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新型冠状病毒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

央企紧急行动!物资库存及产能充足

  • 我在武汉,我是上车族,每天早中饭必定在外就餐、每天的早晚班必须公交。
    从12月20日开始,我就知道这个病毒,并且我知道病毒的变异非常快非常快,只要从原宿主那里转型到新宿主那里,就立马发生繁殖和传播,对武汉市相关层面元日20之前的做法我是谴责的,现在封城我是支持的(我认为包括十三年前的广州,也应如此,只要发现病毒不可控都要封)。

    虽然我淡定得很。但还是早有准备,因为我有家人。
    我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的,所以在家里己经提前备了十几二十天的菜,不能备太多了,容量不允许。
    这些天只能宅在家里了,连到室外楼道里抽颗烟都不允许,尤其是我可爱的女儿反对声音最高,我可不愿逆着我的心肝宝贝。还专门为我开劈了一个厕所抽烟室。
    哈哈,哈哈哈,以前只要我拿着烟就把我往外推呢!

回复13

返回文章

全部专栏