时候。

自2021年2月1日发生军方政变以来,昂山素季的民盟一直不承认军政府,发动了大规模的抗议活动和罢工行动,要求军方释放昂山素季。

军方则以暴力镇压手段回应,造成至少1000多人死亡,数千人受伤或被捕。

与此同时,一些地方武装组织也加入了反对军方政变的行列。

与军方发生武装冲突,比如克钦独立军(KIA)、克伦民族联盟(KNU)和克钦邦革命阵线(KRF),与军方展开了激烈的交火。

自政变发生以来,缅甸国内共发生了超过3000起武装冲突事件。

这都极大牵制了缅甸军政府的精力,让其无暇处理缅北事务。

第二,同盟军和二、四特区显然已经达成了默契。

其实回顾同盟军和二特区佤邦、四特区勐拉的关系,就会发现这几家一直是同气连枝,彭家声无数次反攻果敢,都有二、四特区的背后支持。

对三、四特区来说,果敢被缅甸政府控制,并不符合他们的利益,让他们如芒在背,生怕自己成为第二个果敢。

所以背后支持同盟军给果敢找事,缅甸政府军就没有精力再去图谋他们。

那么为什么之前同盟军不反电诈?

因为二、四特区也搞电诈,你反电诈,那二、四特区以后还怎么做电诈生意?

那么现在为啥同盟军开始反电诈了?

因为佤邦和勐拉已经决定要刮骨疗毒了,已经开始向中国交人了,同盟军现在反电诈,也就不用再担心得罪背后的佤邦和勐拉。

500

第三,打击电诈的旗号太政治正确了。

这次同盟军的旗号是铲除电诈、解救同胞,这一旗号打出来,谁反对他们,谁就是电诈的支持者。

就算北方大国,哪怕不愿意看到缅北烽烟再起,也不好意思明着反对同盟军的行动。

从事实上来看,同盟军打下的地盘里,也的确有一些电诈园区,同盟军已经全部一股脑移交给了中国。

也许正因为如此,同盟军这几天的表现堪称势如破竹,拔掉了缅甸政府军80多个据点,打了七天之后,已经占领了清水河、彭线、棒赛及木邦4个镇区,对果敢老街形成了包围之势。

目前,驻扎果敢的缅甸16机动旅已经基本被打残,缅甸99装甲师被德昂军牵制,动弹不得,33师的增援部队本来要增援老街,结果发现萨尔温江上木邦大桥被炸毁了,无法增援。

这样一来,同盟军面对的,就是老街军分区的3个营,以及魏家的1006边防营、白家的果敢民兵大队和明家的警察营了,总数大约5000多人,和同盟军人数差不多。

500

所以,如今的老街,已经是惊弓之鸟,电诈集团纷纷逃离,而五大家族开始各想办法。

10月30日,明家的警察营对卧虎山庄的剩余电诈园区进行了突袭,抓获了1000多名中国籍电诈分子,已交给了中国,显然是想给中国一个交代,希望中国能高抬贵手。

白家、魏家和刘家已经申请缅甸军方的直升机,趁同盟军暂时没有防空火力,坐直升机逃走了。

刘阿宝最搞笑,他竟然投降了!

毕竟他只是个商人,和彭家也没有背叛之仇,彭家没有理由清算他。

不过,虽然同盟军的攻势很猛,但能不能打下老街,还很难说。

在过去十几年时间里,同盟军不是没发动过对老街的进攻,但都以失败告终。

原因很简单,老街建筑密集,而五大家族的势力在这里又盘踞已久,还有缅甸政府军的空中力量支持。

同盟军没有足够的重火力攻克老街的交叉火力点,也没有足够的兵力去打这种残酷的巷战,所以每次都是捞一把就跑。

所以别看同盟军气势汹汹,但如果同盟军无法得到足够重火力支援的话,打下老街基本不可能。

再说了,就算打下了又怎么样呢?

面对缅甸政府军的反扑,势单力孤的同盟军能守得住么?

