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军事电影港台

人口和中日国力的消长

  一、

  两年前的9月,在文庙花45元买到一本昭和十三年版《日本国势图会》(矢野恒太/白崎享一 共编)。该书实际上类似于一本统计年鉴,如我这等不懂日文者,也还能看得懂一点图表和数据。本来此类书价值不同学术书籍,但使我感兴趣的是:它出版于昭和十三年(1938年)2月,其中的数据大多数则是昭和十一年的统计数字,因此可以看出一些在日本全面侵华前夕各国的国力比较。

  用现在的话说,该书很有时代精神。书中专门论述列强在之前数十年的领土、人口膨胀,将英国列为第一大国(按控制人口)。有专章的各国国防、军费等统计,书末还附录“外地”(指朝鲜、台湾、桦太等殖民地)、“满洲国の产业”、“北支の资源”等,搜罗详尽。

  该书第一篇即为“大和民族の中心”,提倡将朝鲜、台湾等“新附民族”的血液如以前的“归化人”一样,和大和民族的血液混同融合。随即列出以下数据(均为昭和11年首数字,单位千人):

  日本…………99,880

  内地…………69,500

  朝鲜…………22,990

  台湾………… 5,250

  其他………… 2,140

  满洲国………32,556

  中华民国………426,430

  中国本部………413,205

  以1936年的形势看,国民党政府所能控制的人口、资源,实际上不出该书中所说的“中国本部”,甚至本部的控制也不全面。而日本所控制的人力资源却达到1.32亿,达到中国的1/3。日本后来声称要“一亿总玉碎”,也是包含除满洲国之外的日本领地的,否则其本土人口只有7千万。 

  从该书之后的很多统计数据来看,当时日本的经济、国力实际上远远落后于英、美、法等列强,表现在人力资源上也是一样。例如日本1936年农业人口比例达47.7%(美21.8%,英6.4%);1931年日本文盲率8.5%,也高于列强许多,但这些指标却明显大大高于当时的中国。 

  一国的国力,人口资源无疑是最重要、最根本的一点。日人若槻泰雄曾在《日本的战争罪责》一书中详细比较日本与当时诸强国在战争资源上的差距。日本当时与列强确实相去还有不少差距,但中国当时与之差距更大。1937-1945年的中日战争,中国危若累卵,不绝如缕,打得如此艰苦,根本的原因还是在此。从人力上说,这是日本相对于中国最有优势的一段时期,之前之后它不可能达到这一高峰了。 

  二、 

  日本上古人口稀少,国力不振,因此极欢迎大陆的“归化人”,其入侵朝鲜半岛最初的动因即为掠夺人口。 

  中日历史上的五次大战,有一个基本规律:夺得制海权者胜。但前后五次,日本是越来越强,其中的原因之一也在于人力资源的动员。663年中日第一次大战白村江之战,日本大败。但当时日本人口估计只有200万,绝对无法与人口5000万的新兴唐帝国抗衡。 

  九百年后,1592年,丰臣秀吉以日本有史以来最强的军队17万人入侵朝鲜。尽管由于海军不利等因素失败,但中朝联军也只是惨胜,而且并未攻破日本本土。这一战赢得很是吃力。我没读过日本人口历史,但粗略的估计,当时日本人口应该在1500万上下,略相当于中国的1/6~1/7。明朝时日本倭寇作乱、入侵朝鲜、脱离中国朝贡制度等一系列重大后果,均与其人口膨胀不无关系。 

  日本的人口调查始于德川幕府享保11年(1726),人口总数2655万。此后人口数量增长极慢,直到明治20年(1887),全国人口才达到3870万,仅比160年前增长不到50%。但随着日本近代化的完成,医疗技术导致死亡率下降,日本的“婴儿潮”出现了,其时间在1910-1936年间。八十年内,日本的人口几乎翻了一番,于1936年达到6950万,速度是前一阶段的4倍。 

  这可能导致了以下几个重要后果:国力的膨胀、青壮年人口增长带来的政治激进化。在1894-1945的50年中,中国应付日本的步步进逼,十分吃力,原因之一与此不无关联。另外,亨廷顿在“文明冲突论”第10章曾指出,15-24岁青年人口膨胀超过总人口的20%,往往引发政治过激和暴力冲突。而1936年日本0-15岁人口占总人口37%,15-30岁人口占25%,60岁以上者只占8%,人口结构是列强中最为年轻的,呈极明显的金字塔型。而法国、英国已经呈年龄老化的棒槌形。 

  这也是1937年日本全面侵华前,日本“下克上”风潮及青壮年军官激进派得势的重要背景。这些青壮年人口也为日本提供了本国历史上最充足的兵源。也是日本历史上抗衡中国时人口劣势最小的时刻。 

  三、可预见的日本的衰落 

  1945年日本战败后,又出现一个婴儿潮(1945年人口7214万,1958年达到9007万)。到1982年胡焕庸先生著《世界日本地理》时,还特意指出日本是资本主义强国中人口结构最年轻的——但同时也是人口老龄化速度最快的。20年过去了,前一点已经成为过去,后一点还在加速前进。 

  1980年代以来,日本出现了两个长期忧虑的噩梦:中国的兴起、以及本国人口的萎缩。这20多年来,日本经济低迷,而这与人口过度老龄化也有关,在1955-1980年之间,日本人口结构年轻,劳动力充足、社会负担小,现在,这一切永久地结束了。 

  1995年,日本65岁以上老年人的人口首次超过0-15岁的人口(中国人口老龄化最为严重的地区上海,现在也未达到这一标准);到本月,65岁以上老人已达到2484万,占总人口的19.5%。预计日本人口在2006年就会达到最高峰,随后逐渐下降,2050年为10059万,2010年仅6412万(据《日本统计年鉴》)。人口数量的下降将使它沦为一个二流国家。 

  本来人口萎缩是发达国家都面临的头痛问题,例如意大利最发达的伦巴第区,妇女总和生育率才0.8(10对夫妻只生育8个孩子),而日本全国是1.32,虽然比保持人口总量需要的2.08为低,但比伦巴第还是高多了。然而问题在于,美国和欧洲都有移民传统,可以依靠此来解决,而日本的排外和外国人身份的遭歧视,使日本没有办法来解决这一难题。

  依照目前这一趋势,即使日本可以通过机械化和机器人来提高其生产效率,继续保持其现有人口的富裕程度,但人口老化所带来的活力不足及经济、消费疲软则是必然的。

  唯一的问题是:中国的限制生育政策要坚持多久?现在普遍将计划生育等同为独生子女政策,而这一政策对国家长远的发展,无疑是非常不利的。如果不作出调整,日本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