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尤静波教授评刀郎,我也有点我的小看法~

我觉得尤静波点评刀郎现象有一点说得非常好看得非常准!就是刀郎出道的那会儿,正好还是唱片工业正值巅峰,网络音乐刚刚开始发展起来的0几年,那时候在整个音乐市场上风靡一时主要都是受年轻人追崇B&B这些时髦音乐,那上一代的当时的中老年人处于从观念,还有他们固步自封的品味需求上,确实就需要刀郎那么一个相对“传统”的音乐出世。加上手机彩铃,刚刚开始。让这些中老年人寻求到了一种区别于年轻人的style。这才是当年刀郎突然红极一时的主因吧!

我很认同尤教授这个看法,但我也很想补充一下,我认为那种现象也就是我们上一代人特有的现象,不应该是个各代人都应该有的现象。像我现在就完全能接受现在年轻人喜欢听的那些音乐,当然是我指的是音乐,不是什么华晨宇啊什么那个三字四字二字之类的那些算了,我不说了。我认为音乐不光是没有国界的,也是没有年龄隔阂的!好听的歌曲,不管是100年前的还是今天才写出来的,好听就是好听,我们不能对耳朵撒谎!

 500

后来尤教授也点评了刀郎的缺点,他认为刀郎最大的问题是编曲粗糙,这一点我觉得尤教授可能是有点避重就轻了。我承认编曲对一个音乐最终的效果能起到非常加分的作用,但绝对起不到画龙点睛那样的决定性作用!尤教授这个显然是本末倒置了!一首歌的骨架还是作曲本身!皮肉则是歌词,最后的编曲只是最外面的装饰。而且他举的那两个例子,一个外国歌手和张信哲翻唱的例子,我觉得恰恰是证明了编曲如果不对风格,更像是加错了佐料坏了一锅汤!尤其是张信哲翻唱的那个,不管是张信哲个人的嗓音风格,还是那个编曲的风格,完全跟刀郎一作曲不对味儿!刀郎风格是那种大漠荒凉嘶哑沧桑,这么一改编,听起来真的别扭。话说回来,我来点评一下刀郎歌曲真正的缺点吧。作为刀郎歌曲的最大毛病就是作曲。以前说过,我认为刀郎的嗓音是非常有风格的,我非常喜欢听他翻唱驼铃,确确实实就唱出了那种古道丝路骆驼荒凉的味儿!

但就刀郎自己的那些歌来说,我觉得真的水平不高。刀郎的作词我觉得还勉勉强强吧,刀郎的作曲,我说实在的。光是他自己的歌,听来听去就是那几个调调。单独就每一首歌来说,这个调调也有似曾相识的那种抄袭感。而且还拼凑的不太连贯,说不太连贯也有点过了,要说不连贯,像现在薛之谦那些谢特才是!是我觉得刀郎的歌有个很大问题,虽然曲调结构这都不是问题,像两只蝴蝶了,老鼠爱大米啊,这些曲调也很简单。是刀郎的歌很难,你觉得他什么朗朗上口,我觉得不起码说他的歌的结构不是那么有机的契合,或者是说顺畅。

作为音乐的外行人,我也很难的点评在哪,但反正我觉得他的主要问题还是在作曲上。有点像你写文章,写通顺是首要的吧,是吧?然后是表达感情对吧?表达感情你得准确,而且得深刻,让人有临场感,关键关键是共鸣。刀郎的那个作曲就有点像那种平复直叙的文章没有什么趣味,说实在的,我不是,我是从他当年刚刚开始文明时,我就不太喜欢一直到现在,我还是坚持我自己的耳朵吧,坚持诚实于我自己的耳朵,我不喜欢他的歌!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