下一步,同盟军把老街的电诈吓走(或者逼五大家族自己清理)之后,可能就会宣布打击电诈战役胜利。

然后以围困老街为筹码,向缅甸政府军和五大家族提条件,割土分封,起码不用再在红岩乡那个山沟沟待着了,这也许才是同盟军此次军事行动的最大目的。

4  缅北冲突对中国的影响

看明白了缅北冲突的前因后果,我们就会发现,说白了,这场冲突只不过是两拨军阀抢地盘的斗争而已。

所谓打击电诈,只是一个拉大旗做虎皮的游戏罢了。

某种程度上来说,同盟军打的这个打击电诈旗号,反而把中国给绑架了,中国也不好指责同盟军主动发起战争。

所以对于网上一些支持同盟军的声音,其实大可不必,中国人也没必要和同盟军共情。

毕竟,如果同盟军真把果敢打下来了,如何养活果敢这几十万人的重担,就压在了同盟军身上。

光靠种地显然是不够的,到时候为了搞钱做军费,同盟军会不会再把电诈捡起来?

很不好说。

要知道,同盟军也是有前科的,在同盟军统治果敢的时代,果敢的赌博、贩毒问题非常猖獗,无数中国人被骗到果敢勒索钱财。

所以,中国没必要因为同盟军打出打击电诈的旗号,就支持同盟军,所以网上所谓同盟军“在山里捡到中国装备”的说法,完全是无稽之谈。

对于缅北战事的态度,中国表达得很清楚:

中方高度关注缅北冲突态势,敦促各方立即停火止战,坚持通过对话协商,以和平方式解决分歧,避免事态升级,并采取切实有效措施,确保中缅边境安全稳定。

看到没?

中国要求的是停火止战,避免事态升级,而不是支持一方去打另外一方,哪怕以打击电诈的名义。

为什么会如此?

因为缅北战火蔓延,其实并不符合中国利益。

第一,缅北战火,必然导致平民流离失所,制造难民潮,影响中国边境安定。

早在2009年8月果敢内战的时候,大批的难民就逃向邻近的中国云南南伞镇,本着人道主义精神,南伞镇收容了万余果敢难民。

2015年果敢再次爆发内战,南伞边境再次成为果敢难民聚集地,一共收容20000多人。

500

收容难民的难点不在于给难民供应吃喝和医疗,而在于你无法得知这些难民中间藏有什么人,是不是有恐怖分子、武装分子乃至毒贩。

如果管控不好,很容易带来诸如非法劳工、暴力犯罪、传染性疾病、毒品走私、人口贩卖和色情服务等社会问题,严重威胁到边境地区的稳定与安全。

第二,无论同盟军战胜还是战败,其实都不是中国愿意看到的。

如果同盟军战胜,无论中国怎么撇清,那么西方媒体也会大肆炒作中国支持另一个国家的反政府武装,干涉他国内政,在国际上制造对中国的恐慌和指责,给中国的其他项目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障碍。

如果同盟军战败,那么再也没有一支力量能制衡果敢的五大家族,五大家族只会变本加厉,无视中国的警告和交涉,继续搞电诈和绑架活动。

第三,缅北的战事,严重影响中国战略全局。

说实话,中国当前最需要缅甸配合的问题,不是电诈,而是打破美国的马六甲封锁。

缅甸的地理位置非常特殊,就在印度洋沿岸,是中国绕过马六甲海峡的最佳通道之一。

更重要的是,因为缅甸军政府和美国的恶劣关系,导致美国在缅甸没有太大影响力,非常有利于中国借道缅甸进入印度洋。

事实上,中国三大跨境石油管道之一中缅石油管道,就是途径的缅甸到达印度洋的。

一旦中国在印度洋有足够影响力,那么无论是对一带一路还是对经略非洲,都是事半功倍的,甚至能颠覆整个中美对弈格局。

在这个过程中,中国要做的就是需要缅甸配合中国的大战略,推进中缅铁路抵达印度洋上的皎漂深水港。

一旦铁路建成,将会像中老泰铁路那样,彻底改变中国的地缘形势。

500

所以,中缅关系非常重要,容不得破坏,缅北打来打去,整天烽烟四起,中国还怎么搞一带一路?

而且,而同盟军的抢地盘行动,很容易被缅甸认为是背后有中国支持,让缅甸与中国离心离德。

如果美国再趁机取消对缅甸军政府的制裁加以拉拢的话,那么缅甸很可能会倒向美国。

所以无论是出于安全的考虑,还是出于国家战略的考虑,中国都希望缅北能够早日熄灭战火,恢复和平。

毕竟,混乱一定会带来罪恶,只有保持边境稳定,我们才能依法、合法地展开打击电诈活动,指导缅北地区发展替代种植、扶持制造业,让正经营生代替灰色产业。

战争解决不了电诈,只有和平和发展,才能根本上解决困扰中国十几年的电诈问题。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